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从来不是按部就班的,总会有些意外,就像是徐朝涵,他从来没想过要在家里呆这么久,本打算待个两三天就回滨海的,哪成想这一下去就快一个星期了。

挺无聊的。

徐朝飞平常不大看的上徐朝涵,但是这两天一口一个哥的叫着,鞍前马后任劳任怨。

究其原因就是那辆橘黄的迈凯伦。

不用徐朝涵去折腾,短短几天的功夫儿,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了徐朝涵买了一辆价值三百万的跑车。

而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徐朝涵不无聊了。

一大群早就不联系的儿时玩伴与同学好像突然一个个的都冒出头来了。

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句话当真不假。

前不久徐朝涵差点儿连房租都交不起的时候,V信通讯录里好像一个活人都没有,而如今,好像突然多了这么多的朋友。

“老涵,这是在哪儿发财了?”

“就是,前不久同学聚会你还哭穷,哪成想这是憋着大招啊,涮人玩儿呢啊。”

一帮儿时的同学,看着那辆帅气的迈凯伦,虽然嫉妒的眼珠子都绿了,但还是挤出笑容说几句奉承话。

几个同学都是徐朝涵小时候的同村小伙伴,相比于他们几个,徐朝涵其实从没融入到他们的圈子里。

最起码,这几个同学结婚的时候,并没有给徐朝涵任何的通知。

但是如今,却是拎着东西上门,挺让徐朝涵意外的。

杨松和郭庆小时侯和徐朝涵关系不错,只是后来大家分道扬镳倒也不常见了,几个人和徐朝涵叙叙旧就硬拉着他去了一家街边火锅鸡。

回忆往昔,畅想未来。

酒是一杯一杯的喝,许多原本说不出的话好像借着酒劲儿都能说出来了。

“你不知道,我们几个平常常聚的。”

郭庆比徐朝涵大一岁,小时候也属于一块儿玩的小圈子的头儿。

“原来平常一喝点儿就唉声叹气,没结婚的时候心比天高,总觉得这辈子要轰轰烈烈的,结了婚之后,突然发现连生存都成了问题了。”

郭庆和徐朝涵碰了碰杯,然后才苦笑道:“说实话,现在我挺嫉妒你的。”

“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跑车,但是稍微大点儿就死了这条心了,相比于跑车,我觉得考个清华北大更靠谱。”

“但是没想到突然就发现我的终极梦想已经被你实现了,而我还在纠结每天的柴米油盐,这种落差感你明白吗?”

郭庆红着眼珠子看着徐朝涵,说着说着就哭了。

或许是平日里的生存压力太大,以至于这么个人高马大的大老爷们儿也撑不住了。

“不过还是祝贺你。”

郭庆抹了一把眼泪,然后才笑着向徐朝涵举杯。

杨松属于那种看起来挺蔫儿的人,平常和谁都和和气气的,但是属于那种平常不发火,但是一旦发起火来能把人吓一机灵的主儿。

心狠手黑,说的就是杨松。

听着郭庆说话,也不接茬,只是拿着筷子一粒一粒的夹着花生米吃。

陈沛是这仨人里年纪最小的,比徐朝涵也小两岁,个子不高,但是很聪明,当年小学里成绩最好,但是上了初中就拉胯了,到最后拿了个初中毕业证也就离开了校园。

虽然陈沛是他们哥儿仨里学历最低的,但是眼皮子活络,心眼儿却是最多。

社会生存毕竟不是学校读书。

“哥,我们哥儿仨今儿来,不是为了别的。”

陈沛递给徐朝涵一支烟,徐朝涵犹豫了一下,然后接了过来,陈沛便微微起身捧着打火机帮徐朝涵点燃。

“现在日子实在是不好过,哥你发财了,你也放心,我们不借钱——”

陈沛抽出一支烟也点燃,这才苦笑着看着徐朝涵。

“我就是想问问,哥你有没有活儿能拉扯兄弟一把不,现在这钱太难赚了——”

陈沛苦笑着看着徐朝涵。

若是平常,哥儿几个感觉压力大了,喝个小酒儿,互相倾诉一下也就算了,但是如今,自己的圈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拔尖儿的主儿,大伙儿心里就不对劲儿了。

趁着酒劲儿打定主意,算是拉下面子豁出去了。

不然指望着人家主动来帮衬你?

开什么玩笑。

这种事情赶早不赶晚,要是明儿人家走了,找人都没地儿去找。

是以今儿就有了这么一出儿。

徐朝涵闻言便沉默了片刻。

郭庆几个就忐忑不安的看着徐朝涵。

好像在等待命运的安排。

“这样吧。”

徐朝涵看着陈沛,然后说道:“我暂时没什么需要的,不过大家朋友一场,你们做个方案,看看要做什么方向什么行业,我觉得合适,就投了。”

相比于郭庆和杨松,徐朝涵反倒还是比较看好学历并不是很高的陈沛。

陈沛身上有种很亲和的魅力,就好像有些人天生适合做销售一样,他能迅速和你拉近距离,而且从社会经验上和场面上,陈沛远比郭庆和不善言语的杨松更有经验。

“放心吧。”

看着哥儿几个将信将疑的表情,徐朝涵这才笑了起来。

“我还不至于蒙你们。”

一方面是小学同学,另一方面是同村的老乡,拒绝是一回事儿,既然答应下来了,总会给个交代的。

徐朝涵如今银行卡里小一千万的现金,几乎每周都会接到银行的理财电话,这么大一笔钱扔活期储蓄也确实太浪费了。

线上投资徐朝涵不考虑,他的意向其实是线下投资实体行业,毕竟看得见摸得着,老爸老妈才会放心,不然哪怕知道儿子卡里有一千多万现金,但是对他们没任何的帮助。

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但是如果有些线下产业那就不同了。

这通常就是老人们说的后路。

“我说实话。”

徐朝涵举了举酒杯。

然后三人立刻就把酒杯端了起来,几乎下意识的放低了酒杯的高度。

这种情况看得徐朝涵有些无语。

“我现在身边确实缺少一些伙伴,你们可以把这当成一个考验。”

无论什么事情,孤身一人是肯定不行的,在另一个世界徐朝涵身边一大票能力出众的哥们儿,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也基本都能解决。

但是在这个世界,他很悲催的发现自己身边竟然没有能够交心的朋友。

陈飞算得上哥们儿,但是是那种用得着说话,没事儿别联系的主儿。

“三百万投资,任何行业你们自己选,任何模式你们自己选。”

“是一人一百万也好,还是三人一起也好,风险我承担。”

徐朝涵扬了扬眉头。

“但是丑话我先说在前头,这是个机会,也是个考验,希望哥儿几个慎重,钱我是不在乎,如果你们愿意这辈子止步于此,那当我面儿把钱分了我也没二话。”

“话说到这儿了,你们好好商量考虑一下。”

如今这个时代,单打独斗是肯定不成的,徐朝涵也得培养培养班底了。

这是习惯问题,很多事情都指望着周维清肯定都不成。

对此,徐朝涵不介意拿钱开路——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