帷帐当中,徐朝涵正襟危坐。

周维清蹲在账中火炉旁缩的小小的,伸着白皙的小手儿烤着火。

一个搪瓷缸子架在火炉上,缸子里水正在沸腾,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儿。

她正在熬梨水。

因为徐朝涵的嗓子哑了。

扭头看了徐朝涵一眼,周维清白皙的脸蛋儿上浮现起一抹担忧的神色,见到徐朝涵想要说话,周维清伸出手指嘘了一声。

“别说话。”

徐朝涵就老老实实的闭嘴了。

好半晌,一个人影走进了帐篷之中。

“小徐。”

来的是梁伟平。

国内顶级导演。

但是在徐朝涵的眼里,却是一个糟老头子。

“小周,麻烦你了。”

梁伟平依旧穿着绿色军大衣,手里拎着一堆东西,然后向着蹲坐在帐篷中间的周维清笑了笑。

“没有,不麻烦。”

周维清小心翼翼的说道,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乖巧的样子让人心生好感。

梁伟平点了点头,这才扭头看向徐朝涵。

“含片、蜂蜜、秋梨膏,还有消炎药,实在不行,挂两天点滴?”

梁伟平坐在徐朝涵的身边儿,脸上带着关切的表情。

徐朝涵闻言却是鸟都不鸟。

若是旁人见到眼前这一幕,估计眼珠子都能蹦出来,什么时候梁导还能跟人这样低声下气?

倒是周维清转过头去背对着徐朝涵和梁伟平的方向,肩膀忍不住耸动。

徐朝涵想要说什么,但是一张嘴就感觉喉咙刀割一般的疼痛,只能乖乖闭嘴,目光生无可恋的在梁伟平的脸上盯了一会儿,然后强忍着不适拿起一旁冰镇的纯净水小小的喝了一口。

那股剧裂的疼痛瞬间舒缓。

“是我太着急了,这部剧耗费了大家太多的心血,我一直希望能做到尽善尽美,有些魔怔了。”

梁伟平拽过一旁的果盘儿,然后剥了个橘子,伸手向着徐朝涵递了过去。

徐朝涵接了过来,算是接受梁伟平的道歉。

掰了一半儿橘子整个儿放进嘴里,冰凉的果汁儿滋润着喉咙,徐朝涵终于能小心翼翼的开口说话。

“咱们合作仅此一次——”

梁伟平闻笑着点了点头。

“行,行。”

徐朝涵见状这才狠狠的输了口郁闷之气。

没办法,这老头子简直就是魔鬼。

他倒是也听说过有些导演的掌控欲望很强,到了片场就跟换一个人一样,但是没想到梁伟平比自己听说过的都夸张。

在接到徐朝涵的DEMO之后,梁伟平几乎当场拍板确定,甚至因为《精忠报国》这一首歌,专门邀请了国内的顶级交响乐团参与录制创作。

而梁伟平对徐朝涵这个主唱的要求很严格,严格到甚至苛刻。

梁伟平也向徐朝涵展示了作为一名顶级大导演严苛到近乎变态的精益求精。

‘气势不足,重来。’

‘感情、感情、我一个导演系毕业的都能听出来你的声音缺乏感情!’

“你是猪啊?!说了多少遍,声音要厚重,洪亮!”

“你脑子里都是屎吗?你怎么就领会不到我的意思?”

“——你大爷!”

这是一连几天,徐朝涵听过的最多的话。

梁伟平彻底在徐朝涵面前展示出了一个偏执型人格的全部特征。

徐朝涵向来也是不肯吃亏的主儿,被人骂的狗血淋头,他才不在乎什么国内顶级导演的名头,尤其是这老小子总是提要求,却没有一点儿建设性意见。

于是徐朝涵同样破口大骂。

这让一旁跟着观摩的徐庆华刘升等人简直眼珠子都掉地上。

这尼玛真是作死,得罪了梁伟平,往后这行儿还混不混了?

但是徐朝涵同样窝着一股火儿。

屠老大演唱这首《精忠报国》的时候,根本没给其他人留下翻唱的后路,明明他脑海中有最经典的版本,但是偏偏演绎不出来。

珠玉在前,就连徐朝涵都觉得无法超越。

于是乎演唱的时候先天上气势就弱了一成。

而梁伟平却一再的不断要求徐朝涵重新录制,而且这话怎么难听怎么来,若不是看这头儿六十多岁了,徐朝涵恨不得把他腿儿都掰折。

不过。

这一老一小俩人的争执仅限于工作上面,结束了录制,梁伟平却是主动向徐朝涵道歉。

这确实让人太憋屈了,一股火儿窝在心里没处儿发。

“网红什么的我也接触过一些,所以你也别跟我说是什么网红。”

梁伟平看着徐朝涵,见到周维清端着熬好的梨水过来,从大衣兜儿里摸出自己的保温瓶放在桌上,一点儿也不客气。

“谢谢小周儿,我整天在片场喊得嗓子也都快哑了,给我倒点儿。”

徐朝涵无语。

周维清也忍着笑意,拧开梁伟平的保温杯,然后倒了一小半儿梨水,这才把缸子放在徐朝涵的面前。

“晾晾再喝。”

徐朝涵就给了周维清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丫头别看她平常憨憨的,但是徐朝涵这两天扁桃体发炎,周维清一直忙前忙后,照顾人方面倒是极为周到。

“小周儿这姑娘是真好,你小子真是捡了大便宜了,以后不准欺负人家。”

梁伟平剥着橘子,一丁点儿没把自个儿当外人。

徐朝涵没理会梁伟平的闲屁。

“你既然想往歌手方面发展,就得好好学学,我一个外行都能听出你和专业歌手的差距,你不能一句我只是个网红就把人打发了,平心而论,你现在的唱功在国内连排都排不上号儿。”

这话很中肯。

徐朝涵都不禁点了点头。

不说别的,现在徐朝涵的高音方面很飘,虽然他肺活量很足,但是气息不稳。

简单的来说,徐朝涵的水平去KTV肯定很牛逼,但是去了专业录音棚分分钟露怯,不修音根本没法听,唱现场的话,有环境音和伴奏,效果却又会好很多。

“有没有想法找个老师好好学学?”

梁伟平看着徐朝涵然后笑道。

“这方面我倒是认识不少人,可以给你举荐,到时候你就知道你跟专业歌手方面的差距有多大了。”

他是真的挺喜欢徐朝涵的,不像是其他人一样在自己跟前儿唯唯诺诺,这小子是真梗着脖子和自己对骂,倒是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到了他这个年龄和地位,能碰上个有意思的主儿也挺难得。

“好。”

徐朝涵闻言连想都没想就点头。

他这几天被这老小子骂的都有些心虚,就唱功而言,一个优秀的音乐学院的毕业生都要比他强上不少。

一直以来,徐朝涵之所以能聚集起一大批拥趸,根本原因还是因为粉丝在创作领域方面对于徐朝涵的崇拜和期待,反而很少声音去夸赞徐朝涵的唱功。

徐朝涵也是个较劲的,不会因为自己的不足而恼羞成怒。

见到徐朝涵毫不犹豫的点头,梁伟平满意的笑了笑。

这才是他欣赏徐朝涵的地方。

不会嘴硬,有缺点就正视,有学习的态度,而不是满足现状。

“你觉得陈澜怎么样?”

陈澜新歌爆炸,如今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陈澜的消息,哪怕是远在塔基沙漠,梁伟平每天还是能听到陈澜的声音。

陈澜涉足到歌坛和影视,无论是演唱还是表演方面的能力,都是被大众和专业所认可的。

在梁伟平看来,如果说徐朝涵的唱功是小学生水平,那么陈澜在十几年前就拿到博士学位了。

徐朝涵闻言倒是有些意外。

陈澜这个名字他最近也经常听到。

“陈澜?挺漂亮的啊。”

虽然陈澜年过四十,但是保养的很好,好像岁月根本没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梁伟平闻言黑了脸。

“你大爷的,我说的是拜师——”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