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又调皮了。

怎么。

一首单曲你打不过马倩倩的专辑,两首你就行了?

不过。

徐朝涵在时隔这么久之后首次更新微薄,还是引来一大群网友们围观。

其中,不少马倩倩的粉丝认为徐朝涵是不自量力,还有一大部分人,是纯粹想亲眼见见这个最近搞出了许多事情的家伙。

对于徐朝涵更新的微薄,邹月婷私下给徐朝涵打了电话,然后约见了时间地点。

金山酒店。

徐朝涵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装,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身材笔直欣长,就是这幅简单的装扮,在路上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好在徐朝涵的名字如今关注度奇高,但其实许多观众还是对于徐朝涵这个名字和长相不太对的上号。

周维清穿着一身公主连衣裙,脚上踩着一双轻便的白色夏季运动鞋,身上背着一个小小的牛仔挎包,没有太多昂贵的配饰,但就那么走在徐朝涵的身边就好像她的身上发着光一般,熠熠生辉。

“小涵涵——”

进入包厢,邹月婷就站起身来,那张美艳的俏脸儿上带着笑容,先是张开双臂和徐朝涵用力拥抱了一下,然后抱了抱周维清。

“清儿剪发了?利索干练多了——”

周维清便笑着道:“滨海的夏天太热了,索性剪短了,就这某个人还不太高兴呢,反正受罪的不是人家——”

说着周维清斜睨了徐朝涵一眼。

徐朝涵摸了摸鼻子,他倒是从未说过这些,倒是没想过周憨憨这小妮子心思这么敏感,倒是知晓自己喜欢她原来的长发。

“坐,都坐。”

邹月婷给周维清拉开椅子,然后三人落座。

包厢不算很大,但是对于三人来说却也空旷了,邹月婷索性坐在徐朝涵的身边,然后嘱咐了一声服务生上菜,这才面带笑意的看着徐朝涵一言不发。

“别这么瞧我啊,小心我家丫头误会——”

徐朝涵被邹月婷涂着淡淡眼影的眸子盯得心慌,然后开玩笑的说道。

“婷姐随意,反正他又不掉块儿肉。”

徐朝涵闻言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天可怜见。

徐朝涵第一次对一个人充满了愧疚。

甚至不敢直视邹月婷的眼睛。

仿佛知道徐朝涵的想法似的,邹月婷打开一瓶波尔多红酒,然后给徐朝涵和周维清斟酒。

“怎么现在这么怕我了,是对我有负罪感吗?”

邹月婷笑了笑,一边倒酒一边说道。

徐朝涵就吸了吸鼻子没有说话。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和你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邹月婷放下红酒,然后帮着周维清准备好餐具,这才举杯。

“来,庆祝咱们共同渡过难关——”

因为徐朝涵的微薄,邹月婷重新回到大众视野,只不过,外界的争议一时半会儿还是没有平息。

但是,时间是愈合伤口最好的良药。

三人轻轻抿了一口,然后邹月婷把餐桌上的小食向着周维清推了推,这才看向徐朝涵,眸子当中闪烁着一抹好奇的神色。

“你在微薄上说的那些——”

邹月婷的语气有些迟疑,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才直白的说道:“就之前你拿给我的那首歌,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反响吧——”

徐朝涵的微薄宣言非常霸气,甚至于可以说是嚣张。

但是,之前徐朝涵给邹月婷的那首作品,虽然邹月婷承认,确实十分优秀,但是应该,好像,还不具备能压倒马倩倩新专辑的程度。

徐朝涵闻言便笑了。

“谁说是那首了?”

之前徐朝涵和陈宪之所以产生矛盾,归根结底还是徐朝涵和邹月婷去录音棚录制那首作品,哪成想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邹月婷闻言美眸微微一亮,然后才似笑非笑的看着徐朝涵。

“那这么说——”

“你是要给我压箱底儿的东西了?”

“比如——”

“那首《StarSky》?”

这首《StarSky》如今在网络上炒的如火如荼,无数网友搜遍全网只是为了能听到这首曲子的完整版,但是徐朝涵一直就没放出来,倒是让徐朝涵的不少粉丝们怨念极深。

徐朝涵看着邹月婷明亮的眸子,忍不住有些好笑。

“你想得美。”

邹月婷就撇了撇嘴唇,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

这次相见,好像一下子拉近了不少的距离。

邹月婷还是那个情商智商极高,让人总是感觉如沐春风的女人。

而徐朝涵则是因为心中有愧疚,所以倒也主动放低了一些姿态。

总之,如今大家的关系,好像越发和睦了。

甚至就连周维清都曲意讨好邹月婷,无非就是想减少一些徐朝涵的内疚而已。

“一首中文,一首英文。”

美味佳肴如同流水一般端上餐桌,徐朝涵夹了半只龙虾起身放到周维清的餐盘里,周憨憨给了徐朝涵一个满足的微笑。

听到徐朝涵如此说,邹月婷微微一愣。

然后根本都没有机会思考,就听到了徐朝涵接下来的这个评价。

“这两首,哪一首都不比《StarSky》差。”

徐朝涵用公筷给邹月婷布菜,微微抿着嘴唇,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

当听到徐朝涵这么说之后,邹月婷就微微张大了嘴巴。

甚至于,就连在一旁对付龙虾的周维清都抬起头来看向徐朝涵,目光当中满是震撼的神色。

《StarSky》。

这首曲子虽然没有听过完整版,但是仅仅从一分多钟的时长还是不难发觉,这是一首气势恢宏史诗级别的作品。

而现在。

徐朝涵说他准备了两首作品。

都不比《StarSky》逊色。

这是什么概念?

邹月婷扶着额头,一脸的痛苦之色。

“我该不该信你——”

徐朝涵就呵呵笑着。

就连周维清都一脸的笑意。

“这杯酒喝完就不要喝了,保护好嗓子——”

还有四天。

马倩倩的《快乐》就要正式发售了。

看着邹月婷犹自在震撼之中,徐朝涵顿了顿,然后才道:“你的工作室,有没有海外发售渠道?”

听到徐朝涵如此说。

邹月婷微微一愣。

随即便是头皮一阵发麻。

“怎么?”

这家伙难不成还要跑到欧美打音乐榜吗?

徐朝涵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

邹月婷摇了摇头,有些好笑。

国外标榜自由、平等,但是那些无论黑白皮肤的欧美人种对于黄皮肤都统一抱有成见和歧视,像是格莱美、全球奖,有几个黄皮肤的歌手能上榜?

光是入围这个门槛都突破不了。

看着邹月婷难以置信,甚至好像为了说服自己连连摇头的模样,徐朝涵脸上的表情很玩味。

好半晌。

邹月婷才看向徐朝涵,笑容消失。

“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

徐朝涵点了点头。

邹月婷就不说话了。

“你和清儿先吃,我先缓缓——”

说着,邹月婷就起身,然后换了一个位置平复心情去了。

倒是周维清对于徐朝涵所说的感触并不像是邹月婷这个歌手这般深刻,但还是惊异的看着徐朝涵。

目光好像是在看外星人。

“你飘的有点高哦——”

别以为火了一首《卡农》全球最标志性的音乐榜单就是你的后花园了。

这一刻,就连一向对徐朝涵几乎盲目自信的周维清都觉得徐朝涵不靠谱。

徐朝涵耸了耸肩膀。

“就是个目标,但是,是成是败,谁会知道呢?”

——

一餐饭结束。

徐朝涵直接就把两首作品发给了邹月婷。

邹月婷看着手机当中的两个文件,说实话,手都有些发抖。

“好好睡一觉,然后抓紧录制出来,我等着——”

徐朝涵拍了拍邹月婷的肩膀,一副加油哦,努力吧的鼓励表情。

邹月婷:“……”

“臭小子,敢占姐姐便宜——”

邹月婷比徐朝涵大五六岁,被徐朝涵如此对待,让她倒是觉得很新奇。

徐朝涵呵呵笑着,然后就牵着周维清的小手离开了金山酒店。

傍晚。

夜风徐徐。

邹月婷失眠了。

徐朝涵轻描淡写的发给她两个文件,然后便潇洒的离开。

但是。

在看完这两首作品之后,邹月婷根本毫无睡意。

一部电影,只要还没上映,你始终不知道票房有多少。

而一首音乐作品同样,只要没有上线销售,你不会知道这首音乐作品的价值。

但是。

有一种作品。

是那种只需要看一眼,就可以笃定它会成功的优秀。

‘这小子,这回是下血本了!’

邹月婷深深吸了口气。

然后压下内心的震撼。

是的。

就是震撼。

这两首,是以邹月婷混迹歌坛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都觉得震撼的作品。

此时此刻。

她甚至都恨不得马倩倩赶紧发布专辑——

等待是漫长的。

时间一晃就好像就那么突然的到来了。

就在邹月婷心心念念期待着马倩倩的《快乐》发布中。

飓风唱片终于宣布。

将于今天中午12点。

马倩倩的最新专辑《快乐》将会线上线下同步发售。

一时间。

微博上尽是马倩倩以及飓风唱片旗下的歌手们的祝福、恭喜之声。

而邹月婷好像被遗忘一般。

只有一些马倩倩的粉丝纷纷涌进徐朝涵和邹月婷的微薄留下酸言。

‘之前声势搞得挺大,现在倩倩的专辑还有两个小时就正式上线了,怎么你们还没动静?’

‘是不是怕了?不敢吭声了?’

‘嘴炮之王,怎么怂了,你倒是吱一声啊?’

‘吱——’

一群网友在徐朝涵和邹月婷的微薄下载歌载舞。

而就在时间即将临近12点的时候。

徐朝涵的微薄终于更新了。

‘怎么,还有上赶着求打脸的?’

戾气十足。

但是,也不难从这条微薄当中,看出徐朝涵的自信。

而邹月婷。

仿佛像是隔空对话一般。

同样更新微博。

‘首支单曲已经上线,敬请指教——’

嘿,新作品不搞宣传,反而卖开关子了?

这么嚣张,跟谁学的?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