“来,再来一遍。”

陈昕坐在监视器后,看着骑在马上的文卓和站在街道旁的吴景。

“师哥,最后一句语气缓些、重些,那句‘得加钱’再慢一些,贪钱不需要表现,主要表现丁修性格中的邪性。”

由于是同期收音,拍摄现场,陈昕对台词要求很严格。

“咔!七十四场第三镜第七次拍摄。”

随着场记打板,这场戏再次开始拍摄。

“你武功挺好,替我杀个人“

一身东厂提督服装的文卓,骑在马上,看着站在街头的吴景。

吴景一身浪人打扮,手持用布包着刀鞘的戚家长刀。

“二百两。”吴景淡然道,

两人相互对视,文卓表情严肃冷漠,丁修脸露轻笑,平静看着对方,丝毫不受胁迫。

“这一百两是定钱。”

文卓最终从怀里掏出个钱袋扔了过去。

吴景接住之后,掂了掂,这才看向对方,“公公要杀谁啊。”

“北镇抚司小旗官靳一川。”

文卓一字一句说道。

“谁?公公不知道他是我师弟吗?”

吴景惊讶,又玩味地问道,表情也很丰富。

“像你这样的人,还在乎这些?”

“公公你误会了,这个人可是我的挚爱亲朋,手族兄弟呀……,得加钱。”

“好,过了。”

陈昕没有看回放,他一直关注着吴景最后一句台词,这次没有问题。

其他各部门立刻开始行动起来,开始搬动仪器,准备转场拍摄下一场戏。

在一旁来探班的柳依风中午就到了,赶到片场后,发现陈昕在拍戏,也就没有打搅。

难得能看到师傅指挥着这么多人,见他在片场导演跟他拍戏一样举重若轻,经验丰富,柳依风眼睛里神采奕奕,心里更是不断嘀咕。

师傅也太厉害了,第一次当导演就这么会导戏。

站在女儿身边的柳妈妈,也是一脸深思,再次被陈昕的表现震惊到了。

看了《英雄》里陈昕只出场几分钟的表演,她就明白陈昕以后在大银幕上,表现应该没问题,未来成为功夫巨星的可能很大。

最近陈昕公司投资制作,他主演的《风云》上映,播出六天,平均收视已经达到了30%。

虽然有那么多所谓的专家、老师、家长表达不满,抱怨这部剧太影响学生学习,但还是没能影响这部剧的收视。

听说光是这一部剧,就会创造一亿多的毛收入。

对于影视行业,她这两年一直都子啊密切关注和研究,倒是知道现在国内许多高收视的电视剧收入情况。

去年暑假播出的《射雕英雄传》,收视比《风云》只差一些,但收入却是远远没法跟这部剧相比。

据大胡子说,他们制片方总共赚了1400万多点,其余都是被电视台赚走了。

但陈昕他们这部剧,却能让电视台让步,采取了联合购买首播权,这就让她有些意外。

这除了这部剧被电视台看好,恐怕还有陈昕的号召力和商业价值,以及陈昕家的背景。

毕竟内地还没有出过陈昕这样一个能写能唱,还能演戏,会功夫的未来巨星。

当年李莲杰出道即巅峰,一部《少林寺》便全国闻名,成了内地最受欢迎的功夫巨星,最后闯荡香江、好莱坞,也都是获得了成功。

但是李莲杰只拍电影,其他方面却不涉及。

现在许多电影都赔钱的,不少香江演员、导演都开始北上内地开始拍电视剧,看来电视剧做好了,却是很能赚钱。

陈昕纵然不是出道即巅峰,但也很不简单了,也没人像他这样短时间就这么有名气和有影响。

他的作品几乎全都口碑和受益很高。

这次他导演、主演投资1500万的功夫电影,可见也是有很大把握。

所以女儿要来探班,她索性就答应了,也跟来看看。

毕竟是她女儿的师傅。

而且,听说陈昕准备让她女儿演《仙剑奇侠传》主角,这次趁早过来,看能不能先敲定下这个事情。

“师傅,做导演好玩吗?”

柳依风见其他人都在收拾现场,准备转场拍摄,陈昕转过身来看向她,赶紧笑着问道。

“好玩?差点累死人,你说好玩吗?”

“嘻嘻,那我看你指挥起别人来,挺精神抖擞的啊。”

“那当然,我都没精神,其他人岂不是也都颓废起来了。”

“陈昕,恭喜你啊,第一次做导演就这么老练。”

一旁的柳妈妈适时插话道。

“谢谢柳姐。”

“以后叫我阿姨吧,我比你妈妈还大了。”

“……好吧,”

陈昕别扭、费解地看向对方,刚开始他叫阿姨,可是被对方拒绝了的。

柳依风见此不由一喜,她发现最近妈妈对她跟师傅来往放宽了很多。

“师傅,你们什么时候拍打戏啊,今天有吗?”

柳依风继续高兴问道。

她很想看看这些专业的功夫演员拍真正的打戏,而不是拍电视剧那种花架子的套招。

“很快就有了,晚上两场戏,吴景和文卓、吴景和张劲、,我们过去吧。“

陈昕见现场都收拾干净了,也不再耽搁,站起身来,大踏步往车上而去,前往‘白鹭医馆’

柳依风和柳妈妈也赶紧跟着上车,一起转场。

其实距离也没多远,就在附近种着一株白梅花树的院子。

原剧中这场戏的场景是春天,院子里有个杏树开满了漂亮的白花。

后来在沈炼背着周妙彤离开的时候,却下起了大雪,主要是以夸张的手法表现人物心境,以及对应当初宴会上‘林冲夜奔’那场戏,表现卢剑星死的无奈可悲。

但是许多观众不太理解这些细节,还以为电影时空错乱……

一会下大雪,一会下大雨的。

陈昕这边拍摄时间到不了三四、月份,等不到杏花开,那只能找棵梅花开的院子来作为‘白鹭医馆。’

等他们拍摄组到了现场时,布景组早就准备好了。

先拍摄了张劲演的靳一川和佟洁演的郎中女儿张妍的几场戏。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匆匆吃过晚饭,便开始拍摄了今天的夜戏。

医馆郎中已经被丁修杀死。

原因是郎中被收买,要下毒杀靳一川,被丁修发现了,郎中的女儿只是被打晕了,但因为看到父亲被杀,加上爱人死去,醒来后就有些疯癫了。

柳依风等了六七个小时,总算等到了这场戏,赶紧在一旁认真观摩起来。

陈昕在片场着检查一遍,确认没什么疏忽,回到监视器后,下令开始拍摄。

张劲走进医馆,借着屋里昏黄的灯光,看到坐在梅花树下死在院子里的郎中,手握刀柄,紧张地往房间里走去。

这时吴景演的丁修,抱着昏迷不醒,露着大腿的佟洁走了出来。

“放了她!”张劲愤然道。

吴景邪异一笑,把怀里的女孩扔给张劲。

“我知道,江湖上杀医生是大忌,但是我没办法,有人出钱买你的人头,很舍得出钱。反正迟早要弄死你,刚好这次还有人出钱,那我看就不等了吧。”

丁修说完,抽出他那长长的戚家长刀。

“你小子眼光不错,那个姑娘,……很润。”

坐在监视器后的陈昕,认真看着给了面部特写的吴景。

“咔!“

随着这个镜头结束,场记打板,陈昕等到两个演员过来,让他们看完回放,看向吴景,欲言又止,索性道:“师哥,我要的效果是这样的,我来演一遍,你看看。”

当即他亲自上阵,走入屋子,无实物表演假装抱着一个人出来,然后重复了刚才吴景的台词。

特别最后一句台词,最后‘很润’那两个字,用一种丝毫没带欲望的表情,却很富玩味的语气说了出来。

现场的几个女演员,还有探班的柳依风,对此表现各自不同。

柳依风眉头紧皱,撅着嘴巴,有些害羞,还有些无语。

现场的男工作人员,有些是强忍着笑,露出了玩味的神情。

看着陈昕走了回来,一脸思索的吴景恍然大悟:“我刚才表现的有些外露低俗了?还是你这个表演够含蓄内敛,又富有想象啊。”

“咳。咳。你不要胡说。”

陈昕见柳依风、佟洁都盯着他,被吴景的形容词弄得有些尴尬,继续解释道:“丁修本来就没做什么,他这样只是为了气他师弟,让师弟误以为他那么做了,跟他拼命,然后杀死他师弟,他就没那么内疚了。

你要是表现的像个色中饿鬼,那这个人物一下就没那么可爱了。丁修是个敢爱敢恨,率性洒脱,百无禁忌,不受束缚,正邪兼具的人物,这个是人物内核,一定要把握住。”

“好的,明白,导演。”

“那再来一条。”

陈昕坐回监视器后,坐在后面的柳依风露出一丝嘲讽的神情,“师傅,刚才演的可真好啊。”

“那当然,我的演技还用说。”

陈昕说完再不理他,喊了开始。

接下来足足又拍摄了八条,陈昕终于才喊了过。

柳依风见此长舒了口气,总算是等到张劲和吴景的打戏。

听说这两人可都是功夫高手了。

相比文戏,武打戏拍摄起来,对这两人反而更轻松一些。

丁修施展的戚家刀法又叫抗倭刀、辛酉刀法,跟手持双刀的靳一川凶狠打斗起来。

除了要求做出的动作,陈昕也给了他们少量的发挥空间。

当然他也会适当地运用慢镜,表达凶险的动作,不然一直快打,观众有时候根本看不清楚。

而且要是完全按照实际情况,手持刀剑近战,危险无比,很容易一两招就结束了。

这样多少有来有回,激烈程度才能凸显出来。

“起手四式、丁字大砍,丁字回杀、丁字三连斩……”

吴景使用着练习了很久,十分熟练的修改版戚家刀法。

坐在陈昕旁边,从三个摄像机镜头里看着打斗画面的柳依风,有些难以置信。

那些道具刀剑没有开锋,但这么快速打斗也很容易受伤的。

她都看到刀剑打到手腕、胳膊,好像都留了红印子,甚至流血了。

果然武打演员拍打戏,不受伤那就不是真的再拍打戏。

不过,总体而言,吴景和张劲在表现出真打的情况下,都很好把握了力度,没有伤到各自重要部位。

这点跟陈昕的提醒,也脱不了关系。

他当然想要更好的打斗效果,但也还是让演员尽量不要太过疯狂。

不然,张劲发起狠来,收不住手,很容易伤到对手。

他后来跟甄紫丹和吴景拍对手戏,也都伤过他们。

这主要是不能很好地做到收放自如。

李莲杰在这方面就做的很好,基本没听过他拍对手戏,重伤谁。

他能被称为功夫皇帝,除了不管什么功夫,他都能做到最标准最好看。

另一大特点便是,无论是花架子还是真打的套路,他都能表演出宗师范。

这跟他从小练武,接待外宾,到世界各国表演武术,经验丰富有关外,更多跟他能极好控制自身动作的准度、力度息息相关。

连续五届武术冠军,肯定是有实战能力的,许多动作没有腰腹、腿部、全身力量,根本没法做出来。

一个半小时后,这场戏拍完,又拍了场文卓和吴景在街上短暂交手,相互试探的戏。

结束之后,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半了,陈昕索性收工回酒店。

看看柳依风还在,陈昕还真没想到她这大半天,能在片场一直坚持看下来。

“师傅,为了看你拍戏,我可都没有看今晚的《风云》。”

“没事,江江替我录了,回去可以看回放。不过,我要回去先剪片。”

陈昕看只有柳依风一个人,奇怪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噢,我妈妈看得累了,回酒店去休息了。”

“那快走吧。对了,感觉怎么样,今天探班看我拍戏?”

说话之间,陈昕带着柳依风上了接他回酒店的车子。

“挺好啊,没想到你这么专业,管的还挺多。我来之前,还以为你就是坐在监视器后面,其他的事情都不管了。”

“呵呵,是啊,我有时候会那样做的。你看了八九个小时,也感觉到无聊了吧?”

“没有啊,能学到很多东西了,感觉比在学校上课都有用。”

“是吗,学校那是系统专业的教学,你都掌握了,在片场实践领悟,那才能更快成长了。“

陈昕反驳一句,忍不住道:“那你这学期的成绩怎么样啊?”

“我,还行吧,陈曦的成绩怎么样啊?”

柳依风微微一愣,立刻感兴趣地道。

她虽然上课时间不多,但成绩都还行。

“她啊,上次打电话说专业课都在年级前三,文化课我也懒得问,及格我就满意了。”

“什么?这么厉害吗?”柳依风惊讶道。

“现在知道要更努力了吧,我妹妹当初艺考专业课可都在京影和中戏前五了。”

“厉害,厉害。等等,那你不是都没上过表演专业吗,怎么演技会这么好?”

柳依风疑惑地看向陈昕。

“我怎么没学过表演?我是京舞音乐剧专业,那也是正经的表演专业好不好,你也太没文化了!”

陈昕无奈吐槽道。

“噢,我忘了,你是两个专业。”

柳依风吐了吐舌头,又偷偷捶了下坐在旁边的陈昕,“师傅,最近我看有许多人批评《风云》,你看到了吗,怎么也不回应一下。”

“听过一些,没时间去看和回应。”

陈昕耸耸肩道。

他倒是每天都会听岑佳和江江报告这些事情,但还没来得及抽空去仔细看。

至于具体怎么回应,要不要回应,他还没想好。

主要是他只是个主演,人家都是在批评剧,也没批评他的演技。

而且跟人在媒体、网络上争论,这种事情还是要少做。

多说多错。

许多路人粉、观众都喜欢低调搞事业的演员,喜欢演员用作品说话。

在网上经常发声,占用公共资源不说,还会容易让人误会是炒作,久而久之,就会让许多人反感。

现在这些反对、批评的声音,也没影响到电视收视率,以及后续各种版权买卖,还为电视增加了热度,所以陈昕才没去理会。

毕竟也要允许这种不同的声音存在啊。

这时车子停在了酒店外,两人下车上楼,各自回自己的房间。

“师傅,我一会过去找你看录像。”

柳依风甜甜一笑,走出了电梯。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