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你有足够的心态或者底气应对社会各界方面所带来的压力?”

李暖暖和徐朝涵并肩坐着,她穿着一双纯白的蛋糕鞋,微微提起裙裾防止沾上地上的泥土,身上带着淡淡的芬芳,扭头看向徐朝涵。

眼眸当中带着一丝亮色。

这个女孩儿很聪明。

徐朝涵闻言便笑着微微耸了耸肩膀。

“都有吧。”

“我一直是个心态很平和的人,一般外界的声音很难打扰到我的情绪。”

至于底气?

他的底气,就是蕴藏在他脑海中的一个世界——

“有许多的传闻说《该死的温柔》这首歌曲是你创作后所淘汰的作品,可是现在,这首歌曲自发布后便带来了强烈的反响,说心里话,面对现在这个结果,你有没有后悔?”

李暖暖看着徐朝涵,然后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眼眸亮晶晶的看着徐朝涵,突然把问题转向了最近在互联网上爆火的《该死的温柔》。

听到李暖暖这个问题,徐朝涵哑然失笑。

“我后悔了。”

徐朝涵如此说。

看着李暖暖这样一个专业记者都露出可爱的吃惊神色,徐朝涵哈哈大笑。

“你们新闻记者是不是喜欢这种回答?”

看着徐朝涵促狭的表情,李暖暖有些无语。

“我曾说过我并不太喜欢大众的目光,你也知道那样的压力会有多大,事实上,好像我已经好久没有逛过街了——”

“万众瞩目我不讨厌,但是却也说不上喜欢。”

“至于《该死的温柔》——”

徐朝涵想了想,然后才道:“这首歌曲我不是说它不好,但是确实是,它太简单了,并不是我喜欢的风格,就像爵士和蓝调,也并不是会被所有人所喜欢,所以,它现在有什么成绩,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当然,我也并不是否定冯墨的唱功,事实上,在我看来,冯墨的声音比我更适合这首歌曲——”

李暖暖闻言便看向徐朝涵,然后才道:“你认为这首歌曲太简单了?”

“这是不是因为乐坛当中存在鄙视链的关系?”

在李暖暖看来,正是因为这是一首流行歌曲,徐朝涵看不上,所以才交给了冯墨发表。

毕竟虽然古典音乐和摇滚音乐的受众虽然远不如流行歌曲的受众广,但是在地位上,一首流行音乐,远远不如一首古典音乐具有代表性。

“鄙视链存在。”

徐朝涵倒是并没有回避,而是直接点了点头。

“就像我说的,流行歌曲太简单了。”

这是徐朝涵第二次说流行歌曲简单了。

李暖暖有些不解。

“简单?”

李暖暖微微歪着头,萌萌的很可爱。

徐朝涵闻言便笑着解释道:“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找一首古典歌曲和一首流行歌曲来对比一下——”

“只需要去掉人声,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说流行歌曲简单了——”

李暖暖很聪明,几乎是一点就透。

说白了,流行歌曲的旋律太过简单了,缺少变化,一首古典音乐,如果去掉人声依旧可以让人静下心来欣赏。

而一首流行音乐如果去掉人声,单纯从曲子上来讲,根本没有任何值得欣赏的价值——

见到李暖暖豁然明白的表情,徐朝涵才笑着点了点头。

李暖暖微笑着,看着她甜甜的笑容,反而让人升不起任何的反感情绪。

徐朝涵微微扬了扬头,在这青山绿水之中,品着一杯香茗,徐朝涵的兴致也完全被勾了起来。

曹森指挥着团队正在布景,这边儿徐朝涵和李暖暖侧身并肩而坐,在一副画面在李暖暖的随行跟拍摄影师的的镜头画面里,异常的和谐。

“你创作一首歌曲——”

李暖暖看着徐朝涵,然后好奇的问道。

“需要多少时间?”

之前李暖暖曾经上网了解过许许多多网友对于徐朝涵所好奇的问题,难得有这么个机会,她就借着机会提问出来了。

“需要多少时间?”

徐朝涵闻言犹豫了一下。

这倒是难住他了。

看着徐朝涵为难的样子,李暖暖微笑着然后说道:“你出道才短短一年的时间便已经创作了这么多的经典作品,很多网友对你的创作速度都表示非常惊讶,很多人都好奇,你创作一首作品,究竟需要多长的时间?”

徐朝涵闻言笑了笑。

想了片刻,然后才道:“应该很快吧——”

确实很快。

几乎是无需思考的时间。

不过这话不能说,容易被暴打。

“简单的说吧。”

李暖暖看着徐朝涵,然后才道:“你说流行歌曲非常简单——”

“那么你创作一首流行歌曲,需要多久?”

看着李暖暖促狭好奇的模样,徐朝涵挑了挑眉毛。

“这算是考较吗?”

李暖暖微笑着轻点头:“你可以认为——”

“十分钟。”

徐朝涵看着李暖暖,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脸上的表情同样促狭和带着恶作剧的趣味。

李暖暖闻言就是一愣。

“十分钟。”

徐朝涵再次重复了一遍。

“就是这么简单——”

李暖暖闻言就觉得心脏的跳动频率倏然加快了。

她想到过徐朝涵可能会谦虚一下,甚至她觉得一天的时间可能就已经非常出乎意料了。

但是。

没想到徐朝涵竟然给出了这样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答案。

“十分钟?创作一首歌曲?”

李暖暖犹自觉得不可思议。

要直到,现如今徐朝涵的作品价值几何,就连她一个记者都知道,现在徐朝涵的作品属于有市无价的存在,多少的传媒公司挥舞着现金想要邀约徐朝涵的一首作品都被拒绝。

事实上,这也是《该死的温柔》这首歌曲此次为何备受瞩目的原因。

只是因为,这首歌曲可以算作是一个新人男歌手从徐朝涵的手里邀到了一首歌曲。

虽然传闻说这只是徐朝涵所淘汰掉的一首流行歌曲。

但是当找那《该死的温柔》上线之后所爆发出来的人气,却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而现在。

徐朝涵说,创作一首流行歌曲只需要十分钟?

哪怕这个答案有些夸张。

但是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怎么样,要不要检验一下?”

徐朝涵看着李暖暖懵逼的模样,有些好笑。

“可以吗?”

李暖暖闻言就睁大了眼睛。

这是要现场验证?

老天爷。

时下最知名创作人徐朝涵,竟然肯当面创作?

十分钟创作出一首流行歌曲?

这个新闻如果传出去,肯定爆炸了——

“当然可以了。”

徐朝涵无所谓的说道。

“不过。”

徐朝涵看向李暖暖,脸上带着恶趣味的笑容。

“我需要个乐队。”

徐朝涵同样来了兴致。

事实上,这几天也把他闷得够呛。

大街上不敢去逛,有没有周憨憨在身边儿,天天还被袁云那个老杂毛儿恶心一下,徐朝涵的心情实在算不上是有多好。

老岭山位居南川腹地,山路坎坷崎岖,从生活居住方面考量,这里贫穷落后,医院、学校、以及超市等等都并不算齐备,从宜居方面来讲,这里肯定不适合居住。

但是。

这里山清水秀,气温适宜,尤其是空气清新,那种夹杂着泥土的气息,在钢铁丛林的都市是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的。

泡上一壶热茶,眺望着远方的天空,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徐朝涵觉得好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自在了。

李暖暖算是和他有一面之缘,看着她费尽心机的套自己的话儿,徐朝涵也不介意和她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这没问题——”

开玩笑。

徐朝涵肯现场创作,别说一个乐队,就是要一个百人乐团,李暖暖会想尽办法。

她心情很激动。

好像已经意识到了,接下来好像要有大新闻发生了——

“哎,你说——”

突然。

徐朝涵看向李暖暖,然后饶有兴致的问道:“这段儿采访会播出吗?”

说着徐朝涵扭头指了指一直拍摄着自己的摄像机。

李暖暖闻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当然。”

“这也是我此行的任务啊——”

徐朝涵闻言就摸了摸下巴。

“我牌面这么大了吗?央视记者随行专访?”

李暖暖闻言就忍俊不禁了。

“是的,你的牌面很大——”

徐朝涵闻言就有些小爽,同样笑着说道:“那你说,观众会不会认为我们串通的?”

现场创作,就算是创作出来了,恐怕也有一大部分人会认为,这是提前商量好的。

李暖暖闻言就不笑了,而是正色的看向徐朝涵。

“这一点儿还请放心,我们有自己的职业操守——”

央视的记者,在公平公正性上,还是很受观众信任的——

“预备——”

徐朝涵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不远处,已经准备完毕的曹森,已经开机了——

十几人的团队,只是为了拍摄一个三分钟左右的公益短片,不愧是财大气粗的央视,事实上,以这个团队的配置和设备,足够已经拍摄一部小成本电影了——

徐朝涵闭上了嘴,然后就看着曹森摆了摆手。

“开始!”

——

拍摄初期很新鲜感,但是渐渐的,便好像有些枯燥了。

而李暖暖看了一会儿拍摄,然后示意摄像师继续工作,自己则是起身走到一个墙角处。

然后拿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

“喂。”

李暖暖强忍着内心的激动,然后才道:“我现在需要一个音乐团队。”

“对的,现在,立刻,马上。”

以李暖暖的职业素养,很敏锐的就能清楚,这是一个多大的新闻。

待李暖暖平复下心情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之后。

对面听筒沉吟了一下,然后就传来一个十分严肃的声音。

“好的,发一下你现在的具体地址,我立刻安排——”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