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时间流逝极快,尤其是当你专心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会轻易的发现,哦,原来已经到日子了。

陈澜这段时间又忙碌了起来,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从前些日子徐朝涵把歌单拿给她之后,一向从容优雅的陈澜是真的被震撼到了。

这段时间,除去录制《唱响激情》意外,陈澜还在同时录制着两档综艺节目,而且不仅如此,她每天还有好几个通告要跑。

对比之前,陈澜忙碌的生活好像有过之而无不及,徐朝涵两次三番要陈澜注意身体,但是陈澜却是根本听不进去。

如果是徐朝涵没把那些作品拿出来,她可能还依旧优雅从容。

但是,这一张专辑,却是让她看到了希望。

对此,徐朝涵也劝不动。

4月12日。

徐朝涵和周维清登上了飞往甘南的班机。

这段时间徐朝涵也忙得一塌糊涂,自从那晚和周维清谈心之后,徐朝涵突然像是开窍儿了一样,拿出了男人的担当,每天跑通告,很忙碌,但是内心却很充实。

不过,再忙这回也得回去了。

因为后天,就是老二徐朝飞大婚的日子。

而周维清在徐朝涵的百般请求下,这才同意与之同行。

反正《唱响激情》自己已经退赛,只剩下最后一期总决赛后的几个镜头补拍而已。

自从周维清得知要和徐朝涵回老家,她昨天几乎都没睡着。

一大早上就起床梳妆打扮。

此时此刻,周维清穿着一条天蓝色水洗白的背带牛仔裤,上身是一件淡粉色的T恤,脚上踩着一双GUCCI厚底小白鞋,简简单单梳了一个马尾辫。

一身暖色系的周维清衬着她那白皙到极致的肌肤,整个人就好像炽热的阳光一样,只是看着她就能感觉到心情明媚。

只不过此时周维清那略微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上却带着一抹紧张,注意到徐朝涵的目光,呼吸都有些急促。

徐朝涵哑然失笑。

“放轻松,我家人就那么可怕吗?”

和徐朝涵去周维清家里一样,此刻倒是轮到这个小憨货了。

周维清闻言苦笑着看着徐朝涵。

“现在我知道上次你是什么感受了——”

徐朝涵忍俊不禁。

伸手把她那略显冰凉的手掌攥在手里。

飞行里程大概两个小时左右,也就是打个盹儿的功夫儿,不过徐朝涵没有睡意,只是悠闲的左右打量。

身穿蓝色套裙黑色丝袜的空姐无疑是最吸引人注意力的,哪怕徐朝涵身边坐着周维清。

不过。

当这些空姐在推着餐车发放餐饮的时候,出乎徐朝涵的意料,一名颇为性感的空姐低声向着徐朝涵道:“徐先生,我是您的粉丝,请问您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徐朝涵闻言点了点头。

签名而已。

之前他很不习惯别人朝他要签名,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却是几乎签的手酸。

也渐渐的习惯了突如其来的陌生人索要签名。

空乘小姐就给了徐朝涵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

当空乘推着餐车离开的时候,一旁的周维清就抿着嘴巴笑道:“感觉好不好?”

刚刚递交签名的时候,这个瓜子脸大眼睛的漂亮空乘也不知有心还是无意的在徐朝涵的手掌边缘轻轻擦过。

周维清别看憨,但其实是很敏感的。

这个小动作根本就没有躲过她的眼睛。

“没什么感觉。”

徐朝涵摇了摇头,然后看着一脸揶揄的周憨憨,这才低声笑道:“我不喜欢网红脸。”

“你本身就是个网红——”

周维清闻言忍俊不禁的嘲讽徐朝涵。

“可咱长得有特点啊——”

徐朝涵一脸的得意洋洋。

实话实讲。

徐朝涵在抖乐的口碑其实很好的。

一方面,抖乐是徐朝涵的大本营,而且徐朝涵常年一身正装,身材极度匀称,从不在外形哗众取宠,也从不蹭流量蹭热点,只是安安静静的发歌。

是以,即便徐朝涵长相只是中人之姿,但是依旧有一大群女性粉丝认为徐朝涵帅到掉渣。

这种情况其实很正常。

在另一个时空,每每有媒体评价长残了的童星之中,张一山都百分之百上榜,但是一部余罪却让观众见识到了他的演技,于是乎,很多人get到了他的帅。

这就是典型的长相不够才华来凑。

更何况,徐朝涵本身就有些小帅,而且他也属于那种越看越帅的主儿。

“不要脸。”

周维清抿嘴轻笑,但却还是开心的靠在徐朝涵的身上。

“那一身儿挺好看的——”

包臀裙,黑丝袜,实话实讲确实是大杀器。

周维清闻言就笑嘻嘻的抬头看着徐朝涵,那双明亮的眸子中尽是促狭。

“我觉得一般——”

阴谋没得逞,徐朝涵也不丧气,反正左右这个小憨货跑不掉——

——

中午12点,班机抵达省会机场,然后改坐高铁,一直到下午两点多钟,才到达甘南高铁站。

徐朝涵和周维清就带着一个行李箱,刚刚踏出高铁站口,周维清就抓住了徐朝涵的手,甚至徐朝涵都能感觉到她掌心的湿润。

远远的,徐朝涵就看到了广场前抽烟的老爸。

不仅徐爸,老妈曹春霞、徐朝飞、陈茜都来了。

见到徐朝涵和周维清的出现,徐爸连忙掐灭香烟,然后一群人迎了上来。

周维清很拘束很紧张,随着徐朝涵的介绍,然后挨个儿打招呼。

老妈曹春霞看着周维清眼睛都有些发直。

“这孩子是真白,老家南杭的?”

见到周维清略略有些腼腆的点头,曹春霞才向着徐爸道:“怪不得都说南杭的水土养人。”

曹春霞很惊讶,甚至看着肌肤白皙漂亮的周维清,都有一种心理上天生的畏惧感。

光看这姑娘的一言一行,人家家庭肯定差不了,那皮肤白的在阳光下都耀眼,自家一个地里刨食儿的农民家庭,这是祖坟上冒青烟儿了?

曹春霞面对周维清有些谨慎,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感。

陈茜这个准新娘性格腼腆,文文静静的站在那儿打了个招呼也有些拘谨。

徐朝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性子直率比徐朝涵甚至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面对周维清伸出来的手,破天荒的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只是一见面,在徐朝涵眼里可爱天真的周维清,竟然就让全家集体噤声,看样子,真的是被周维清惊到了。

倒是徐朝琳大大咧咧的,也不怕生,拉着周维清的手,像是看金子一样。

“嫂子,你太白了,平常都用什么护肤品?”

徐朝琳一句嫂子把周维清叫的面红耳赤,在阳光下,大家几乎肉眼可见的就见到周维清那白皙的脸庞上爬上的红晕。

眼珠子都有些发直。

周维清期期艾艾。

倒是徐朝涵看着小妹攥着周维清的手,羡慕嫉妒恨的就差揣怀里的样子,然后才笑道:“大宝。”

“?”

自从徐朝涵结识周维清之后,好像就没有见过这丫头在脸上涂涂抹抹,顶多就是用用洗面奶和护手霜,什么粉底、防晒等等一概不用。

当然,曾经在职场以及出席正式场合,周维清还是略微画个淡妆的。

初次见面,周维清只是往那儿一站就让一家人心里打鼓。

人家这样的女孩儿,怎么看上自家的儿子的?

虽然这半年来徐朝涵闹腾的动静挺大,但是在家人眼里,还是脱离不了原本的刻板印象。

老爸开着一辆Q5,徐朝飞却是开着一辆速腾,徐爸倒是说过几次爷俩儿把车换了,他这么大岁数了也没必要开这么好的车,但是徐朝飞没同意。

这一切徐朝涵都看在眼里。

或许是因为徐朝涵发迹了,徐朝飞并没有死乞白赖的啃家里,反而越发争气,如今他在徐朝涵的安排下,和杨松、郭庆等人共同经营着一家高端餐厅。

杨松和郭庆都是属于那种场面人,人脉圈子很广,徐朝涵之所以投给他们三百万就是看中了这俩人的性格。

而对于自家兄弟,徐朝涵的评价是冲动、鲁莽,爱面子,狐朋狗友一大堆,这回让杨松和郭庆俩人带着徐朝飞,也算是学习。

在传统观念中,毕竟还是无法全面接受自媒体这个行业的,总有种朝夕不保的危机感,徐朝涵这也是给花钱铺路。

现在看来,效果甚佳。

老爸开车载着老妈和小妹,徐朝涵和周维清坐上了徐朝飞两口子的速腾。

曹春霞一上车就忍不住舒了口气。

“小周儿这孩子也太漂亮了,我怎么这么不安心?人家怎么可能看得上朝涵?”

有些人的身上自内而外就散发着一种阳春白雪的气质,和自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阶级成分差距太大了。

“你管那么多,人孩子乐意,你就拿出当长辈儿的姿态就行了,看看你刚刚,看着人家闺女,嘴唇子都哆嗦——”

徐爸倒是很淡定。

俗话说懒汉娶花枝,这根本就没道理可言的。

而且自家孩子如今也争气,有什么配不上的。

徐朝琳坐在后排,听着老爸老妈的对话哈哈大笑。

不同于他们老一辈,她是清楚徐朝涵如今的人气的,并且对于周维清的优秀和出色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老哥别看平常挺温和,但是却很挑的。

老徐家一圈儿人都很紧张,而罪魁祸首周维清同样很紧张。

自从上了车,周维清就一直紧紧攥着徐朝涵的手。

徐朝涵有些好笑。

这丫头单枪匹马的拉起一个团队,而且为人亲和,性格天真开朗,甚至面对陈澜以及邹月婷这样的大牌明星都不怵,现在倒是紧张的跟个小鹌鹑一样。

“小飞。”

徐朝涵存心戏弄周憨憨。

“你嫂子说要送你一辆车,想问问你喜欢什么车型?”

徐朝涵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徐朝飞方向盘却是一抖。

周憨憨很机灵,立刻跟上话茬。

“先不忙回家,咱们去4s店看看去吧——”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