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老妈小心翼翼的模样,徐朝涵的心中五味杂陈。

虽然他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但是在这个世界当中,他真的收获了太多太多的感情,有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也有周维清这个小憨货陪在自己的身边。

“没什么的,我只是想要跨界了——”

徐朝涵如此说道。

其实对于他来说,更大的原因是他想放松一下,很多人喜欢被媒体聚焦万众瞩目的感觉,但是徐朝涵却是很害怕这种感觉,之前他在抖乐一直不露脸也是因为这种原因,天知道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听到徐朝涵如此说,不仅曹春霞,就连陈茜都投来了讶异的目光。

说实话,徐朝涵如今在华语歌坛当中算作是独树一帜,他的作品质量以及发布作品的频率,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恐怖,在今年这一年,有哪一个人可以说压过徐朝涵一头?

没有!

一个都没有!

在今年的乐坛,甚至于往前倒推十几二十年,在那些个神仙打架的年代,也没有一个人拥有徐朝涵如此的作品发布频率和质量。

可以说,徐朝涵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走完了别人一生可能都走不完的道路!

而就在这繁花著锦,烈火烹油的时候,徐朝涵却跌破人眼球一般的宣布退出娱乐圈——

在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徐爸徐妈甚至都想过连夜赶往滨海,想要看看是不是自家儿子被谁欺负了!

“真不是那个什么亚瑟的原因?”

曹春霞一脸疑惑的如此说道。

徐朝涵闻言简直就蒙住了。

“您也知道亚瑟.希姆?”

一个鬼佬而已,老妈竟然也知道,这真的太出乎徐朝涵的预料了。

“怎么不知道!”

听到徐朝涵如此说道,曹春霞便一脸气愤的说到:“死洋鬼子,没一个好东西——”

“也不全都不是东西——”

徐朝涵哭笑不得的说到。

看起来在遥远的甘南,老妈还是在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的——

“你说招他也行,咱没招他也没惹他,瞧不起谁啊,放三四百年前,这种死洋鬼子逮住了就是咱家的大牲口——”

曹春霞就是个淳朴憨厚的农村妇女,但是此刻却被一个鬼佬气的不轻,看样子若是那个什么亚瑟.希姆在跟前的话,老妈真说不准会凑上前去挠他一个满脸花——

“不过——”

顿了顿,曹春霞疑惑的看着徐朝涵,然后才说道:“儿子,你不会真的怕了那个洋鬼子了吧?”

亚瑟.希姆歧视华夏人,然后徐朝涵嘴炮了两句就消停了,紧接着便发布了退圈声明,但凡有点儿智商大概都能把两者联系到一起去——

“我怕他?”

徐朝涵失笑的摇了摇头。

“我完全没把他当盘菜——”

确实。

亚瑟.希姆在徐朝涵的眼中,就是一个被粉丝宠坏了的小王八羔子,现在他是完全没有兴趣去和亚瑟.希姆打嘴炮。

而是。

徐朝涵在等待机会——

小王八蛋不是瞧不起华夏人么。

你总有一天会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徐朝涵性格直率,但其实这个家伙也有些蔫坏,明火执仗的刺刀见红行,但是暗戳戳的毁人也不是不会——

虽然徐朝涵因为《我心永恒》、《卡农》《致我的爱人》等等作品在国际上拥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但是和亚瑟.希姆这种全球流行的歌手相比,还真是不够看的。

所以。

得迂回——

真正隔空骂战,哪怕徐朝涵有诸葛孔明的本事估计也讨不了什么便宜。

嘴炮不行,那咱就用作品说话——

单纯论作品的话,任何人都不是徐朝涵的对手。

不过。

这些事情没必要去解释搞得人尽皆知,骑驴看唱本,大家走着瞧就成了。

见到儿子真不像是受了委屈的模样,曹春霞这才渐渐的放下些心,转头就招呼周维清去了。

“清儿,这么久没见,你又白了——”

“——”

看起来老妈是真的对周维清的皮肤羡慕的很。

徐朝涵微微弯着腰看着小侄女,然后想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像是个村姑一样的陈茜,这才道:“丫头起名了么?”

“起了个小名,大名还没取——”

陈茜说着轻轻用指肚摩挲了一下女儿娇嫩到仿佛吹弹可破的小脸儿,然后才道:“小名芽芽,发芽的芽——”

“芽芽?”

徐朝涵重复了一遍,然后点了点头。

“哥,你给芽芽取个名呗?”

看着徐朝涵弯着腰仔细打量着女儿,陈茜抿着嘴角儿,然后突然开口道。

徐朝涵闻言就是一愣。

“我?我哪行?”

徐朝涵闻言连忙摇了摇头,这丫头有爸爸有妈妈有姥姥姥爷和爷爷奶奶,自己算哪根葱?

不过在陈茜的心里,徐朝涵对于她来说却算是恩人一个,车子房子都是徐朝涵出的钱,不仅如此,就连老公的工作都是徐朝涵帮衬的,现如今家里一切都得益于徐朝涵,让徐朝涵给女儿取个名字,也算是沾沾福气。

不过看到徐朝涵拒绝的很坚定,陈茜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家人说说笑笑的,添丁进口是徐家的大事情,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等到徐朝飞和小妹琳琳回家,家里越发的欢快喜庆。

徐朝飞现在真的正稳重了极多,即便是在徐朝涵面前也不苟言笑,完全没有了曾经的爆碳脾气,回到家只是简单的和徐朝涵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忙不迭的给女儿冲奶粉。

琳琳现如今真的是女大十八变,原来那个头发干枯分叉的黄毛丫头现在也变得十分漂亮了,穿着一身洁白的修身薄款羽绒服,下身则同样是一身宝石蓝的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漆皮中跟圆头小皮鞋,往那儿一站聘聘婷婷的,饶是徐朝涵都不禁有些感叹。

“琳琳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

徐朝琳听闻此言立刻就眯起了眼睛,然后看向徐朝涵满脸的希冀之色。

“比我嫂子还漂亮?”

周维清在一旁抿嘴轻笑,这丫头平日里嘻嘻哈哈的跟个小孩子一样,但是在徐朝涵的家人面前,老淑女了——

“就你?”

徐朝涵闻言就看向琳琳,然后扬了扬嘴角儿。

“我收回刚刚的话——”

徐朝琳闻言就抱着徐朝涵的胳膊使劲儿摇晃。

“哥——”

好半晌,徐朝琳才收起搞怪的表情,小心翼翼的看着徐朝涵的眼色。

“你为什么退出娱乐圈啊——”

得。

又来一遍。

徐朝涵稍稍的解释了一下,但是徐朝琳并不在意。

“我很多同学都说你是江郎才尽了——”

徐朝琳气鼓鼓的说到。

不知不觉中,徐朝涵已经成为了她的偶像,徐朝涵的每一首作品,每一个视频她都烂熟于心,是以当同学们如此揣测徐朝涵的时候,徐朝琳毫不犹豫的就和他们划清了界限。

可以说徐朝涵不仅以一己之力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更是改变了整个家庭的命运。

所以,徐朝琳不喜欢,也不会任何人污蔑诋毁徐朝涵。

徐朝涵不知道妹妹的小心思,听闻徐朝琳的话,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

一旁的周维清闻言脸上倒是浮现起一抹不愉的神色,不过却也转瞬即逝。

——

晚间。

小妹和老妈包饺子,周维清在一旁看着,小脸儿羞红。

没办法

周维清这个丫头哪儿都好,就是厨艺太糟糕,用徐朝涵的话说,他用脚丫子做出来的饭都要比周维清做的好吃。

“阿姨,我来吧——”

见到曹春霞要去煮饺子,周维清立刻来了精神,包饺子擀皮她不会,但是煮东西她还是没问题的——

“还叫什么阿姨——”

曹春霞脸上带着笑意,倒是让周维清闹了个大红脸。

周维清端着饺子进了厨房,老妈才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和徐朝涵说到:“你和清儿的事儿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徐朝涵佯装不懂。

“混蛋小子,我知道大明星们结婚晚,但是我跟你说,清儿这丫头我很喜欢,你别觉得你有俩糟钱就不知道姓什么了,如果你敢欺负清儿,你就别回来了——”

徐朝涵哭笑不得,然后向着老妈再三保证。

“对了,陈渝也当妈妈了——”

曹春霞叹了口气,然后才道:“小飞现在都有孩子了,你也得抓紧了,趁着我和你爸还能带带孩子,等再过几年我们俩动弹不了了,你自己带孩子,你看受罪不——”

“知道了,知道了——”

徐朝涵连忙举手投降。

饺子。

红烧鱼。

还有一些卤菜。

倒是老妈给陈茜熬了一锅猪蹄汤,老妈还给周维清盛了一碗,搞得周维清小脸儿通红。

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饱喝足后就围坐在一起看电视嗑瓜子儿,小妹切了个西瓜。

其实以现在徐家的财富或者说徐朝涵的身价,这顿晚餐实在是有够简单,但是这就是徐家的生活状态,不会因为骤然暴富就会改变原有的生活节奏。

周维清看着徐朝琳在沙发上捧着一片西瓜边吃边看电视机。

片刻,悄悄的给了徐朝琳使了个眼色。

徐朝琳有些纳罕,见到小嫂子鬼鬼祟祟的模样,不动声色的起身。

“怎么了嫂子?”

琳琳看着比自己稍稍矮一线的周维清,脸上带着好奇的神色。

“一会儿陪我去商场给芽芽买个礼物,这次来的匆忙,也没准备什么东西——”

周维清不差钱儿,小富婆一枚,琳琳倒也不推拒,点了点头。

然后周维清就沉吟了一阵,看着徐朝琳道:“你哥其实很厉害的——”

“非常非常厉害——”

“——”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