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朝涵属于那种越是有压力便越有动力的主儿,或许这跟之前从事的行业有关,互联网公司日新月异,没有强大的抗压力以及接受能力,只能会被互联网浪潮淘汰。

打开私信,不出意料已经有了许多询问单曲名字和试听网址的网友,而面对这些,徐朝涵一概不理。

这才哪儿到哪儿,让话题再发酵一会儿吧。

不过单单一小段副歌定然不成样子,还得去录音棚把这首曲子搞出来,对此徐朝涵熟门熟路。

想了想,然后拿出手机拨通。

“呦,大忙人,这青天白日的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一个略显轻佻的声音响起,却是掩饰不住语气中的欣喜。

“有事儿,帮忙。”

徐朝涵说话十分简洁。

“用着我了才想起我来,你丫孙子不孙子——”

说话的是徐朝涵的大学同学,也是十分铁的哥们儿,属于那种衣服混穿,你泡妞儿我鼎力支持的主儿,家境一般,但是眼皮子活络,和谁都玩的来,毕业后混的挺不错,各方面的人脉都有一些。

“我想录首歌,帮我找个录音棚。”

徐朝涵面带微笑,然后说道。

“怎么,咱们老徐也想混娱乐圈儿了?录歌?你是那块料么?”

毫不意外的被损了几句,不过陈飞还是思索了一下。

“我倒是认识个录音师,在我们圈儿里挺知名的,给好多明星都修过音,不过人家档期排的挺满,我打个电话吧,看看啥时候能抽出点儿时间来。”

顿了顿,陈飞才向着徐朝涵道:“你在甘南吧,正好咱俩离得不远,到时候来滨海,哥们儿好好安排安排你,老小子现在还是孤家寡人?爸爸带你去潇洒潇洒——”

“去你大爷的——”

徐朝涵哭笑不得,心态好像也一下子回到了当年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寝室里的兄弟没大没小的,那时候整天没心没肺,哪像现在压力重重?

“成了,我现在马上买车票,你那边我不管,抓紧搞定。”

录歌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最起码还得找个高手谱曲,这方面徐朝涵就是个白痴,也不会不懂装懂,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事情去做。

大方向把住了,其余的就是边角料。

千万别小瞧谱曲高手,有的歌曲本来并不红,但是重新编曲就能焕然一新,重新火爆起来。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当然,徐朝涵的诉求还是尽量能过的了自己心里那关。

好歹也算半个专业人士,一首歌优不优秀他还是有自己的评判标准的。

“我草,怎么这么忙?饥渴难耐了啊?”

陈飞贼笑着调侃。

“滚蛋。”

徐朝涵挂断了电话。

暴躁徐哥账号上仅仅一个视频,用户留存度肯定不行,前期必然要勤奋更新一些,今儿那个小视频已经炒高了热度,那就得趁热打铁。

好在徐朝涵早有准备,早早的剪辑出了十几个视频。

录制这玩意儿很简单,不用动脑子,场地现成的,昨天嚎了近一个小时,完全是随性,想到哪首歌就开唱。

然后剪切在电脑里,批量降噪、添加效果和文案。

所以现在徐朝涵是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光光这一点儿就和广大的视频UP主拉开了距离。

一些UP主打碎了狗脑子都想不起素材和文案,在他这里完全就跟嗑瓜子儿一样简单。

开玩笑。

一个拥有着整个世界背景的麦霸,还需要思考素材?

不吹牛的话,徐朝涵一天更十个视频都能更到儿子上幼儿园。

如今这个世界的乐坛天王有多少歌曲?

上千首!

而被大众所熟知的有多少首?

也不过十几首罢了。

哥们儿脑子里可都是大浪淘沙留下的经典金曲——

随便掏出一首来都能当做主打歌和保留曲目的存在。

徐朝涵觉得,光是把歌曲录出来吃版权费就足以养活自己到死了。

打开抖乐,登录后台,然后上传相册内的小视频。

同样的封面,同样月光下的侧影。

抖乐上传速度比较慢,还要经过系统审核才能正式发布。

徐朝涵趁着间隙买了一张去滨海的高铁票。

关闭了出租屋内的电源,拧紧了天然气阀门,关闭了水阀门,这才背着一个简单的背囊,锁上了房门。

钥匙直接塞在了地垫下面,转身离开。

高铁站人潮汹涌,穿着一身廉价休闲服背着一个背包的徐朝涵就像是背井离乡的打工仔,高大的背影透着那么一抹无奈的辛酸——

直到上了高铁找到座位,徐朝涵才发现第二个小视频已经审核通过了。

点开视频,令人讶异的是,竟然已经有了近六万的播放量。

而评论量更是夸张,已经有了足足两千多。

戴上耳机,轻轻点击播放。

金三角耳机是徐朝涵为数不多的奢侈品中的一件,价值两千多块,重音浑厚,高音清亮,声场清晰,没有那种明显经过声卡修音的混响,入耳极其舒服。

当然,也是因为哥们儿唱的确实好。

‘好久没有你的信

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

怀念你柔情似水的眼睛

是我天空最美丽的星星

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

一个男人和一颗热切的心

不知在远方的你是否能感应’

临到副歌,戛然而止。

原本烦躁的内心好像经过一阵细雨的洗礼,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只是细细咀嚼着这短短的一词一句,好像一根根小刺扎进了心里,没有撕心裂肺。

但是却在不经意让人微微一抽。

而这个小视频搭配的文案更是让人一时间陷入沉默。

‘面具千万,随意切换,你瞧,你喜欢哪个,我给您戴上——’

短短一句话,透着诙谐幽默,但是细细想来,却让人感同身受。

现如今,谁不是戴着面具过活?

即便快要被压力压垮,但是还得戴着面具给客户,给上司甚至给恋人陪着笑脸。

扎心。

没人懂我。

但是当看到这句话,那种发自内心汹涌而出的认同感,让人心脏剧烈跳动。

打开评论。

“不知道UP主经历了什么,可能是压力太大吧,短短两个视频,文案真好,我好像看到了自己——”

“+1”

“感同身受。”

“我还是喜欢笑脸,哪怕是面具,也比难过要好很多——”

“看这视频拍摄质量还有搭配的文案,尤其是这两首歌曲,我敢肯定,这个作者一定会火——”

“我要疯了,这两段配乐究竟是什么歌?感觉被洗脑了,找了一上午都没找到——”

暴躁徐哥上线。

然后留言。

短短两个字,但是却显得逼格高大。

‘原创。’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