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天的时间,徐家都洋溢着笑脸。

徐爸则是开着Q5在村子里转悠了几圈儿,有街坊邻居询问,也只装作无奈,但实际自豪的解释这辆车子是儿子孝敬自己的。

孩子小时子从父,大时父从子。

自己一辈子没本事没能耐不害怕,只要孩子争气,那就算成功。

一群老娘们儿嘟囔着老徐算是享福了,临了临了也开上四个圈儿了。

曹春霞也装作无奈,但是却眉开眼笑的换上儿子给自己挑选的羽绒服,与人交谈时大多还是自谦自家孩子没本事,但是扭头儿话题一转就‘不经意’的透漏大儿子回家买了些什么,花了多少钱等等。

千万不要小瞧农村妇女那粗陋的炫耀,她们可以在任何话题的结尾不经意的转圜到自己想要表达的问题上来。

徐家大儿子有出息了。

这个事实在徐家以及今天得见那辆Q5的街坊心里,很轻易的生了根。

然后事情不出意外的就转移到徐朝涵的婚姻大事上来了。

有三姑六婆的诉说着自己某个侄女某个表妹待字闺中,长得漂亮知书达理,徐家有意的话,改天见见等等。

“这事儿甭操心了,我有打算——”

提及女朋友,徐朝涵很明确的表态,自己已经有了心仪的人选。

至于是谁,暂时保密。

华丽的变身让他的话不再是敷衍的借口,家人也纷纷表示相信。

这年头儿,钱是怂人胆,徐朝涵不丑不瘸,还没到娶不上媳妇的地步。

一直到夜幕降临,徐朝涵才在忙碌的寒暄之中脱身出来,和老妈商量了一阵,又拎了一些东西,向着胡同内走去。

萍姨一家对自己很是照顾,这回更是因为养老金的问题,萍姨慷慨解囊,徐朝涵虽然并不太喜欢见到某个眼睛长到脑门儿上的女人,但对于萍姨,还是很亲近尊敬的。

呦呵。

说曹操曹操到。

开门的是个看起来二十出头儿的女孩儿,可能是刚洗了头发,乌黑的齐肩短发还带着一丝水汽,见到徐朝涵,先是本能的皱了皱眉头,这才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徐朝涵哑然失笑。

他很奇怪,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才会让陈渝露出这幅人嫌狗憎的表情,难不成原来的徐朝涵还真有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念头?

不过——

您觉得我是癞蛤蟆可以,但是您确定您是只天鹅?

“我来看看萍姨。”

徐朝涵拎了拎手上的礼物,目光在陈渝的脸庞上凝视了两秒,然后才转过目光,笑了笑。

很可爱的童颜,红润的脸颊带着一股婴儿肥,大眼睛很漂亮,身高不高,总的来说,是个八十分美女。

有骄傲的资本。

但是——

不好意思,我认识一个同样很可爱的女孩儿,一个小憨子,可爱漂亮到爆炸,您连她后尾灯都看不到……

所以,陈渝的这种天生自带的优越感看在徐朝涵的眼里,就有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黑色幽默了。

‘老娘就是漂亮——’

一只趾高气扬的小母鸡在笼子里扑腾着翅膀。

莫名其妙,徐朝涵突然想到了这么个比喻,心下暗笑,觉得自己太损,也不在意陈渝那种‘我知道你什么主意’的眼神。

“萍姨,我来了。”

徐朝涵笑着走进陈家,然后在萍姨的嗔怪下把礼品放到沙发角落里。

“你爸今天可是嘚瑟坏了,开辆车满村里转悠——”

萍姨拉着徐朝涵坐在沙发上,手还一直拉着徐朝涵的手掌,笑眯眯的说道。

“有个爱好挺好的,最起码还能享享福,要是整天只知道干活儿不知道享受,那活着还有什么劲?”

徐朝涵笑着,然后才说道。

“是这么个理儿。”

萍姨握着徐朝涵的手,然后向闺女道:“陈渝,给朝涵倒杯水,怎么这才几年没见,这么生分了?”

萍姨语气里有些责怪。

“你喝水吗?”

或许是因为母亲责怪的语气,让陈渝有些不爽,杏眸微微一扬看向徐朝涵,然后冷冰冰的问道。

“不用了,我坐坐就走。”

徐朝涵摇了摇头,然后笑道。

笑容很和煦。

没表露出一丁点儿的情绪出来。

“哦。”

陈渝点了点头,哦了一声,然后就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丫头!”

萍姨很生气,哪有这么对人的?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拎着东西上家来了,你甩这脸色给谁看呢?

萍姨有些尴尬。

或许是在她看来,徐朝涵的亲近很有部分原因是喜欢自家女儿。

毕竟当初徐家托媒人上门,是闺女自个儿拒绝了。

但是这死丫头就是被惯坏了,你不喜欢人家可以,但是没必要给人家脸色看吧?

“你别介意啊,这丫头倔的不行,我和她爸谁也说不了她——改天我再劝劝她。”

萍姨悄悄的捏了捏徐朝涵的手,然后眨了眨眼睛。

表达的意思很清楚。

‘你别担心,老娘是跟你一边儿的——’

徐朝涵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却还无从解释。

‘对不起,你家那小母鸡我还真看不上?’

他娘的,这不是得罪人吗?

徐朝涵的无语在萍姨的眼里就是默认了,娘俩又哈拉了半天,话里话外不外乎劝徐朝涵要加把劲儿,脸皮厚点儿,自家女儿脾气差,要多哄着点儿。

唉……

徐朝涵有些感叹,不得不说丈母娘女婿一条心,自己这还没对陈渝表现出什么意思来,咋就差点儿和萍姨成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

“我——”

正要说话,突然间徐朝涵的手机响起。

徐朝涵歉意的向着萍姨笑了笑,然后拿出手机。

是来自周维清的视频通话。

徐朝涵心里一动。

屁股没离开沙发,而是直接接通了视频请求。

“老徐,告诉你个好消息——”

周维清坐在沙发上,手持手机,或许是刚刚洗漱完毕,透过视频都能感受到她那白里透红的肌肤娇嫩无比。

一双明亮的眸子好似月牙儿般蕴含着浓浓的喜悦和兴奋,见到徐朝涵便道:“在油管上有个老外做反应视频,你那首《昨日重现》彻底火了,播放量已经超过300多万了——”

徐朝涵闻言有些懵逼。

那首《昨日重现》的钢琴曲难度系数不大,这么久了,怎么突然在油管火了?

“有钱收不?”

徐朝涵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此。

简单,直白。

“有个屁哦——”

周维清闻言有些苦恼,靠在沙发上,举着手机,另一只手里还捏着零食。

“坐正了,都走光了——”

徐朝涵晃了晃手机,然后提醒道。

“哦。”

周维清没有太在意,她穿的睡衣,里面还有内衣的,走个屁的光。

“我们要尽快注册油管账号了,我逛了一圈儿,已经有人在冒充你了,甚至连国籍都不一样,这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周维清有些苦恼。

她实在是没想到,徐朝涵的热度还能发散到国外,她根本就没有经营油管的经验,去逛了一圈,发现有一些其它国家的博主在视频底下自称是本人,然后放了自己的个人主页。

而更令人无语的是,竟然还有不少外国网友相信。

只能说,在老外的眼里,确实是分不清亚洲人的面孔。

“没事儿。”

徐朝涵思索了一阵,然后才笑道。

“先让他们蹦跶一会儿——”

徐朝涵自信心很足。

《昨日重现》经典归经典,但是只是一首单纯的没有什么难度的钢琴曲罢了。

他脑子里可不只是有这么一首钢琴曲而已。

‘你能模仿我的脸,还能模仿我的面?’

徐朝涵的心情一时间有些古怪。

一旁的萍姨看着徐朝涵默默的挂断视频,心里也百味杂陈。

视频对面儿的姑娘是真漂亮啊——

突然想到刚刚自家女儿对徐朝涵冷淡的那副模样——

萍姨都臊的脸通红——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