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情况?”

周维清手里捏着一个苹果,蜷缩在沙发里,咔嚓咬了一口,本就丰满的苹果肌鼓鼓的,好像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小仓鼠。

白净细嫩的小脚踹了踹坐在一边的徐朝涵,然后把手机递了过去。

“怎么一大波网红在你视频底下留言了?”

徐朝涵接了过来,随意看了几眼,漠不关心。

随手把手机扔在周维清的身边,然后才道:“我怎么知道?”

既然走进了这一行,徐朝涵琢磨着要系统的学学乐理知识了,不然一大堆经典在脑子里,还得借助刘钊扒谱作曲,实在是有够麻烦的。

“你现在成吉祥物了倒是。”

周维清看起来憨憨的十分可爱漂亮,但是却有着一个与她外貌极不相符的聪明头脑,从几个点赞量高的主播留言进入主页,无一例外,近期的都是翻唱徐朝涵歌曲的作品。

而且个个都是播放量不凡,几十万的都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上了百万。

这是投桃报李,翻唱别人的作品,前来捧个场罢了。

“你这几首歌到底养活了多少人啊——”

周维清暗暗咂舌,打开配音上升榜,TOP50的榜单上,《信仰》、《别怕我伤心》《夜空中最亮的星》均已上榜,而《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牢牢占据榜首一位。

《壮志在我胸》因为刚刚发布不久,还无缘榜单。

随意刷了刷直播,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首才发布不过俩小时的歌曲,竟然有主播在直播间翻唱了——

一口气没顺过来,苹果汁直接涌入了气道,周维清剧烈的咳嗽着,那白嫩的如同新雪般的肌肤涨的通红。

“太无耻了,拿别人的作品圈钱,还要不要脸?”

周维清又伸出小脚来踹了徐朝涵一脚,气愤的举着手机让徐朝涵观看。

“你不愿开直播,你看看,人家拿着你的歌赚钱——”

徐朝涵闻言手肘搭在周维清的膝盖上,侧头瞧了一会儿直播。

“不错,应该是正经音乐学院毕业的,很专业。”

评价还不错。

“你到底急不急?”

周维清闻言被气得不轻,摊上这么个家伙也是倒了血霉了,自从解决了金钱方面的烦恼之后,这家伙好像一下子变得无欲无求,让人恨不得拿小棍儿狠狠抽几棍子才解气。

“有什么好急的。”

徐朝涵闻言笑了笑,然后才向着周维清道:“有人替我宣传,我还巴不得呢,而且说实话,我现在的唱功还有专业方面的知识太薄弱了,我想了想,最近找个老师好好学习一下——”

徐朝涵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才说道。

这个家伙就是这个性子,平常看起来万事不萦于怀,但是真的做了决定,执行力相当恐怖,那种专注和投入的劲头足以把人吓到。

健身锻炼就是个例子。

直到现在,他的日常训练强度越来越高,就连周维清都劝徐朝涵休息休息,不要落下暗伤。

听闻此言,周维清想了想。

然后认可了徐朝涵的想法。

手下的艺人肯上进,她还巴不得呢。

“要不要我给你找个老师?我在华彩娱乐还认识几个业务能力很强的声乐老师,帮你联系一下?”

周维清想了想,然后向着徐朝涵扬了扬圆润的下巴,一副‘老娘面子其实很大’的表情。

“那再好不过了。”

双手合十感谢,徐朝涵笑着说道。

他算是摸清楚了周维清的脾气了,这丫头别看在业务能力上很专业也很认真,但是平常的生活里还是带着点孩子气,喜欢被人捧着。

周维清闻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杏眸舒服的眯了起来,像是月牙儿一般。

一时间空气有些静谧。

或许是解决了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问题,徐朝涵有些迷茫。

对于在网络上走到何种高度他并没有太大的野心,他其实是个很随遇而安的人,一直觉得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做个中产阶级,不需要大富大贵,娶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漂亮女人,生个可爱又听话懂事的女儿,那就是一百分的人生了。

不被工作占据全部的生活,而是在保证生活质量的前提下,全身心的享受生活。

那才是人生。

其实眼下,依靠徐朝涵卡里的余额,再找个情投意合的女人结婚生娃,分分钟就能实现理想。

是以,没有动力推动的徐朝涵越发的慵懒。

扭头儿看了看周维清。

精致的俏脸儿可爱精致,此时正小口小口咬着苹果专注的刷着抖乐,娇小的身材但是比例却十分协调,双腿曲起,即便是套着加绒牛仔裤依旧显得十分笔直纤长。

不客气的说,周维清即便进入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颜值依旧十分能打。

或许是察觉到徐朝涵鬼鬼祟祟的目光,周维清抬头看了一眼,拨弄了一下垂到眼前的发丝。

“看什么呢?”

周维清质问着,有些警觉。

然后伸出白嫩的脚丫挡在徐朝涵的面前。

“在用你那色迷迷的眼神看我,我一脚呼你脸上——”

周维清霸气无敌。

徐朝涵:“——”

见到徐朝涵不吭声,周维清好像打了胜仗一般,继续刷着抖乐。

过了半晌,突然间周维清咦了一声。

“这个人真不要脸啊,又碰瓷你——”

周维清皱着眉头,看着手机屏幕就像是看到一只从下水道钻出来的蟑螂一样。

徐朝涵闻言有些好奇,接过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就笑了。

还是个老熟人——

‘虎门老九’。

大下午的,‘虎门老九’就开了直播,然后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其话里话外就是质疑徐朝涵的创作能力。

‘暴躁徐哥’的账号上一共上传了《别怕我伤心》《信仰》《爱江山更爱美人》《夜空中最亮的星》《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五首歌曲,加上不久前上传的《壮志在我胸》以及徐朝涵创作萧姝婧演唱的《红豆》,总共七首歌曲。

而这七首歌曲的成绩呢?

单曲平均播放量破300万,而热度最高的《红豆》加入了企鹅音乐进行销售,付费下载排行已经霸榜一周了,看趋势,这首歌曲的热度远远没有开发出来。

而《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这首歌曲则是登顶抖乐试听榜首位,视频热度也破了千万级别。

口碑强悍到爆炸!

这么强悍的创作能力,若是音乐圈儿那些被奉为祖师爷的大拿创作出来的还有人信。

一个才初次进入大众视野,账号建立刚刚一个月的新人创作?

谁信?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打死我也不信,一个人的创作才华能这么恐怖?你要说这些歌曲是你十块钱一首收来的,我信你,那是你运气好,可全部是你创作?”

直播间的‘虎门老九’撇着嘴。

把一副‘你就是打死老子,老子也不信’的神态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也太把人当傻子了——”

‘虎门老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举实例,列数据,一条一条的剖析,倒是让一帮中立立场的观众也有些倾向于相信了。

倒是一些看起来像是徐朝涵粉丝的观众刷屏嘲讽。

“你不能别以为别人不能——”

“这是记吃不记打啊,刚刚被人家轮了,这又不服了?”

“这脸打的啪啪响,还是不认,有骨气——你厉害,但我就是不服,你能咋地。”

“这种人最恶心了,我认为你不行,你行也不行?没证据就说人家不是原创,莫须有?”

只不过网友的嘲讽‘虎门老九’视而不见。

依旧列举各种自己的怀疑猜测。

徐朝涵耸了耸肩膀,却是一点儿也不生气。

因为他确实不是原创。

但是你没证据。

‘咦——我好像也有点儿不要脸了。’

徐朝涵思索着,然后点入‘虎门老九’的主页。

上次还不过一万多粉丝,可是这些日子一直碰瓷徐朝涵,‘虎门老九’的粉丝量已经达到了17万多了。

怪不得被自己打脸了还紧咬着不放,这是尝到甜头儿了——

‘不过——’

‘想占哥们儿便宜,得交个门票啊——’

徐朝涵嘬了嘬牙花子。

琢磨着怎么从‘虎门老九’这个兄弟身上榨点儿油出来——

‘嗯,有了。’

想到主意的徐朝涵有些兴奋。

然后狠狠的揉了揉一旁看着自己一脸懵逼的周维清的脑瓜儿——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