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朋友?”

周维清走到徐朝涵的身边,然后看了一眼陈悦,报以一个友好的微笑。

“我大学同学。”

徐朝涵笑了笑,然后才向着陈悦解释:“这是我朋友,别用那种眼光看我,我混的比较惨,她这段位的看不上我——”

陈悦闻言就笑了。

一旁的周维清‘怒视’了徐朝涵一眼,然后才微笑着伸出手来向着张悦道:“别听他瞎说,我现在给他打工——”

“?!”

一句话就让陈悦懵逼了。

“什么打工,我们两个在做自媒体,她是我的合作伙伴,现在吃喝都要靠这姑奶奶掏钱——”

徐朝涵有些无语。

看得出来周维清是好心想要帮自己镇镇场子,但是徐朝涵真不需要。

这年头儿大家转身就是路人,没必要太在意别人的眼光。

“看起来你现在混得不错——”

陈悦微笑着,管中窥豹,周维清虽然长着一张童颜,但是犹自而外散发的良好教养以及言谈举止就能感觉得出来,这姑娘家境应该很好。

嗯,应该是相当相当好的。

能和这样姑娘共事,她才不信徐朝涵嘴里说的那套什么无业游民的托词。

“那这个周末你还参加吗?”

顿了顿,陈悦才向着周维清解释道:“我们每月固定的同学聚会,没有太忙的事儿大家都会参加,我刚刚邀请了徐朝涵,您也可以来——”

周维清闻言看了徐朝涵一眼。

“看我干嘛,想来就来,AA制,不用不好意思。”

这些日子的相处,徐朝涵了解了周维清的性格,挺爱热闹的一女孩儿,还带着些童心未泯的女孩儿心性。

“那就行。”

周维清笑了起来,然后伸手挽住了陈悦的臂弯,满是好奇与兴奋地打听。

“悦姐,徐朝涵在大学里有没有女朋友?”

陈悦有些慌张,倒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自来熟的女孩儿,看了徐朝涵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真有啊,那这同学聚会她会不会来?”

“八卦。”

徐朝涵皱着眉头,然后拎起周维清的后衣领把她扯了过来,这才抱歉的看着陈悦。

“这家伙就是个八婆,你别见怪,加个好友吧,什么时间我们再聊,今儿准备些日用品,家里都没米下锅了——”

徐朝涵扭头瞪了周维清一眼。

周维清立刻乖乖的恢复了淑女的形象。

俩人的关系现在越处好像越变味儿,哪里有合作伙伴的严肃和正式,完全就像是一对儿兄妹过家家似的。

“行,我扫你。”

陈悦有些古怪的看了周维清一眼,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掏出手机来。

互加好友,然后道别。

一段小插曲,但是却让周维清很好奇。

“喂,这是你同学,看样子说比你大六七岁都有人信——”

虽然背后说人坏话是很招人厌的事情,但是陈悦的变化确实真的很大,也难怪周维清好奇。

“生活不如意吧,加上生存压力大自然熬人,你以为都像你没心没肺似的?”

徐朝涵推着购物车向着收银台走去,然后才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发现你现在变化越来越大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那种特安静的女孩儿,长这么大,我在你身上走眼了,也是瞎了。”

周维清闻言撇了撇嘴。

“刚刚我问到你大学时有没有交过女朋友,你同学的表情好古怪啊——”

周维清拿着一杯酸奶,看着徐朝涵在出租车里塞东西,悄悄的问道。

“八卦你就直说。”

一堆日用品塞满了后备箱,街也是逛不成了,收拾完毕,徐朝涵这才松了口气,看着周维清,目光当中满是了然的嘲笑。

小样儿,跟我玩儿心眼儿。

回家。

整理了一通足足用了大半小时,徐朝涵还好,这些日子密集的高强度锻炼让他根本没觉得怎么样,反倒是周维清累瘫了。

喘着粗气侧躺在沙发上,周维清的语调儿都变了。

“啊——累死我了,今天花了我两千多块钱。”

“——”

徐朝涵有些无语。

这姑奶奶这是八卦之心不死,用人情来要挟了——

周维清光着脚丫在沙发上晃着腿,一双杏眸偷瞧着徐朝涵,见到徐朝涵望来,立刻把头扭了过去,望着天花板,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这个憨货。

徐朝涵有些可乐。

顿了顿,然后才走到沙发前。

拍了拍周维清的大腿,示意让开点儿地儿。

周维清立刻就精神了,坐在身来,然后俏脸儿满是好奇的看着徐朝涵。

“没什么女朋友,就是我喜欢陈悦寝室里的一个女生,然后走的曲线救国的路线,到最后和陈悦关系处的不错,和那个女生最后也没说几句话,好多人倒是以为我和陈悦是一对儿——”

徐朝涵摸了摸鼻子,也有些忍俊不禁。

之前的这个货也是憨批。

周维清闻言顿时哈哈大笑,看着徐朝涵臭着脸的模样,眼泪都快飚出来了。

“怎么,现在想要参加同学聚会是显摆显摆身份去了?大网红?”

周维清笑了好久才平复下来,促狭的看着徐朝涵,眸子当中尽是‘我就知道你的小心思’的意味。

“怎么可能?”

徐朝涵闻言哑然失笑。

没在意周维清的调侃,反而很平静的说道。

“这几年工作太累了,有时候真的会怀念学校里的时光,无论是否有矛盾,只是见见那些熟悉的面孔就已经很治愈了。”

“说实话,我确实有些想见见楚欢,毕竟曾经喜欢过,只是缅怀的不是当时的那个人,而是曾经的那份心动——”

“你个破孩子不懂。”

徐朝涵说着起身,然后走到阳台开始做健身。

“呸,你才不懂——”

看着徐朝涵的背影,周维清微微有些愣怔。

半晌才轻轻的笑了起来。

“口是心非,找那么多借口,心里其实还是在意的——”

自诩情感专家的周维清收回目光,然后打开手机。

百无聊赖的刷抖乐。

不得不说抖乐依托大数据智能推荐效果真的让人上头,每天都禁不住刷些喜欢类型的小视频,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下去了。

她刷抖乐,不只是为了工作,更多地时间都是在消遣。

徐朝涵正在做着腹肌撕裂者运动,这才二十多分钟,头上已经大汗淋漓,发丝湿漉漉的,被吹进窗子的冷空气拂过,头顶上阵阵白烟升起,像是个内力高绝的大侠——

“不要脸!”

突然客厅当中周维清嚷了一句,见到徐朝涵望来,这才举起手机。

“涵哥,有人碰瓷你——”

别看周维清和徐朝涵平常斗嘴斗的很凶,但是到了正事儿上,她还是会叫一声涵哥。

听到这个称呼,徐朝涵就知道周维清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从晾衣架上拿起一条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然后抹了一把脸。

望着周维清因为气愤而涨的通红的脸庞,徐朝涵笑了起来。

“生什么气,网络上的东西也能当真?谁能碰瓷我?我瞧瞧——”

徐朝涵淡定自若,和煦的向着周维清笑了笑,满是安慰。

很奇怪,周维清的火气立刻平息殆尽。

才接触了这么点儿时间,不知道为何,周维清觉得自己对徐朝涵越来越了解了。

看着他的笑容,她心里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笃定。

这个家伙能搞定一切——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