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朝涵也算是牛了。

怼了一次天娱娱乐,天娱的股价蒸发了几十亿。

又怼了一次无人敢惹的付战阳,然后人报下场,直接点名批评,娱乐媒体随即跟上唱衰,此时此刻,付战阳不得不低头道歉。

付战阳都道歉了,甚至就连经纪公司都出面表示将会加强公司管理,为浪费了公共资源所道歉,并且接下来表示,作为当事人付战阳将会接受一段时间的培训。

如今付战阳站在风口浪尖上,爆发出这样的事情,之前已经敲定的诸多合同遭到了对方的解约,甚至就连付战阳所代言的几个奢侈品牌也纷纷发来解约书,并且表示因为付战阳的个人原因,致使品牌形象遭受重大打击,接下来将会按照合约追偿损失。

想要耍个小聪明,但是却自尝苦果,一时间这个帅气当红的流量明星,好像成为了小丑的代名词。

不说别的,就是一直以陈澜狂粉自居的主持人邵正就直接发文。

“建议一些经济公司就艺人的文化课程加强培养,多媒体爆发的今天,流量明星好像成为了一个常见的现象,有了些人气就中断学业,这是不可取的,没有文化支撑,在娱乐圈里也很难走远,就像是某个小鲜肉,耍个心眼儿,连个八岁的孩子都骗不过,到最后背上数亿的违约金,真是比春晚小品还要好笑——”

微薄一片喜气洋洋。

而在这种情绪包围下,付战阳的粉丝们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纷纷偃旗息鼓。

徐朝涵再次一战成名。

有心人觉得是徐朝涵背景肯定不凡,也有人觉得徐朝涵是因为创作的《逆行者的背影》两个视频被官方记住了,反正两次三番,徐朝涵惹上麻烦,总有人报、团团等官方媒体张目发声,亲儿子也没这么宠的吧?

一时间,娱乐圈好像对徐朝涵这个人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那就是不敢招惹。

先不说这家伙背后有没有官方背景,就是这孙子的脾气就不好惹。

付战阳什么人?

就这么一个普通人连评价都不敢评价,生怕哪儿说错了会被付战阳粉丝围攻的顶级流量,可以说是被徐朝涵指着鼻子骂,啪啪的打脸。

太狠了。

这货是真的不怕死。

网络上一片欢腾。

徐朝涵却是在家和周维清过家家。

皎洁的弯月高挂当空,落地推拉窗被打开,微凉却柔和的夜风吹拂进来,让原本有些干燥闷热的客厅一下子舒适起来。

吊灯关闭,只是打开一圈儿氛围灯,徐朝涵和周维清相对坐在餐桌前,旁边是两盏中世纪欧式烛台,火苗儿轻轻跳跃着,映照着彼此的脸颊。

环绕音响当中播放着徐朝涵的《昨日重现》。

凯悦酒店行政总厨陈师傅则是在开放式的厨房中忙碌着,一个打下手的小帅哥则是把精致美味的菜肴一道道端上来。

氛围满满。

周维清特地换上了一套米白色的素色长裙,就连脚上都踩着一双小白鞋,映衬着她本就白皙无暇的肌肤越发的如吹弹可破。

一头乌黑的长发只是简单束了一个马尾辫儿,那张可爱至极的脸蛋儿暴露出来,轻轻抿着的嘴边,噙着灿烂的笑容。

徐朝涵坐在对面儿,却是穿着一身西装。

如今徐朝涵的衣柜当中有了至少二十来套西装,上百条领带,全部都是周维清一手包办的,休闲类型的,商务类型的,成熟稳重的,年轻朝气的,让人眼花缭乱。

这个丫头就是个西装控。

病入膏肓的那种。

徐朝涵松了松领带,然后才小声的向着周维清道:“有必要这么正式吗?”

“当然有必要。”

周维清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认真的点头,然后拿出手机来拍照发朋友圈。

“吃吧。”

周维清向着徐朝涵笑道,好似无所谓一般。

徐朝涵却是看着这丫头笑了笑,然后才开动。

自从确定恋爱关系之后,俩人好像虽然没有刻意保密,但是却从未有过一般情侣所谓的秀恩爱撒狗粮的行为。

周维清好像也顾虑徐朝涵的职业,也从来不向朋友暴露过徐朝涵的身份。

而现在,徐朝涵的个人社交账号被爆的体无完肤,全世界最肮脏最刺目的字眼刷屏了徐朝涵的贴吧、留言板。

这丫头却是好似轻描淡写的拍了一张合照,然后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

周维清切了一大块牛排,塞得嘴巴鼓鼓的,这丫头好像永远都学不会她老妈陈淑清身上的那种优雅与知性,但是她的心思却纯稚的跟一颗水晶一般晶莹剔透。

“看我干嘛——”

周维清皱了皱鼻子,向着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徐朝涵做了个鬼脸,徐朝涵就笑笑,也不说话,只是用脚轻轻碰了碰周维清的小白鞋。

周维清立刻就像是个被抚摸的小猫似的开心的眯起了眼睛,调皮的踩着徐朝涵的鞋子。

这种小亲密的举动是她最喜欢的,尤其是平常老气横秋的徐朝涵偶尔为之,这丫头立刻就露出标志性的憨憨的样子。

徐朝涵忍俊不禁。

一餐烛光晚餐吃了足足俩多小时,到最后个人管家亲自送陈师傅师徒离开,保洁阿姨收拾厨余垃圾,徐朝涵和周维清才躺靠在沙发上。

徐朝涵打卡笔记本电脑。

有人报出手,多家官媒跟进,华彩娱乐和付战阳个人工作室联合发布道歉声明下,付战阳那些狂热的粉丝们已经退去,悄无声息。

如同雷霆之势,从徐朝涵反击开始,这才用了多长时间?

胜负已分。

尘埃落定。

徐朝涵的网红之路,又他妈添加了一笔辉煌战绩。

不过——

这就完了?

不存在的!

徐朝涵冷笑着。

先不说他被骂的有多惨,至少如今已经坐实了徐朝涵师父身份的陈澜,在这次骂战中被席卷进来,甚至被一些狂粉喷的关闭了微薄评论功能。

只是一个小小的道歉信就完了?

徐朝涵看着付战阳个人微薄页面挂着的道歉长文,然后起身走向琴室。

周维清抱膝坐在沙发上,手中捧着手机,看着朋友们在朋友圈的评论,那双穿着小棉袜的脚丫都开心的抓动着沙发。

良久。

叮咚一声。

一个微博上的弹窗出现在状态栏。

而发布人,赫然是徐朝涵——

周维清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琴房一眼,然后打开微博。

只是看了一眼,周维清就睁大了眼睛——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