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的温度急转直下,从凌晨就开始飘起了零星的雪花儿,微风夹杂着雪沫儿打在皮肤上寒冷刺骨。

天娱办公大楼前,一群穿得厚厚的男生女生们拿着手机和摄像机在等待。

天娱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知名娱乐公司,这栋写字楼是天娱的本部,一些狂热的追星族经常在附近流连徘徊,为的就是能偶遇自己喜欢的明星。

良久,一辆黑色的保姆车缓缓驶来,萧姝婧和陈姐相携下车,虽然是戴着黑色的口罩和帽子,但是依旧被火眼金睛的粉丝认了出来。

“萧萧——”

“女神——”

萧姝婧转身向着大家招了招手,然后微微点头致意,这才转身和陈姐进入了办公楼内。

之前通过信儿,两人没有上陈总的办公室,而是直接来到了苏凤仪的工作室。

苏凤仪。

年逾五十,是一名著名的音乐创作人,从业三十余年,创作出了数十首爆款歌曲,其风格多变,或是柔情绵绵或是慷慨激昂,对流行音乐的眼光十分精准。

如今苏凤仪可是天娱娱乐的宝贝,除了会帮现今娱乐圈仅有的那么七八位天王天后级别的歌手写歌之外,平日里只是培养公司旗下的创作人,另外帮新近出道的组合或者潜力新人创作歌曲。

是以,苏凤仪在天娱的地位很高,哪怕陈总见到苏凤仪都要尊敬的叫一声苏老师。

敲了敲门,一个语调低沉低沉的声音响起。

“请进。”

萧姝婧和陈姐就深深吸了口气,摘下了口罩和帽子,这才推门而进。

“萧萧啊。”

苏凤仪穿着打扮很普通,就是商场里两三百块钱一件的衣服,今年才五十三岁,但是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却花白了大半。

很普通的一个老太太,就像是早上菜市场大妈的穿着,唯一不同的是,苏凤仪的眼神很明亮,是那种具有侵略感的明亮,给人一种一眼望穿的感觉。

见到是萧姝婧,面无表情的苏凤仪脸上就浮现起温和的笑容。

“苏老师您好。”

萧姝婧鞠了个躬,然后向着苏凤仪道。

“您这么忙,我还来打扰,真是抱歉。”

一旁的陈姐就陪着笑,然后把手上拎着的礼物放到工作室的角落,随后垂手站在萧姝婧身边,跟小学生面对老师的态度一样。

“有什么抱歉的。”

苏凤仪坐在办公沙发里,指了指一旁的椅子。

“坐。”

然后萧姝婧和陈姐这才毕恭毕敬的坐下。

“你跨界的成绩不错,《红豆》这首歌很好,我很喜欢。”

苏凤仪开口表扬。

看着苏凤仪的心情不错,萧姝婧这才略微松了口气,笑了笑,然后才道:“运气很好,遇到了一首好歌。”

“你和那个徐朝涵很熟?”

顿了顿,苏凤仪看着萧姝婧然后开口。

或许同创作人的缘故,如今徐朝涵的名字在圈子里热度很高,甚至她都听说过。

尤其是徐朝涵的几首歌,口碑好又热度高,简直跟个妖孽一样部部精品,让人匪夷所思。

“只见过两面,不算太熟——”

萧姝婧闻言想了想,然后说道。

确实,两次见面,她和徐朝涵的交流加起来都没几十句,更多地都是工作上的交流,性格能大致感受的出来,但是谈不上了解。

“这个人才华横溢,据说他的年纪才二十多岁?”

苏凤仪好奇的看着萧姝婧,然后问道。

“恩,二十多岁,性格很温和,很好说话。”

萧姝婧点了点头,然后笑道。

她自然明白苏凤仪的好奇心,实际上,从《红豆》爆火之后,有不下十几位圈里的朋友打来电话希望萧姝婧能攒个局和徐朝涵认识一下,却是被徐朝涵拒绝了。

这个家伙对她很好说话,但是对别人可是挺干脆的。

苏凤仪闻言点了点头,也就没再问什么了。

“今儿你没拍摄吗?怎么有空上我这儿来了?”

苏凤仪看着萧姝婧笑道,然后目光落在萧姝婧拿着的本子上。

“收了首歌?”

萧姝婧闻言便笑了起来,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有些犹豫道:“我私人向徐朝涵约了一首歌,只不过他提出的条件很夸张。”

顿了顿,萧姝婧继续道:“但是我还是想请您掌掌眼,评价一下。”

苏凤仪听到这首歌是徐朝涵所作,明显就来了精神,伸手接过本子来,然后才问道:“条件夸张,有多夸张?”

“他要整首歌商业收入的四成——”

没等萧姝婧说话,站在一旁的经纪人陈姐就补充道,语气中,依旧带着些愤愤不平。

苏凤仪闻言顿了顿,然后才看向萧姝婧笑道:“看来这个小伙子,也不像你说的那样温和啊。”

在这个圈子里,她又怎么不清楚这个条件的苛刻?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打开本子。

映入眼帘的就是曲名。

《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没有看曲谱。

一名优秀的创作人,只是看歌词就能对整首歌有个大体的评价,编曲很简单,但是一首歌曲的歌词才是灵魂。

这是内地创作人的惯性使然。

不像是粤语歌曲,很多都是先有曲再填词,正好与内地创作人的习惯相反。

苏凤仪的歌曲以作词见长,或是婉约优美,或是激昂洒脱,各种风格轻易拿捏。

但是遇到这首水调歌头,饶是以她几十年的创作经验,依旧被瞬时间震慑住了心神。

实际上《水调歌头》这首歌曲在另一个世界的商业表现并不如菲姐的《人间》、《红豆》。

但是有些东西的价值,并不能以经济价值来衡量。

而且,在原本的世界,之所以想到王菲不是第一时间浮现起这首歌的原因是因为原作的光辉太灿烂了。

灿烂到哪怕天后都压不住。

提起《水调歌头》首先浮现在脑海当中的就是苏轼,而不是王菲。

同样悲哀的还有一位歌手海明威。

取了一个世界著名作家的名字,于是乎便被压的死死的,爆火了一首歌曲就被浪潮所淘汰。

但是。

这个世界没有苏仙。

于是,这首歌曲给人的冲击,就非原世界那般让人平静了。

就跟还穿着草叶裙钻木取火的原始人堆儿里,骤然出现一个扛着98大狙的现代人一样。

那是被震得七零八落——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