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朝涵初来乍到便把一群大佬得罪了个遍,不过所幸他也不跟这帮人混一个圈子,也无所谓。

梁伟平导演出了个面儿,给众人画了个大饼,一群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一下午扎堆儿聚在一块儿琢磨创作的问题,热热闹闹的,一群徒弟们倒也好学,虽然没什么发言权,但是却也老老实实的跟在师父身边儿端茶倒水儿。

林松无形中也被排斥了,很自觉的跟在徐朝涵身边儿,有点儿形影不离的那味儿了。

徐朝涵无所事事,跟着周维清在山头儿空地安营扎寨,林松就大包小包拎着,一脸的艳羡。

“我说哥们儿,你心还真大,这可是梁伟平导演的剧啊,你这又是帐篷又是锅碗瓢盆儿的,到这儿旅游来了?”

林松没带助理,这次能参与进来,那是低调低调再低调,生怕给一帮大佬们留下不好的印象,此时此刻看着徐朝涵有条不紊的在那儿清理营地,羡慕的眼珠子都有些发红。

“我们本来就是来旅游,没抱多大希望。”

徐朝涵随意的说道。

此地距离沙漠腹地还有一大段距离,所以还是有些绿植的,户外露营徐朝涵很熟悉,平整好土地然后撒上一层白灰,既能驱虫还能防返潮,一顶双人帐篷徐朝涵用了十分钟就搭建完毕,周维清就看着徐朝涵有条不紊的忙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你是不是经常露营?”

有些人有没有东西一眼就看得出来,徐朝涵对这些东西很了解,搭建帐篷的时候还嘴也不闲着,一直解释着。

“怎么可能?我村儿里来的,哪有那么大闲心去玩儿户外?”

徐朝涵促狭的向着周维清笑道。

周维清就一脸疑惑。

“那你怎么这么了解?”

户外装备是徐朝涵准备的,总共花销十几万,在另一个世界这也是他的一个爱好,只不过玩儿户外的没有几个谈得来的朋友也挺无聊的,如今既然周维清喜欢,也算是正遂了他的意。

徐朝涵和周维清俩人以及一个硬凑过来的胖子林松一点儿没有紧迫感,在户外悠哉悠哉的扎帐篷玩儿户外。

徐庆华一帮人则是在帷帐当中讨论的热火朝天,真是做到了句句矫正字字斟酌,在他们看来,那几个小年轻儿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来刷存在感顺便旅游来玩儿来了,这才刚开始就好像自动弃权了。

一时间,徐朝涵的到来好像没了那么大的威胁感,反倒像是透明人儿一般了。

——

一连三四天,徐朝涵和周维清在剧组过得都十分愉快。

没人来打扰,到点儿有工作人员送来午餐,虽然不甚丰盛,但是徐朝涵租的车子后备箱当中有一堆冰鲜肉,晚上篝火烧烤再来两瓶小啤酒儿,不多,刚好微醺,然后再和周维清坐一块儿天南海北的闲扯,时不时的给林松撒一把狗粮,这时间流逝的也足够快。

林松羡慕的要死,一连当了两天电灯泡儿,也变得有了眼力见儿,最后也不凑活这里了,反倒是每天拿着手机开直播。

以陈康和徐庆华为首的创作团队进度不慢,已经初步创作出了两版样稿,但还是小毛病不少,之前被激励起来的创作热情消磨了不少,也不再挑灯夜战,反而分散成了几个小圈子,择优选取。

徐朝涵和周维清肩并肩的坐在帐篷前,俩人喝着小啤酒儿。

沙漠夜晚的温度很低,但是点起了篝火,旺盛的火苗儿映照着周维清的脸蛋儿红彤彤的,那娇俏的小模样儿真是让人垂涎欲滴,周遭无人,徐朝涵忍不住偷了个嘴儿,周维清就抿着嘴儿吃吃的笑。

很多时候徐朝涵和周维清都是形影不离,但是好像这次俩人独自旅行,离开了熟悉的地方,来到一个陌生广阔的天空,彼此的心好像更加紧密了一些。

好像彼此心灵相通一般。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静谧。

只有松木噼啪燃烧的声音。

好半晌,一道声音传来。

“徐老师。”

来人是金制片。

金涛四十多岁,但是却长得挺清秀,气质儒雅,爬到小山坡儿,然后才向着徐朝涵笑道:“您还真是惬意。”

徐朝涵站起身来,然后和金涛握了握手,这才笑道:“金制片,您怎么来了?”

说着邀请金制片落座。

金涛坐在篝火旁,然后接过徐朝涵递过来的一瓶啤酒,直接对着瓶口儿吹了一口,然后拿起一串烤的滋滋冒油的红柳大串儿。

“陈康他们今天把词递上去了,几位作曲老师觉得很不错,正在尝试着作曲,我是来提醒你一下。”

“你这也太悠闲了,这都半星期了,有没有思路?”

金涛向着徐朝涵笑了笑,然后说道。

徐朝涵闻言眉梢儿轻轻扬了扬,然后看着金涛那满是善意的笑容。

周维清也觉得有些古怪,作为这部剧的制片,金涛的地位很高,但是他却对徐朝涵好像太好了,不仅推荐徐朝涵参与了这次跟组,而且还来通风报信。

“恕我冒昧。”

徐朝涵看着金涛,有些狐疑。

“您为什么这么帮我?”

徐朝涵伸手揽了揽周维清,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周维清抿着嘴笑,但也还是看着金涛,有些狐疑。

这一直以来,金涛表现出来的善意实在是太明显了。

看着眼前这对儿小情侣这模样儿,金涛哈哈大笑。

目光促狭的盯着徐朝涵,直到把徐朝涵盯得发毛,金涛这才喝了一大口啤酒。

“行了,不和你们开玩笑了。”

金涛咬了一口肉串儿,然后才道:“我和静堂是同学,他在我跟前儿把你都夸上天了。”

徐朝涵闻言微微一愣。

然后才笑了起来。

“方老师?”

徐朝涵认了林婷当干姐姐,严格来说徐朝涵还得叫方静堂一声姐夫。

这真是一家人了。

“不发毛了吧?”

金涛好笑的看着徐朝涵。

然后才道:“行了,不瞎扯了,我是来提醒你一声儿,你可是老方着力推荐给我的,老弟,给我争口气啊,你这几天都跟来旅游似的,组里都看着笑话呢,徐康那边儿都快做完了。”

“你给哥交个底,你有没有计划?”

徐朝涵闻言笑了起来。

然后和金涛碰了碰酒瓶儿。

伸出手来,然后虚空抓了一把。

徐朝涵灌了一口啤酒,然后随意的笑道。

“探囊取物而已。”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