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人徐朝涵的作品。

创作人徐朝涵的流行作品。

光是想想,就让冯墨兴奋的难以自拔。

事实上,当敲定《该死的温柔》这首歌曲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冯墨当晚就失眠了。

甚至第二天走路都打飘。

这意味着什么?

只要不出意外,他的人生轨迹将会就此改写。

能拿到徐朝涵的一首作品,这件事情不异于中了彩票大奖,甚至,远远比彩票大奖还要让人激动,亢奋。

两个小年轻各自怀揣着心事儿逛街,而冯墨更是心中感触颇深。

这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如此轻松的走在大街上了。

往后,他就是个明星了。

而他现在只是个网红。

网红不是明星。

这是现在许多人的共识。

——

接下来的日子百无聊赖,事实上,袁云的栽赃陷害在前几天确实闹出了极大的风波,但是在进入到司法程序之后,其热度就渐渐消了下来。

而残运会宣告在即,就在徐朝涵闲的快要长毛儿的时候,央视的制作团队也正式到来。

一部关于残运会的宣传片。

这对于徐朝涵来说,是挺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他很注重锻炼身体,事实上,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徐朝涵的健身没有落下,他的身形不是那种充满了爆炸性肌肉的体型,而是骨肉匀称,穿衣有肉,脱衣显瘦,属于那种人长得不是特别帅,但是走在人群当中,依旧能收获极高回头率的那一撮儿人。

平常徐朝涵也从未关注过残运会,但是因为这次要制作关于残运会的宣传片,徐朝涵近期查阅了极多的资料。

参加残运会的绝大部分选手,身上都有一段非常令人动容的故事。

这些不是徐朝涵想接触的。

以至于他在查阅了几天资料之后,心情颇为沉重。

就在他构思出宣传片大致的框架的当晚。

徐朝涵给周维清打通了电话。

“喂。”

周维清故作不知徐朝涵的声音充满着娇俏和调皮,只是听到她的声音,这几天来,徐朝涵压抑的心情就得到了缓解。

“不好意思,打错电话了。”

徐朝涵嘴角儿微微扬起,开玩笑道。

“哦,那我挂了——”

周维清嘟囔着,徐朝涵连忙道:“别,有事儿和你说。”

周维清拿着电话,团队策划进入周维清的办公室见到大老板周维清坐在办公桌后通着电话,脸上洋溢着欢快幸福的笑容,眼珠子都有些发直。

事实上工作中的周维清和生活中的周维清反差很大。

工作中的周维清严谨认真,一丝不苟,对于整个团队有着极强的掌控力,这也是为什么国庆节过后,周维清立刻就回到滨海的原因,没有她坐镇,整个团队都好像缺少了一个主心骨,业务能力迅速下降。

但是生活中的周维清是那种天真纯稚,有着可以治愈一切负面情绪的乐观女孩儿,和她在一起,永远不用觉得无聊和郁闷,她总是会变着花样儿的给人惊喜,让生活不会乏味与单调。

见到员工进入办公室,周维清就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襟危坐。

“徐总,有什么事情吩咐?”

徐朝涵一脸的问号。

徐总?

这是什么鬼称呼?

不过徐朝涵还是继续道:“我打算成立个助残基金——”

徐朝涵如此说道。

说实话,徐朝涵对于金钱并不感冒,他如今身价数亿,但是却好像从未有过大额消费,以至于后来他的所有资金都由周维清来打理运作。

听到徐朝涵如此说,周维清微微一愣。

随即脸上就浮现起一抹笑容。

这次和央视宣传片的接洽还是和她联系的,徐朝涵突然冒出这个念头,她自然是清楚怎么回事儿。

事实上,这也是周维清喜欢徐朝涵身上的几个优点之一。

徐朝涵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他性格温和直率,有时候嘴巴也很损,生活环境单纯,以至于现在在整个娱乐圈好像都没有什么朋友。

但是。

徐朝涵很有爱心。

恐怕徐朝涵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他做慈善的初衷好像就是为了心安一些,毕竟他如今所有的作品都是剽窃的另一个世界的灿烂文化。

好像能给那些失学的孩子们做些事情,他不安的心情能得到一些缓解。

但是。

在之后,徐朝涵捐出《我的梦》、《我心永恒》等作品版权的收益,他纯粹是发自内心。

就像现在,在查询了一些参赛选手的成长背景之后,徐朝涵的心情很压抑,然后突如其来的,就有了这么一个决定。

或许是能听到徐朝涵语气中的黯然,周维清的笑容不由变得温柔了一些。

“好啊。”

周维清如此说道。

徐朝涵并没有任何意外。

周维清同样极富有爱心,而且,她也从不干涉或者阻止别人的想法,有自己完整的价值观。

周维清一瞬间就知道了,徐朝涵是被触动了。

这个家伙有着很细腻的内心。

谈到正事儿,周维清就不调皮了,开始变得严肃认真。

但是当徐朝涵表示要匿名建立这个助残基金之后,倒是真让周维清有些意外。

“你这是被逼捐逼怕了?”

周维清如此笑道。

“有这一方面的原因。”

徐朝涵不否认,但是更多的是,他现在已经表态不会以个人身份做公益了,上次被逼捐的风潮已经把徐朝涵搞得精疲力尽。

这也是不少明星艺人虽然同样做慈善,但是相比于他们的收入,慈善规模好像显得微不足道的原因。

因为一旦一个明星被烙印上慈善的标签之后,各方面的渠道都会如同嗅到蜜糖的蚂蚁一样蜂拥而至。

同样是需要捐助,凭什么你捐助他不捐助我?

这是很多人的想法,在极端的处境中,人们往往会失去理智,然后怨愤上天不公。

所以。

徐朝涵打算建立一个匿名的助残基金会。

“不接受任何社会资金。”

这是徐朝涵的决定。

这样一来,这个基金会就会变得更纯粹一些。

一旦一个基金会接受外部资金介入,很容易就把名声搞臭,让人怀疑慈善的初衷。

即便徐朝涵是匿名建立。

周维清很聪明,而且和徐朝涵默契感十足,安静的听着徐朝涵的决定,也不插话。

“每年,版权收益的百分之10注入基金会。”

这是这个基金会的资金来源。

这个比例看起来不高,十分之一的收益,但是慈善从来不是一个单纯的类目,助学、助残、儿童、老人等等,华夏虽然如今已经腾飞,但是却还是有太多太多的人需要社会献出一份爱心。

徐朝涵做不了太多,但是他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竭尽所能的做些事情。

事实上,这一年来,徐朝涵的个人资产已经突破了5亿元。

虽然和一些大型公司的或者电商帝国等等相比如同蝼蚁,但是这个数字,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而最直观的对比,那就是哪怕一个人每天一万元的收入,赚到5个亿,也需要五万天。

而五万天什么概念?

一百年不吃不喝也不过才3.6个亿。

也就是说,一天一万元,需要130年不吃不喝。

这样一对比,徐朝涵一年的收入,简直堪称恐怖。

这还是徐朝涵缴纳了高额利税之后,捐出去《我的梦》、《我心永恒》、以及《Rolling in the Deep》的版权收益之后。

如果这些版权的收益没有捐出去,也就是说,徐朝涵在一年的时间,从无到有,个人资产将会超过20亿。

可以说是已经走上了人生巅峰。

而如今真的这个基金会成立的话,徐朝涵如果能一直保持如今的创作节奏,每年基金会的注资将会超过两个亿。

而且随着徐朝涵创作发布的资金越来越多,这个数额也将会越来越多。

总有一天,随着这个基金会的运作,将会成为一个庞然大物。

徐朝涵提出了对于这个基金会的想法,至于实际运作,还是需要各方面的商榷与协调。

周维清一直安静的倾听着,然后逐条记录,直到最后,周维清才向着徐朝涵笑问道:“那这个基金会叫什么名字?”

“名字?”

徐朝涵闻言微微一愣。

“我暂时还没想好——”

说起基金会,徐朝涵大脑中闪过的就是‘壹基金’,不过既然这个基金会不接受外部资金进入,‘壹基金’这个名字显然就不适用了。

简单的商量完毕之后,徐朝涵和周维清又是很腻歪了一会儿,这才挂断了电话。

脑海中拥有了一个大致的框架,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徐朝涵作为这个宣传片的总策划,他只需要导演通过自己的想法,拍摄出自己需要的画面。

相比于群像的方式,徐朝涵更希望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来制作这个宣传片。

所以。

徐朝涵在查阅了诸多资料之后,锁定了一个参赛选手。

苏梅。

年24岁的苏梅面对着带有央视台标的摄像机的时候,明显有些紧张。

这个来自山区的女孩儿失去了一条腿,她长得也并不是很惊艳,但是她面对摄像机展露出的紧张腼腆,却让人看到了她身上的淳朴和腼腆。

“我叫苏梅。”

“赣南红岭村人。”

“我参加的是撑杆跳高项目——”

面对摄像机,苏梅紧张的说道——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