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微风卷起窗帘,两个衣着清凉的大美女在餐桌前相对而坐,白皙笔直的美腿和精致娇嫩的玉足在眼前清晰可见。

徐朝涵盘膝坐在地毯上,手里捧着周维清的一袋零食吃的津津有味儿。

“你看这家伙——”

陈澜吃着简单的早餐,油条和小馄饨,见到徐朝涵的眼珠子贼兮兮的往两个人的腿上瞄,忍不住有些好笑。

周维清闻言扭头看去,就见到徐朝涵收回的目光。

忍不住嘻嘻一笑,周维清从那双蛋黄色的拖鞋中伸出一直白嫩的脚丫,然后向着徐朝涵调皮的挠动着精致的脚趾,调皮的做了个鬼脸。

徐朝涵面色冷静的瞥了一眼,然后就伸出食指来作势挠了挠,周维清就嘻嘻的把腿收了回去。

一旁的陈澜有些无奈。

忍不住抚了抚额头道:“我说你们两个,不要这么旁若无人好不好?”

早饭没吃多少,倒是被狗粮喂饱了。

十月黄金周,陈澜也没什事情,倒是有些圈内好友约着她打麻将,但是陈澜却拒绝了,在这段时间放下工作好好休息休息调整调整,尤其是有徐朝涵和周维清陪着,她也懒得出门了。

早饭吃完,陈澜收拾桌子。

在她的身上,好像有种贤妻良母的优秀品质,虽然这套房子配备有专业的保洁团队,但是陈澜还是习惯亲力亲为,用她的话来说,家是一个私密的空间,她不喜欢陌生人能够进驻到这个私密空间之内,另一方面,只有亲力亲为,才拥有家的味道。

对此。

徐朝涵倒是颇为赞同。

他本身也是一个轻微的洁癖患者,也享受那种经由自己的手而焕然一新的成就感。

打开电视节目,大多都是国庆期间民众旅行的新闻,根据统计,国庆节当天,出国旅行的总人数突破了1.6亿人次,这个数据让人感觉有些夸张,对此,即便是徐朝涵都有些咂舌。

“突然感觉我们成了土鳖了,到现在连国门都没出去过——”

徐朝涵轻轻抓了抓一旁周维清柔顺的马尾辫儿,然后向着陈澜说道。

自从《我心永恒》发布之后,这几个月陈澜的行程大多都是在国外,之前倒是和周维清商议过出门旅行,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却始终未能成行。

看着徐朝涵有些幽怨的模样,陈澜忍不住笑了起来。

“国外也没什么好去的,而且很多人出国之后都是去当地的唐人街,和国内没什么两样,如果你想抱着游玩的心思,我猜你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后悔——”

陈澜微微耸了耸肩头。

徐朝涵闻言就笑了笑不再提这茬了。

气氛一时间有些安静。

良久,陈澜下意识的叹了口气。

随即反应过来,扭头看向徐朝涵,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起来,《我心永恒》止步15连冠,对她而言真的是个挺大的打击。

“不好意思——”

饶是陈澜恬淡优雅的性格,此刻也不由得脸颊微红。

得失心是不是太强了一些?

不过徐朝涵却是笑了起来:“没关系,很正常的事情啊,任谁看到这个局面都有些遗憾——”

《我心永恒》挺了这么多月,就差临门一脚就将会在公告牌创造历史,而此刻突然被狙击,连冠之路戛然而止,就连徐朝涵都觉得遗憾。

陈澜闻言笑了笑。

突然。

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

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动了起来——

“对了,你不是还有一首歌吗?”

就在《Korea style》超过《Rolling In The Deep》的时候,徐朝涵曾经和陈澜以及邹月婷讨论过,那时候徐朝涵曾经说过,有两个选择的,一个是由陈澜出面,再一个就是由徐朝涵自己出面,对《Korea style》进行狙击。

用徐朝涵的话来说,由他出面的话,颇有种杀鸡用牛刀大材小用的感觉。

是以,这个狙击《Korea style》的任务就落到了陈澜的头上。

再然后。

光芒万丈的《我心永恒》就横空出世了。

《我心永恒》太夸张了,一经问世就空降公告牌冠军的位置,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个奇迹,除此之外,15周连冠更是让它上升到了一个举世瞩目的程度。

但是。

在《我心永恒》结束了15周冠军之后,陈澜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手足无措了。

虽然华彩娱乐委托了六七位知名创作者希望借由《我心永恒》的热度打开北美市场,但是却始终没有一首歌曲能再次达到《我心永恒》的高度。

甚至,连十分之一的水准都达不到。

虽然公告牌是个流行音乐的风向标,但是你真指望着单纯的靠一首流行音乐就能登上公告牌也是想瞎了心了。

《Korea style》之所以能夺冠,是因为它魔性洗脑的MV,这才造成全球大流行,除非是这样水准的流行音乐,不然别说冠军,能不能上榜都是个问题。

当然。

以如今陈澜的咖位,全球无数歌迷都在期待着她的新作品。

但是,令她和华彩娱乐头疼的是。

虽然邀约了数位知名创作人,但是却始终没有一首作品能入眼。

没办法。

《我心永恒》的杀伤力太大了,简直就是天炸开局,这么个大招扔出去,后继乏力是肯定的,但是,咱也不能差太多不是?

是以。

现如今陈澜和华彩娱乐陷入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

不仅陈澜如此。

邹月婷同样面临着这样的问题。

在发布了《Rolling In The Deep》这首歌曲之后,邹月婷已经半年没有发布一首新作品了。

如果在这个当口儿不计作品质量发布一首歌曲,很容易就让之前凝聚的神格瞬间消散——

这恐怕也是之前徐朝涵所没有预料到的问题——

但是,现在这个问题还并不突出,所以徐朝涵也并没有意识到罢了。

听闻陈澜的问题,徐朝涵想了想,然后才道:“等等再说吧——”

能够风靡全球的作品,就那么点儿,一股脑的拿出来的话。

以后吃啥?

以后喝啥?

以后还能嘚瑟啥?

这是徐朝涵潜意识的担忧。

不过。

他并没有意识到,他所担忧的问题,正是如今陈澜和邹月婷所面临的问题——

“趁着这几天大家不忙——”

徐朝涵看向一旁的周维清,轻轻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几分玩味的笑容。

“我打算,培养个歌手——”

徐朝涵此言倒是让邹月婷和周维清一愣。

陈澜纳罕的看向徐朝涵,不知道这个家伙要搞什么幺蛾子。

倒是周维清聪明伶俐,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见到周维清悄悄的远离徐朝涵的身边,徐朝涵忍不住哈哈大笑。

一手就攥住周维清的足腕——

“别跑了,就是你!”

周维清闻言脸色立刻就苦了起来——

“我不要!”

开玩笑,她平日的工作就很忙了,哪还敢往自己身上揽烂摊子?

说实话,周维清并不太喜欢被人所瞩目的事情,之所以学习音乐也纯粹是为了能跟徐朝涵更有话题或者说是更加合拍,倒是真没想过当公众人物。

而且。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学习,周维清也知道,虽然她的声音条件不错,但是却毫无辨识度,她和徐朝涵合唱的一首《吹梦到西洲》虽然如今超级火爆,但是在这首歌曲的演绎中,徐朝涵很显然在迁就自己。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用很简单的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在音乐这条道路上,老天爷不赏饭吃——

陈澜闻言也有些忍俊不禁,有些期待的看向周维清。

虽然她也很清楚,像是周维清这种嗓音,基本很难形成自己的音乐风格。

简单的来说,周维清的声线是那种非常甜美清脆的条件,而这种嗓音条件,不说全国每年的各大艺术院校的学生,就单纯是一个抖乐,都有无数主播的嗓音条件要比周维清好得多。

“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周维清调皮的向着徐朝涵皱了皱鼻子,然后才笑道:“我烂泥扶不上墙的——”

陈澜闻言哭笑不得。

“哪有这么说自己的?”

但是徐朝涵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没关系。”

“我就是砸,也能把你砸成个流行天后——”

他奶奶的。

这话说得气人不?

周维清有些小感动,但是坐在一旁的流行天后陈澜就没好气的看向徐朝涵。

“流行天后就这么不值钱吗?”

徐朝涵闻言讪讪的道歉:“误伤,误伤——”

看向周维清,徐朝涵信心满满:“我的意思是说,我对你有信心——”

开玩笑。

徐朝涵一脑子的优秀作品,一首不火那就十首,十首不火那就搞它个十张八张的专辑——

质量不够数量凑,一大堆经典,也足够产生量变。

“还是算了。”

周维清摇了摇头,伸手拉住徐朝涵的手掌,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我是开玩笑的——”

这次录制歌曲,她没有被央视邀请,完全就是徐朝涵的随行工作人员的架势,这倒是真的让周维清有些不开心。

不过,真让她往演艺圈发展,她还真是打心眼儿里不情愿。

现在的工作节奏已经很忙了,她不想再增加额外的负担,而且徐朝涵就是个甩手掌柜,他的那些作品的版权徐朝涵从来不过问,周维清如果也进入娱乐圈,那么徐朝涵那一堆作品的版权由谁来操作?

换谁她都不放心。

实在是这里面的利益太大了——

俗话说男主外女主内,周维清觉得现在已经很好了。

当然。

闲暇时光和徐朝涵合作一两首作品她还是很开心的。

“但是那些作品,除了你,我给谁都不舍得啊——”

徐朝涵试图再次引诱周维清。

一旁的陈澜听的都泛酸。

“这里面,就没合适我的?”

终于。

最近正在为新作品头疼的陈澜忍不住开口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