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我是你的粉丝啊,你还在抖乐上回复过我——”

回复你的应该不是我——

徐朝涵手里不闲着,帮着一群突如其来的粉丝们签名,脸上带着微笑。

这阵仗,哥们儿也熟悉了——

“老徐你怎么不直播啊,我天天都逛你直播间的——”

“小徐,这是你对象啊——”

“咱甘南的骄傲啊,别理会网上那些人,那些人就是看到有钱人眼红——”

一大群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是无一例外都宽慰着徐朝涵,让徐朝涵心里暖暖的。

这就是家乡人。

华夏骨子里的地域情节,你受了委屈,有了成绩,都有家乡人为你分担为你骄傲。

徐朝涵心里特别熨帖,甚至就连一旁的周维清都有些受宠若惊的帮着大家签名。

徐朝涵拐回这么一个漂亮媳妇儿来,尤其是俩人如今有多么恩爱,光看陈澜演唱会上周维清和徐朝涵对唱《神话》时的表情都能看得出来。

尤其是。

在徐朝涵功成名就之后,他许许多多的过往被扒了出来,甚至徐朝涵亲口承认,他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遇到了周维清,在徐朝涵没有爆火的时候,生活开销甚至都是周维清负责的。

徐朝涵的这种经历,让许许多多的甘南人民对周维清充满了好感。

徐朝涵的经历简直就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的那种感觉,而周维清和徐朝涵结识于微末之间,她有资格陪伴或者享受徐朝涵如今的荣耀。

市民越来越多,到最后徐朝涵也不得不歉意的停止签名,和周维清逃离了人群。

好在大家也颇为理智。

确实,徐朝涵的忠实粉丝们,大多是理智的成年人。

直到和周维清上了车,徐朝涵才松了口气,大家伙儿太热情了,承受不住。

徐朝琳倒是有些惊讶和咂舌的看着徐朝涵:“老哥,你现在的人气真的太可怕了——”

刚刚足有数百人围着徐朝涵,如果不是高铁工作人员疏散人群,恐怕整个广场都会被堵住。

“就这?”

刚刚逃脱,看着徐朝琳惊讶的模样,徐朝涵忍不住得瑟了。

“你是没见过八万人体育馆座无虚席的模样,那场面——简直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徐朝涵一副这都是小场面,放松放松的模样,让周维清都笑喷了。

徐朝飞笑吟吟的看了一眼后视镜,刚刚和嫂子打了个招呼后就没有出声。

有些东西,在心里就成。

“嫂子也来了,今儿咱家算是团聚了——”

徐朝琳兴奋莫名,国人的本性就是期盼着全家团聚,那种感受,好像喝水都是甜的。

徐朝涵笑了笑没有说话。

“对了。”

徐朝涵想起什么来似的,看向小妹。

“陈渝找了个什么对象?”

说实话,徐朝涵是很好奇的。

对此,周维清也充满了好奇心。

她很好奇,那个在琳琳和徐朝涵嘴里,始终瞧不上或者说是嫌弃徐朝涵的陈渝,眼光究竟是怎样的。

“人家可是高材生,留日博士,现在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高管,长得很帅,对陈渝言听计从的。”

徐朝琳明显知道老哥的心态,嘿嘿笑了笑,然后说道。

“不过。”

“听说他家里挺有钱的,眼皮子挺高,要不然萍姨也不会把你搬出来——谁让你有出息了?”

徐朝涵闻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周维清则是看了徐朝涵一眼,然后好笑的抿起了嘴唇。

徐朝涵说过,陈渝是那种忠实的外貌协会成员,很瞧不上他。

果不其然,她的老公就连琳琳都承认很帅。

“别难过,你也很帅的——”

周维清小声说道。

徐朝琳就哈哈大笑,甚至就连徐朝飞都忍不住咧开了嘴。

没办法,徐朝涵从根儿上起就不是那种帅到惨绝人寰的主儿,甚至很少有人夸他帅,但是徐朝涵眉目周正,气质成熟,给人一种极为强大的安全感,尤其是徐朝涵183公分的身高还有那好到爆的身材,往人群里一站,同样能收获极大的回头率。

而且。

徐朝涵逆天的才华现如今已经几乎是人尽皆知,反而有无数的粉丝觉得徐朝涵特别有味道。

徐朝涵也不出声儿,笑呵呵的看着变化颇大的甘南。

——

回到家,饶是徐朝涵和周维清有心理准备,但是依旧被热情到恐怖的亲戚朋友们围住了,所有人好像都有一肚子的好奇和问题把徐朝涵围了个水泄不通,周维清则是被一群年龄相仿的女孩儿们围着,纷纷诉说着对周维清的喜欢,甚至还有女孩儿语气中掩饰不住的羡慕和极度。

徐朝涵被一大堆问题和夸奖搞得脑袋昏昏涨涨的,一开始还能聊,到最后反倒是许多亲戚们渐渐争执起来了,什么徐朝涵的哪首歌获得了多少播放量,拿到了什么荣誉,实在是太多了。

到最后徐朝涵抽出身来,已经天色渐晚了。

徐朝涵这次回来纯粹就是应萍姨的邀请给陈渝壮壮声势,虽然很幼稚,但是闺女的终身大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徐朝涵没什么任务,装饰房间,贴拉花,挂气球什么的事情一帮十七八的小辈儿们就解决了,徐朝涵和一帮亲戚们见了个面打个招呼就无所事事了。

倒是年底回来的那一趟和三叔家闹得矛盾不小,这次徐海特意给徐朝涵和周维清道了个歉,徐朝涵也不再计较了。

终究是亲戚,有什么矛盾,时间自会渐渐消弭。

新娘子陈渝并没有怎么打扮,和一帮闺蜜在卧室里聊天,无非就是诉说些儿时的趣事儿,人到这一天,总归会多愁善感些。

陈渝的儿时终归是避免不了徐朝涵的存在,但是在陈渝的口中,徐朝涵小时候和现在几乎是判若两人一般,但是回忆起童年,陈渝还是避免不了有些惆怅。

正在陈渝说起小时候徐朝涵怎么为了引起她注意搞怪的糗事的时候。

徐朝涵带着周维清进了卧室。

一瞬间。

在看到徐朝涵的眼睛的时候,陈渝脸庞像是血染了一般,瞬间通红。

陈渝坐在床的中央,一圈儿都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女孩儿,徐朝涵的出现,倒是让这些伴娘们兴奋不已。

“新婚快乐。”

徐朝涵看着陈渝,脸上带着自然的微笑,衷心的祝贺。

“谢谢——”

陈渝向着徐朝涵笑了笑,在看到徐朝涵的笑容的那一刻,好像原本所有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

“没想到你还记得——”

徐朝涵向着陈渝笑了笑,然后也不怕被嘲笑,自曝其丑:“小时候你长得又漂亮又可爱,学习成绩又好,咱们学校好多人都喜欢你的——”

“我想引起你的注意,这也很正常啊——”

“但是你就没给过我一个好脸色——”

徐朝涵呵呵笑着,有点儿像是抱怨的说道,给足了陈渝的面子。

实际上,小时候徐朝涵连跟陈渝说话都没有勇气,也确实只有用这种出糗的方式来获得关注。

每个人的童年,差不多都一样的。

陈渝就抿着嘴笑,也不说话。

只是在见到徐朝涵之后那紧张尴尬的情绪渐渐放松了。

自从徐朝涵出现后,整个卧室的人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徐朝涵和周维清所吸引,徐朝涵坐下来和陈渝聊了会儿天儿,无非就是小时候的回忆,还有陈、徐两家的关系。

“以后有什么麻烦别不好意思,尽管找我爸妈或者跟琳琳和小飞说,说起来咱两家虽然不是亲戚,但跟亲戚也没啥两样了,萍姨也是一直拿我当儿子看的——”

徐朝涵笑吟吟的说道,见到陈渝点了点头,然后才和周维清再次祝贺陈渝后。

这才离开装点的很喜庆的卧室。

周维清和陈渝道贺之后,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就算是徐朝涵和陈渝聊天的时候,她也一直微笑着站在徐朝涵的身边。

因为。

徐朝涵一直紧紧攥着她的手。

——

再次见到周维清,家里人都自然多了,尤其是听儿子说起过和周维清相识的点点滴滴,整个徐家人也早就把周维清当成了自家人,曹春霞对拉这个准儿媳妇的手心理压力很大,她的手因为劳作极为粗糙,像是怎么洗都洗不干净似的,而周维清的手白嫩细腻,好像不用打光和后期都能直接拍摄广告似的,真不好意思拉人家的手。

但是,曹春霞还是拿出一大堆干果和零食来招待周维清。

听儿子说,这个儿媳妇是个爱吃的——

周维清看着桌子上堆得一大堆都是自己平日里爱吃的零食,心里暖暖的同时,那张白皙的小脸儿也是臊的通红。

徐朝涵看着这一幕觉得甚有趣味,忍不住哈哈大笑。

而知道情由的徐朝琳也忍不住笑喷了,给老爸和老哥嫂子科普了一下,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好了好了,人家脸皮儿薄,再让你们惹恼了,倒霉的可是我——”

徐朝涵打圆场。

不过。

这种家庭氛围,也是他喜欢见到的。

一家人现在都没把这丫头当外人,老妈的喜欢喜于言表,老爸虽然不好多说什么,但还是偷偷预备了个红包,没多少钱,就是份心意,徐朝飞和徐朝琳没什么顾忌,一口一个嫂子,让周维清又害羞又开心。

“也差不多了,都休息吧,老大你和清儿怎么办?”

曹春霞看向徐朝涵,虽然俩人现在是对象,但是毕竟还没登记,家里房子有限,也不太好安排,总不能直眉愣眼的现在就安排徐朝涵和周维清一个房间。

“这你甭管了,孩子们有打算——”

徐爸忍不住开口,这老娘们儿,没个眉眼高低。

徐朝涵笑了笑没有说话。

到最后。

徐朝涵才抱着毯子进了卧室。

身后是一脸羞红的周维清——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