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的时间,高铁到达目的地。

徐朝涵轻装上阵,只是拎着一个小洗漱包,182公分的身高在人潮中还挺显眼,悠哉的呼吸着潮湿的空气,徐朝涵的心情很不错。

“喂,不许动!把钱交出来!”

突然后腰被什么顶住,徐朝涵微微一愣。

然后才笑着转身。

看着眼前这个带着纯白色丝绒棉帽的憨批,倒是感觉到一阵惊喜。

“你怎么在这儿?”

周维清穿着宝石蓝的水洗牛仔裤,一双纤长的美腿很是吸引眼球,脚上踩着一双雪地靴,靴子上还点缀着两个绒球,很可爱的模样。

见到徐朝涵惊喜的表情,周维清眨了眨那双纯澈的眸子,双手拉着棉帽遮着耳朵,微微侧头,一副萌到爆的表情看着徐朝涵微笑。

“我来接你啊。”

周维清双手戴着棉毛手套,搭配上身上那件米白色的羊毛大衣,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像是只可爱的仓鼠。

“走,上我车,我载你。”

周维清眯眼微笑,娇憨的表情让周遭的行人不住频频侧头。

没办法,饶是滨海这个大都市里汇集了世界各地不同人种的美女,像是周维清这种时尚可爱又憨萌的一批的女孩儿,还真是少见。

“买车了啊——”

徐朝涵笑着说道。

然后跟在周维清的身后向着停车场走去。

一辆霸气的牧马人,酷黑色的车身,硬朗到极致的线条,七孔进气格栅和圆形大灯,宽大的保险杠梯形轮眉,一切的一切都充斥着彪悍的气质。

徐朝涵无语的看着周维清打开车门,然后站在踏板上向着自己微笑的模样,心里头有些古怪。

在这样一台肌肉车面前,本来就憨萌的周维清一下子好像又娇小了许多。

“你的品位还真是很独特——”

徐朝涵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周维清的喜好,反正他是不太喜欢这种风格太过硬朗的车型,他更喜欢那种拥有流线型线条的车子。

跑车的车型很符合他的审美,但是遗憾的是跑车大多注重性能而忽略了舒适性,而且现在社会上有个怪风气。

跑车就是用来泡妞儿而不是代步的,为了降低公里数,平常出个门儿都是直接上拖车,也是无语至极。

“我很早就喜欢牧马人了——”

周维清轻轻皱了皱挺翘的鼻子,然后发动车子,伴随着车身一阵抖动,然后缓缓的驶出停车场。

一周没见,看得出来周维清很开心,微微探着身子专注的开着车,那副小心谨慎的模样让徐朝涵忍俊不禁。

“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徐朝涵百无聊赖,放了一首舒缓的音乐,然后聊着家常。

“还好。”

性能强悍,气质唬人的牧马人在四车道上保持着60公里的时速,周维清屁股底下垫着一个卡通坐垫,整个人探着身子,眼睛睁得大大的,神情专注。

“你说的疯狂购物就是买了这辆车?”

徐朝涵拍了拍座椅,别说,这种大空间的车型坐着就是舒服,视野开阔。

“别说话——一”

周维清有些急切,一边儿聊天一边开车分心它顾暂时还做不到,车子划了一个小小的弧线,徐朝涵明智的闭上了嘴。

有惊无险的回到公寓。

周维清这才松了口气,浑身像是脱力一般,看得徐朝涵有些好笑。

“至于吗?早知道我就开了。”

“我还没经验嘛——”

周维清皱了皱可爱的鼻子,然后才打开公寓房门。

卸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大衣,脱下靴子,周维清换上了一身居家装,白皙玲珑的小脚踩着一双可爱的卡通棉袜,套着大大的棉绒拖鞋,然后开始清扫公寓。

一个星期过去,虽然家里没什么变化,但是终是要清扫一番。

从这点儿看,这个小憨货还有点儿贤妻良母的气质。

徐朝涵抱着双臂看着周维清忙活,嘴角儿含笑。

“麻烦,抬脚。”

徐朝涵躲到一边儿。

“要不你先出去?”

周维清拖到角落,美眸斜睨了徐朝涵一眼,可爱精致到爆的脸蛋儿上毫无表情。

“嗯?哦!我在想厨房里是不是要收拾一下,锅碗瓢盆要不要刷一刷?”

徐朝涵表示自己还是很有眼力见儿的。

“一个星期了,滨海这边湿度大,厨房里不知道滋生了多少细菌,我觉得你的提议很好——”

周维清看徐朝涵挺上道,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很欣慰。

“交给我了——”

拍了拍胸脯,徐朝涵一副小菜一碟儿的架势。

俩人一个在客厅,一个在厨房。

互相聊着这一星期发生的趣事儿。

事业蒸蒸日上,摆脱了经济危机,内心不再是一片焦虑和灰暗,反而觉得冬日的阳光无限明媚。

“别提了,我这几一星期被当成大熊猫了都,老爸老妈走哪儿都带着我,一言不合就显摆,臊的我啊——”

“还有一个女孩儿,或许是因为长得挺漂亮,一直有我死皮赖脸追求她的错觉,每回见面都没有个好脸色——”

徐朝涵抱怨着。

虽然他并不放在心上,但是被人当成苍蝇的感觉并不是那么美妙。

“挺漂亮?”

周维清拎着扫帚,好奇的从客厅探头看向徐朝涵。

“有我漂亮吗?”

看着周维清那精致的小脸儿,徐朝涵认真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比你差点儿。”

只不过确切的来说,陈渝拍马都撵不上周维清的后尾灯。

“那是挺漂亮了。”

周维清对徐朝涵的眼光很认同,只不过眼梢的笑意表明了她只是开个玩笑。

俩人如今的关系十分亲密,但是这种亲密好像又不沾染男女关系,就像好哥们儿一般,就差一块儿光膀子泡澡了。

也算是十分古怪了。

“对了,我刚刚看到你发布的新作了。”

周维清拿出手机来,然后点开徐朝涵不久前上传的视频,表示很满意。

“以后这类励志类的歌曲可以多创作一些,很圈粉的,而且对你未来的定位很有好处——”

虽然音乐圈情歌是主旋律,但是独辟蹊径却是很容易就打破歌红人不红的魔咒。

为什么有的创作人创作出一堆经典却鲜有人知?

无它,就是因为风格类型太过单一,没有独特风格。

而周维清就试图一点点塑造徐朝涵的个人风格。

点击播放。

手机当中传来一阵悦耳动听的吉他前奏。

接着,徐朝涵那极有辨识度的声音响起。

‘拍拍身上的灰尘

振作疲惫的精神

远方也许尽是坎坷路

也许要孤孤单单走一程

早就习惯一个人

少人关心少人问

就算无人为我付青春

至少我还保有一份真’

歌词简单达练却又直入人心,简单的吟唱没有太多高难度技巧,却又朗朗上口,让人仿佛见到一个疲惫但却坚强的人那宽广的心胸。

豁达。

不止是周维清,每个听到这首歌曲的网友,只觉得心胸骤然开阔——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