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就是一网红。”

徐朝涵说的尴尬不已,一旁的周维清却是捂着嘴偷笑,见到囡囡那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自己,周维清俏皮的向着囡囡眨了眨眼睛。

周维清觉得很有意思。

徐朝涵是她见过的最有才的家伙了,每一首出自徐朝涵手里的歌曲都几乎引爆抖乐,无数用户翻唱、选做配乐,短短一个月时间几乎割稻草一般的收获粉丝六百多万。

六百多万人什么概念?

比新加坡的总人口还要多。

而这,徐朝涵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

但是即便取得了这在常人都觉得难以置信的成绩时,徐朝涵心里还有股自卑。

这种自卑是职业上带给他的。

徐朝涵没说过,但是周维清很清楚,徐朝涵之所以所有的视频都不露正脸,一方面是怕出名后影响自己正常的生活。

但是另一方面,还是觉得这个身份挺难堪的。

毕竟网红这个词如今在大众的印象当中是带着很浓重的负面印象的。

方静堂和林婷互相对望了一眼,笑容大有深意。

“听你的口气,好像对这个职业不太满意?”

方静堂阅历丰富,很轻易的就从徐朝涵的语气中抓到了一丝情绪波动。

“任何职业没有高低上下之分这句话虽然大家常说,但是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到平等的对待各种职业,网红这个身份或者说这个定位被人诟病,这是行业内的定位,但是你也无需做到因职业而妄自菲薄。”

方静堂很认真的看着徐朝涵。

“观人观其行,职业只是谋生的一种生存方式,一个品行有口皆碑的人,你何种职业都能获得别人的尊敬。”

“曾经我一个学生的爷爷靠着拾荒养大了十几个孤儿,老人去世时,全城皆默。”

“你觉得会有人因为老人拾荒而瞧不起他吗?”

方静堂笑着摇了摇头。

“这些道理你不不是不懂,只不过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深陷其中罢了,烛光照影,身正影直。”

醍醐灌顶。

徐朝涵仿佛被当头棒喝一般。

一直以来,他其实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有嫌弃网红这个身份定位的因素才不愿露脸的。

毕竟和一帮整天拿粗俗当卖点的家伙们混一个圈儿,挺丢份儿的,但是看着方静堂那平静的眼神,徐朝涵的心突然间就是一震。

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立身正,足以。

“谢谢方老师。”

徐朝涵起身,鞠躬。

可以说,方静堂短短几句话就让徐朝涵解开了心结。

他身上儒雅的气质还有广博的见闻让徐朝涵也很佩服。

不同的人说的话拥有不同的力度,这些话朋友来说,可能完全没有效果,但是师长说来,却是力度十足。

一餐饭,宾主皆欢。

互换了联系方式,然后徐朝涵和周维清送夫妻二人出了酒店,小孩子对于别人的关心很直观,临走的时候被徐朝涵抱着,然后趁徐朝涵没注意,悄悄在徐朝涵脸上亲了一口。

徐朝涵哈哈大笑。

“这边还差一个——”

徐朝涵扭过脸来,示意小囡囡再亲一口。

林婷和方静堂则是笑意满满的看着女儿。

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小囡囡有些羞赧,但还是乖巧的在徐朝涵右脸上亲了一下。

徐朝涵只觉得自己心都要化了。

一旁周维清也嚷着要小囡囡亲亲,却被徐朝涵按着脑袋不让近身。

“囡囡再见。”

徐朝涵依依不舍的把囡囡还给方静堂,然后向着囡囡摆手道。

“哥哥再见——”

脆生生的童音治愈了徐朝涵满身的疲惫,目送着人家一家三口离开,徐朝涵心有不舍。

一旁的周维清也是如此,这样乖巧懂事的孩子,怎么都是人家的?

“问个问题——”

徐朝涵没扭头,突然开口道。

“怎样才能越过娶老婆的步骤,直接得到这样一个女儿?”

“做梦吧你。”

周维清皱了皱鼻子,然后就见到徐朝涵转过脸来,上下打量自己。

“你看嘛?”

“你觉得,咱俩要生一个闺女,会不会和小囡囡一样懂事儿?”

徐朝涵一本正经。

“滚吧你,谁要和你生闺女——”

周维清一脸不屑。

“也是——”

徐朝涵闻言点了点头。

“你腿太短。”

“要是萧姝婧还差不多——”

一句话就让周维清柳眉倒竖,抡起手袋作势欲打,徐朝涵这家伙却早就嘻嘻哈哈的跑远了——

一餐饭吃吃喝喝,回到家的徐朝涵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徐朝涵起床。

然后敲响了周维清的房门,直接把早就睡下的周维清拖了起来。

“干嘛,好不容易睡个懒觉——”

周维清不满的看着徐朝涵。

穿着一身卡通睡衣的周维清披散着黑亮顺直的长发,睡眼忪醒。

不知为何,徐朝涵总是能从她身上闻到一股奶香奶香的味道,不像是什么香水的味道。

把手机直接塞到周维清的怀里。

徐朝涵道:“下午睡得太沉了,现在倒是睡不着了,直播吧,好久没直播了,不是和你说过么?”

解开了心结的徐朝涵明显还处于兴奋的状态中。

“我要引爆整个抖乐——”

徐朝涵说着指了指放在客厅玄关处的钢琴。

这架钢琴买来之后,徐朝涵只弹过一首《昨日重现》。

但是显然《昨日重现》经典归经典,但是脱离了经典原声的存在,只是一首好听的钢琴曲罢了,情绪渲染力爆棚,但是张力却是不足。

要炸掉抖乐,这首曲子不行。

不过。

徐朝涵脑子里还有更为合适的曲目。

“来,咱们直播吧。”

徐朝涵看着周维清,然后打开电脑。

从某个神秘的文件夹当中拖出一个音频文件。

这套公寓已经做了完善的隔音措施,即使大晚上的弹奏钢琴,也不会太过扰民。

‘您关注的‘暴躁徐哥’开直播啦,快来围观吧——’

直播上线,此时此刻,几乎是瞬间,直播间就涌入了十几万人。

徐朝涵一周没有更新,加上他极少开直播,是以此时得到消息的粉丝纷纷围观。

有些哀怨。

这个家伙真是个佛系主播,别人家的主播都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在线,但是这个家伙,却是经常玩失踪。

直播间游客刷屏,有嗅觉敏锐的早就开启了手机录屏功能。

徐朝涵出品,必是精品。

一连几个原创音乐视频的火爆,早就在众多网友的心中渐渐植入这样一个认知。

而一帮粉丝量不菲的主播得到消息也带着粉丝纷纷查房。

一时间徐朝涵直播间的人数,从十几万瞬间飙升至近百万。

“这次开直播,我是来打脸的——”

徐朝涵语气很轻松,只是露手直播,没有任何压力。

“那个叫‘虎门老九’的哥们儿不是质疑我吗?接下来,请指教——”

徐朝涵打了个响指。

周维清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按动鼠标。

静默片刻。

高保真立体环绕音响当中,一阵风声缓缓袭来——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