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夏人的固有观念里,家乡这个词汇的分量好像很重。

今年一年,徐朝涵都没怎么回家,但是临近年尾,却突然有些想家了。

尤其是当徐朝飞打电话给徐朝涵陈茜生了个女儿的时候,徐朝涵真的有些按捺不住了。

在和周维清商量了之后,两个人直接驱车向着甘南进发。

徐朝涵的迈凯伦在地库吃了一年的灰,这回有周维清作陪,徐朝涵单手开着迈凯伦,神情自若的装逼模样笑惨了周维清。

俩人现在是有钱有闲,脱离了聚光灯的包围,徜徉在漫长的高速公路上,心情好像飞了起来一般。

‘我得意的笑’

又得意的笑

笑看红尘人不老

我得意的笑

又得意的笑

求得一生乐逍遥——’

徐朝涵放声高唱,歌声中尽是洒脱和欢快,尤其还有这几分欠揍模样的得瑟,看得一旁的周维清美眸弯弯。

这个家伙,随口唱的曲子都是如此的有意思——

“这首歌不错,有没有发表的打算?”

周维清手肘撑在车门上,然后侧头看向徐朝涵,脸上带着同样开心的表情。

“没。”

徐朝涵耸了耸肩膀,然后才笑道:“好不容易过几天舒坦日子,你是过腻了是吧?”

徐朝涵才不喜欢被媒体围追堵截,那样总会让他感觉有种不安全感,自从退出娱乐圈之后,徐朝涵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了,当驰骋在漫长无迹的高速公路上,那种轻松自在的心态,就连周维清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看得出来徐朝涵真是被憋疯了,开着车子欢快的表情溢于言表,周维清极为捧场的鼓了鼓掌,然后向着徐朝涵说道。

徐朝涵闻言边想了想,然后才笑道:“来吧,咱们做个游戏——”

“什么游戏?”

迈凯伦这辆车子帅是帅,动力方面也是非常强悍,但是在驾乘方面就和普通的家庭轿车相比远远不如了,运动座椅包裹性强,但是却稍显拥挤,座椅也比较硬,长久坐着会感觉下肢血液流通不畅。

所以当徐朝涵提及做游戏的时候,周维清倒来了兴趣。

“你说关键词,我来唱——”

徐朝涵嘴角儿微微上扬,然后微微扭头看了周维清一眼。

眸子当中尽是玩味的表情。

有意思哎。

周维清知道徐朝涵很有才,但是对于徐朝涵这个所谓的游戏,还是觉得这家伙太夸张了。

“那就先来个简单的——”

周维清扭头看向徐朝涵,脸上带着跃跃欲试的表情,当看向徐朝涵的时候,目光越过徐朝涵的脖颈,望向高速公路一旁浩瀚无垠的蔚蓝大海。

“那就大海吧,之前那首《大海》不算哦——”

周维清看向徐朝涵,然后想了想,接着摸出手机,打开录像模式。

“你干嘛?”

徐朝涵笑着看向手机。

周维清却是笑吟吟的说道:“一会儿让你看看你的牛皮是怎么吹破的——”

徐朝涵闻言这才哈哈大笑。

单手开着迈凯伦,然后微微扬了扬下巴。

“放马过来!”

“说了啊,大海——这样吧,给你降低点儿难度,发表过的作品也算。”

徐朝涵闻言扬了扬嘴角儿,不屑的切了一声。

“请叫我华夏小曲库——”

说着,徐朝涵想了想。

然后开口。

‘海的爱太深,时间太浅

爱你的心,怎能搁浅——

老人的线紧牵爱的信念

岁月的帆,渐行渐远——’

嘿嘿。

徐朝涵看向周维清,一副怎么样,我厉害吧的得瑟表情。

周维清拿着手机,但是目光却看向徐朝涵,有些意外:“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这首歌仅仅是一小段,而且还是清唱,但是节奏和旋律却很耐听,周维清却是发觉,这首歌曲她并未听过。

“《老人与海》。”

徐朝涵如此说道。

这首歌曲曾经很是火爆了一阵,甚至于在发行十年后的音乐盘点上,《老人与海》还经常因为炸裂的前奏被榜单博主们所提及。

“来来来,继续——”

徐朝涵玩性大起,也不顾周维清要求再唱一遍整首歌曲的要求,兴致盎然的说道。

看着徐朝涵的模样,周维清倒也是兴致勃勃。

目光在四周探寻了半天,突然望着车窗外湛蓝天空上大团大团的白云。

“云。”

“云?”

徐朝涵诧异的看向周维清,却见周维清满是得意的表情,好像终于难倒了徐朝涵。

“唉。”

轻轻叹了口气,徐朝涵兴致缺缺。

周维清看到徐朝涵的模样有些讶然,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教你一下——”

徐朝涵耸了耸肩膀,然后才道:“你这是给我放水啊——”

“出题尽量不要出春夏秋冬四季和蓝天白云大海——有无数的作品对这些进行过描写了,上过小学没?这就跟老师要求你写作文《我的爸爸》一样俗套——”

徐朝涵不屑的说道。

周维清闻言白了徐朝涵一眼,然后才道:“就是云,送你一题,来啊——”

徐朝涵不屑的笑了笑。

然后思索了一阵。

‘谁没有一些得不到的梦

谁人负你负我多

谁愿解释为了什么

一笑已经风云过——

活的开心心不记恨

为今天欢笑唱首歌

人胸襟吸收心得快乐

在晚风中敞开心锁——’

徐朝涵开着车子,口中随意的哼唱着,轻描淡写的模样,简直把自信淋漓尽致的完全展现了出来。

‘你没说必须是云的主题,带云字儿就算——’

徐朝涵狡辩道。

而周维清并不介意徐朝涵的狡辩,而是双眸紧紧看着徐朝涵。

周维清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徐朝涵了。

这个家伙创作能力极其强悍,甚至就连所有的网友都认为,这个家伙就是个妖孽。

但是。

好像周维清并没有直观的看到过。

她更多的时候是看到徐朝涵惫懒的模样,遇到事情,就跟甩厕纸一样甩出一首作品,然后就引起网络上的轩然大波。

她好像也已经习惯了徐朝涵这种行事风格。

但是。

在今天,百无聊赖之中的一个小小的游戏。

徐朝涵竟然在分秒之中随意的扔出两首贴合要求的作品,而且质量还很不错。

这就完全出乎周维清的意料了。

“再来!”

周维清已经完全来了兴致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