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

徐朝涵躺在沙发上,枕着一个抱枕,翘着二郎腿,神情悠哉自得。

周维清就气鼓鼓的瞪了徐朝涵一眼,原本她就有些婴儿肥,一生气两颊越发显得肉乎乎的,十分可爱。

但还是去厨房打开冰箱,剥橙子,切好,然后趿拉着拖鞋送到徐朝涵的面前。

用牙签扎了一块儿橙肉送到嘴里,徐朝涵眯着眼睛享受着,表情十分欠揍。

“说啊——”

周维清看徐朝涵半天没有开口的样子,良久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夺过果盘,然后怒冲冲的说道。

“着什么急啊——”

徐朝涵坐起身来,周维清就盘膝坐在地毯上面,家里的暖风系统开的很足,是以周维清只穿了一身冬裙,一双完美的毫无瑕疵的小腿纤细匀称,白皙的肌肤仿佛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周维清拢了拢裙裾,狠狠瞪了徐朝涵一眼,然后才催促道:“你说不说?”

徐朝涵举手投降。

收回目光,然后才道:“暂时,咱们没有还手的能力。”

天娱娱乐像是蝗虫一样,一个经纪公司,你无论何种手段都不会对它造成影响,眼下天娱娱乐的口碑在这次事件中受到了损失。

但是,对它没有影响。

因为它不是一个个体,它旗下的艺人涉及娱乐圈各个方面,远不是如今只有一千多万粉丝的徐朝涵可以撼动的。

所以,一般的手段根本对它没用。

徐朝涵蓦然起身。

然后在周维清惊讶的目光中走向阳台的休息区。

打开笔记本电脑,登陆微薄。

徐朝涵的微薄一直是周维清帮他运营,几乎每天都会更新,如今达到了近400万粉丝的程度,可以说周维清功不可没。

徐朝涵登陆网盘,然后复制早已经写好的贴文。

整篇文章很短,但是详细解释了这次事件的前因后果。

最后徐朝涵控诉天娱娱乐的霸道行径,甚至不加掩饰的以毒瘤指代。

周维清在旁边看着这个帖子,脸上的表情却很丰富,有害怕,又担心,更多的却是不知所措。

天娱娱乐是什么概念?

普罗大众对经纪公司可能了解不足够全面,但是想想,如今热播的几款综艺都是天娱娱乐的台柱节目,知名主持人方杰微博粉丝六千万,萧姝婧微博粉丝两千多万,新生代歌手邹月婷粉丝四千多万,天王陈田并没有开通微博,但是只是一个后援团的粉丝就突破了三千多万。

更别说天娱旗下的影帝影后,视帝视后等等,可以说天娱旗下的艺人几乎囊括了小半个娱乐圈。

徐朝涵呢?

虽然他出道以来人气就火箭式飙升,每首歌都口碑爆棚,热度爆棚。

但是在天娱面前,弱小的就像一只小蚂蚁。

之前的水军事件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打压,如果找个中人或者大咖,可能和天娱的关系还有缓和的余地。

但是徐朝涵的这个帖子,那就是彻底撕破脸皮。

直接掀摊子。

字字千钧重。

“太过了吧——”

周维清很害怕,紧张的脸色都发白,伸手按着徐朝涵的手掌。

天娱娱乐打压,雇佣水军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段,甚至是最普遍的,若是天娱真的执意封杀徐朝涵,周维清想不出有任何可以反抗的手段。

“过吗?”

徐朝涵拍了拍周维清的手,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别担心。”

周维清和他虽说是合作关系,其实更大程度上像是一个掌管后勤的保姆,为徐朝涵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是以即便和天娱撕破脸也不会对周维清的事业前途造成什么影响。

所以徐朝涵很淡定。

这是他的决定。

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帖子最后,徐朝涵开玩笑似的留言。

“最近大家很好奇我为什么不与天娱合作,很多人觉得我不识好歹,两百万的版权金都不接受,那么满足你们的好奇心。”

徐朝涵直接附上《水调歌头》这首词。

老子不陪你玩儿了。

掀摊子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周维清在一旁盯着显示器喃呢着。

而徐朝涵则是@黄铭元。

@仇纪然。

徐朝涵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然后点击发布。

周维清看着徐朝涵点击发布,然后拿过鼠标来点入黄铭元和仇纪然的微薄。

黄铭元。

华夏诗词协会会长。

仇纪然。

华夏诗词协会理事长,华夏书法协会委员。

“这两位?”

周维清有些茫然的看着徐朝涵,大脑一时间有些迟钝。

“你认识?”

华夏诗词协会会长黄铭元她挺陌生的。

但是仇纪然,她可是太清楚了。

如雷贯耳。

甚至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出来,问他认不认识仇纪然,估计多半都认识。

仇纪然今年八十多岁的高龄,可以说是看着华夏腾飞的,他身上的故事甚至都被编纂进了教科书,而他的书法作品,更是有市无价,一副仇老的作品如今上拍随随便便就能拍出上千万的价格,可想而知,仇纪然的地位多么夸张。

见徐朝涵一脸茫然,周维清这才给徐朝涵科普起仇老的背景来。

“这么厉害啊?”

徐朝涵闻言有些惊讶。

不过笑容却更加灿烂。

真看不出来,那老头儿还挺牛。

——

是的。

徐朝涵认识仇纪然。

时间甚至就在水军事件之前。

仇老通过萧姝婧联系徐朝涵,除了仇老,还有黄铭元。

而徐朝涵一直没告诉周维清。

他一直就把俩老头儿当普通人对待的,哪成想这俩人背景这么吓人?

仇纪然和黄铭元对徐朝涵聊了很多,不过也就是扯个家常,反倒是对于诗词方面的东西聊的不多。

俩老头儿心存疑问,但是却也心胸豁达,并没有质疑徐朝涵的创作者身份。

因为《水调歌头》这首词太过震撼了,根本不是能代笔所出。

徐朝涵歪打正着。

只说是当成歌词写出来的,俩老头儿倒也半真半假的当信了。

诗词,你们是专业的,哥们儿不懂。

但是哥们儿写的不是诗词啊,只是一首歌。

你看看,甚至曲儿都谱好了。

最后感叹一句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让俩老头儿瞬间醍醐灌顶。

徐朝涵开玩笑的解释,俩老头儿也开玩笑的接受。

至于真的信不信?

活到这个年龄的老头儿们都成精了,表面儿笑呵呵的不得罪人,但是实际想什么,谁也琢磨不透。

是以,一首《水调歌头》。

横空出世。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