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玩笑的——”

陈澜看着徐朝涵哈哈大笑的样子,忍不住也红了脸。

说实在的,陈澜和徐朝涵虽然是名义上的师徒关系,但是徐朝涵的三番两次的帮助早已经让陈澜把他当成了家人,但是内心当中,多多少少还是有几分不自在。

她从未向徐朝涵约过歌,甚至就连《芳华》都是徐朝涵强硬的塞给她,对此,她的经纪公司起初还是反对的,最后经过多方的讨论,才有了这张神仙专辑的问世。

接着便是《我心永恒》。

这首歌也是徐朝涵硬塞给她的。

虽然陈澜知道徐朝涵的作品非常出色,但是她并不想让她和徐朝涵之间的关系掺杂太多的利益。

那样就显得太过世俗,或者说这段关系不太纯粹了,她更希望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徐朝涵,而不是由徐朝涵来帮助她。

但是。

随着大家的感情日益加深,她也能开玩笑似的和徐朝涵邀歌了。

虽然心里多多少少还有些不太自在。

但是。

这也说明,她是真的把徐朝涵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不然的话,以陈澜从不亏欠别人的性子,她绝对不会如此张口,反而会简单直接的通过公司进行邀约。

徐朝涵自然十分清楚陈澜的性格,所以才哈哈大笑。

就连周维清这个冰雪聪明的憨憨都知道。

“笑什么笑?”

陈澜没好气的看向徐朝涵,然后才道。

“没什么,没什么——”

徐朝涵很开心,这说明大家之间内心的隔阂越来越少了。

“不过。”

徐朝涵想了想,然后才摇了摇头:“您那儿暂时先放放吧。”

《我心永恒》虽然已经掉下了冠军的位置,但是还牢牢的占据在公告牌的第三位,这个时候陈澜没有必要在这个节骨眼儿发表新作。

要知道一首《我心永恒》让陈澜进入了世界流行女歌手的第一梯队,无数粉丝和歌迷都在关注着她的新作品,虽然乘胜追击是正确的,但是和徐朝涵之前的担忧一样,他脑海中作品虽然层出不穷,但是这种能风靡世界的作品可是用一首少一首,自然要做到利益最大化。

反倒是华语歌曲没关系。

他脑海中的华语作品一大堆,即便以现在超高的频率发布作品,他都没有任何的顾虑。

“我整理出来了一些适合这丫头的作品,质量可能算不上特别好,但是胜在流行度高,无需太多的演唱技巧——”

徐朝涵如此说道。

这种作品,是属于那种能很轻易爆火的作品,但是你要说它有多优秀的话,倒真不见得,往往此类作品,无需歌手的嗓音有太高的辨识度,只要五音齐全就可以。

这也就是大众所谓的口水歌。

当然。

要比一般人意义当中的口水歌质量要高不少,毕竟能让徐朝涵记忆深刻的作品,一般都不会太差。

徐朝涵如此解释,陈澜立刻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这种流行作品有个极其显著的特征。

那就是,传唱度极广,但是却让人很难由歌曲而关注到歌手本身。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歌手明明他的作品大家都耳熟能详,但是歌手本人却不温不火的原因。

徐朝涵把这些作品说的很无所谓,好像就是为了整理出来给周维清练手的。

但是陈澜却很重视。

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徐朝涵的作品啊。

徐朝涵的一首作品,现如今在乐坛究竟是什么意义?基本上但凡对徐朝涵有些了解的人都清楚。

他的一首《我的梦》卖出了8000万的天价。

而《我心永恒》根据专业机构的初步测算,其衍生价值竟然高达2个亿的美金。

是以,现如今哪怕是一首口水歌,只要在它的创作人这一行填上徐朝涵的名字。

其价值立刻就会呈百倍暴增——

陈澜的表情不由得有些严肃了。

“这种流行歌曲——”

看着徐朝涵毫无在意的模样,饶是陈澜淡定的性子都不禁心脏砰砰砰的剧烈跳动。

“你有很多?”

徐朝涵出道一年就以恐怖的作品发布频率惊讶了整个乐坛。

这一整年来,徐朝涵发布了五十余首作品,如果整合成为专辑的话,则是足足五张专辑。

并且。

这些作品的质量,简直令人跌破眼球。

每一首都堪称经典。

以至于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现象,徐朝涵只要发布一首作品,立刻就能轻易的登上国内所有的音乐软件的销量榜单之上。

无数的歌手发布新作品的第一时间,都会托人询问徐朝涵最近有没有发布新作品的意向。

就怕撞车。

和徐朝涵的作品撞车,简直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是这个家伙发布作品太随性了,心血来潮了就上传一首新作,不管几点,不管风格。

好在徐朝涵好像放弃了线下市场,只是在互联网平台发布,不然的话,对其他歌手的冲击,将会更严重。

但是。

在保持着如此恐怖的作品发布的节奏中。

徐朝涵说还有一堆流行歌曲?

听他的意思是,这些流行歌曲有些上不了台面,他也就懒得发了,只是打算拿出来给周维清练练手——

暴殄天物啊——

有那么一刻。

陈澜是真的有些酸了。

她是演而优则唱的代表人物之一,原来跨界到歌坛,心高气傲的陈澜也不是没尝试过自主创作。

但是,绞尽脑汁创作出来的作品,连她自己都觉得羞于见人,自此就断绝了当个唱作人的想法。

现如今碰到徐朝涵,那种被轻易碾压的感觉,真的令人有些不爽。

“很多算不上——”

徐朝涵摇了摇头。

然后才想了想。

脑海中那些流行作品,如果一股脑的拿出来的话——

“但是,我觉得打造几个流行小天王和小天后的话,应该不成问题——”

徐朝涵如此说道。

陈澜闻言就有些无语了。

“你这话如果让婷婷听到,估计她眼珠子都绿了——”

陈澜还好。

她是华彩娱乐的艺人,但是邹月婷自从和天娱娱乐解约之后,现在自己当老板。

只不过这个老板有些悲催。

她的整个公司现在都在靠老板一个人在支撑运营,虽然最近签了几个实力和口碑都很不错的网红歌手,但是归根结底,这些人还是网红,并不会因为签约了邹月婷的公司就摆脱了网红的标签。

无论是资源还有商演等等,邹月婷的公司能够提供的少之又少。

所以。

邹月婷现在缺什么?

缺的就是作品。

“她有心理负担。”

徐朝涵闻言贼兮兮的笑了笑,表情有些欠揍。

关于徐朝涵和邹月婷结识的始末,陈澜早就了解了,甚至,她曾经还开诚布公的警告过邹月婷,不管她有什么想法,不要伤害徐朝涵。

邹月婷的情商和智商,说实话,如果真的想要算计一个人的话,哪怕是徐朝涵,恐怕也不一定是对手。

徐朝涵虽然很不合群,但是他是那种一旦认准一个人,就会掏心掏肺的主儿。

徐朝涵看着陈澜无语的表情。

“因为我们俩相识的原因,她向我邀歌会有心理负担,生怕我会误会——”

其实邹月婷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如果徐朝涵现在真的有心理负担的话,他又怎么会把《Rolling In The Deep》这首作品拿给邹月婷?

“那你不会主动点儿啊——”

陈澜无语的看向徐朝涵。

以邹月婷的情商,她是绝对不会让徐朝涵吃亏的。

徐朝涵闻言扬了扬眉毛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自己有盘算就行了。”

见此,陈澜也知道徐朝涵有自己的想法,反倒是也不用嘱咐什么了。

三人闲聊着,不知不觉临近中午。

徐朝涵登陆了微薄,热闹无比的‘一人一元’活动已经截止,总共募集到了足足527万元。

徐朝涵暴力殴打奔驰车主所造成的社会影响很大,许许多多的人在屏幕前看得有多憋屈,时候见到徐朝涵霸气的指挥围观群众砸掉那辆奔驰就有多爽。

你要说太多的钱大家可能舍不得掏出来,但是一个人一块钱用来支持徐朝涵,大家还是毫不犹豫的。

如果不是这个活动的发起人设置了每个使命账户只能捐出一元钱的限额,鬼知道依据这件社会事件的热度,这个活动能募集到多少钱。

对此。

活动的发起人,昵称叫做‘老徐天团团长’的网友都有些惶恐。

他发起这个活动的初衷本来就是恶搞。

但是谁想到这个活动越高越大,到最后被各路明星争相转发,而募集的金额也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后在达到527万元的时候,他才慌不迭的停止了这个活动。

至此,‘老徐天团团长’在微博上向徐朝涵发问,这笔钱该通过什么渠道转给徐朝涵。

而徐朝涵也回应了。

如果没有被逼捐的事件,徐朝涵很大可能性就会说,去捐建希望小学吧——

但是有了被逼捐的经历,徐朝涵的恢复低调了很多。

“这笔钱,我真的不需要——去帮助需要的人吧。”

很简单的一条留言。

但是却给‘老徐天团团长’出了个难题——

这年头儿需要帮助的人多了,但是这笔钱究竟该怎么使用?500多万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了。

虽然这个活动有些恶搞,但是这笔钱可是实打实的,账目明细,捐助方向,捐助章程等等,该怎么办?

打死徐朝涵恐怕都意料不到,因为他随意的一条微博,因为一个粉丝的恶搞活动,将会埋下怎样的一颗种子——

徐朝涵也没有多想。

因为正要到午饭点儿,邹月婷的电话打来了。

邹月婷的声音显然很兴奋。

特别兴奋。

“老徐——小涵,小涵涵——”

“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有美女作陪哦——”

徐朝涵:“——”

看向一旁的陈澜,陈澜挪开目光,打量着欧式风格的天花板:“清儿,这风格你觉得还可以吗?要不要重新装修一下?”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