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云还在继续碰瓷徐朝涵,每天动辄发个微博,只不过现在浪花越来越小,徐朝涵不搭理他,他也翻不起风浪来了。

倒是栾晓每天开着小号儿天天跑到袁云的微薄下谩骂攻击。

狗日的,要不是这王八蛋横插一杠子,《该死的温柔》这首歌曲就落在他的头上了。

看看《该死的温柔》这首歌曲的人气。

‘徐朝涵《该死的温柔》’

的词条已经登上了搜索引擎的风云榜,而不仅如此,在每个短视频平台,《该死的温柔》这首歌曲的BGM使用量更是突破到了百万。

一时之间,好像打开整个短视频,不到几分钟就会刷到这个BGM。

‘你这该死的温柔

让我心在痛泪在流——’

整首歌曲的副歌简单易记,充满了中毒性的旋律,以至于这首歌曲的下载量也在节节升高。

冯墨一个几十万粉丝的小网红,凭借着《该死的温柔》一下子跃居企鹅音乐榜单付费下载排行第一位。

这就是徐朝涵的人气。

一首流行的。

中毒性的作品。

所爆发出的能量,简直令所有人所侧目。

流行类的作品虽然经常被鄙视,尤其是这样一首充满了网络属性的流行歌曲,很容易让人跟网络神曲所联想起来。

但是。

不可否认的是。

流行音乐有着最广阔的受众人群,无数的网红以及素人在对这首歌曲进行翻唱,以至于在短短的两天内,《该死的温柔》好像病毒一样蔓延至整个互联网。

冯墨一下子忙了起来,各种邀请与商演甚至排到了一个月之后。

这两天冯墨一直总有种飘在云端的错觉,好像都踩不到地面,夜里也睡不着,但是偏偏精神却极度亢奋。

这就是爆火的感觉吗?

冯墨有些不可置信。

甚至连着给徐朝涵打了好几个电话表示感谢。

可以说,《该死的温柔》这首歌曲,已经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冯墨亢奋的睡不着。

但是徐朝涵却根本无动于衷,他早就预想到了这个场面。

《该死的温柔》这首歌曲并不适合他,就像你不能指望着韩磊去唱《学猫叫》。

歌手是有定位的。

哪怕徐朝涵发布过的作品许多都是风格不同,但是却都遵循着一个主流的定位,那就是拥有内涵。

可以反复聆听并且收获感动的作品。

——

外界对徐朝涵的赞誉满满。

但是徐朝涵却是埋头进行创作。

在陈律师告诉徐朝涵可以离京之后,徐朝涵的目的地并没有选择滨海,而是跟着央视的摄影团队以及刘曦向着川南出发了。

川南老岭山后家村。

这是苏梅的家乡。

在这里,山清水秀,群山绵绵。

而更独特但是,整个老岭山的泉眼极多,隔着几百米就有一个山泉眼,虽然流量不大,但是泉水清澈干冽,双手捧着喝上一口,简直就凉到心底。

刘曦也是山村里的孩子,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惊讶的,看着徐朝涵和整个摄影团队成员们惊喜莫名的样子,内心倒是有些好笑。

城里人少见多怪——

“徐老师,这种泉水应该可以直接饮用吧?”

徐朝涵起身,然后舒畅的吐了口气,眺望着远方的群山,内心开阔至极。

突然。

身旁传来一个很是甜美的声音。

徐朝涵扭头看去,见到李暖暖那双清澈的眼睛带着笑意的望着自己,然后才道:“山泉水外表清澈、味道清甜,但是与可以饮用不能划上等号。山泉水清澈是因为水体经过地表植被和山体的层层过滤,的确去除了一些沉淀,但实际上山泉水在野外容易受到各种污染,各种菌类是否超标难以知晓。”

徐朝涵看着李暖暖,然后笑着说道。

是的。

这次跟随摄像团队的不止徐朝涵和刘曦。

还有李暖暖这个新晋火爆的央视记者,以及李暖暖的随行摄像老师。

上次在车上李暖暖只是对徐朝涵简单的进行了个随机采访,然后这个采访便爆火了。

而在短短十几分钟的采访中,只是露了几面的李暖暖,更是因为其甜美可爱的面容以及微笑成为了大众眼中的初恋情人。

‘我的心是暖暖的——’

‘我整个人都是暖暖的——’

等等新近产生的流行语更是鲜明的展现出了李暖暖如今的人气。

‘央视掌握了最终的收视密码——’

‘美女都上缴国家了——’等等感慨,也是让李暖暖的人气水涨船高,现如今的她的个人社区账户已经拥有了上千万的粉丝。

而徐朝涵用了多长时间微博粉丝才增长到千万级别?

足足三四个月。

而李暖暖用了半个月而已。

这次徐朝涵接受和央视的合作,于是乎央视方面便派出了和徐朝涵有过接触的李暖暖一路跟拍,就是想要看看徐朝涵平日里的工作状态。

当然。

如果徐朝涵能再接受一次专访,那就更好了。

以徐朝涵现如今的人气,他的采访立刻就能拉爆收视率。

听到徐朝涵毫无思考的说出山泉水的特性,李暖暖美眸一亮。

记者就是善于抓到新闻爆点。

“既然山泉水不一定可以直接饮用,那你刚刚——”

李暖暖向着徐朝涵问道。

刚刚徐朝涵可是对着这个泉眼豪饮了一通。

徐朝涵闻言便笑了起来:“这里远离城市,而且这也是泉水的源头——”

“再者,我一个大老爷们儿,也没那么多讲究——”

这眼泉水明显是有人维护的,也是大家平日里的生活用水,徐朝涵不虞有什么担心。

李暖暖闻言就笑了笑没有在说话。

作为一个记者,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如实的记录采访信息,而不是化身辩手和被采访人产生冲突和争辩。

长相平凡淳朴的女孩儿刘曦自始至终都非常的拘谨,但是在进入到老岭山之后就变得从容自然许多了。

接下来,便是与苏梅的邻居接洽。

苏梅的爷爷奶奶和父母相继去世了,如今她就是户主,下面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如今都是在学校就读,苏梅的老房子已经破旧不堪,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了。

到达目的地,曹森就开始忙碌了起来,拍摄方面的人物其实很简单,对于他这个已经从业二十多年的导演来说,就跟给儿子拍摄生活短片一样简单。

徐朝涵用大白话编写的剧本儿每当曹森看到都忍俊不禁,几乎没一个角度每一个站位甚至演员内心情绪都详细的描写出来,一看就是个外行人。

但是。

正是这个事无巨细的剧本让曹森少了几分兴趣,说实话,依照徐朝涵的剧本儿,甚至是个导演专业的学生都能拍摄出一个差不多的短片出来。

服装、道具等等人员在忙碌,搭景、化妆。

徐朝涵则是百无聊赖,其实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任务,只需要等到曹森把拍摄好的素材交给他来剪辑配乐就ok。

至于李暖暖则是一直在拍摄现场外围,随行的摄像师则是一直跟拍着徐朝涵。

“你怎么不去帮忙?”

好半晌,李暖暖看着徐朝涵在老乡家里借了一个茶壶打了一壶水烧开,然后沏了一杯茶坐在拍摄场地之外饶有兴致的看着曹森等人忙碌,忍不住上前询问道。

“我什么都不会,有什么好帮的?”

徐朝涵闻言诧异的看向李暖暖,然后用纸杯给李暖暖倒了一杯茶。

“尝尝,正宗山泉水沏的铁观音,滋味纯浓,清香雅韵——”

看着徐朝涵一脸享受的样子,李暖暖有些无语。

不过还是搬着一个小马扎坐到了徐朝涵的身边。

端起纸杯来轻轻嗅了嗅,随行摄像师立刻就把镜头转到了李暖暖的脸上。

不得不说,即便不使用滤镜,镜头当中的李暖暖同样他甜美动人,尤其是她一张略微婴儿肥的脸颊以及那笑起来弯弯如月牙儿的眼睛,让人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初恋。

饶是徐朝涵看着端庄可爱的李暖暖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待到李暖暖放下纸杯,这才忍不住笑着说道:“突然爆火有什么样的感受?”

李暖暖闻言讶然的看着徐朝涵,然后才抿了抿嘴笑道:“有好,也有不好——”

此时此刻,李暖暖不像是一个记者,反而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般:“好的是,通过采访你的那个片段,有许许多多的人认识了我,也喜欢我,这种感觉很开心。”

“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扑面而来的各种压力。”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突然受到这么多的关注,这让我很恐惧,我会怕某一天,大家的这种喜欢会消失,也会怕时间久了,大家会发现我并不是他们所期待的那种女孩儿——”

患得患失。

这是李暖暖此刻的心态。

对此。

徐朝涵笑着点了点头。

“你呢?”

看着徐朝涵脸上的笑容,李暖暖抿了抿嘴,然后反问道。

“我倒是没有这种压力——”

徐朝涵闻言想了想。

然后才说道。

事实上,他脑海中有太多的东西存在,奈何一年时间了,他所拿出来的东西都不足他所了解的百分之一。

有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

这也是为什么,徐朝涵并未自行发表《该死的温柔》这首作品。

因为。

这种流行作品,在他的脑海中。

实在是太多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