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周维清是真的来了兴致,看着徐朝涵的侧脸,俏脸儿上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好像势必要把徐朝涵难倒的模样。

倒是徐朝涵一直就不急不慢的,听到周维清的出题,然后微微思索,立刻就接了下来。

‘如果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有过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这春天里——’

“夏。”

周维清双眸神采奕奕,略微倔强的抿着柔润的红唇,然后轻轻吐声道。

‘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

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

时间累计

这盛夏的果实,回忆里寂寞的香气——’

这一回,徐朝涵甚至连思索都没思索,在周维清话音刚刚落地,立刻唱到——

表情嚣张到爆!

“秋。”

周维清轻轻的说道,此刻她已经完全不看手机了,微微摇动的手机画面昭示着她并不平静的内心。

‘就让秋风带走我的思念

带走我的泪

我还一直静静守候在

相约的地点

求求老天淋湿我的双眼

冰冻我的心

让我不再苦苦奢求你还回来我身边——’

徐朝涵眨了眨眼睛,油门不自觉的加速,在迈凯伦的咆哮轰鸣声中,放声高歌的徐朝涵身上那种洒脱、自信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冬——”

周维清轻轻吸了口气,然后把目光从徐朝涵的侧脸上移开。

但是她却紧紧抿着嘴唇,让人完全捉摸不透此刻徐朝涵心中的想法。

而徐朝涵却是毫无所觉。

在周维清话音刚落的时刻,立刻开口。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

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

我也轻声的问自己

不知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徐朝涵轻声吟唱着,好像是没有丝毫的思考时间。

恐怖。

简直是恐怖。

春夏秋冬。

四季轮转。

徐朝涵的每一首歌曲都代表着一个季节,完美的附和周维清的问题。

饶是周维清知道徐朝涵的才华堪称逆天,但是此时此刻,她依旧被震撼到了。

那是一种完全发自内心因为亢奋和难以置信所交织而成的一种情绪。

看着徐朝涵棱角分明的侧脸,周维清此刻内心甚至抑制不住的产生了一种疯狂的念头,恨不得一头钻进徐朝涵的肚子里,看看这个家伙的身体构造到底是怎么组成的——

好在周维清知道这是在高速上,强自忍住内心的冲动,深深吸了口气。

然后才停止了录像。

小心翼翼的把这段视频保存了起来。

徐朝涵稍稍有些意犹未尽,看着周维清美眸流转的望着自己,忍不住给了这个丫头一个灿烂的微笑。

周维清同样回报以一个甜美的笑容,只不过却是稍稍有些勉强。

她是真的有些被吓到了——

这个家伙,真的不是人——

——

滨海到达甘南的路程要大概半天的功夫儿,直到下午,徐朝涵所驾驶的迈凯伦便进入到了甘南的地界。

这次徐朝涵并没有通知家人,索性直接驱车前往金域蓝湾。

虽然如今社会发展的极快,但是像是甘南这种地级市,还真很难得见到一辆超跑,尤其是迈凯伦。

所以当迈凯伦驶入甘南地界的时候,倒很是引起了一阵侧目,尤其是一些喜欢车的年轻人看到迈凯伦悬挂的那个极其特殊的车牌,瞬间就知道了。

徐朝涵回甘南了!

徐朝涵这辆车开的次数不多,但是因为他个人的原因以及这辆车子的特殊性,倒很是被一群网友们铭记于心。

金域蓝湾是甘南数一数二的楼盘,安保措施十分严密,徐朝涵在这里给老爸老妈购置了一套房子。

除此之外,老弟徐朝飞的新房也安置在这里。

简单的做了下登记,徐朝涵便开着车子驶进了金域蓝湾。

刚刚在单元楼前停好车子,周维清就再也按捺不住的扑了上来,柔嫩香甜的小嘴儿狠狠的印在了徐朝涵的嘴上。

徐朝涵的眼睛当中浮现起一抹好笑的表情,同样激烈的回吻着,好久周维清才急喘着松开徐朝涵,那张俏丽漂亮的脸蛋儿上尽是说不出的亢奋与害羞的神色。

这时候知道害羞了?

刚刚那股子劲头儿呢?

徐朝涵有些好笑,却也很识趣的不去多问什么,而是轻轻拢着周维清的秀发,待这丫头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这才宠溺的笑道:“走吧,给老爸老妈一个惊喜——”

周维清看着徐朝涵,俏脸儿上露出几分羞涩与轻松的表情,一瞬间又变成了乖乖女,跟着徐朝涵下车。

这回徐朝涵和周维清是轻装上阵,俩人都没带什么多余的东西,也没有买什么礼物。

徐朝涵给了老爸老妈两千多万,老两口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都不用太过拮据。

周维清穿着一条宝石蓝的牛仔裤,可爱的小巧的脚丫上则是踩着一双粉白色的运动鞋,上身一件青绿格子的高领针织毛衣,一头秀发梳了个马尾辫儿。

很漂亮也很干净,尤其是周维清那白皙娇嫩的肌肤在难得的明媚阳光下,好像散发着象牙般的光泽。

看着周维清稍稍有些紧张,徐朝涵笑了笑,然后伸手牵住周维清的手,周维清这才向着徐朝涵嘻嘻一笑。

来到家门口,徐朝涵看着周维清深深呼了口气,然后才按响了门铃。

好一会儿,房门打开。

开门的是老妈曹春霞,曹春霞还腰间还系着围裙,估摸着是在收拾屋子,见到徐朝涵和周维清先是一愣,随即就浮现起巨大的笑容。

“老徐,老徐——”

曹春霞嚷嚷着,然后一手牵着周维清的手看向徐朝涵。

“你说说,回家也不知会一声儿,让你爸去接你啊——”

徐朝涵笑了笑,然后才进了门。

“不用了,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还搞得那么隆重么——”

说着徐朝涵换下鞋子,这才探头看向卧室。

“我侄女呢——”

想到家里添了一个陌生的小生命,徐朝涵的心里满是兴奋。

徐朝涵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喜欢孩子的主儿,尤其是见过一些熊孩子之后,徐朝涵对于小孩子这种生物真的是敬而远之,但是真轮到自己的头上的时候,那种心理感受,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

徐爸正在主卧当中戴着老花镜看着一本大部头,听到老伴儿的声音,然后起身走出房间。

见到徐朝涵和周维清,徐爸的脸上浮现起开心的微笑。

“爸。”

徐朝涵笑着打了个招呼,徐爸点了点头,然后向着曹春霞道:“给小周拿瓶饮料——”

“死老头子,就会指使人——”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曹春霞还是走进厨房拿出来两瓶饮料。

“这天儿就别喝凉的了,对身体不好——”

“谢谢阿姨。”

周维清给了曹春霞一个甜甜的笑容。

曹春霞立刻就笑的合不拢嘴。

转头看到徐朝涵焦急的模样,曹春霞白了儿子一眼,然后才道:“孩子还小,别吓着了,还有,你换身衣裳,从滨海跑过来这么大老远的,别带了什么细菌——”

曹春霞谆谆嘱咐着,徐朝涵就跟个应声虫一样点头。

洗手洗脸,换了一件崭新的外套,徐朝涵才在老妈的引领下来到卧室门前。

‘咚咚咚’。

老妈敲响了房门,然后道:“茜茜,朝涵和清儿回来了,能进来不?”

“妈,进来吧,门没锁——”

房间里传来陈茜的声音。

当徐朝涵进门,然后就看到了依靠在床头上的陈茜。

陈茜身上盖着一条毯子,头上也戴着一顶帽子,清清秀秀的女孩儿,搞得跟个劳动妇女一样,看得徐朝涵哑然失笑。

见到徐朝涵的笑意,陈茜脸庞一红,然后才笑道:“我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了,妈还不让我下地——”

听闻此言,曹春霞反倒是一脸正色的说道:“月子里可不能马虎,要不然受了风落下病根,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徐朝涵虽然不信这些,但也是点了点:“那就熬一阵吧,出了月子就好了。”

说着徐朝涵便把目光落在了床上襁褓之中的小生命上。

很出乎意料。

虽然徐朝涵知道刚出生的婴儿很丑,他之前也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当看到小侄女,还是吓了一跳。

“这么丑——”

一旁的周维清就忍不住踢了徐朝涵一脚。

“会不会说话——”

陈茜倒是并未在意,反而笑吟吟的看着徐朝涵和周维清。

反倒是老妈曹春霞砰的给了徐朝涵脊背一拳。

“怎么说孩子呢?刚生下来的孩子有几个好看的?你小时候更丑——”

“是是是——”

徐朝涵连忙点头。

然后看着那个小的一只手好像就能托起来的小生命,徐朝涵稍稍远离了孩子,连碰也不敢碰。

“小飞呢?”

徐朝涵扭头看向陈茜,孩子刚刚生下来,这小子就不见人影,太不像话了。

“小飞跟琳琳去母婴商店给孩子挑衣服去了。”

曹春霞如此说道。

说是挑衣服,其实是选购奶粉去了,生了孩子之后,陈茜奶水不足,顺便去给买些婴儿的衣服。

不过这个就不必和儿子说了。

“琳琳也在家?”

徐朝涵真意外了,徐朝琳那丫头不是大三了么,还有空往家里跑?

“这丫头现在在小飞的单位实习——”

曹春霞看向儿子,迟疑了好一阵,然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儿子,你怎么突然决定退出娱乐圈了,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

这个问题想来曹春霞早就想问了,看着老妈小心翼翼的模样,徐朝涵心中暖暖的。

“哪有——”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