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磋有的是机会,等把这场戏拍完再说吧。”

陈昕见周比利一脸郑重看过来,立刻摆摆手说道。

他可不想切磋的时候,出个什么意外,两人谁受伤了,导致接下来拍戏被拖延。

“也是,怎么忘了这个。比利兄,那来跟导演扳个手腕。”

吴景也觉得是这个理,笑着说道。

他们今天一见周比利就谈起了陈昕如何厉害,可周比利并不太信,那就先让他见识下陈昕的力量。

“听说导演每天都坚持抽时间训练,腿力、拳力都远超职业运动员?”

周比利上前来探询般问道。

他上午进组后,就听武术导演成晓东、吴景、文卓等合作过的人说起陈昕的厉害,可惜他还是有些不信。

陈昕那点训练量,又能有多厉害,说到天赋,他也有天赋,但还要加上每天大量的专业训练,才能成为职业散打运动员。

“是,抽时间训练,但也只是力量而已,其他方面恐怕不能跟职业运动员相比。”

陈昕谦虚地说着,走上前来,伸出手跟对方握了握。

然后两人自然都是用上了力气。

只是三个呼吸,陈昕用了七成力气,对方就站立不稳,被拉了过来。

见此,陈昕赶紧松开了手。

他刚才说的其实也是真实情况!

相比职业运动员每天大量的训练,除了各项专长训练,还对战、比赛等等。

那样的训练,远不是他现在能相比的。

他虽然早就请了训练师、陪练、保镖,但根本没时间跟他们去长时间训练。

“厉害啊!”

周比利收回发红酸疼的右手,认真夸奖一句,继续道:“职业运动员每天会针对力量,技巧、敏捷、反应、速度等方面,进行专门的训练。

可惜导演你没有时间,不然凭你的力量,经过专业训练后,综合实力肯定会大幅度提升,参加职业散打或许会有很好的成绩。”

周比利语气之中,不禁满含惋惜,刚才简单的试手,陈昕的手劲、上肢力量是远远超过他的。

“职业散打,我可没有那个精力。”

陈昕笑笑,继续道:“关于接下来的拍摄,我们的这场打戏,你有什么要求吗?”

这场戏都是在海面大船上打斗。

从大船甲板一直打到船舱,然后打上桅杆,直至最后将对方打落海中。

再加上这条仿古船十分宝贵,要多加注意,拍摄十分困难。

另外,陈昕也让人早请好了替身。

一般比较专业的动作演员,若非万不得已,是不会去用替身的。

但有些动作实在太过危险,非专业特技演员不能做。

譬如从船上最后被打下大海,这必须要专业人士来做。

“我没什么要求,只要导演给我足够的发挥空间,把这场戏拍摄精彩就好。”

周比利也很是直接说道。

“好,一定,一定。这场戏肯定要拍摄精彩的。”

陈昕认真回应道。

他知道周比利这个人很是敬业,最大的问题是拍戏的时候,打斗起来总是收不住力量,经常会伤到对手戏演员。

他曾经把事业巅峰的女演员杨丽菁踢得下肢脊柱骨错位,暂时失去知觉,跟李莲杰、吴景、程龙等人拍戏,也都有把对方打晕的历史。

这时候大船那边的场景布置基本完成了,陈昕等人过去过戏。

毕竟这场戏全是打戏,许多道具准备起来很不容易,就算是过戏,也主要是找机位,几个主演和动作导演商量动作怎么表现。

“这场戏,疯狂地踢主桅杆,我抓着绳子掉下来的时候,会在空中用腿脚攻击,因为动作、力量不好控制,你一定要注意头部、脖颈的保护。”

陈昕跟周比利在大船桅杆旁边说着话。

这是沈炼凭借速度敏捷爬上桅杆,从高处借力下坠重伤大金最强巴图鲁费英东,然后反杀的重要一步。

在这之前,他们两人以兵器战斗,还对船舱、甲板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好的,导演也带好护具吧。”

周比利答应着,对陈昕也提醒了一声。

这场戏他会有个重击陈昕胸口的动作,也是很危险的。

旁边的武术导演成晓东正跟吴景、文卓还有其他扮演大金勇士的演员讲打斗的设计。

众人一直忙到七点多,天黑了下来,在船上留下十几个看守的工作人员,这才返回到码头附近租的小旅馆去了。

为了拍戏方便,每天能早点到码头上船出海拍戏,他们租的酒店是尽量距离港口近一些。

吃过晚饭之后,时间还早,陈昕没地方训练,索性便忙起了舞蹈设计。

舞蹈表演必须有个主题。

这次雅典八分钟的主题是‘舞动的京城’,要贴合这个主题,肯定不能是杀伐激烈的剑舞。

这么短的时间,也不足以展示一个完整的故事,还要展示其他的武术动作,所以剑舞最好是跟八个演员,展现成一套武术剑法。

然后收剑,再表演功夫,诸如太极、少林功夫、八极拳、咏春拳什么的。

想到这里陈昕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刚忙了十几分钟,敲门声响起,过去打开门来,见到竟然是文卓、吴景、周比利三人,陈昕倒是有些意外。

“导演,还在忙啊?”

看到茶几上放着的纸和笔,上面写写画画有许多草稿,文卓感慨地说道。

陈昕是他见过最忙的人了!

从前年拍摄《霍元甲》、《精武陈真》认识,那会陈昕每天收工后,就忙着练武。

现在的话明显更忙了,在剧组他们都很少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没事,刚忙完了,你们坐,喝些什么,我去拿。”

陈昕随口问着,走向了冰箱。

他这个房间是这家小旅馆最大的房间了,但也只有四十多平,两个房间,一个客厅、卫生间、厨房。

许多重要的器材则放在另外一个房间。

“什么都可以。”

吴景回应一声,又道:“刚才我们去码头附近转了转,这里还挺热闹的,什么都有。”

“是吗,听说这边的仓库、工厂附近有许多当地的特色早餐,海鲜面也特别好吃,剧组特别请了当地的厨师,我们不用出去也可以吃到了。”

陈昕也是感兴趣地回应道。

每到一地拍戏,能吃到当地美食也算是不错的福利了。

“不用吃盒饭了啊,太好了。”

文卓感慨地说道。

此前在衡店的时候,主演的盒饭也只是稍好一些。

“这次不用了,附近没有订做盒饭的饭店,你们一起来找我,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陈昕拿着几瓶汽水过来,给每人一瓶。

“没有,就是带比利兄来看看你怎么训练的,结果你这次似乎没打算训练。”

吴景打量下陈昕的房间,发现并没有训练器械,倒是有些意外。

“是,最近我要忙别的事情,设计个舞蹈,不会训练了。”

“那我们就不打搅你了。”

听此文卓立刻站了起来,他们在片场除了拍戏,就没其他什么事情了,可陈昕就完全不同了。

他此前在衡店那边拍戏,每天晚上要跟剪辑师剪辑,还要跟副导演、场记等人商量、安排第二天的拍摄计划等,一直都很忙。

“别急,我这里正好有初剪的毛片,你们看看,特别是比利兄,你看看,了解下我要的打斗风格,明天正式拍摄起来也会更明白一些。”

陈昕想到这点,立刻拦住了这三人。

“那可太好了。让我们看看。”

这三人一听可以看初剪的片段,都十分高兴。

此前辛苦拍摄的到底什么情况,终于可以大概看到了。

有时候演员在片场拍摄的很好,很精彩,但后期导演、剪辑师一刀全剪掉了,那拍再好也没用。

陈昕当下带着三人来到另外一个房间,打开机器,跟这三人一起看了起来。

现在还是粗剪后的毛片,由于是同期收音,哪怕只有一次剪辑,基本的故事片段,都是可以看出来的。

陈昕专门找的打斗戏给周比利看,其他两人都是捎带的。

看完之后,三人都是意犹未尽,觉得此前的付出都值得了。

特别是周比利,高兴无比地道:“太好了,我很喜欢这种打斗风格,快、狠、准、猛,真实又精彩,没有过多的花招式。”

“那就好,其实这部戏动作戏只是一大特点,故事才更是最大的看点。”

陈昕回应着,正要关了机器,吴景立刻拦住了他:“让我们再看看其他的片段啊。”

“好吧,好吧。”

陈昕想想也是,过了个年假,这些人可能都忘了当时拍戏的感觉,现在看看就当给他们找回状态了。

两个小时之后,众人走出房间,陈昕锁了门后。

文卓、吴景、周比利三人都十分满意,追问陈昕接下来会剪掉那些部分。

特别是文卓和吴景,都担心陈昕把他们拍的剪掉太多。

“放心吧,我会尽量保持最精彩的部分的。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都快回去休息吧,我们明天大早上就要起来拍摄了。”

陈昕赶紧劝这三人离开。

………………

第二天五点多天就已经亮了,起来吃过早饭,一众人赶到码头上船出港,在找好的僻静港湾,开始拍摄起来。

在这里拍摄完成之后,后期会跟黄海的海景合成。

“好,护具都带好了吗?”

陈昕自个带好护具,又检查其他主演,还有那些演大金勇士的群演的护具,一一询问之后,这才回到了表演的场景。

安全是最重要的,特别是许多剧组总传出各种死伤情况。

他们这种打斗戏多的剧组就更要主意了。

正式开始拍摄。

陈昕饰演的沈炼和吴景饰演的丁修,划着小船,快速追向也划着小船驶向海中大船的文卓。

三十米长、十米宽的福船早已在指定地点等候了,文卓饰演的赵靖忠被大船接上去的时候,沈炼、丁修趁机用抓钩抓住船舷,用力跳跃,也快速跃上了大船。

一场大战至此开始。

起初周比利饰演的大金最强巴图鲁费英东并没有出手,他由于晕船精神有些萎靡。

整体而言,这些大金巴图鲁多少都有些晕船,这也会为打斗增加少量的笑点。

陈昕并没有刻意去制造笑点,只是在一些合适的剧情,加入些意外的笑料,让这部电影原本一直压抑无奈、低沉伤感的情绪,多出些生气。

这在之前教坊司妓院暖香阁里就有过表现了,这次也是如此。

陈昕与文卓,快速交战,吴景则打着那些小喽啰,制作几个意外笑料。

随后周比利饰演的费英东,从船舱出来,吴景饰演的丁修,一看那高大威猛的样子,硬接了几招,便直接把费英东让给了沈炼。

费英东手持一根狼牙棒,很快就磕飞了沈炼的绣春刀。

然后沈炼发挥自身优势,借助随着海浪不断起伏的甲板,以及不算太宽广的船体,用速度、敏捷等优势,在船上绕着打斗起来。

等他设计让费英东一狼牙棒杀死了两个同伴,对方怒火攻心,扔掉狼牙棒,便赤手空拳跟他打了起来。

至此,两人才硬碰对战起来。

嘭!

一声响动,陈昕躲过周比利的重腿,一拳击打在他胸前,周比利捂住胸口痛呼一声,后退了四五步。

他摸着胸前的钢板护具,俨然已经变形了。

陈昕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道:“还好吧,忘了收力了。”

沈炼并不是无敌的,他的战力相交丁修、赵靖忠、费英东差了半个等级。

所以他跟费英东交手,硬碰硬是不应该直接打退对方的。

“没事,没事,导演力量确实大啊。”

周比利长呼一口气,想了想,赶紧道:“我换个护具。”

等看到周比利拿出的护具已经变形,其他人都是不可思议看向陈昕。

陈昕看到大概情况,轻舒口气,摸了摸有些痛的拳头。

还好刚才是打的胸口,不然打到其他地方可就麻烦了,他也是一时打斗太激烈,对方腿脚太重,不自觉就用上了全力。

等周比利换好护具,再次开始拍摄,陈昕这次一直收着力,只用六成,终于跟周比利差不多了。

第一天主要专注拍摄有群演的戏。

一遍又一遍,总算是将十多个群演的戏拍完了,接下来则主要拍摄陈昕、文卓、吴景、周比利四人的打斗戏。

四人是两个阵营,相互交手,最终几乎都是互换的结果。

沈炼和丁修重伤活命,其他两人死了。

由于大船是复古建造,要申请物质文化遗产用,陈昕他们拍戏并不敢去毁坏重要的部分,许多都是在船上新搭的房间,用来拍摄。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场场打斗戏,在陈昕反复要求认真拍摄下,两个礼拜时间终于拍摄完成了这场大戏。

结束之后,众人期待的陈昕跟周比利的比斗却并没有发生。

陈昕、吴景、文卓、周比利这些天一直拍摄打戏,几乎都受了伤。

特别是要用拳头、腿踢打船上一些木箱、木桶、房间。

虽然是道具,也难免磕伤、碰伤,再加上相互打斗,哪怕收力了,还都是浑身有淤肿。

尽管这次陈昕找了些保健医生跟组,专门给他们按摩、针灸治疗,但有些伤还是需要时间去恢复的。

而周比利在拍戏过程中,跟陈昕实战打斗,才发现陈昕并不只有力量,他本身的速度、技巧都很强。

他每每即兴发挥的精彩犀利动作,陈昕都能很好地做出回应。

动作之标准、凛冽、威猛,让他一度看到了李莲杰的影子。

他原本以为对方是主角,需要他让着对方,但结果却是被让着。

如此,他自然也就没有了跟陈昕切磋一番的心思。

这场大戏拍完,拍摄成本增加了一百多万,剩下的就是涉及实景的两场戏了。

陈昕选择回到京城,再找好的老建筑拍摄,而不是在衡店的仿古建筑。

又是十天过去,当最后两场戏拍摄结束,三个月拍摄,这部戏终于杀青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曲不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不曲并收藏我真的不用靠颜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