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热扎?”

陈澜坐在沙发上,她穿着一条真丝连衣裙,曼妙的身材毫无掩饰的勾勒出来,双膝上平整的放着一个抱枕,扭头看向徐朝涵,那张知性姣好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恶作剧的笑容。

做完spa的陈澜肌肤紧致细嫩,如果不是眼角的几分鱼尾纹,谁能想到眼前这个优雅知性的女人,已经四十多岁了?

“喜欢。”

徐朝涵看到陈澜不怀好意的笑容,想了想,眨了眨眼睛说道。

哼。

身旁一个不大的鼻息声音显示出其主人不爽的情绪。

周维清同样穿着一条粉丝的真丝连衣裙,只不过周维清穿的是吊带连衣裙,白腻的肩头和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象牙般迷人的光泽,一头乌黑的秀发简单的束了个马尾辫儿,盘膝坐在沙发上,盈盈一握的精致小脚上涂着淡淡的黑色,没有那种动人心魄的性感,反而充满了可爱的味道。

“热扎挺可爱漂亮的——”

迪丽热扎五官深邃精致,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味道,让人觉得极其性感漂亮,在荧幕上,她一直小心翼翼,生怕和异性有过分亲密的举动,但是私底下热扎是很可爱的。

这样的女孩儿,鬼才不喜欢。

但是徐朝涵的喜欢,只是单纯的欣赏。

周维清装作生气。

实际上她对徐朝涵的了解,就和徐朝涵对她的了解一样。

深入骨髓——

“你说说,这才消停了多长时间,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么,这次事情闹得挺大,也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如果那个光头男受伤严重执意控告徐朝涵故意伤害的话,哪怕是徐朝涵恐怕都要留下案底。

个人影响力再大,也打不过法律。

这件事情很棘手。

陈澜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已经第一时间去打点关系,但是结果如何,现在还没个准信儿。

之前徐朝涵就因为殴打陈宪被全网封杀,虽然最后发现是个乌龙,完全是天娱娱乐借机生事,但是也让许许多多徐朝涵的粉丝们充满了担心。

老徐不会又被封杀吧?

事实上。

大家都多虑了。

就在陈澜担心,甚至徐朝涵都装作无所谓的时候。

李辰打来了电话。

“兄弟。”

接到李辰的电话,徐朝涵有些莫名其妙。

但还是笑着道:“辰哥。”

“什么时候请我吃饭?”

李辰的声音当中满带笑意。

“嗯?”

徐朝涵有些愣,不过还没说话,李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对面儿我帮你搞定了,你还别说,这几个人还真有点儿嚣张的资本——”

“本来说你来象京我安排的,但是最近人在章南赶不回去,等有空见面,你请我啊——”

李辰哈哈笑着,徐朝涵闻言心里也是一松,有些温热,同样笑道:“没问题——”

两个人寒暄了一阵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陈澜和周维清则是睁大了双眼好奇的看着徐朝涵。

听刚刚的意思,徐朝涵身上的麻烦李辰搞定了?

“原来有八卦新闻报道辰哥家庭背景挺厉害的,我信了——”

徐朝涵呵呵笑着,内心有些暖意。

虽然他对这件事情不太在乎,但是其实徐朝涵还真是有几分担忧会在个人档案当中留下污点的,他现在名气大归大,但是各方面的朋友还真是太少了一些,李辰不声不响的帮他搞定了这些麻烦,总的来说,欠人家个人情。

“李辰性格也挺直的——”

陈澜微笑着说道。

夜已深,今天又出了这么多事儿,陈澜有些疲惫。

起身看向徐朝涵道:“我先去休息了,你们聊——”

说完陈澜笑吟吟的瞥了周维清一眼,周维清那张小脸儿立刻蓦的红了起来。

徐朝涵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了陈澜和周维清两眼,不知道这俩人在打什么哑谜。

待陈澜回到一楼的卧室,徐朝涵有些奇怪的向着周维清问道:“澜姐怎么住到楼下了?”

一楼的主卧定位是老人卧室,还有一个保姆卧室,之前陈澜一直住在二楼的卧室,不知道为什么搬了下去。

周维清闻言小脸儿越发红润,美眸水润至极,好半晌才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事儿自己知道就行了,俩人都知道反倒更害臊——

“咱们也去休息吧?”

徐朝涵看着周维清缩在沙发上小小的身子,尤其是这丫头不知道为什么,羞的满脸红晕,甚至就连她白皙的肌肤上都弥漫起一层玫红色,令人垂涎欲滴。

周维清抿着嘴没有说话,被徐朝涵一把抄起腿弯,然后直接走向了卧室。

好半晌,半掩的房门当中才传来周维清羞涩难当的声音。

“门没关紧——”

“你小点儿声儿——”

“——”

——

国庆节第二天。

也是正好是周一。

临近中秋,象京的天气变化很明显,虽然中午依旧燥热,但是清晨却很凉爽,薄薄的雾气弥漫着,一轮红日自地平线缓缓冒出了头儿。

二楼卧室内,徐朝涵躺在床上依靠着一个枕头,一只胳膊被周维清抱在怀里,这个憨憨睡姿很可爱,肉嘟嘟的脸颊白皙光嫩,让人有种想要轻轻咬上一口的欲望。

一床薄薄的毯子盖在两个人的身上,周维清光嫩的小腿搭在徐朝涵的身上,从毯子里探出一只娇嫩精致的脚丫,豆蔻般精致的脚趾上涂着淡淡的黑,显得越发可爱娇憨。

徐朝涵有些燥热。

睡梦中的周维清脸上依旧带着红晕,轻轻咂了咂嘴唇,依旧沉沉的熟睡着。

徐朝涵轻轻捏了捏周维清挺翘的鼻尖儿,然后微笑着摸起了手机。

周一的新闻很多。

但是最火热的还是昨天发生在象京的那起交通事故,徐朝涵暴打奔驰车主的新闻。

对于这些新闻,徐朝涵没有什么兴趣。

但是。

很快,一条新闻就映入了徐朝涵的眼帘。

‘遗憾,《我心永恒》止步15连贯——’

凌晨公告牌更新,《我心永恒》终于结束了长达15周的冠军荣耀。

此消息一出,华夏无数网友们扼腕叹息。

虽然,15连贯已经是个极其华丽的成绩了。

自从公告牌正式成立的这几十年来,15连贯的歌曲屈指可数,一个华夏人创作,华夏人演唱的作品,能进入十连冠俱乐部对于许许多多华夏人来说已经是不可思议了,但是看着每周公告牌更新,《我心永恒》牢牢的蝉联在冠军的位置上,大家还是期望着它不会掉下来。

但是。

就在国庆假期,《我心永恒》被一首励志的洗脑神曲所打败,依旧让人充满了遗憾的情绪。

陈澜在世界最顶级的排行榜上牢牢霸占了十五周。

终于走下了神坛。

饶是徐朝涵,都不禁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睡梦中的周维清很敏感,好像听到了徐朝涵的叹息声,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好半晌,那双水润的眸子才有了聚焦,周维清看向徐朝涵,思绪还没有归位。

“没什么。”

徐朝涵宠溺的摸了摸周维清的秀发,待见到周维清这才再次枕在自己的胳膊上,舒适的叹了口气,这才道:“《我心永恒》下榜了——”

“?”

“啊?”

刚刚躺下的周维清有片刻的愣怔,随即便猛的坐了起来。

晨光无限好。

看着徐朝涵色迷迷的眼睛,周维清没好气的拉过毯子披在身上,然后才满心失望的说道:“怎么下榜了?”

《我心永恒》这首歌曲虽然是一首英文歌曲,但是对于华夏人的意义,却好像已经不单纯是一首歌曲了。

在国际舞台上,音乐好像一直和亚洲人无关,各种盛大的奖项、典礼都牢牢的被西方歌手所把持着。

从这一方面来说,这也是一种文化歧视。

此时一首《我心永恒》牢牢的站在世界最流行歌曲排行榜的冠军位置上,好像打了无数人的脸。

虽然它是一首英文歌曲,但是它的创作者和演唱者,却都是纯正的华夏人。

所以,无数国人为之骄傲和自豪。

但是。

现如今,就在这个完全意想不到的时候。

《我心永恒》结束了它的荣光之旅。

甚至《我心永恒》没有来到亚军的位置,而是直接掉到了第三位。

郁闷。

周维清很不开心,看着徐朝涵也有些失望的表情,忍不住低下头咬了徐朝涵的肩膀一口。

《我心永恒》止步15连贯。

这条新闻所造成的影响,要比徐朝涵以及周维清等人所想的还要大。

许许多多的人虽然知道,无论再好的歌曲,都有走下神坛的那一天。

但是。

明明上一周《我心永恒》还强有力的夺得冠军,明明这首歌还能再坚持很久的。

但是一周过后,风云突变。

止步在了15周冠军这个令人遗憾的数字上。

只要再挺一个月,就一个月的时间。

《我心永恒》就会创造历史,刷新纪录。

起床洗漱。

很意外的,陈澜今儿并没有做早饭。

而是靠在沙发上刷着新闻。

徐朝涵有些好笑。

陈澜平常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看样子对《我心永恒》这首歌曲也是极为在意的。

大家的情绪好像都有些不高。

当然,这种情绪的低落倒不是因为《我心永恒》下榜。

而是就差一点点,仅仅就差一点点。

《我心永恒》即将创造纪录。

刷着新闻的陈澜见到徐朝涵也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随即发觉自己这种情绪好像有些不好,脸上再次浮现起笑容。

“起床了?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点个外卖吧——”

徐朝涵摇了摇头,然后笑着安慰陈澜。

“也不用有什么失望的。”

“早早晚晚的事儿。”

徐朝涵打开手机点餐,头也不抬,然后随意的说道——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