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就是《侏罗纪公园》。

其实相较于《侏罗纪公园》这部曾经无限辉煌的超级大制作之外,徐朝涵还是更喜欢《小丑》,倒不是《小丑》多么多么的经典出色,实际上如果没有《蝙蝠侠》铺垫的话,小丑的形象也会黯然失色一大半。

但是。

徐朝涵就是很喜欢小丑这个角色,尤其是他癫狂不羁性格,以及小丑经典的妆容,对于徐朝涵来说都是不可磨灭的经典。

不过既然这时候有人质疑自己,那么徐朝涵也懒得争辩什么,他的性格向来是干脆利落的,既然你们不看好老子,那哥们儿捧出一个大杀器来直接让你们闭嘴!

于是。

《侏罗纪公园》这部电影的策划就提上了日程。

看起来好像挺幼稚的,但是实际上对于徐朝涵来说就是这么简单,人生匆匆几十年,他现在完全没有必要去谋划什么,等到天时地利人和再拍摄《侏罗纪公园》?

开玩笑吧?

哥们儿脑子里一大堆作品,不说别的,就是《蜘蛛侠》《钢铁侠》一个漫威的故事一生都讲不完,《X战警》系列更别说了,想到这些经典作品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消失在时间的长河当中,徐朝涵倒是有了很大的紧迫感。

毕竟一部电影的制作周期太长了,远不像音乐那么简单,实际上现在徐朝涵对于音乐作品的录制已经非常熟悉了,如果认真的话,以他的水准,一晚上足够搞定一张专辑的量。

但是不说侏罗纪公园,哪怕就算是一部现如今看起来并不需要什么太深层次CG技术的《大白鲨》可能制作周期都得最起码一年靠上。

当然,或许在国内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毕竟现如今在国内一部电视剧的制作周期可能都用不了一年。

周维清依偎在徐朝涵的怀里,双手环着徐朝涵的肩膀,看着徐朝涵认真的给自己讲解《侏罗纪公园》的故事,美眸中熠熠生辉。

“你在听吗?”

徐朝涵看着周维清脸上出神的笑容,好半晌才无奈的笑问道。

“在听啊,很有意思的故事。”

周维清有些心虚,感觉自己像是个花痴一样,小脸儿微红,如玉般白皙的肌肤就浮现起大片大片的红晕。

徐朝涵呵呵一笑,低下头来偷了个嘴儿,见到周憨憨抿着嘴唇羞涩的模样,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这个丫头,都老夫老妻了,还是这么容易害羞。

徐朝涵呵呵笑着,然后保存好文件,接着在周维清惊呼中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走,休息去——”

徐朝涵嬉笑着,周维清看着徐朝涵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那张精致可爱的小脸儿上瞬间就浮现起大片大片的笑容。

——

一堆事情堆到了年底,《Faded》在国内的反响不如《sold out》,但是在国外《Faded》这首电音神曲颇有点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架势,特维拉唱片公司甚至在筹划萧姝婧的演唱会,无数的邀约纷至沓来,以至于最近萧姝婧在和徐朝涵通话的时候语气当中都掩饰不住疲惫,甚至有一次聊天聊着萧姝婧竟然睡着了。

《Faded》的单曲销量更是如同牛市股指一样频频拉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记录。

而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没有人在徐朝涵的微薄下刷亚瑟.希姆这个人了,虽然《sold out》的成绩稍稍不如亚瑟的最新单曲,但是徐朝涵因为《Faded》这首单曲制作人的身份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商人真的是一种十分现实的身份,就在《Faded》拿下了全球女歌手销量周冠的桂冠之后,徐朝涵也接到了环球唱片公司的联络,对方很真挚的和徐朝涵本人亲自表达了歉意,并且表示,希望能和徐朝涵合作。

环球唱片的发行渠道毋庸置疑,哪怕是国内最顶级的飓风唱片加上特维拉唱片公司绑在一起都远没有环球唱片的影响力。

但是徐朝涵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在他看来,对方为亚瑟希姆洗白已经触及到了自己的底线,现如今徐朝涵最讨厌的公司已经不是天娱了,而是环球唱片。

最近徐朝涵的工作邀约有很多,哪怕他已经拒绝了很多家公司的邀请,但是在《sold out》和《Faded》狂热的销量之中,这些唱片公司依旧不灰心。

但是。

虽然徐朝涵已经各方面表态了,但是还是有一些工作无法拒绝。

比如说甘南卫视抛出来的橄榄枝。

甘南出了这样一个大明星,早在今年年初甘南卫视就希望徐朝涵参加一下甘南的节目,也算是借由徐朝涵宣传一下甘南。

毕竟整个甘南,像是徐朝涵这个级别的大明星可谓是蝎子粑粑独一份儿,但是徐朝涵不买账,而甘南的派出所和消防队也和徐朝涵多次联系,但是徐朝涵紧跟着被封杀,这些已经达成意向的合作也就不了了之。

这不到了年底,正是一年的总结,于是这些邀约,徐朝涵觉得实在是无法再推脱了。

除此之外,还有微薄年度之夜的颁奖典礼以及抖乐的年度风云人物评点。

徐朝涵本意是推了的,但是周维清却希望徐朝涵能够接下来,主要是现如今徐朝涵的人脉关系实在是太过薄弱,甚至于很多次遇到事情和麻烦的时候,徐朝涵都不得不借由陈澜的人脉关系。

虽然陈澜并不介意,甚至还很开心能帮到徐朝涵,但是谁有都不如自己有。

所以,接下来徐朝涵是很繁忙的。

——

象京。

一栋豪宅之内,梁伟平导演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

“喂,小褚啊——”

梁伟平这个国内第一名导自从《岳将军传》拍摄完毕之后就闲赋下来,这大半年来跟着家人渡过了一个难得的长假,现如今除了一些国家级的重大项目,他基本上也不执导任何新戏了,所以小日子过的还算悠哉。

莫名接到褚鹏鹤的电话,梁伟平笑着道:“这是什么日子,你竟然想起我这个老头子来了?”

梁伟平在有片场暴君的称呼,但是只要不是在工作状态,他的性格其实很和善的,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成为华夏的国民导演,一些拥才自傲刚愎自用的导演,虽然才华天赋很高,但是永远达不到他的地位。

褚鹏鹤,褚尚仙长子,算是新一代京戏掌门人,在梨园地位极高,在各种自媒体平台上曝光又足够,隐隐扛起了戏曲界这一杆大旗。

“梁叔,我发现一个好本子——”

褚鹏鹤的语气有些激动,他之前一直在自媒体平台上对戏曲这个行业进行宣传,但是收效却甚微,不得不说现如今娱乐产业百花齐放,戏曲这个行业已经基本上走到了尽头,虽然是国粹,但是每年入行的学生越来越少,那些老艺术家们也在渐渐凋零,这是一个悲哀的时代。

褚鹏鹤作为梨园世家领军人物褚尚仙的长子,现如今接过家族的一杆大旗,寄望于复兴戏曲行业曾经的辉煌,但是这个任务何其艰难?

哪怕他现在通过自媒体和各种综艺已经积累了数千万的粉丝,但是大家关注的都是他这个人,而并非是戏曲。

这让他十分沮丧。

他曾经想要和徐朝涵会面,寄望借由徐朝涵巨大的影响力来推广戏曲文化,但是没成想后来徐朝涵竟然被封杀,虽然他曾经通过关系试图拉徐朝涵一把,但是收效却甚微,会面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下半年他应邀出访各国参加文化交流,也一直没有什么空闲,这到了年底看了一眼百花齐放的影视作品,倒是突然有了灵感,搜罗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好本子。

听闻褚鹏鹤的想法,梁伟平哭笑不得。

“小褚,想法是好的。”

梁伟平笑着说道:“我也知道你有家底儿,不过现在文艺片市场不行啊。”

现在生活节奏太快了,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去影院都是为了放松,依照他对于褚鹏鹤这个正统出身的梨园子弟的性格,他很清楚,褚鹏鹤想要拍摄的一定是文艺片。

不是说文艺片不好。

实在是时代不同了,在九十年代末的时候,各类文艺片层出不穷,一部叫好又叫座的文艺片很正常,但是现在拍摄文艺片,基本上没有任何人愿意投资。

哪怕褚鹏鹤有资金,但是一部电影不是拍出来就可以的,也得有院线愿意发行才成,不然的话,拍好的片子也只能落在自己的地下影厅自己欣赏。

但现在一部电影从立项拍摄到最终上映哪个方面最困难?

并不是电影审查。

而是院线发行。

不给你排片,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褚鹏鹤显然也知道这方面的困难,但是他此时已经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念头了,如果梁伟平导演出马都没办法,他也就死了这条心了。

有些行业始终是要被时间淘汰的。

比如寻呼台、火柴厂、影碟机等等,他都是见证着太多的行业消失。

只是,褚鹏鹤还是有些不甘心。

或许能察觉到褚鹏鹤现在的想法,梁伟平沉吟了好久,然后才道:“你把本子给我发过来,我看看——”

“好的,好的,我马上——”

褚鹏鹤哈哈笑着,一点儿没有戏曲协会副主席的矜持,再三道谢,听到手机当中传来的盲音,这才挂断了电话。

顿了顿,褚鹏鹤想了想,这才通知自己的助理。

“帮我订一张去滨海的机票——”

他觉得,得去见见徐朝涵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林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凶并收藏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