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朝涵猛的一抬头,惊讶的看着陈澜。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徐朝涵高音不稳声音发飘这个毛病他自己很清楚,但是他演唱时不够投入,或者说放不开,归根结底是因为有珠玉在前,屠老师的版本在他内心的地位太高,是以挑战屠老师这个版本,他是没有自信的。

当然,这种心理作用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但是,陈澜仅仅听了一个DEMO就能指出这一点,可想而知让徐朝涵震动多大。

其实什么带感情演唱之类的东西,徐朝涵曾经很不屑一顾,多少歌手一辈子只唱一首歌,多么深厚的感情都消磨没了。

所以要用心要用感情演唱这种话在徐朝涵听来都是没用的废话。

但是当陈澜如此一针见血的指出徐朝涵的问题之后,真的让他有些惊愕。

陈澜看着徐朝涵的表情就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很温和,淡淡的,没有那种意外和惊讶,好像徐朝涵的这种表情对她而言只是家常便饭一般。

“你的气息足够,只是缺乏系统的演唱技巧,听你的发声方式,之前你应该接受过指导吧,不过有的地方还是有些瑕疵,不过问题不大,像你现在的问题就是能力到了但是缺乏技巧,就像是有层窗户纸,捅破也就学会了,不要有压力。”

陈澜笑吟吟的看着徐朝涵,语调儿不急不慢,却给人一种很鼓舞的力量。

徐朝涵就瞧着陈澜,良久没有说话。

说实话,梁伟平说要给自己找个老师的时候,徐朝涵很大程度上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思的。

但是当陈澜仅仅听了自己录制的DEMO之后,就能轻易的指出自己的问题所在,徐朝涵这下是真的动了心思了。

徐朝涵确实接受过林婷的指导,林婷足足用了一个多月教导徐朝涵谱曲还有声乐方面的知识。

但是。

陈澜只是听了一遍就能听得出来,只能说明,徐朝涵如今在演唱方面确实存在着瑕疵。

林婷可没有藏拙,她对徐朝涵很欣赏,甚至还和徐朝涵认了个干姐弟,甚至这次能有幸进入这个剧组还是因为方堂静在背后默默的出了一把力。

所以,林婷不可能藏私。

只能说,陈澜和林婷的水平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也确实,陈澜的实力是全民公认的。

徐朝涵张了张嘴吧,好半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让徐朝涵惊讶的事情真的不算太多,陈澜算是一个。

他这是真的很惊讶。

他内心的顾虑或者说是心结是谁都不清楚的,但是陈澜仅仅听了一遍就轻易的指了出来。

到现在他甚至都不该说什么。

“你的嗓子还不太好吧,这首歌对于声带发音要求很高,还是先修养修养,反正也不急这一两天了,不要有压力,你的炎症很大情况一个是声带使用过度,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心理压力太大了。”

“这方面我可很有体会的,我09年开演唱会的时候因为压力太大,甚至都失声了,等你习惯放松下来就好了,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还有,现在的问题很简单,只不过你是没有头绪罢了,等嗓子恢复好点儿了,咱们一天就把这首歌录制出来——”

陈澜笑着向徐朝涵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

就像是一个老师安慰一个沮丧的孩子一般。

哪怕是徐朝涵都觉得有种被治愈的感觉。

“嗯,我知道了,谢谢您陈澜老师。”

徐朝涵点了点头。

内心当中却是对陈澜充满了尊敬。

这几天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陈澜单曲发布的消息,热度之高简直让人瞠目结舌,徐朝涵也特地了解了陈澜。

陈澜家境殷实,成绩极其优秀,后来跟随父母定居香江,16岁香江出道,自出道起就展露出无限的光芒,20出头儿的时候就拿到了最佳女歌手的奖项。

之后转战大荧幕,电影初次出道合作的就是如今天王级别大腕儿,人生履历中,陈澜几乎跟如今逐渐退出影坛的影帝们都合作过。

陈澜的前半段人生简直可以说是开了挂。

如今陈澜老公破产,陈澜却是不离不弃毅然复出,她复出后的首支单曲之所以能产生这么大的轰动,其实也是很大程度上大家支持陈澜这个人而已。

单论作品优秀程度,《回忆》这支单曲只能算得上是优秀靠上,达不到金曲的标准。

陈澜看着徐朝涵认真严肃的表情笑了笑,没有说话。

一旁的周维清探出头来。

“陈澜老师,您能不能帮我签个名——”

手头儿没东西,周维清踅摸了一眼,然后直接拉开徐朝涵的羽绒服,露出里面白色的打底衫。

“就签这儿就行了——”

周维清嘻嘻的笑着,跟个憨憨一样。

之前曾经有歌迷拿着明星的签字篡改了一张借条去法院起诉,之后娱乐圈很多明星就对自己的签名很谨慎了。

陈澜满是笑意的看着眼前这个马尾辫儿女孩儿,对这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儿倒是很有好感。

扭头瞧了徐朝涵一眼。

徐朝涵一脸的无奈。

“这姑奶奶说啥是啥。”

说着两手捏着衣服下摆拉平。

陈澜这才接过周维清递过来的签字笔。

‘祝周维清小美女身体健康,永远快乐。’

然后便是陈澜的签名。

“谢谢陈澜老师。”

周维清笑嘻嘻的向着陈澜鞠了个躬,开心得不得了。

估计若不是顾及陈澜在跟前儿,她都要上手扒徐朝涵的衣服了。

“行了,你们好好休息吧,消炎药要按说明吃,吃片含片,然后吃些清热祛火的青菜。”

陈澜温柔的嘱咐着徐朝涵。

徐朝涵闻言很认真的点头。

“好的。”

等到陈澜离开,周维清直接就去扒徐朝涵的外套。

徐朝涵认命一样一动不动,直到被周维清扒下羽绒服,徐朝涵笑吟吟的看着这丫头,却见周维清有些迟疑了。

“来啊,扒啊。”

徐朝涵坐在临时搭建的简易床上,双手往后一撑,一副随你怎么样的表情看着周维清。

周维清抿着嘴唇儿,看着徐朝涵一副不要脸的模样,好半晌才忍不住扑哧一笑。

“不要脸。”

这家伙不安好心,总是色诱自己。

徐朝涵也就不逗这丫头了。

过了片刻,徐朝涵换了打底衫,裹上羽绒服。

沙漠里的傍晚,还是很冷。

“你真的要拜师啊?”

拜师陈澜?

之前听梁导说的时候还觉得是个玩笑,但是当陈澜真的出现在面前的时候,真的很让人恍惚,甚至是觉得天方夜谭。

“我觉得可行。”

虽然没有过多接触过,但是今天陈澜小露一手,把徐朝涵震得不轻。

对于有能力有本事的人,徐朝涵一向很尊重。

“就是不知道人家看不看得上我——”

只不过有些发愁。

陈澜的履历太光芒万丈了,人家看不看得上自己还两说——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