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时机应该成熟了。”

当徐朝涵笑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听筒对面儿的陈澜一言不发,只能透过听筒听到她淡淡的呼吸声。

此时此刻。

陈澜的心中仿佛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说实话。

在《Korea style》这首歌登顶公告牌一位,并且在全球掀起风暴的时候,不仅是她,而是任何人,但凡一个有着正常思维能力的成年人都知道。

想要打败这样一首作品。

几无可能。

这首横空出世的《Korea style》就像在六周之前的《Rolling In The Deep》一样,光芒四射。

想要打败它?

简直是地狱级、噩梦级难度。

铺天盖地的关于《Korea style》的消息就像是病毒一样无孔不入。

尤其是在信息化时代,只要有网络,有信息,在这几天之中,你绝对不会没听说过这首横扫全球的神曲。

陈澜给徐朝涵打电话的目的就是安慰徐朝涵。

以她的理性和思维已经清楚了。

打败《Korea style》?

简直比中彩票头奖还要难。

但是。

令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电话接通后的不到一分钟之内。

她好像就遇到了人生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徐朝涵平静的,甚至满是从容的和她说。

时机应该成熟了。

好像。

徐朝涵一直在等待的事情发生了。

换句话说,有一首同样光芒四射的音乐,狠狠的把《Rolling In The Deep》踩在脚下,这是徐朝涵始终在期待的事情。

说实话。

如果这句话是一个普通人说的,陈澜觉得自己肯定会不为所动。

但是。

这句话出自徐朝涵的口中。

用一种如此轻描淡写的方式。

此时此刻,她觉得,这一辈子,她的心脏好像都没有跳动的这么快过。

“你等等。”

陈澜深深吸了口气。

然后才道:“你现在在哪儿?我想我们应该需要见面再谈了——”

不知为何。

陈澜的语气有种连她都没有察觉到的颤抖。

徐朝涵笑着道:“好啊——”

——

七分裤,T恤衫,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

徐朝涵就这么施施然的走出了家门。

没有开那辆扎眼的迈凯伦。

反正约定的地点就在君悦华府附近。

周维清没有陪同,这个丫头如今也很是忙碌,在陈澜的演唱会时间确定下来之后,她每天和徐朝涵在一起的时间又变得少了许多。

顶着正午的阳光,徐朝涵来到了和陈澜约定的地点。

谜点西餐厅。

这是一家并不算很正式的西餐厅,大体是面向情侣以及附近CBD的白领们的用餐场所,所以一身简单到爆的徐朝涵并没有遭遇到衣衫不整拒绝入内的要求。

在二楼落地窗靠近角落的卡座当中,徐朝涵见到了穿着一身Prada女士夏装的陈澜。

而领徐朝涵稍稍有些惊讶的是,就在陈澜的身边,一个穿着艳红色Chanel,鼻梁上架着一款宽大遮阳镜的女人,正嘴角儿含笑的看着自己。

徐朝涵笑着扬了扬手,然后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

坐在陈澜身边的。

赫然是如今风头强盛无两的邹月婷。

邹月婷笑着起身,然后踩着一双绑带高跟鞋,哒哒哒的走到徐朝涵的身边,然后给了徐朝涵一个大大的拥抱。

Chanel迷人的芬芳在鼻端缭绕,感受着那弹性惊人的温软娇躯,徐朝涵笑着拍了拍邹月婷的脊背,然后才看向陈澜。

“两位大美女相邀,不盛惶恐啊——”

不得不说。

陈澜作为Prada的代言人,虽没有Prada这个品牌所展现出来的强势风格,反而她的身上始终透露着一种令人如沐春风的温婉善良,但是她白皙的肌肤和充满了古典美的脸庞,在最新款Prada夏装的衬托下,简直是温柔夹杂着高冷,让人看一眼就挪不开目光。

陈澜无论是从容貌还是气质乃至于性格,都是那种会令青春期男生向往和迷醉的大姐姐风格。

而一旁的邹月婷。

她本身就是性感艳丽的代名词,搭配着Chanel的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优雅简洁,反而中和了那种令人不敢直视的强大气场,从而变得味道十足。

尤其是邹月婷穿着一双绑带高跟凉鞋,纤细的绑带缠绕在匀称光洁的小腿上,有种令人难以言喻的诱惑。

两个顶级大美女坐在一起,简直是压迫感十足。

要了三杯咖啡和两份甜点,邹月婷就摘下了鼻梁上的遮阳镜。

一双水润的眸子看着徐朝涵,有种歉意,也有种功成名就后相遇老友的激动,更多的却是那种浓的化不开的欣喜神色。

陈澜抿着嘴看向徐朝涵然后笑道:“我和月婷通了个气,她也想听听你的想法。”

徐朝涵闻言便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没有关系。

邹月婷拿起刀叉托起一块儿巧克力慕斯放到徐朝涵面前的餐盘里,然后才拿起汤匙轻轻搅动着咖啡,一双黑亮的眸子满是歉意的看向徐朝涵。

“抱歉——”

《Rolling In The Deep》在蝉联了北美公告牌冠军的位置六周之后,被《Korea style》斩落马下,她无疑是感觉最沮丧的。

但是。

更多的,是对于徐朝涵的歉意。

本来。

《Rolling In The Deep》的实力,足以在公告牌冠军之路上走的更远的。

在她看来,还是因为她的实力不足,并没有演绎出《Rolling In The Deep》的灵魂,不然的话,绝不可能会被一首韩流音乐打败。

尤其是。

在这一周的公告牌榜单上。

《Rolling In The Deep》以极其微小的差距遗憾落败。

如果。

如果她再努力,再优秀一些。

可能不会是这个结果。

对此。

邹月婷很自责。

徐朝涵给了她一首足以载入北美公告牌历史上的神曲,最终却是遗憾止步于六连冠。

说实话。

在本周公告牌榜单出炉之后的当天。

她失眠了。

最近忙碌到飞起的邹月婷恨不得抽出一切闲暇时间打个盹儿,但是看着那刺目的榜单,她失眠了。

而对于邹月婷的歉意,陈澜很理解。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遗憾的事情。

陈澜有些担心的看着徐朝涵,《Rolling In The Deep》这首作品可能不是徐朝涵所创作的最优秀的作品,但是。

这首《Rolling In The Deep》无疑是徐朝涵最轰动的一首作品。

风靡全球。

如今《Rolling In The Deep》在油管的点击总量已经突破了12亿播放量,光是油管的广告收入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而《Rolling In The Deep》更是登顶了接近一百个国家的音乐榜单首位。

这个成绩。

就像今日的骄阳一样令人难以直视。

但是。

惜败于《Korea style》。

气氛有些冷。

哪怕三个人不是第一次坐在一起了。

但是在这个结果面前,谁也不知道率先说些什么。

倒是徐朝涵看着陈澜和邹月婷沉默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为什么这么沮丧?”

徐朝涵的性格温吞,笑容更是温和,有种让人发自内心的亲近感。

尤其是。

徐朝涵耀眼辉煌的成就。

从无败绩!

让他的一言一行好像都能带给人一种难以察觉的信任感和安全感。

邹月婷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陈澜笑着说道:“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办法赶紧使出来——”

不知为何。

面对着《Korea style》这首从一发表就展露出世纪神曲的作品,所有人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它的关注度就像是一座高山一样,令人仰望。

但是。

看着徐朝涵轻描淡写的模样,陈澜心中竟是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以她的阅历和年龄,这种情绪化的心态,真是好久不曾感受过了。

说到底。

也是因为,陈澜对于徐朝涵强大的信任感。

因为她很明确的知道。

自己这个便宜徒弟,是从不会给人无端的希望的。

他能这么从容自若。

只是因为,他有面对着《Korea style》这首神曲的自信。

听起来好像挺天方夜谭的。

但是。

这也是徐朝涵如今这么从容淡定唯一的可能性。

果不其然。

徐朝涵便看着邹月婷笑了起来。

“不用沮丧的。”

“说起来,这首《Rolling In The Deep》自始至终我就没考虑过它会在公告牌上称霸多久——”

这是徐朝涵的实话。

《Rolling In The Deep》这首作品出现的初衷。

只是为了把邹月婷拉出泥沼。

明显,现如今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所以。

《Rolling In The Deep》的使命就已经完成了。

公告牌六连冠还是十连冠对于徐朝涵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当然。

这是徐朝涵咸鱼的性格。

要是换另一个人,有着可以载入北美公告牌史册的机会下,恐怕都会拼尽全力去争取。

看到陈澜和邹月婷无语的表情,徐朝涵然后才笑了。

“我早就说过的,我还有一首歌。”

“给我老师准备的——”

徐朝涵向着邹月婷眨了眨眼睛,一脸的促狭。

邹月婷闻言就有些好奇的看向徐朝涵。

这件事情她自然是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她亲自向着那些质疑徐朝涵创作人身份的西方媒体转述的。

“不过。”

顿了顿。

徐朝涵然后才苦恼的挠了挠眉梢。

“现在我很纠结。”

徐朝涵端起咖啡杯来轻轻抿了一口。

轻轻叹了口气。

陈澜和邹月婷就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卖关子的家伙,也不催促,安静的等待着。

“你们说——”

放下咖啡杯。

徐朝涵才一脸正色的向着邹月婷以及陈澜道:“要打《Korea style》这首歌。”

“我们仨,谁最合适?”

“……”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