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已至。

周维清还未返回滨海,呆着无聊,徐朝涵直接驱车上了高速。

富贵还乡。

几个大的音乐平台出账很快,徐朝涵一共七首歌曲除却推广费和分成,这个元旦一共入账237万元。

虽然之前有了千万级的入账,但是那毕竟是一锤子买卖,而如今仅仅只是不到一个月的分账就高达200多万,可以预见,将来这笔收入将会越来越高。

要知道,徐朝涵如今才崭露头角多久?

这笔钱看起来很多,但是相比于如今的自媒体却又少得可怜。

一些一线的明星,随便接一场带货的直播,光坑位费就是上千万的天价。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相比于上次回家时的匆忙和亢奋,现如今的徐朝涵很平静,播放了一首舒缓柔情的音乐。

电话进入。

徐朝涵接通电话。

“是啊,我马上到家。”

“嗯,没在高铁站,我开车回来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直接回家就行了——”

电话是老爸打来的,老爷子直接开着他那辆Q5座驾跑去了高铁站,哪成想扑了个空。

徐朝涵到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甘南虽然名声不显,但是毕竟处于首都和津门经济圈内,基础建设还是很完备的,哪怕开着跑车也不至于刮花底盘,就是村口一条石子路坑坑洼洼的不好经过,徐朝涵直接把车子扔在了一家酒店的停车场,然后背着一个行囊,轻装出发。

上个月刚刚归家,如今徐朝涵再度露面,村口一些熟悉的老人倒也不觉得意外,纷纷打招呼。

“小涵回来啦?”

“您老过年好——”

“你家里人都回来了,赶紧回家吧——”

村子不大,有点儿屁事儿分分钟从村头儿传到村尾。

“好嘞。”

徐朝涵寒暄了几句,然后摸出一包香烟来塞到老人手里,这才回家。

意外的没见到萍姨,平常这个功夫儿萍姨都是和一帮中年妇女在小巷门口唠嗑聊天的。

徐家大门四开,宽敞的院子内停着一辆崭新的Q5,一条大黄狗趴卧在车子底下,见到徐朝涵,立刻摇着尾巴冲了出来。

影背墙下是一个水池,水池里面放着一个不锈钢大盆,几条已经开膛破肚收拾好的鲤鱼放在盆里。

整洁干净的小院儿收拾的井井有条,因为限制煤炭排放污染,原本堆在门洞旁边的煤堆也已经消失不见,用来堆放一些工具。

杏树和枣树光秃秃的,中间拉起一根绳子,上面晾晒着被单和衣服。

触目所及,满是生活的气息。

徐朝涵心情高涨。

“我回来了!”

高呼了一声,抒发着内心的喜悦和兴奋。

曹春霞早就听到了院儿里大黄狗的叫声,手上还沾着面粉,撩开门帘走了出来,喜悦的笑容让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加深邃。

“快快快,进屋暖和暖和,你说说,这不声不响的,上了路才打电话,你就不会提前一天知会一声儿啊?”

徐爸也捧着一个大水果罐头茶杯走了出来,老爷子不喜言语,却也是咧着一嘴大黄牙眉开眼笑。

徐朝飞的女朋友陈茜手上也沾着面粉,见到徐朝涵也有些羞怯的叫了声哥。

小妹则是直接扑到徐朝涵的身上,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立刻就扯下徐朝涵的背包。

“哥,给我买什么了?”

徐朝涵哭笑不得,这丫头真是势利眼啊。

“买个屁。”

徐朝飞最后出现。

期期艾艾了一阵,然后才叫了声哥。

没办法,徐朝涵帮他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若是之前,徐朝飞叫徐朝涵都是哎,喂之类的称呼。

“回屋去,回屋去。”

徐朝涵拎着小妹琳琳的衣领,像是小时候那样把她拎着往前走,家里人脸上都浮现起一抹笑容。

今年是个很特殊的年份。

徐爸动了手术,家里一度揭不开锅,但是没想到年底却是峰回路转。

徐爸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可能和长做农活有关系,底子过硬,老两口的养老保险也交齐,不止如此,买车,买房。

一个人一生的梦想好像都在年底实现了。

儿子出息了,你们两口子也享福了。

周遭邻居的逢迎和恭维让徐爸徐妈每天的心情都十分明媚,连人好像都精神年轻了许多。

陈茜和老妈在包饺子,琳琳则是端着果盘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徐朝飞和老爸都贡献了几个菜。

家里人人分工,面食老妈做的利落好吃,但是炖菜和肉类反倒是老爸和老二手艺不错。

倒是小妹徐朝琳虽然是个勤快人,但是于厨艺一道,实在不擅长,每当家里过年过节,反倒是最清闲的那个。

一家人无拘无束,喜气洋洋。

“哥,咱爸说你处着对象呢,啥时候带家来见见,我和茜茜订婚了,开春结婚,你赶得及咱们一块儿办啊?”

徐朝飞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样,没心没肺。

徐朝涵闻言挠了挠眉梢,警告似的横了徐朝飞一眼。

往年最怕催婚,如今老爷子不说什么了,这货反倒来劲了。

“哪儿都有你。”

略过。

不提这茬。

临到中午12点半,开整。

爷儿仨打开两瓶五粮液,小妹、陈茜和老妈则是喝可乐没整什么酸词儿,一切都在酒里,鲜香味美的饺子、炖的烂糊香糯的肘子还有鲤鱼。

还有几个卤菜,凉菜。

挺丰盛,满是家的味道,远比在金山吃的那顿要满足多了。

酒足饭饱,睡意昏沉,徐朝涵便在炕上眯了一会儿。

大炕已经不能烧柴了,但是铺上电褥子一样暖和,尤其是午后的阳光照在脸上暖洋洋的,让人精神极度放松。

整个家庭欢声笑语,老二徐朝飞在堂屋和老爸商量着结婚的事情,有老爸在,这事儿不用徐朝涵操心,准备掏钱就行。

琳琳也跑到床边,一会儿揪揪徐朝涵的头发,一会儿捏捏鼻子,折腾的徐朝涵不厌其烦。

“我包里有钱,给我剩一百应急,你和茜茜去逛街,别打扰我了好吧姑奶奶。”

徐朝琳闻言大喜,低头狠狠嘬了徐朝涵一口,然后喊着准嫂子去逛街。

之前这丫头坚强自立,十分懂事,但是自从知道自己老哥成了大款,倒是越发顽皮了。

一觉昏沉。

直到傍晚,灯光啪的一声响起,外面嘈嘈杂杂说话声才把徐朝涵扰醒。

隐约能听到一阵骂街的声音,外带大黄狗的狂吠,一片乱糟糟的。

徐朝涵披上衣服,然后趿拉上鞋子,有些好奇的走出家门。

“说了不让他喝酒不让他喝酒,怎么就这么馋?怎么就改不了!这个王八蛋!”

骂街的是萍姨,看得出来,她的精神已经恍惚了,即便对上徐朝涵的眼睛,也没有了往日的寒暄,反而愤怒的破骂着。

一旁的陈渝则是两眼通红,见到徐朝涵出门,也没打招呼,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徐爸。

“徐叔,麻烦您,借您车使使——”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