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先试试。”

徐朝涵此言一出,周遭的工作人员,哪怕是热扎都担心的看着蒋凡,生怕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徐朝涵再触怒到蒋凡。

但是。

出乎意料的是,蒋凡并没有生气,而是想了想,竟然点了点头。

开玩笑么?

《Joker》的主演形象让演员自己搞?

那还要化妆师干个毛线?

但是蒋凡却很理解徐朝涵,毕竟这个剧本是徐朝涵写出来的,他很想看看,在原作者的心中,Joker的形象究竟是什么样的。

小丑。

这个形象大家都熟知,蒋凡希望徐朝涵能颠覆这个角色,说到底他并不希望小丑的形象是大家刻板印象当中那个滑稽可笑的样子。

有了蒋凡的支持,在演技上被蒋凡贬的一毛钱都不值的徐朝涵明显兴奋了不少,紧接下来蒋凡安排工作任务,主演掉链子,其余人也不能干耗着。

“我还以为你无所不能呢——”

化妆间里,徐朝涵面对着一堆乱七八糟的颜料和化妆工具有些手足无措。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你让徐朝涵在纸上画头猪他能画出来,但是让他在自己的脸上画出个小丑的妆容,那就有些为难了。

不说别的,仅仅是色彩的调和都成问题。

一旁的热扎看着徐朝涵不知从何下手的茫然表情忍不住有些好笑。

在没和这个家伙接触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惊叹徐朝涵在音乐方面的创作才华,但是这几天接触下来,她才发觉,徐朝涵在平时的生活当中,也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有种偶像破灭的感觉。

尤其是今天在试演阶段,徐朝涵被蒋凡骂的差点儿把头都埋进裤裆里的样子,更是让她忍俊不禁。

“我又不是神。”

徐朝涵看着幸灾乐祸的热扎没好气的说道,面对着一大堆化妆道具,良久,徐朝涵才深深吸了口气。

——

“老蒋,你也别发火儿,大家相处的时间也没多久,很多人都还没熟悉,你总是这样,很容易打消大家工作的积极性的——”

副导演孙涛是蒋凡的老友,也是他的搭档,孙涛的工作能力很强,对于大场面的把控度很高,这支MV当中,很多涉及到大场面的部分都将由孙涛来把关。

听到孙涛如此说,蒋凡才摇了摇头,然后才道:“你也看了,这个剧本很棒,非常棒,看完这个剧本,我对于小丑这个角色的第一选择就是陈博,无论从长相,气质还有演技上,陈博都是我心中的这个角色的不二人选,但是徐朝涵却执意出演这个角色——”

这就太难受了。

一个导演,不能决定主角的人选,尤其是这个可以和好莱坞大片媲美的剧本的主演竟然是个从未有过影视作品的白丁,这真是冰火两重天。

“谁让剧本是人家的呢——”

孙涛摇了摇头然后笑道:“事已至此,你发火儿也改变不了什么,演技不行,那就尽量减少正面特写,而且妆后和妆前差别还是蛮大的,实力不成技术来凑,商业片嘛,你还真指望把《Joker》拍出来去拿个奥斯卡啊?”

唉。

也只能这样了。

剧组工作人员在搭建布景,每个人在黑着脸的蒋凡面前都声若寒噤,偌大的片场只有悉悉索索的小声交谈。

良久,迪丽热扎走出化妆间,看到蒋凡期待的模样,迪丽热扎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看着这个陌生的剧组环境,说实话热扎都开始怀疑了,这是不是一个草台班子。

哪家的剧组是这样的工作状态?

不专业。

这是热扎的评价。

而看到热扎这个表情,蒋凡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棘手——

此前他把这支MV想的太过简单了。

整个剧组每个人都忙碌着手中的工作,但是偏偏却鸦雀无声,这种状态持续到傍晚。

化妆间里。

徐朝涵一个人坐在镜子面前,就那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从开始到现在,他坐在化妆间整整四个小时了。

除了一些剧组工作人员进门取东西之外,没有任何人存在。

别人好像也怕打搅到徐朝涵的思路,化妆间门前,没有任何人逗留,即便是有人路过,好像也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

小丑——

小丑——

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徐朝涵回忆着小丑这部电影的点点滴滴,一幕幕画面像是从眼前掠过一般。

那种实感,让他都有些恍惚。

窗外的天色渐渐变暗,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地平线,稍嫌昏暗的化妆间好像一刹那就成为了电影当中的一幕场景。

而此时。

已经静坐了足足近五个小时的徐朝涵微微垂着眼睑,视线转移到面前凌乱的化妆台上。

嘴角儿。

咧出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

但是。

他的眼睛却极其冷静,专注的望着化妆台的一盘色彩缤纷的油彩,好像看到了一朵花——

冷静、偏执。

戏谑,癫狂。

小丑身上的情绪极其复杂,因为痛苦的成长经历,以至于他的心态变得扭曲。

没有亲情,没有恐惧。

活着对他来说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他只是喜欢找一些事情来做。

所以。

小丑的世界没有失败。

他就是神。

被打败?

不不不。

那只是他厌倦了,不想玩儿了——

徐朝涵手上沾满了油彩,目光望着镜子当中的自己,然后伸出双手,轻轻勾住嘴角儿。

微微上拉——

两道鲜红的油彩粘在嘴角儿,就像是一个夸张的大笑——

整个化妆间当中只有徐朝涵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椅子面前,静静的面对着镜子。

而镜子当中,一个小丑面无表情的同样注视着镜子前面的人。

只不过,他嘴角那仿佛鲜血一般的色彩,却好像在无声的大笑。

静谧。

这个场景,好像有着说不出的惊悚和恐怖。

无需任何的配音和氛围渲染,色彩鲜明的小丑和洛杉矶夕阳映照下的昏暗光鲜搭配起来,足以让人脊背发凉。

良久。

徐朝涵静静的站起身来。

然后安静的走到服装道具的衣架前,平静的扫视着。

这一刻。

他好像忘记了时间,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其玄妙的状态之中。

就好像,他应该去这么做——

——

沉浸式表演方法有些像是自我催眠,把自己代入到角色当中,把角色的经历补充完整,从而说服自己,角色的人生就是自己的人生。

有时候娱乐圈总是会曝出一些演员沉浸在角色当中走不出来,最普遍的情况就是患上抑郁症,而极端一些的就是自杀。

很多网友或者影迷总是觉得演戏而已,哪有那么夸张?

但是。

真正接触这个行业就会发现,这其实并不夸张,多少影视演员因戏结情?多少影视演员患有抑郁症?

说到底,内地的表演方法大多都是方法派,这种表演方式是通过场景、以及替换的方式进行表演,比如和你搭戏的人你非常讨厌,那么你可以在脑海中把对手替换成你喜欢的形象,从而进行表演的方式。

这种表演方式的特点是易学不易精,而且方法派演技的同质化严重,很多并不出名的演员表演时大家觉得似曾相识,那就是方法派的表演路子。

但是。

方法派入戏快,出戏也快,情绪转换自如。

但是。

徐朝涵学习的大部分方法都是体验派的表演教学。

体验派也是把自己沉浸于角色之中,经历角色的经历,体验角色的情感,从而进行表演发挥的一种方式,这种表演方法入戏慢,但是表演真实,观众代入感强,不会有种演电影的尴尬感觉。

同样的,这种表演方法难度很高,入戏慢,出戏也慢。

一旦入戏,那就是体验了一个角色的一生,老演员可能会很快通过各种方式回到现实之中,但是一些年轻演员,有时候很容易因为角色的负面性格而对自身造成影响,很难摆脱出这个角色。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演员在表演之后会崩溃会大哭会抑郁的原因。

出戏太难了。

片场。

一下午的时间,搭设布景,拍了几条可有可无的片子,蒋凡看着大家的兴致都不高,整个剧组都表现的非常压抑,也不禁叹了口气。

“今天先就到这儿了,道具收拾场地,大家开饭吧——”

收戏了,大家依旧兴致不高,谁都看得出来蒋凡今天很烦躁,不过也是,差不多一星期了,到现在还没正式开工,徐朝涵的状态大家都看得出来,剧组有些人是徐朝涵的粉丝,这几天看到徐朝涵的状态,心里多多少少也有种偶像崩塌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见到一个顶级流量明星在大电影的片场露怯。

很普遍,很常见的。

徐朝涵的音乐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字,但是跨界演电影?

好好呆在歌坛不好么?

因为蒋凡的苛刻要求,大家此刻已经忘记了,这个配备齐全的剧组,此刻不过是来拍摄一个MV的。

众人有条不紊的收拾自己手头的工作,在一整天压抑的工作状态下,即便此刻收工开饭了,大家还是打不起兴致来。

迪丽热扎穿着一条毛边青蓝色牛仔裤,上身则是一件素色的体恤衫,丝毫不怕被洛杉矶明媚阳光晒黑的样子,一下午的时间受到剧组的影响也安静了许多。

就在她想要转身的时候,身旁那个关了一下午化妆间的房门慢慢的推了开来。

一个微微含着肩的男人就那么静静站着门口。

他穿着一身夸张的紫色西装,西装内套着一件墨绿色的马甲,如果不是这极具冲击力的色彩搭配,这幅打扮就像是要去参加某个商务酒会。

视线上移。

男人的脸上涂着厚厚的白色油彩,像是某个调皮的孩子随手的涂鸦,黑黑的眼圈儿,以及那嘴角两道仿佛伤疤一般的妆容,让这个男人哪怕面无表情都像是在无声的大笑。

偏偏。

他的眼睛是如此的冷静。

两种极端矛盾的情绪展现在一张脸上,所带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恐惧。

极度的恐惧。

“啊!”

迪丽热扎那张绝艳精致的小脸儿上浮现起浓浓的惊恐神色,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一退,碰倒了照明灯架,差一点儿跌倒在地。

但是她却丝毫没有感觉,而是面露惊恐——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