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

晴空蓝天,万里无云。

徐朝涵早早的醒来,周维清依旧缩在床上沉沉的睡着,那张可爱姣好的小脸儿上残留着几分动人的余韵,嘴角儿微微扬着,也不知道是否在做着好梦。

徐朝涵微笑着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周维清的嘴角儿,然后起床跑步。

国庆黄金周已经结束,大家也早已经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不过。

这个周一最吸引大家的并不是公告牌排行榜。

哪怕《我心永恒》已经彻底跌出了十名之外。

世纪经典也总有辉煌落幕的那一天,许多期盼着《我心永恒》能再次杀个回马枪的粉丝们的遗憾之情溢于言表。

不过。

十五周公告牌冠军已经让《我心永恒》铭记史册,也无所谓是否能多在公告牌上多呆一两周了。

但是。

这首歌曲的创作人徐朝涵,却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昨天看了徐朝涵的专访了吗?’

‘看了啊,一打开抖乐全是关于徐朝涵的新闻,太夸张了,十分钟就创作出一首流行歌曲——’

‘看抖乐不少的主播说徐朝涵现在的一首作品都是数百万打底,那不是说,他用了十分钟就赚了好几百万?’

‘应该不止——’

‘我的妈——我这辈子都赚不到几百万,人家就用了十几分钟?怪不得那么多人想要当明星——’

类似的聊天可以说比比皆是。

很多歌迷都看准了徐朝涵的才华,但是在普通人眼里,却还是关注着这首歌曲到底价值如何。

毕竟,价值才是衡量一首作品最直观的方式。

其中就有不少音乐主播分析表示,徐朝涵的作品从他的粉丝和受众以及口碑、质量等等方面分析,最起码都是上百万打底的价值。

这就太让人泛酸了。

不仅如此。

《野摩托》。

一首才上线不过十个小时左右的作品,而且还是徐朝涵用了十分钟创作的作品,点播量已经突破了百万级,而下载量也超过30余万人。

这个数据怎么样?

可以说极其夸张了。

毕竟这首歌曲上线时间是在半夜了,而且不仅如此,就单单看今天短视频平台上那些用《野摩托》这首歌曲作为BGM的视频,就可以想象这首歌曲的火爆。

‘我想邀请你坐上我的野摩托’

‘我愿意带你喝酒吃肉再唱歌——’

就这一小段儿的副歌,简直是打开抖乐好像就能听到,许许多多公司里性格活泼的职员们也随意的哼唱着,仿佛一夜之间,这首歌曲就突破了次元空间。

《该死的温柔》。

《野摩托》。

在半个月之内,徐朝涵的两首流行都在互联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是这首《野摩托》,在徐朝涵命题创作的噱头之下,如同风暴一样迅速席卷互联网。

对此。

就连一向清冷淡漠的萧姝婧都给徐朝涵打来电话,语气中带着几分调侃。

而邹月婷更是亲眼见证了徐朝涵的创作才华,时至今日,她依旧不时的庆幸自己当初和徐朝涵结识,这家伙就是个妖怪。

还记得数月之前看到徐朝涵的手机当中还有上百首作品,现如今大半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又创作出了多少首歌。

而外界一众流行歌手看完徐朝涵的专访之后,唯一的感触就是。

幸亏这家伙不待见流行音乐。

不然的话,大家还有活路吗?

别人绞尽脑汁可能用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凑齐一张专辑,然后制作,宣传,发行等等,耗费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可以说不计其数。

但是。

这个家伙,如果他愿意的话,可能半天的时间就能写出一两张专辑来。

这太他妈可怕了。

许多人庆幸,许多人嫉妒。

徐朝涵这个名字依旧在网络上拥有极高的知名度。

但是。

徐朝涵却是连房门都不出了。

运动完毕洗了个澡,简直是神清气爽,徐朝涵随意的穿着一件浴袍,然后在工作室里忙碌。

周维清今天没去上班,罕见的给自己放了个假,虽然执行团队的负责人打来电话今天有十余家传媒公司打来电话商谈合作意向,但是都被周维清推拒了,理由是徐朝涵再忙。

徐朝涵在忙什么?

外界都清楚。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残运会在即,徐朝涵要加班加点的制作宣传片。

对此,许许多多的人翘首以盼。

开玩笑,光是拍摄宣传片的过程中徐朝涵就放了一个大卫星,一个仅仅三分多钟的宣传片,动用了央视摄制组和徐朝涵共同制作,光是想想就让人倍感期待。

也是邪性了。

许多人现如今面对铺天盖地的广告和宣传片只有头疼厌恶的份儿。

但是到了徐朝涵头上,许许多多的人却一反常态的充满了期待。

甚至于在抖乐,都能看到现如今不少的广告公司在常规的会议上都会拿出徐朝涵宣传视频来进行拆解分析,为什么徐朝涵的作品能吸引到如此多的观众的欢迎。

这是一个极其奇葩的现象。

不仅如此。

珠宝公司。

日化公司。

国际餐饮巨头等等都纷纷抛出橄榄枝,并且许诺了偌大的优厚条件,希望徐朝涵能出面对其进行广告策划。

就在去年年底,徐朝涵一句‘我的能像超乎你的想象’的广告语虽然卖出了近2000万的天价。

但是。

仅仅凭借这句广告语,在今年,乐牛功能饮料的销量就增长了超过42%。

现如今,就连小学生对于这句广告语都耳熟能详。

可以说,在许多传媒广告公司,徐朝涵这个名字的分量,丝毫不输于乐坛。

而现在徐朝涵在制作的关于残运会的宣传片,许许多多的广告公司在期待着。

徐朝涵坐在办公桌前,明媚的阳光通过落地窗照射进来,秋风卷起窗帘,整个书房很安静。

周维清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和一杯茶,然后蹑手蹑脚的走进书房,然后靠在展列柜前看着徐朝涵,嘴角儿洋溢着一抹开心的微笑。

工作中的徐朝涵没有了往日的惫懒,虽然穿着一件浴袍,但是笔直的坐在办公桌前,眉头轻轻皱着,侧面望去,给人一种极为心安的感觉。

徐朝涵稍稍有些小洁癖,虽然平日里稍稍有些懒散,但是只要他认定一件事情,却往往都全力以赴。

这也是为什么,和徐朝涵相处的时间越长,越是能感受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的原因。

这个家伙做事情往往好像都胸有成竹一般。

片刻。

徐朝涵微微转头,看到依靠在展列柜前的周维清,脸上露出大大的微笑,看得周维清嘻嘻笑了起来。

这个家伙,也只有在她面前才会露出幼稚的一面。

“怎么样,我是不是帅呆了?”

徐朝涵捋了捋头发,一脸臭屁的说道。

“呆个屁——”

周维清赤着嫩白的脚丫走到办公桌前,然后把咖啡和茶杯放在桌上,探头看了电脑一眼,然后才道:“后期都是你来剪辑?”

“当然。”

徐朝涵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才笑道:“我信不过他们。”

说着,徐朝涵伸手拉住周维清的手掌,微微一用力,周维清就被徐朝涵拉在怀里。

环抱着周憨憨纤细的腰肢,徐朝涵深深在周维清的脖颈处嗅了嗅,一脸的满足。

周维清反手揽着徐朝涵的脖颈,哑然失笑。

“人家央视的制作团队,你还信不过?”

虽然昨天睡得很晚,但是徐朝涵的身体素质极为强悍,周维清娇软馨香的身子坐在怀里,徐朝涵眉头微微一皱。

周维清顿时花容失色。

“别——我都上不了班了。”

徐朝涵就得意的嘿嘿笑了起来。

“德行——”

周维清好笑的看着徐朝涵,微微挪了挪身体,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坐在徐朝涵的怀里。

“也不是信不过。”

徐朝涵抓着一处舒适的温软,看着周维清因为害羞而泛红的脸庞,这才笑道:“央视的制作团队制作方面是没问题的,不过他们的思想稍稍僵化,很容易拔高主题。”

有时候,拔高调就会引起观众的反感,过分的强调主旋律会让人产生一种说教的腻烦心理,所以,徐朝涵才要求自己亲自剪辑和后期制作。

不然的话,他只需要扔一两首BGM就足够了,何必给自己找麻烦?

周维清大致能猜到徐朝涵的想法,看着徐朝涵平静的表情,周维清脸上带着几分骄傲的神色。

这个家伙,连央视的专业摄制团队都看不上眼——

“对了。”

周维清轻轻挪了挪身体,感受到身下的突起,突然身子一僵。

见到徐朝涵只是微笑着满是笑容的看着她,周维清这次松了口气。

昨天鏖战到大半夜,她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现在真的有点儿害怕了——

“你什么时候接受的央视专访——”

“今天早上一上网,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你接受专访的视频,那首《野摩托》我都听了十好几遍了——”

十分钟现场创作,饶是跟徐朝涵朝夕相处的周维清在看到徐朝涵的专访时都抑制不住的感到震撼,更合论普通的网友?

“怎么样,这首歌还算过得去吧?”

徐朝涵闻言稍稍一愣,这才知道原来央视的采访已经播出了,看着周维清潮红的小脸儿,忍不住炫耀到。

“质量一般。”

出乎意料的,周维清对于这首《野摩托》的评价很一般。

不过看着徐朝涵的表情,周维清才忍不住继续笑道:“不过很魔性,很洗脑——”

徐朝涵闻言宠溺的捏了捏周维清的鼻尖儿,然后才道:“一样的,一样的。”

见到周维清迷茫的眼神,徐朝涵才坏笑道:“你昨晚的声音,也很魔性,很洗脑——”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