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等你这句话。”

邹月婷向着徐朝涵笑着说道,然后叫来了自己的助理:“小敏,发通稿吧——”

“好的,婷姐。”

穿着一身精致套裙的女孩儿瞟了徐朝涵一眼,然后向着老板点了点头,这才走出了办公室。

“自己当老板实在是太累了——”

虽然许多明星都有自己的个人工作室,但是大多还是挂靠在娱乐公司旗下,像是邹月婷这样真正单打独斗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所以说你这是自讨苦吃——”

徐朝涵向着邹月婷笑了起来,然后才道:“之前好好的,资源也不少,为什么选择拒签?”

邹月婷闻言斜睨了徐朝涵一眼,然后才笑着打趣道:“我如果还在天娱,你会和我合作吗?”

徐朝涵闻言微笑不语。

和天娱的矛盾由来已久,虽然徐朝涵不是睚眦必报的主儿,但是让他放下成见和矛盾与天娱合作。

还是办不到。

一上午的时间,徐朝涵就在邹月婷的带领下参观她的公司,然后到了下午,两个人驱车赶往录音室。

不得不说,在对待音乐这方面,邹月婷要比徐朝涵专业的多得多。

徐朝涵也有录音室,只不过他的录音室远远算不得上是专业,像是邹月婷带徐朝涵来的这家录音室,设备器材等等几乎应有尽有,甚至就连那个其貌不扬的调音师都大有来头。

邹月婷向着徐朝涵介绍道:“这位是褚汉,业界极为知名的调音师,帮许多主持人录制过单曲——”

褚汉闻言就笑了起来,然后和徐朝涵互相握了握手。

这年头儿各行各业玩儿跨界,或许是因为歌手的门槛太低了,只要有一定人气,然后找个知名的创作人约一首歌,立刻就能通过人气转化成经济效益。

但是别看主持人专业素养极高,但是在旋律和节拍方面,其实还真是并不一定比普通人更优秀。

是以,需要褚汉一个字一个字修音的主持人在业内也不在少数。

邹月婷明显是拿这件事情来开他的玩笑。

昨晚上的时候,徐朝涵已经把作品发给了邹月婷,接下来,他只需要把把关,然后给邹月婷提一下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就成。

两个人都是歌手,所以这方面,也基本上没有什么难度。

一下午都厮混在录音棚当中。

录音棚位于地下二层,见不到阳光,所以也基本没怎么时间观念,等到邹月婷的录制接近尾声,突然间褚汉微微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然后摸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邹月婷的乐感很好,而且昨天晚上拿到了词曲,她也试着练习了一段时间,但是即便如此,一下午的试音、录制,还是让她的声带有些疼痛。

“喝口水吧。”

徐朝涵送上了一瓶冰镇矿泉水,邹月婷接了过来,然后给徐朝涵抱以一个赞扬的微笑。

“婷姐,不好意思啊,您看咱们今天的录制就先到这儿吧——”

褚汉在角落里打完了电话,然后收起手机,走到邹月婷身边,面带一丝为难的表情向着邹月婷说道。

邹月婷闻言微微一愣。

然后才笑道:“好吧,正好我嗓子也有些疼,时间也不早了,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邹月婷看向徐朝涵笑道:“走,姐姐知道有个品质很棒的私房菜馆,算是犒劳犒劳你,你也给清儿打个电话,咱们一起去——”

徐朝涵闻言笑着刚要说话。

突然间,录音室的门被打了开来。

或许是没想到能看到徐朝涵和邹月婷,这个突然推门而进的男人微微一愣。

摘下了鼻梁上的墨镜,出现在徐朝涵面前的是一张气质阴鹜极为俊美的男人。

或许是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邹月婷和徐朝涵,对面这个穿着一身休闲私服,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的男人有些怔怔的看着邹月婷和徐朝涵。

邹月婷见其同样有些意外,然后笑了笑道:“你好,陈宪。”

这个名字一出口,徐朝涵顿时微微一愣。

陈宪。

这个名字,真的是如雷贯耳。

徐朝涵微微勾起一丝微笑,并没有打招呼。

两个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好像两个人矛盾由来已久了。

之前是陈澜和陈宪打擂,徐朝涵给陈澜一张《芳华》可以说把野心勃勃想要屠神正道的陈宪直接撩倒了,筹备了一年多的《只要平凡》在《芳华》的光芒下,被压制的死死的。

现如今,陈宪好像成为了个笑话,苏桦的粉丝提起陈先来,语气都掩饰不住的嘲讽。

“之前还想踩着人家苏桦上位,结果被陈澜打了个落花流水,这就不说了,甚至被人家苏桦都虐的欲仙欲死,就这还想狙击人家苏桦?真是人有多大脸,就有多大胆——”

陈宪在娱乐圈的粉丝和人气很恐怖。

但是。

这并不代表他的风评就好,相反,许多人还是很不喜欢陈宪的。

不仅如此。

陈宪的兄弟,董家佑甚至因为拍摄的工作故意涮了徐朝涵一回,算是为陈宪出气。

但是没想到徐朝涵反手一波就逼迫的董家佑不得不发文道歉。

以至于到最后,矛盾发展到粉丝之间,徐朝涵的粉丝和陈宪的粉丝杠上了。

所以,这次见面,其实可以说是冤家路窄。

听到邹月婷打招呼,陈宪微微勾起一个笑容。

陈宪这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一向是很受其粉丝疯狂追捧的,觉得陈宪这种标志性表情简直是贼个性,帅毙了。

但是。

在私下里还带着这种面具,简直就是太二笔了。

“老褚,以后这录音室,别是什么人都能进——”

出乎意料的。

陈宪并没有丝毫和徐朝涵认识的意思,甚至直接指桑骂槐,看得出来,因为这次二王一后的打擂台,陈宪是真的被伤的不轻。

连表面上的应酬都欠奉。

直接撕破脸皮。

褚汉的表情有些为难。

徐朝涵眉毛微微一挑。

“怎么这么大火气?”

邹月婷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但是听到陈宪如此说,邹月婷的表情立刻就变得冷漠了起来。

“有火气找你那些粉丝们去去火,别到哪儿都撒泼,这气量,连我一个女人都不如——”

邹月婷一句话出口,不仅陈宪,就连徐朝涵都被造懵逼了。

邹月婷在他面前一直都是一副情商很高,无论说话和做事都给人一种滴水不漏感觉的女人,倒是没想到,邹月婷损起人来,还真是尖酸刻薄。

陈宪显然也被邹月婷的回怼给造懵了。

片刻,然后才看向徐朝涵。

嘴角儿带着标志性的冷笑。

“没想到你还真吃香,到哪儿都有娘们儿护着你。”

陈宪的表情充满了讥嘲和讽刺,倒是让徐朝涵有些意外。

不就是一次商业上的竞争么,怎么眼前这个娘娘腔对自己表现出了这么大的敌意?

就这样的心胸和气量还能成有那么多的粉丝为其疯狂,也真是令人意外。

徐朝涵摇了摇头,然后看向邹月婷,表情很意外。

“这娱乐圈这是出什么毛病了?就这种娘炮,还有那么多粉丝?”

徐朝涵是真的想不通。

那些脑残的粉丝们究竟是什么心理,竟然会被这种娘炮迷得要死要活的。

陈宪闻言就黑了脸。

“别以为你有点儿人气就能在圈子混了,我要整你,分分钟让你在圈儿里混不下去——”

陈宪出道这么多年,无论是人气还是人脉,都不可能是徐朝涵可以比拟的。

如果陈宪真的下死力整徐朝涵的话,那还真是一件麻烦事儿。

不过。

徐朝涵是被威胁的人?

先不说他怕不怕这个娘炮,就是被一些艺人视作生命的娱乐圈,对徐朝涵来说也狗屁不是。

“这智商——”

徐朝涵叹了口气,只觉得今天的三观都被陈宪炸了个天翻地覆。

一个大咖艺人,情商竟然低的如此可怜,手段跟八岁孩子比有的一比。

‘我不让别人和你玩!’

我草,这威胁的力度真TMD的大!

徐朝涵是真无语了,和情商爆表的邹月婷相比,陈宪的情商低的就像是脚后跟的死皮。

果然。

任何圈子里都会有一两朵奇葩。

“咱们走吧,我得好好缓缓,和他说两句话,我都觉得自己变成傻比了——”

频道根本就不在一卦上。

之前听陈澜说苏桦和陈宪人气多么多么高,两个人专业实力多么多么强,但是真正见面之后,徐朝涵三观都碎了一地。

突然。

徐朝涵有些担忧了。

他现在和苏桦也是素未蒙面。

如果苏桦也是陈宪这种情商的话——

太可怕了!

“听说陈澜最近住院了?”

看到徐朝涵和邹月婷想要转身离开,陈宪突然开口道。

语气当中,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徐朝涵拉开房门的手微微一僵。

扭过头来看了陈宪一眼,然后扭头看向邹月婷,眼睛当中尽是难以置信的情绪。

邹月婷听闻陈宪如此说,同样觉得不可思议。

而陈宪犹自未觉,疯狂嘲讽。

“压力大就不要那么拼嘛,屁股后头背着一堆债,现在倒好,趟医院了吧?小白脸儿转头就跟别人又勾搭上了——”

不得不说,陈宪虽然情商低的可怕,但是嘲讽的功力还真是不俗。

或许是身在云端待久了,常常被别人逢迎恭维着,平常尖酸刻薄一些大多人也都忍气吞声,以至于陈宪根本没有料到。

不是所有人都会惯着他的。

就比如说眼前这个身材看起来挺消瘦的家伙。

因为。

在陈宪提起陈澜之后。

他就根本没有了和陈宪嘴炮的任何想法了。

直接毫不犹豫的大步跨出,在陈宪意识到不好想要后退的过程中,徐朝涵一把就攥住陈宪的衣领,接着噼啪两巴掌,直接把陈宪脸上的墨镜抽飞了。

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暴力的无以复加。

你奶奶的。

忘了老子之前抖乐的ID了吗?!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