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朝涵站定。

台下是如同狂风暴雨的呼喊。

实在是徐朝涵的地位太特殊了一点儿。

《芳华》整张专辑的创作人。

《我心永恒》的创作人。

陈澜的学生。

所以。

这是谁的演唱会?

陈澜。

跟徐朝涵的演唱会有区别吗?

徐朝涵在微薄上多次陷入争议之中,陈澜的粉丝们都会立刻现身帮徐朝涵保驾护航冲锋陷阵,不仅仅是喜欢徐朝涵,还有他的身份。

陈澜的学生。

这就跟自家人没什么区别。

好半晌,欢呼声停歇。

徐朝涵却微笑着抬起手来,接过陈澜递过来的话筒。

笑着开口。

“怎么,我原来这么高的人气了吗?”

一句话,让整个体育场哄堂大笑。

“来,让我再享受一会儿——”

说着,徐朝涵闭上眼睛,微微扬头,手掌搭在耳畔。

紧接着,便是更加疯狂的欢呼声。

就连陈澜都忍不住鼓着掌笑着欢呼了两声。

好半晌,欢呼停歇。

徐朝涵拿起话筒,然后才笑道:“感谢大家在今晚,光临我的演唱会——”

看到一旁陈澜美目圆睁的模样,徐朝涵笑着,然后伸出手来,陈澜这才满意的伸出手来握住徐朝涵的手掌。

“都是自家人,我师父的演唱会,也就是我的演唱会——”

台下哄堂大笑。

“不过。”

徐朝涵顿了顿,然后才笑道:“当这个惊喜嘉宾,我是被通知的,注意我的用词,我是被通知的,不是被邀请的,这一点儿要注意——”

徐朝涵笑着。

在台下,他的情绪很紧张,甚至连手心都已经湿漉漉的了,但是到了台上,却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人来疯的性格,越是大场面越是不怵头。

一旁的陈澜自始至终就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的拉起徐朝涵的手掌,用那温软的手掌擦拭着徐朝涵手心当中的汗珠儿。

歌迷们都要被笑疯了。

徐朝涵无奈,只能对着促狭的望着自己的陈澜笑了笑,然后才扭头看向观众。

“说实话,在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在考虑,八万人啊,我该选什么作品呢?”

“本来嘛,自然是应该选择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比如《夜曲》啊,《精忠报国》啊《向天再借五百年》、《摇太阳》啊——”

等徐朝涵说到《摇太阳》歌迷们都笑疯了。

这首儿歌的传唱程度,说实话,《夜曲》和《精忠报国》等等,还真比不了。

“但是,我的老师让我准备新歌——”

“压力很大啊,各位!”

“如果新歌你们不喜欢,那么我会不会毁了我老师的演唱会?!”

就在徐朝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齐声高呼:“会!”

陈澜在一旁简直都快被笑倒了。

说实话,徐朝涵想要表演什么作品,她还真不清楚,甚至她都没有和徐朝涵经过彩排。

与其说这是一场演唱会,不如说这是一次她和歌迷的互动。

颇有点儿和粉丝后援会见面唠家常的轻松。

所以至于徐朝涵表演什么,她也并没有去特意了解。

演唱会超时?

没关系,交钱就行。

“你看,压力就是这么大——”

徐朝涵摊了摊手。

然后在万众欢呼声中,把舞台乐队角落当中抽出一把椅子来摆在舞台中央一旁。

然后拉着陈澜坐下。

接着——

徐朝涵才笑着道。

“所以,接下来让大家替我老师检验检验我的学习成果。”

“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紧张在所难免,所以,接下来各位哪怕失望,也请手下留情——”

紧接着。

在观众的欢呼声中。

徐朝涵扭头看向乐队老师。

轻轻点了点头。

乐队老师同样点了点头。

然后。

轻轻按动键盘。

清澈悦耳的钢琴声音顿时在四面八方的高保真立体音响当中彻底环绕在体育场馆中。

而随着几个琴键重音响起之后。

节奏渐渐放缓——

‘从那遥远海边

慢慢消失的你

本来模糊的脸

突然渐渐清晰——’

徐朝涵的作品向来以风格独特所著称,无论是激情四溢亦或者是豪迈激昂或者温柔如水,好像都能信手拈来。

如今在场八万多人,除了周维清和陈澜之外,好像没有任何一个人亲耳听到徐朝涵的现场演唱。

是以,当徐朝涵用一种极为清澈的声音演唱起这首歌来时,所有人都屏息凝神。

很明显。

这是一首抒情流行歌曲。

或许因为最近《我心永恒》和《Rolling In The Deep》的全球火爆,许多人好像已经忘记了徐朝涵最令人期待的作品风格。

所以。

当这明显的抒情旋律响起之后。

很多人都满是惊喜。

对于很多歌迷甚至歌手来说。

现如今,只有两种抒情。

一种是日暮黄昏,垂死挣扎的抒情音乐,它已经渐渐被流行、rap等等风格所取代。

而另一种。

则是徐朝涵的抒情。

一首抒情歌曲,只要在创作人打上徐朝涵的名字。

立刻就能火遍大江南北。

这就是徐朝涵这个名字如今的影响力。

‘想要说些什么

又不知从何说起

只能把它放在心底——’

柔和的旋律,清澈到极致的嗓音,徐朝涵微笑着,向着观众挥手。

舞台下一片安静,只有橘红色的应援棒在有节奏的舞动着。

‘茫然走在海边

看那潮来潮去

徒劳无功想把

每朵浪花记清

想要说声爱你

却被吹散在风里

猛然回头你在那里——’

清澈的嗓音,不同于一般抒情歌曲那婉转慢节奏的吟唱,徐朝涵的这首抒情歌曲,竟然在节奏还有唱法上,给人一种难得的清新感觉。

甚至。

就连舞台一旁的陈澜,都在随着节奏打着拍子。

而就在徐朝涵唱到这里时,一个间奏。

咚咚。

重重的鼓点,好像宣告了最令人期待的一刻。

副歌到来。

‘如果大海能够

唤回曾经的爱

就让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

你已不在流连

就让他随风飘远——’

虽是初次听到这首作品,但是在观众们满是期待感的心情当中,这首《大海》最经典的旋律响起时,那种充沛的情感和清澈的嗓音,给人带来一种极为辽阔的感受。

陈澜一脸惊喜的看着徐朝涵,忍不住握紧了双手——

精品。

又是一首极其难得的精品!

《大海》这首作品,除却原作中用情至深的兄妹情感之外,还是一首无论在唱功、流行度方面都极为出色的作品。

这一首被多少巨星翻唱过的作品,哪怕历经岁月的变迁都不曾有过褪色,对于徐朝涵来说,是完全刻印在灵魂当中的经典作品。

当这首作品的旋律响起之后,他的情绪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准备好。

作为一个曾经的麦霸,《大海》也是徐朝涵的保留曲目之一。

每当疲惫的时候,拿着麦克风扯着嗓子唱一首《大海》,让酒气伴随着疲惫一起发泄出来,那种感受。

无与伦比。

所以。

当徐朝涵以Live版本的《大海》唱到——

‘如果深情往事

你已不在留恋

就让它随风飘远——’

突如其来的横跨两个八度却依旧清澈毫无吃力的声音响彻在整个体育馆之后。

所有人都沸腾了!

所有人都站起身来鼓着掌,就连陈澜都忍不住起身,一脸惊喜的看着徐朝涵。

‘如果大海能够

带走我的哀愁

就像带走每条河流——

所有受过的伤

所有流过的泪

我的爱——

将全部——带走——’

疯了。

徐朝涵的作品一向以内容见长,其作品感人至深,或者说感染力极强,但是好像除了《我是一只小小鸟》之外,徐朝涵很少用作品来展示演唱技巧或者是演唱实力。

所以。

在一曲高音版《大海》的面前。

徐朝涵用几乎并不吃力的方式向观众展现了恐怖的音域和气息——

尤其是。

这是一首无论从编曲还是作词方面,都极为优秀的作品的时候。

每个人都疯了一样的鼓掌!

效果爆棚!

所有人都兴奋的看向大屏幕。

或许,很多人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期待徐朝涵。

但是,看到徐朝涵出现在舞台之上,就控制不住的情绪亢奋起来。

或许。

是因为这个家伙从来不会让人失望吧——

他的每一次出现,都会给人带来惊喜。

而这次。

同样也不例外。

徐朝涵额头上已经浮现起细密的汗珠,呼吸在高保真的定制麦克风前,毫无掩饰他粗重的呼吸声。

“一首《大海》,谢谢大家——”

掌声如雷鸣。

就连陈澜都送上了掌声。

陈澜专门走到乐队旁边,然后给徐朝涵取回一瓶矿泉水,看着徐朝涵亢奋的表情,忍不住打趣。

“还行不行?”

按照演唱会流程。

接下来,徐朝涵还会演唱一首歌。

最后。

才是真正的惊喜——

和即将首次登台的周维清。

合唱——

光是想想这个表演,甚至就连陈澜都忍不住期待与激动。

这个演唱会的规模,或许将再无人可以超过了——

徐朝涵和周维清首次在观众面前合唱——

“怎么会不行?”

徐朝涵喝了一大口水,然后才看向陈澜。

“您这是瞧不起我啊!”

观众们哄堂大笑。

徐朝涵顺了顺气儿。

然后看向观众们。

“接下来。”

“再唱一首歌我就滚下了——所以,迫不及待的朋友们稍安勿躁。”

歌迷们闻言纷纷哄堂大笑。

“既然来到羊城。”

“那么接下来的这首歌,好像粤语应该比较合适。”

“原来有人问我说——”

“老徐啊,你一个北方人,怎么粤语说的这么溜?”

“我只是想说。”

“这个世界”

“是真的有天才的——”

“比如我。”

徐朝涵微笑着。

在观众哄笑声中。

徐朝涵一颗颗的解开西装外套。

内里是一件紧身弹力背心。

完美的身材和棱角分明的轮廓在专业级的摄影机面前,根本掩饰不住。

徐朝涵微笑拿起矿泉水。

然后从头上浇下——

这一幕。

简直让那些同是徐朝涵的粉丝们都疯了。

微微扬了扬手,乐队当中走出一名工作人员,然后把一把电吉他送到了徐朝涵的手中。

“所以,接下来——”

“来吧!”

重重的一扫琴弦,电吉它所特有的电音和金属质感,立刻就重重的冲击在每位歌迷的鼓膜当中!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