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呦。

邹月婷在国际舞台上演唱了一首《RollingInTheDeep》,然后被环球网记者发难。

就在这个充满陷阱的问题当中,邹月婷不卑不亢,以高情商的回答堵住了对方的嘴。

自从华夏崛起以来,外部媒体就一直把华夏当成敌人,这种情绪不仅仅是外交方面,而是深入到生活和灵魂当中,无所不用其极的遏制华夏的崛起。

无论从硬的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还是从软的音乐、影视和绘画等方面。

全方位的打压。

所以。

当这个画面传回国内之后,网友们纷纷激动不已。

为邹月婷不卑不亢的回答点赞。

没有过欧美留学经历怎么了?难不成老外不知道如今华夏是5G网络部署最广泛最成熟的国度吗?

岂不闻书生足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当然,那些洋鬼子是听不懂的。

不过,邹月婷的回答应该真切的告诉了他们原因。

“Geniusofheaven——”

天堂的天才。

虽然这个解释完全无法跟华夏五千年所凝聚提炼的语言相媲美其深度和内涵。

但是。

却也很直观。

天堂的天才。

是你们信仰的上帝,给了他创作的灵感——

徐朝涵出名了。

而邹月婷,更是在这个阶段,疯狂的收割粉丝。

代表华夏歌手出席欧美各大世界知名的典礼,美艳无俦的脸庞,迷人性感的身段儿,她的一举一动中都充斥着东方的含蓄美以及华夏新时代女性的自信与迷人。

这个时候。

没有人会再提及之前网络上的风波。

更没有人会允许别人提及。

一大群新生代的歌迷纷纷把邹月婷视为偶像。

现实就是这么的狗血和无语。

在一个多月之前,邹月婷被网络上的各种负面消息逼得险些退出娱乐圈。

但是。

一个月之后。

徐朝涵用两首作品让她浴火重生。

而面对接下来国际上针对徐朝涵所创作的《RollingInTheDeep》,各大西方媒体的记者几乎是再也不加掩饰的设置语言陷阱。

总体汇聚起来,无非就是,一个年轻的,从未有过留学经历的来自东方的年轻人,是不可能创作出一首如此刻骨铭心,在歌词和习惯都无比契合西方主流价值以及审美的优秀作品。

这种感觉像什么呢?

就像一个从未来过华夏的西方年轻人,写出了一首《水调歌头》。

无论从字韵、还是语言习惯以及写作技巧方面都会让国人惊叹痴迷乃至崇拜的作品。

这根本是无法想象的。

而对于越来越多诸如此类的提问。

邹月婷也只能用上帝赋予的天赋,有些人从一降生就是天才等等含混模糊的回答来回复那些西方记者。

不过。

这种方式回复一次可以,两次可以,但是总是模棱两可的回复,总归会让大家起疑。

也不能不怀疑。

甚至于当这种问题陷阱问的次数多了,就连国内的歌迷们都有些犹豫和狐疑。

确实。

徐朝涵一个如此年轻,还从未有过出国经历的家伙,写了一首英文歌,然后就拿下了公告牌一位的宝座?

而且。

更加夸张的是。

这首歌还连续霸榜足足三周了。

看它如今的潜力和热度指数,好像潜力还在增长之中。

就这样一首作品,真的是自己的同胞创作的?

有了这种怀疑,网络上便悄悄的弥漫起一股流言。

徐朝涵拥有一个极其强大的创作团队。

这种流言其实也不新鲜了,徐朝涵出道至今,这么多优秀的作品,从无败绩,一个人的才华怎么可能如此逆天?

想必真的是有个强大的团队,在背后支持着徐朝涵。

不过。

徐朝涵并不太在乎。

国人的性子就是这样,当议论怀疑的人多了,大家就将信将疑了,而当将信将疑成为习惯之后,好像真的也变成假的了。

三人成虎就是如此而来。

相比于国人,西方人在这方面好像就很不一样。

他们只相信他们所相信的事情。

就如同在许多西方人的认知之中,人类和动物就生活在一块大陆之中,而天空就是一个大玻璃罩子。

哪怕在几十年来从太空传回了地球无数的照片和视频资料,他们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头铁如钢筋。

而面对这种性格怎么办?

讲道理,你是讲不通的。

徐朝涵自问没有蛊惑人心的能力。

所以,对这种又倔又固执的家伙们。

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让打脸。

轻了还不成。

打的轻了,他们不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只有切切实实的把巴掌抽在他们的脸上,让他们感受到疼痛,他们才不会怀疑,更加不会怪你,反而会对你产生无比的崇拜。

这一点,其实西方人种和岛国民众是有些相似的。

你只要表现出强大的实力,他们不会怪你展现的方式如何。

所以。

就在邹月婷苦恼的给徐朝涵打电话的晚上。

徐朝涵给了邹月婷一个难以置信的回复。

——

八月二十日。

天气依旧炎热难耐,滨海的海边每天都被无数花花绿绿的救生圈所填满。

每个人都跟下饺子一样排着队下海,欢声笑语熙熙攘攘。

而就在上午十点。

互联网突然被一条新闻充斥着。

其影响力之大,内容之劲爆,简直让看到这条消息的所有人先是感觉难以置信。

当搜索互联网,确认了这条消息属实之后。

无数的国人欢呼沸腾。

因为。

昨日傍晚的洛杉矶,在一档科学界颁奖典礼的会场,邹月婷再次献唱《RollingInTheDeep》这支世纪神曲。

而在颁奖典礼期间。

一位北美科学家表示了对《RollingInTheDeep》这首作品的喜爱,并且以调侃的方式向着邹月婷说道。

“我的奖杯应该给那个创作出《RollingInTheDeep》的东方小伙子,他的才华让我感到震惊,甚至难以置信,一个从未离开过家乡的年轻人,会用第二语言创作出一首让世界都感觉震撼的作品。”

“我注意过您说是上帝给了这个小伙子世人难以企及的才华。”

“我想,应该是的,毕竟,上帝是无所不能的——”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性,对一个来自神秘东方的女性的发难。

很不绅士。

但是。

这便是西方人的性格。

尤其是这种被冠以天才标签的科学家,其实某些方面会有一些怪癖,比如人际交往,比如生活习惯方面会和常人有所差别。

他们坚持自己认定的真理。

绅士风度?

在真理面前,根本不重要。

如果是之前的邹月婷遇到这个问题,她一定很慌。

如果在这样一个盛大的颁奖典礼上和获奖科学家产生争执,无论是赢是输,她都是输的。

而当着这么多媒体,谈论起如今这个充满了争议的话题,再用敷衍的回答,她也是输的。

不过。

所幸在头天晚上,邹月婷和徐朝涵有过通话。

在通话中,徐朝涵给她的答复,让邹月婷甚至都热血沸腾。

是以,面对这个一头稀疏的暗红色卷发的西方科学家,邹月婷笑了。

“我想,我现在参加的,应该是一个科学颁奖典礼吧?”

邹月婷的回答让会场所有的观众和媒体记者都笑了起来。

确实。

在一档科学颁奖典礼上面,一个获奖的科学家,对一个登台献唱的女性发难,质疑一个歌手创作的作品。

这八竿子打不着啊?

不过,所有人都在期待邹月婷的反应。

这么多次的诘问,邹月婷一直都在模糊应对,如果在如此盛大的颁奖典礼上,邹月婷还不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RollingInTheDeep》这首作品的光辉,一定会黯淡不少。

或许。

这才是目的?

一首来自东方创作人的作品,以无可匹敌之势登顶广告牌一位的宝座,而且看样子还将会长期霸榜,这已经严重侵犯了本土唱片公司的利益了。

“就在昨天,我刚刚和徐朝涵通过电话。”

“也就是《RollingInTheDeep》的创作人。”

邹月婷拿着话筒,脸上带着自信又迷人的笑容。

“我问他,好多人说,你在没有年龄与语言优势的情况下,是怎么创作出《RollingInTheDeep》这首作品的?”

邹月婷说完微微一顿。

一群西方记者和观众们闻言都瞪大了眼睛。

邹月婷这才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

“然后他和我说,灵感就在他的脑海之中,仿佛一伸手——”

说着,邹月婷伸出手掌虚空一抓。

“就抓到了。”

这个比喻很形象。

但是,却不能让那些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饿狼们所满意。

所以。

接下来邹月婷便扬了扬眉毛。

“我也和他们说了,创作,是上帝赋予的才华——”

“只不过,他们并不相信。”

“他们更愿意相信,这首歌的创作人其实并不是你,他们更倾向的是这首歌的创作人,是一个年轻的,才华横溢的西方人——而你,只是一个来自东方的小偷,小偷是没有资格登上公告牌一位的。”

邹月婷依旧笑着。

只不过。

那双眸子却很冷静。

出人意料的,微微眯着眼睛,嘴角儿含笑,但是双眸冷静的邹月婷,有种出人意料的冷峻。

看着她的双眸,好像都能感觉到空气中的寒冷。

颁奖典礼的会场鸦雀无声。

只有闪光灯无声的闪烁。

片刻。

邹月婷才重新笑了。

发自内心的。

在所有人难堪、尴尬的表情之中。

灿烂明媚。

“他说。”

“有些人是不愿意相信会有人比自己更出色的。”

“但是,不管你愿不愿相信,总有人会比你更出色。”

“一个公告牌一位不可避免的会让人怀疑,这首作品是不是另有原创。”

“但是。”

“如果是两首呢?”

邹月婷笑的很开心。

非常开心。

“然后,他说——”

“他还有一个老师。”

“他还为他的老师,准备了一首歌。”

“英文的。”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