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朝涵的脸色涨的通红,面对着周维清似笑非笑的表情,竟然难得的尴尬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

喜欢过陈渝的那是原来的徐朝涵,和他可没有一毛钱关系。

对于徐朝涵来说,陈渝这个丫头眼高于顶,心气儿高,并且是个极度的外貌协会成员,他也自始至终对陈渝没什么想法。

但是。

前身的锅得背。

“珊珊和我说的啊,说你暗恋人家,还偷偷的写在日记里了——”

周维清看着徐朝涵罕见的脸庞涨红,心中忍不住爆笑,但是小脸儿上依旧维持着那平静的笑容,让人摸不清楚她的想法。

“这个珊珊!”

徐朝涵咬牙切齿。

“下个月开始,她的零花钱减半了!”

这丫头才和周维清见过一次面,怎么嘴上就没有把门儿的,这不是挑事儿吗?

看到周维清还是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徐朝涵实在是也受不了她那打趣的表情,一头就扑到周维清的怀里。

然后拱啊拱的——

周维清这才忍不住爆笑起来。

“你起开,痒死了——”

“——”

在电话里,老妈曹春霞倒是担心徐朝涵放不下陈渝,一直安慰儿子,倒是也让徐朝涵哭笑不得。

“那还去不去?”

徐朝涵不想去,封个红包心意到了就行了。

但是,却也有些迟疑,毕竟大家都是邻居,而且,萍姨对他也足够好,基本上可以说是当半个儿子看待的,唯一的闺女出嫁,而且听老妈的意思是,男方那边家境很好,萍姨希望徐朝涵能参加陈渝的婚礼,壮壮脸面。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现如今为什么彩礼价格居高不下,不过就是因为攀比风行,萍姨也舍不得闺女被男方家里人小瞧了,是以希望徐朝涵能出现,替女儿扬扬声势。

徐朝涵有些为难。

周维清被徐朝涵一阵乱拱搞得气喘吁吁,脸颊飞红,看着徐朝涵为难的表情,然后才笑道:“去呗。”

她是知道徐朝涵和萍姨两家的情分的,徐朝涵这个家伙还吃过人家的奶——

想到这里,饶是周维清都忍不住心里产生一种古怪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好像不参加说不过去。

“不过礼金我定。”

周维清向着徐朝涵皱了皱鼻子,调皮的说道。

以她对于徐朝涵的了解,这个家伙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尤其是如今身价不菲,如果在礼金方面太过的话,那就不是祝贺了,不仅会引起人家新婚夫妻的家庭矛盾,还会让陈渝对这个家伙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别看这丫头憨憨的。

但是在这方面,和普通女人一样敏感。

徐朝涵一眼就看穿了这丫头的心思,笑吟吟的说道:“好的,那你定。”

“对了,你是不是喜欢可爱的女生?”

商量好了,周维清八卦的心思也起来了,一双美眸好奇的看着徐朝涵,有些不解的问道。

陈渝是那种可爱的女孩儿,常年留着一个蘑菇头短发,脸庞白净,光是看外表,穿上校服说是个高中生都有人会相信。

而周维清自己更是可爱到无可救药,实力碾压陈渝。

这年头儿,互联网上可爱类型的女生太多了,像是靓靓、饭团都是那种可爱类型的女孩儿,以至于周维清都开始徐朝涵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癖好了。

把这个猜测和徐朝涵说了一下,没想到徐朝涵一下子暴跳如雷。

“扯淡!”

“我怎么可能这么变态?!”

“我也喜欢萧姝婧这样的!身材好,长得性感,一双大长腿,光看着都流口水!”

徐朝涵是真的害怕了。

自个儿在这丫头心里是什么形象啊?

为了怕误会,徐朝涵甚至自曝——

周维清就斜睨着徐朝涵,一脸的冷笑。

“终于说出来了吧——”

只不过这丫头是可爱类型的,哪怕故意装作严肃依旧都没那种气场。

“呵呵。”

徐朝涵同样冷笑着,见到周维清眸子当中隐藏的笑意,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太吓人了,一不小心差点儿成变态。

“不过,你就死了心吧,这辈子你和萧姝婧都没有可能了——”

周维清轻轻皱了皱鼻尖儿,一脸的娇俏可爱:“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桀桀桀。”

“什么乱七八糟的——”

徐朝涵哭笑不得。

“你小说看多了!桀桀桀,我还咯咯咯——”

两个人平常形影不离,不过周维清的性格是那种活泼可爱的,更多的时候是喜欢作弄徐朝涵,不是那种令人反感和过分的玩笑,反而充满了温馨的感觉,现在周维清不在徐朝涵的视线里,徐朝涵好像都感觉好像少些什么似的——

陈渝的婚礼在11月2号举行,据说是男方家里专门请了师傅推算出来的黄道吉日,对此,徐朝涵嗤之以鼻。

不过。

就在徐朝涵想要放松放松和周维清衬着快要国庆周自驾游的时候。

好像又赶上事儿了。

央视音乐频道副总编通过陈澜,向徐朝涵发来邀请。

希望徐朝涵创作一首适合国庆的音乐作品,算作是为祖国献礼。

对此。

徐朝涵稍稍有些犹豫。

虽然他极其富有爱国心和民族自豪感,但是最近一系列事情真的让他想要休息休息了。

暂时不想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当然,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最近热度实在是太高了,有一首《我心永恒》牢牢的霸占着北美公告牌冠军的位置上,旭娱乐圈的聚光灯好像始终笼罩在徐朝涵的身上。

另一方面。

也是因为最近被逼捐的事情。

他一开始的打算是想要以自己的影响力向大众传递正能量,作秀的成分肯定是有,但绝不是主要的,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这种公益行为,来弥补自己内心的不安。

剽窃的不安。

毕竟,自己脑海中的这些灿烂如明珠的经典,它们是有主人的。

虽然,在这个世界上,无人知道。

但是,徐朝涵还是想要通过捐赠一部分音乐版权收益为这个世界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做些事情,也算是对这些作品的主人们的积福。

不过。

绝对不是通过被逼捐的形势。

说实话,被逼捐的感受,真的有些难受。

那些网友在见到自己迟迟没有表态之后的谩骂,如同一根刺一样扎在他的心里。

所以,徐朝涵打算最近低调些。

不过。

陈澜倒是建议徐朝涵接下来。

“你已经好几次拒绝央视的专访了,这次人家好不容易想要邀请你,甚至还怕你拒绝专门通过我,如果你再拒绝的话,对你今后的发展会有阻碍的。”

陈澜显然比徐朝涵想的更深:“而且,这也是一个荣誉,为祖国献礼,你不是一向充满了爱国情怀吗?”

徐朝涵闻言想了想,然后这才点头答应下来。

在这种问题上,陈澜总是想的要比徐朝涵想的更周到,听陈澜的,准没错。

得到徐朝涵答应的回复,央视音乐频道副总编甚至亲自打来电话向徐朝涵表达感谢,面子给的实在是足够大了。

祖国72周年华诞,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值得开心和庆祝的。

或许是临近祖国华诞,事情好像又忙了起来,周维清跟家休息了两天再次恢复了忙碌的工作状态,而越来越多的邀请也让徐朝涵应接不暇。

无非就是代言、广告之类的商业合作。

徐朝涵现在有两首公告牌冠军的作品打底,前来合作洽谈的品牌方与原来相比,明显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而且报价更是越来越高。

对此,徐朝涵的回复依旧没有太大差别。

“不好意思,暂时想休息一下,合作的事情有机会,感谢贵公司的青睐,抱歉——”

整个娱乐圈,像是徐朝涵这么独的家伙,也没谁了——

实际上,徐朝涵现在对经济方面好像早已经没有了要求,在周维清和其团队的运作下,徐朝涵的个人资产已经突破了4.2亿元,不仅如此,徐朝涵如今所有作品的版权价值,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可以说,哪怕仅仅依靠着这些作品的版权费,他几辈子都够花了。

现在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累?

所以,如果没有央视的邀约,徐朝涵早就开始琢磨规划国庆周的旅游路线图了。

当然。

就在徐朝涵用了两天的时间敲定了央视音乐频道所邀约的作品之后。

他就开始查找攻略了。

国庆周普通人都出去游山玩水了,他实在是没有必要和心情窝在家里。

生活就是这样,总是需要调剂的。

国内是不可能了。

国庆周,国内出行的游客人山人海,那不是看风景去了,那纯粹就是看人海去——

首个目的地,徐朝涵就瞅准了资本家的递过。

美利坚。

这个如今华夏各个领域的对手。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要深入的了解敌人——

当徐朝涵以这套说辞说服周维清的时候,周维清简直都笑喷了。

“你的心态,真的和我爸爸这一辈人一样——”

或许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对于一切敌视祖国的国家,徐朝涵向来都没抱有什么好感,无论平常的言行,都透露着一种仇视的感受。

周维清了解徐朝涵的性格,倒是规劝了几句。

“我觉得国内就挺好的,国外多危险啊,种族歧视那么严重,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周维清出过国,但是哪怕女性有优待,在遇到那些没有素质的外国人的时候,依旧能清晰的感受到来自国家和皮肤以及种族方面的歧视。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那不一样。”

徐朝涵笑着,看到周维清疑惑的表情,然后才眨了眨眼。

“这次有我在啊——”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