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酒店,徐朝涵开车去附近的夜市儿买了点儿宵夜,烧烤啤酒小龙虾。

当然,也没忘了周维清的奶茶和烧麦。

从出门儿到回家,徐朝涵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回到别墅的时候,周维清正敷着面膜看电视。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周维清坐起身来,仰着脸蛋儿看着徐朝涵,很纳闷儿。

“没吃饭,我提了个条件,然后就回了。”

徐朝涵一脸得意,仿佛在印证自己不是个舔狗一般。

“萧姝婧那经纪人一见面儿还挺客气,不过我提了条件之后,脸儿刷就变了,一直说不可能,切。”

徐朝涵耸了耸肩膀,然后说道。

周维清半躺在沙发上也懒得动弹,伸出手来,徐朝涵就把奶茶和烧麦递了过去。

打开包装插上吸管儿,周维清喝了一口,多糖珍珠奶茶,一直是周维清的最爱。

周维清捧着奶茶,满足的眯着眼睛。

“你提的什么要求?”

喝了一口奶茶,周维清随意的问道。

“这首歌所有的衍生收入46开,我大方点儿,拿4就行。”

徐朝涵打开外卖盒,戴上一次性手套,也是随意的回道。

噗。

周维清被奶茶呛到,好险没喷到衣服上。

表情古怪的看着徐朝涵,贴着面膜的小脸儿傻乎乎的,好半晌才认真看着徐朝涵的脸色。

“你是开玩笑的吧?”

周维清想确认徐朝涵是不是在哄她。

徐朝涵剥了一只小龙虾,然后才笑道:“这有什么好开玩笑。”

随意的把虾肉递过去,周维清也乖乖的张开嘴巴,咀嚼着虾肉,周维清依旧满是错愕。

“你这个要求太过分了,现在整个娱乐圈都没有这样的合约,当然,一些金牌创作人是有这个资格的,但是,也绝对不可能会有这样夸张的分账比例。”

“46开,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一首歌曲的发行不是像你在录音棚里录好之后上传平台就可以的。”

“首先,得拍MV吧,现在普遍的一支MV费用下来都得有个几十万,如果请个稍微有点儿热度的MV主角,整支MV的制作费用,分分钟上百万。”

“另外还得做宣发,然后这又是一笔大投入,这前期投入个两三百万都跟玩儿似的,你张嘴就要纯利分账的4成,人家经纪公司和歌手本人怎么分账?”

“风险人家都担着,谁会昏了头了和你签订这样的协议?”

周维清帮徐朝涵普及专辑发行方面的知识,徐朝涵也没闲着。

伸手递过虾肉,周维清也自然的张开嘴接过来。

“你到底是站哪边儿的?”

徐朝涵向着周维清打趣道,自己也剥了一只小龙虾,然后拿起一听啤酒打开,咕咚喝了一大口。

“这不是站在哪边儿的问题,是你这个要求,对方百分之百不会答应的。”

周维清摇了摇头,然后认真说道。

“不答应就不答应呗,不答应是他们的损失。”

徐朝涵随意的说道。

说实话,他有说这句话的底气。

要知道,他给出的是一首什么歌曲。

那可是《水调歌头》啊。

作为苏仙最广为流传的一首中秋词,《水调歌头》全篇瑰丽豪放无人可出其右,能流传千古自有其独特魅力,《水调歌头》一出,余词俱废的评价,何等的霸气?!

但凡有个经济头脑的人,碰到这首歌曲,说不准都会免费帮忙发行。

勿需其它,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就足以让整个公司的知名度和企业文化,上升一大截。

所以,徐朝涵所提的46分成,还真不是在涮萧姝婧玩儿。

这可是苏仙的代表作,这首歌曲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完全都是其作词。

这也是徐朝涵之前很犹豫是否要拿出这首歌曲的原因。

因为以他的年龄,创作出风格独特的《夜曲》或者是潇洒豪迈的《爱江山更爱美人》甚至于是壮阔震撼的堪称史诗一般的《出埃及记》还能被人接受。

但是一首《水调歌头》足以把徐朝涵推上风口浪尖。

这首词之华美、意境之深远感情之浓烈,实在是很难让世人相信,出自于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之手。

但是,最终,徐朝涵还是决定把这首词拿出来。

不为其他。

这样一篇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的中秋词,若是消失在茫茫时空之中,实在是一种莫大的浪费。

诚然。

其中还夹杂着几分恶作剧的味道。

‘用‘老乡’的大作,吓死你们这帮土著——’

嗯。

在徐朝涵看来,同为另一个世界的苏仙,跟他是个老乡。

命运共同体,同住地球村嘛。

周维清看徐朝涵的表情也就不再说些什么了。

她对徐朝涵的性格挺了解的。

这家伙看起来很平和,但是真做了决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取掉面膜,轻轻拍了拍水润娇嫩的脸蛋儿,周维清坐正,然后拿起一串牛肉串咬了一口,香嫩有嚼劲。

“没和你女神多聊会儿么?”

周维清抱着双膝,那双明亮的眸子看着徐朝涵的眼睛,有些好奇。

“有什么好聊的,估计她都恨死我了。”

徐朝涵笑着,捏着易拉罐儿灌了一口啤酒。

“那你怎么不做个顺水人情,把这首歌直接授权给她?”

周维清撇了撇嘴,装作漠不在意,但是茶几下穿着鹅黄色斑点棉袜的小脚却有些紧张的蜷了起来。

“开玩笑么?”

徐朝涵呵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瞧我像是见到美女走不动路的人吗?”

周维清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眸子清澈明亮。

“像。”

徐朝涵闻言就泄了气。

“我承认,萧姝婧很漂亮,但是她还并不足以破坏我的原则。”

徐朝涵扬了扬眉毛,然后说道。

“切——”

周维清不屑的嗤之以鼻,不过那娇憨的脸蛋儿上还是浮现起大大的微笑,穿着棉袜的脚丫也放松了,调皮的舞动着。

“来,啊。”

徐朝涵又不是傻子,他的情商足以让她看透周维清的心理状态。

实际上,这个丫头聪明是聪明,就是因为被家人保护的太好,所以性格有些天真,很多时候情绪根本掩藏不住,落在旁人眼里,简直就跟夜色中的大号儿探照灯一样,一览无余。

徐朝涵捏着一块儿虾肉仿佛逗猫咪一般逗周维清。

这个憨货就一脸搞怪的张大了嘴,十分配合。

徐朝涵哈哈大笑,不过还是捏着虾肉送到周维清的嘴里,周维清就眯起眼睛一脸享受的咀嚼着。

看着这丫头娇憨的样子,徐朝涵心中,莫名的有种宠溺的感觉涌了上来。

还挺暖的——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