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半晌,徐朝涵睡醒,思维还未从睡梦中抽离,双眼毫无聚焦的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只感觉头疼欲裂。

这一觉睡的太沉了。

突然间一只白嫩带着淡淡幽香的小手伸到面前,纤细如青葱的手指上捏着两张纸巾。

扭头望去,却见那个穿着白色针织毛衣的女孩儿正笑吟吟的望着自己。

有些迷茫的看了对方一眼,徐朝涵本能的接了过来。

“擦一擦。”

周维清看着呆愣呆愣的徐朝涵,抿嘴轻笑,指了指粉嫩的红唇轻声道。

徐朝涵闻言擦了擦嘴巴,然后老脸一红。

“见笑了。”

轻声笑了笑,徐朝涵扬了扬纸巾。

“谢谢。”

“不客气。”

周维清轻轻摇了摇头,看着徐朝涵有些小帅的脸庞,纯净的眸子仿佛蕴着一丝同情。

“平常很忙吧?看你睡得真香。”

周维清很羡慕。

以她的工作性质来说,很难保证充足的睡眠,什么奖金啊绩效啊,全都不如给她一天假好好昏头昏脑的睡一天靠谱。

“不算很忙,就是这两天压力比较大,睡眠不足,所以睡得有些死。”

顿了顿,徐朝涵用纸巾擦了擦手掌,伸了过去。

周维清有些意外,不过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一触即逝,很绅士的。

“徐朝涵。”

“周维清。”

这就算互相认识了。

不过交浅言深,只是个礼貌性的问候,联络方式并没有交换,彼此不过是普通旅程当中的一个过客,互通姓名也只是可能一生仅有一次交集中的场面事儿。

“你是甘南人?”

徐朝涵脑海中思绪纷飞,周维清见徐朝涵并没有索要自己联系方式的意思,倒是对他有些好感。

她遇到过太多死追烂打的追求者了,有些人你和他说句话对方都能顺杆往上爬,最后索要联系方式,也不好意思不给,到最后每天狂轰滥炸的消息让她疲惫不堪,最后只能拉黑。

倒是没想到这个男生倒是出人意表,只是互通了姓名就把自己当空气一般。

但是这也让她心里舒了口气。

见到徐朝涵没在忙碌,周维清主动出声,旅途漫长,聊聊天也算打发时间了。

徐朝涵拉回思绪,看着周维清面带微笑的看向自己,点了点头。

“土生土长。”

甘南算是个好地方,比邻两个超一线大都市,一年四季分明,只不过属于内陆地区,经济发展上略微缓慢,而且在两个大都市的光辉下,显得黯淡无光。

“甘南挺好的,我在甘南参加过一次活动,民风淳朴,很热情。”

周维清笑着点了点头,上次陪着一个小网红到甘南参加过一次开业典礼,主办方很热情,连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经纪人的资料都清楚,知道自己吃不惯太重口的食物,特地为自己点了一些粤菜,小小的细节总是能打动人。

“甘南是挺不错,就是属于内陆地区,水产太贵,还不新鲜,说句实话你别见笑,我上了大学之后才第一次吃大闸蟹。”

徐朝涵呵呵笑了笑。

父母只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海鲜河鲜之类的东西价格昂贵,直到上了大学才和朋友吃过几次海鲜,还是在自助餐厅吃的冷冻海鲜。

当然,也并不符合之前徐朝涵的口味。

“内陆地区价格确实太贵了,在我们老家的水产运输到这里,价格都要翻三四番。”

周维清抿嘴轻笑,除了感慨祖国太大,倒是有些同情眼前这么个大男生了。

不装,真实。

有些人在她面前生怕露怯端着架子,说话间总是把话题引到自己优越的点上,然后不经意的透露出来,比如说去过哪家大酒店,自己开辆什么车,月薪多少钱,手上这只表多少钱。

这年头儿谁是傻瓜?

只不过看破不说破罢了。

倒是这种有什么说什么的更加让人觉得没有压力。

“这样一比我好像幸福许多,我家世代渔民,小时候家境不好,顿顿吃鱼,吃个青菜都要开心的不行。”

周维清抿嘴轻笑,然后伸出一只手掌,白皙的肌肤在冷冽的阳光下能看清淡淡的青色血管。

“小时候我的手指经常长倒刺,我总是撕,后来才知道是缺乏维生素的原因。”

徐朝涵哑然失笑,只觉得眼前这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儿真是憨的可爱。

两人对视一笑。

陌生的距离好像拉近了一些。

“你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一直聊了好久,周维清倒是对徐朝涵越来越好奇。

这个大男生不装,没有这个年龄的轻狂,互相通报了一下年龄,比自己才大不到两岁,但是知识面很广。

广到可怕。

各地的风土人情,民俗习惯,风景人文,各种行业的流程和秘辛几乎信手拈来,不是那种为了充面子仅仅粗陋的表面了解,而是真的深有理解。

话不太多,但是不会让人感觉冷场,对话交谈有来有回,越发让人有交谈的欲望。

恨不早相逢的感觉油然而生。

可怕。

短短的一路交谈,却让周维清对徐朝涵记忆极其深刻,这是从未有过的感受。

这种感觉就好像对面是一个成熟睿智的成功人士。

但是偏偏没有面对那些大人物的压力感。

如沐春风。

“之前在互联网公司工作,怕人到中年失眠秃顶,早早的离开职场了,现在就是个自由职业者。”

徐朝涵对眼前这个小姑娘也挺有好感。

对于徐朝涵的心理年龄,周维清确实就是个小姑娘。

憨憨的,估计刚离开校园不久,还带着一丝浓厚的学生味道,虽然穿着很有职场白领的气质,但是并不太协调。

“你去过很多地方吧,懂得真多。”

周维清甚至都有些许的崇拜。

她的见识也算不少了,但是都是因为工作不得不为之,而徐朝涵明显属于享受,不然对各地的人文风景之类的了解不会那么透彻。

徐朝涵笑了笑没有说话。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经历,没办法解释。

“你去滨海干什么?去旅游?”

周维清望着徐朝涵,纯澈眸子当中的好奇,丝毫掩饰不住。

以刚刚交谈的了解,要说徐朝涵没去过滨海,她打死也不信。

“找个朋友散散心。”

徐朝涵笑了笑,突然有些促狭的看着周维清道:“顺便录几首歌。”

自媒体行业,现如今在大众心中还是带着负面印象,不靠谱,不是正当职业,只是一群脑子烧坏的人做白日梦,盼着有一天火起来发大财的蠢货罢了。。

徐朝涵倒是有些好奇面前这个看起来憨憨的女孩儿得知自己是个网红的时候究竟是什么表情。

比如避如蛇蝎?抑或者面露嫌弃?

没有想象当中负面的表情。

反而那张可爱漂亮的脸蛋儿上浮现起一抹浓浓的好奇。

“录歌?”

“对。”

徐朝涵嘴角儿的微笑几乎压抑不住,看着这个憨的让人想捏捏脸蛋儿的丫头,一本正经的说开口。

“我是个网红。”

恩,虽然才有俩作品,但是粉丝三十多万,应该算个小网红了吧?

徐朝涵不太确定。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