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轰轰烈烈的逼捐行为落下帷幕。

最后以徐朝涵沉默所结束。

原本声势浩大的,全民关注的捐校助学行动依旧在稳定有序的进行中,但是看着媒体报道的各个集团和明星的捐款到账。

好像很多人都开心不起来。

原本应该不是如此的。

不过。

一切都和徐朝涵没有关系了。

在当了回出头鸟儿,挨了回枪子儿之后,徐朝涵感觉自己一下子成熟了很多。

老子升华了——

临近中秋。

滨海的阳光依旧毒辣,穿着个T恤稍稍运动一下好像就能被汗水湿透。

徐朝涵坐在庭院树荫下,陈澜和周维清则是坐在独栋别墅的围墙阴影下,石桌上摆着一盘水果和咖啡,正在彼此聊着天,也不知道说到什么,两个人均是笑逐颜开。

徐朝涵躺在摇椅上,脸上盖着一本杂志。

杂志封面标题赫然印着一身红色礼裙,容貌极美陈澜画报。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永恒》已经拿下了四周公告牌冠军,从初期的全民狂欢到如今《我心永恒》和《Korea style》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好像每周公告牌更新,《我心永恒》夺得一位冠军已经成为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让它再飞一会儿吧。

“这家伙好像被打击的不轻——”

陈澜扭头瞥了一眼脸上盖着画报躺在摇椅上的徐朝涵,然后向着周维清笑道。

周维清闻言就笑嘻嘻的吐了吐粉嫩的香舌,脸上带着一抹捉狭的表情:“我感觉他成熟了许多,最近懂得多愁善感了。”

“怎么了?”

陈澜闻言就好奇的看象周维清,那双温婉深邃的眸子当中带着一丝担忧。

“每天总是唉声叹气的,一个劲儿的抱怨——原来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陈澜闻言顿时忍俊不禁。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是这些原因,其实很多人都是默默的做慈善,指望以一己之力推动全社会的慈善进程,本来就是不可能的。”

或许是听到陈澜的这句话,躺在摇椅上的徐朝涵又长长的叹了口气。

唉。

陈澜和周维清立刻就笑喷了。

两个大小美女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同时起身。

走到徐朝涵的身边,陈澜拿下盖在徐朝涵脸上的杂质,看着他那张清秀的脸庞,笑意吟吟。

“别郁闷了。”

陈澜伸出手来轻轻拢了拢徐朝涵的碎发。

不似男女之间的暧昧,更多的像是一个温柔的姐姐开解郁闷的弟弟。

“再过一周,就是我的演唱会了——”

陈澜看着徐朝涵,目光潋滟。

“你可得来捧场。”

徐朝涵闻言身上的郁郁之气顿时消散,脸上浮现起灿烂的笑容。

“那当然。”

“而且不仅是我——”

陈澜闻言顺着徐朝涵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周维清,脸上带着一抹惊讶的神色。

周维清便得意的一笑。

“我也很厉害的!”

周维清伸出拇指朝自己比了比,笑嘻嘻的说道。

陈澜闻言便笑颜如花的点了点头:“求之不得——”

“不过,这不会影响演唱会进程吗?”

一旁的徐朝涵突然有些担忧,然后看向陈澜。

“没关系的。”

“大不了就超时交罚款——我想,歌迷们也一直很期待你和清儿的合作。”

陈澜现在心情很好,无比的灿烂。

徐朝涵闻言就笑着点了点头。

顿了顿,然后才看向陈澜那张灿烂的笑颜,由衷的祝贺。

“对了,还没祝贺您——”

“终于自由了——”

就在《我心永恒》二连冠之后,全球著名的奢侈品牌纷纷抛来橄榄枝,陈澜现如今身上有13个世界知名品牌的代言,除此之外,《我心永恒》的单曲销量,现如今在短短四周,已经达到了3700余万。

美金。

于是乎各种代言以及陈澜复出后的各项收入加起来。

她终于还清了如今所背负的巨额债款。

现如今,在看陈澜。

她的气质很明显能感受到一丝变化。

之前的陈澜是优雅的,温婉的。

但是此时的陈澜,浑身上下好像都透着一股从容。

或许是受陈澜的情绪所影响,徐朝涵的心情也难得的明媚起来。

“这都要谢谢你。”

陈澜看向徐朝涵,眸子当中带着一抹暖色,轻轻抚了抚徐朝涵的碎发,长长叹息一声。

心中的滋味儿复杂难明。

在此刻,她感觉遇到徐朝涵,是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

“不想那些糟心的事儿了。”

徐朝涵起身,然后揽着周维清的肩膀,看着陈澜笑容有些神秘。

“我现在最怕的,就是抢了您的风头——”

陈澜闻言就笑容可掬的看向徐朝涵。

半晌才摇了摇头失笑道。

“你尽管来啊——”

“有你那首《我心永恒》,我不怕你——”

确实。

在如今《我心永恒》火爆全球的阶段,无数人在翘首以待陈澜能够现场演唱这首世纪经典,实话实说,仅凭着一首《我心永恒》,陈澜的演唱会就回门票价了。

“得嘞。”

“既然如此。”

徐朝涵扭头看向周维清。

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玩味的笑意。

陈澜的心中,好像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走,自从徐朝涵发布微薄宣布就此沉默之后,这近两周来,他没有再更新一条视频,没有发布过一条微薄。

无数网友隔空呼唤,但是徐朝涵再也不露面了。

一如他被封杀的那段时间。

尤其是当《我心永恒》夺得公告牌五连冠的时候。

徐朝涵依旧没有动静。

无数歌迷心中好像都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

没有了这首世纪经典的创作者的发声,好像公告牌五连冠,也差点儿意思。

就此次因为逼捐,最后徐朝涵表示沉默的事件,甚至都被转载至其他国家。

很多西方网友们甚至都纷纷替徐朝涵鸣不平。

不过。

就在《我心永恒》五连冠之后。

陈澜的演唱会终于要举办了。

提前两天,徐朝涵就和周维清登上了飞往羊城的航班。

当天起飞,当天抵达,晚上在酒店过了个夜,第二天就跟着华彩娱乐的工作人员参观场地。

羊城体育馆很大,足够容纳八万人,体育场中心已经搭好了舞台,工作人员们正在忙碌着清扫场地,准备应援棒和礼品,在体育场四周上空则是四块巨大的荧幕,足够令所有位置的观众看到偶像的一举一动。

这场演唱会没有拉任何品牌赞助,纯粹就是陈澜和歌迷的一次交流。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座位,哪怕是徐朝涵都觉得有些震撼。

等到明天晚上,这里将会座无虚席。

无数的人都将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原本周维清有徐朝涵的鼓励还颇有兴趣,但是在这偌大的体育场中心,却是胆怯了。

紧张啊。

想到将要面对八万的观众,换成谁来都紧张的不知所措。

“没关系。”

或许是感受到周维清的颤抖,徐朝涵笑着拉了拉她的手掌。

然后给了周维清一个搞怪的表情。

“很有意思啊,一生难得一次的体验,不用紧张,有我在的——”

“虽然,我也很紧张——哈哈哈。”

徐朝涵干笑着给周维清打气。

但是周维清却好笑的举起被徐朝涵拉着的手。

这家伙手心湿漉漉的,好像比自己还要紧张——

终于。

在紧张大于期待的心情之中,陈澜的演唱会,正式揭开了帷幕。

周六晚上六点钟,观众们便凭票入场,有序的寻找自己的座位。

体育场上空一直响彻着一首优美的钢琴曲。

“《我心永恒》——”

观众的声音渐渐变得嘈杂,体育场后台的等候室里,陈澜穿着一套红色的旗袍,梳了一个墨菊一般的盘发,那张姣好的脸庞上画着浓妆,大大的眼睛画着深邃的眼线。

画着浓妆的陈澜甚至都让徐朝涵有种陌生感。

“——你的化妆师水平也太糟糕了。”

徐朝涵看着陈澜,半晌终于忍不住吐槽道。

陈澜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身后的化妆师就一脸涨红。

想要张张嘴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这是舞台妆,出现在画面里效果要比普通的妆容更鲜明立体一些——”

陈澜给徐朝涵普及。

徐朝涵闻言便向着那个脸色不太好看的化妆师笑着道歉:“不好意思啊,我是门外汉,不懂,不懂——”

美女化妆师闻言脸色这才好看一些。

“行了,你也调整一下,一会儿要上场了——”

“紧不紧张?”

陈澜看着徐朝涵还有一直紧紧靠在徐朝涵身边,小脸儿煞白的周维清,柔声安慰道:“没关系,灯光一亮,台下的观众你都看不清他们的样子的,你只需要把他们当成一棵一棵的萝卜就可以了——”

陈澜的这个比喻倒是让周维清心情舒缓了一些。

而就在体育馆上空的音乐暂停的那一刻。

陈澜向着徐朝涵笑了笑,攥了攥拳头,给了徐朝涵一个打气加油的手势。

然后转身走出待机室。

步履平稳,从容而平静。

当真让徐朝涵都一脸崇拜——

广阔的体育场馆座无虚席,经过半小时的筹备,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体育馆灯光已经亮起。

在场馆音乐停止的那一刹那。

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座无虚席的八万观众开始呼喊着陈澜的名字。

从一开始的杂乱。

渐渐变得统一。

声音越来越大。

如同山呼海啸。

噗——

灿烂的火花迅疾升空。

在乐队激烈而动感的旋律之中。

体育馆当中的舞台渐渐升起。

一袭红色旗袍。

陈澜以电影出道时的经典装扮。

登场——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