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何凡面前的桌上就摆满了七道菜式,迎面而来的香气让何凡蠢蠢欲动,旁边的王子杰跟吴旭涛也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本来肚子就有些饿了,这菜肴的香气进入鼻子,实在是让人嘴馋。

除了最开始餐馆老板端上来的荷花粥、冰糖莲子羹、糖醋鲤鱼之外,桌上还有另外四道菜肴。

分别是湖菜鸡块跟坛子肉、草包包子还有四喜丸子。

第一道湖菜鸡块里的湖菜是指旧时泉城大明湖所产的茭白、蒲菜、白莲藕、莲子、白荷花这五种植物。

茭白是水声植物菰的嫩茎,其质地嫩脆,营养更加丰富。

而蒲菜乃香蒲之嫩芽,它的形状似菱,其味似笋。

荷亦称莲,其茎(藕)、果(莲子)、花(荷花)、叶(荷叶)在泉城菜中占有很重要地位。藕有七孔,肉白味甘。

莲子,莲房中所出,去其皮可食。

而湖菜鸡块集大明湖名蔬于一体,再配以鸡脯肉,佐料以精盐、酱油、葱椒绍酒、味精、葱、姜、蒜等调味,构思新奇,制作精细,鲜嫩爽口,清香不腻,是时令很强的名

至于第二道坛子肉,这也是金陵的一道名菜了,据餐馆老板介绍,他祖上以前就是靠这道菜养活了一大家子的人,至于是真是假何凡就不得而知了。

这道坛子肉的特点是色泽红润,汤浓肉烂、肥而不腻、口味清香,何凡吃了一口顿时有些收不住嘴,又接连夹了几块放进嘴里。

何凡平常并不是很爱吃这种肥肉,有时嘴馋也就吃个一两块而已,可今天这道肉做得实在好,让他有些爱不释手。

而且刚才听旁边的那个旗袍美女说过,这几道菜还都是这餐馆老板自己下的厨。

想到这何凡顿时就给老板比了个大拇指:“老板,你这手艺绝了。”

真不是何凡吹嘘,这一段时间他是算是把自己的胃养金贵了,寻常五星级酒店的菜肴他都吃得有些腻了。

今天这小餐馆可谓是给了他一个惊喜,没想到在这里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美食,还真是高手在民间呀,何凡心里感慨良多。

他忽然想到了罗宝,逗留金陵就为了那几口吃的,却不知与这几道人间美味错过了,估计让她知道了得急得跳脚。

“呵呵,见笑了,我也就会这几道菜而已,都是祖上传下来的!”

对于何凡的夸奖,餐馆老板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尝过他手艺的食客没有一个不竖着大拇指称赞的,而且还有很多富商邀请他去做厨师。

对于餐馆老板说的话何凡也只是当成他谦虚而已,直接一笑置之了。

接下来可是还有重要的事情,何凡可没时间跟老板瞎掰扯。

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品尝面前的美食了,他可是还有两道菜没有品尝。

草包包子跟四喜丸子,那摆盘的品相一看就让人食欲大开,何凡自然也不会例外。

夹起一个草包包子,看着面前的包子,何凡就想到了沙县小吃的小笼包。

在以前没有系统的时候,何凡可是沙县大酒店的常客,每次去那里必然会点一笼小笼包跟扁食。

张嘴咬下一口,顿时觉得口感松软、香而不腻,还有一股别样的清香夹杂随着汤汁流进了嘴里。

看来这就是刚才老板介绍的菏叶香味了。

刚才老板说这包子蒸的时候是用菏叶垫在底下的,所以吃的时候会夹杂菏叶的清香味。

品尝完包子,何凡又夹了个四喜丸子,这其实就是个狮子头,只是名字起得好听了一些。

夹起一个放进嘴里,何凡顿时眯起了眼睛,本来狮子头何凡也是经常吃的,但还是觉得眼前这个味道让他欲罢不能。

口味鲜香,肉质滑嫩,好吃都不能用来形容眼前的四喜丸子了。

品尝完眼前的七道菜肴,何凡顿时觉得这餐馆老板厨艺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好的,没有之一。

虽然老板说他只会煮这七道菜,但单单这七道菜就足以让他称之为大厨了,何凡相信如果这餐馆老板去五星级酒店应聘厨师,那一定会让众多酒店争抢的,毕竟这七道菜随便哪道菜都可以列为金字招牌了。

何凡仔细也观察了旁边用餐的食客,虽然其它桌上都一样都是七道菜,但很明显其余食客桌上的菜肴并不是眼前这个餐馆老板烹饪的,而是另有其人,毕竟餐馆老板这会还站在他面前。

对于餐馆老板为什么亲自下厨,何凡也是有些好奇。

而且看餐馆老板还在旁边站在,何凡觉得他应该是有什么事情,不然不至于又是亲自下厨又是等候在一旁。

想到这何凡就抬起头看向了餐馆老板:“老板,你还有事么。”

“嘿嘿!”

听到何凡询问,餐馆老板顿时搓了搓手,直接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何凡看着这一幕顿时知道他猜得没错了,这老板确实有事情,就是不知道什么事情了。

何凡有些疑惑,毕竟他是第一次来泉城,而且跟眼前的老板也是素不相识,不知道这老板有什么事情要找他。

对于何凡的疑惑,餐馆老板很快就帮他解开了。

只见餐馆老板一坐下来就盯着何凡手腕嘿嘿直笑。

不!

准确的说是盯着何凡手腕上的那串天珠,也就是何凡上次在魔都参加慈善拍卖会所得的那串朱砂大九眼天珠。

餐馆老板搓了搓手,眼睛发亮的盯着何凡:“老弟,老哥痴长你几岁,这么称呼你不介意吧!”

对于餐馆老板的话何凡回应道:“没事,老哥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既然老弟你这么说,那老哥也不跟你藏着掖着了。”

餐馆老板指着何凡手腕上的天珠说道:“这是朱砂大九眼天珠吧!”

“老哥好眼力!”

何凡眼睛一亮,没想到这餐馆老板一眼就认出了他手腕上的天珠。

餐馆老板嘿嘿笑道:“我也就痴迷这点小东西。”

这下何凡也知道餐馆老板为什么找上他了:“老哥找我是为了这串天珠?”

“嗯!”

餐馆老板点点头,眼神火热的盯着天珠说道:“老弟你这串天珠有没有打算出手。”

“这个暂时没有打算。”

听到餐馆老板的话,何凡立马就摇了摇头。

毕竟这天珠是他好不容易才竞拍下来了的,而且他又不缺钱,这天珠过了他的手就没打算再流传出去了。

看见何凡摇头拒绝,餐馆老板顿时有些失望。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说道:“老弟,这珠子你入手多少,老哥我多给你一半的价。”

说完餐馆老板就直勾勾的盯着何凡,他知道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这串天珠的人,那绝对拒绝不了他开出来的价格。

听到餐馆老板的话,何凡先是诧异了一会,毕竟这串天珠可不便宜,这是他用七千万竞拍下来的。

要是按照餐馆老板的说法,那他就得那一亿五百万来购买这串天珠了。

这一个多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想到这眼前的餐馆老板身家竟然这么丰厚。

不过就算餐馆老板开出再多的价格,何凡还是不打算出手这串天珠的,毕竟钱这玩意对现在他来说真不重要。

何凡依旧摇摇头:“老哥,我真没打算出手,这珠子我很喜欢,现在我都带习惯了,这要是没了我睡觉都不香了。”

听见何凡依然拒绝,而且对他开出来的价格压根不在意的样子,餐馆老板知道何凡是真不打算出手这串天珠了。

想到这餐馆老板顿时有些沮丧的摇摇头,本来以为今天能让自己的收藏品多一件,可惜碰上一个不缺钱的主。

“是我唐突了!”

餐馆老板有些歉意的对着何凡说了一句。

毕竟这天珠是他好不容易才竞拍下来了的,而且他又不缺钱,这天珠过了他的手就没打算再流传出去了。

看见何凡摇头拒绝,餐馆老板顿时有些失望。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说道:“老弟,这珠子你入手多少,老哥我多给你一半的价。”

说完餐馆老板就直勾勾的盯着何凡,他知道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这串天珠的人,那绝对拒绝不了他开出来的价格。

听到餐馆老板的话,何凡先是诧异了一会,毕竟这串天珠可不便宜,这是他用七千万竞拍下来的。

要是按照餐馆老板的说法,那他就得那一亿五百万来购买这串天珠了。

这一个多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想到这眼前的餐馆老板身家竟然这么丰厚。

不过就算餐馆老板开出再多的价格,何凡还是不打算出手这串天珠的,毕竟钱这玩意对现在他来说真不重要。

何凡依旧摇摇头:“老哥,我真没打算出手,这珠子我很喜欢,现在我都带习惯了。”

毕竟这天珠是他好不容易才竞拍下来了的,而且他又不缺钱,这天珠过了他的手就没打算再流传出去了。

看见何凡摇头拒绝,餐馆老板顿时有些失望。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说道:“老弟,这珠子你入手多少,老哥我多给你一半的价。”

说完餐馆老板就直勾勾的盯着何凡,他知道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这串天珠的人,那绝对拒绝不了他开出来的价格。

听到餐馆老板的话,何凡先是诧异了一会,毕竟这串天珠可不便宜,这是他用七千万竞拍下来的。

要是按照餐馆老板的说法,那他就得那一亿五百万来购买这串天珠了。

这一个多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想到这眼前的餐馆老板身家竟然这么丰厚。

不过就算餐馆老板开出再多的价格,何凡还是不打算出手这串天珠的,毕竟钱这玩意对现在他来说真不重要。

何凡依旧摇摇头:“老哥,我真没打算出手,这珠子我很喜欢,现在我都带习惯了。”

毕竟这天珠是他好不容易才竞拍下来了的,而且他又不缺钱,这天珠过了他的手就没打算再流传出去了。

看见何凡摇头拒绝,餐馆老板顿时有些失望。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说道:“老弟,这珠子你入手多少,老哥我多给你一半的价。”

说完餐馆老板就直勾勾的盯着何凡,他知道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这串天珠的人,那绝对拒绝不了他开出来的价格。

听到餐馆老板的话,何凡先是诧异了一会,毕竟这串天珠可不便宜,这是他用七千万竞拍下来的。

要是按照餐馆老板的说法,那他就得那一亿五百万来购买这串天珠了。

这一个多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想到这眼前的餐馆老板身家竟然这么丰厚。

不过就算餐馆老板开出再多的价格,何凡还是不打算出手这串天珠的,毕竟钱这玩意对现在他来说真不重要。

何凡依旧摇摇头:“老哥,我真没打算出手,这珠子我很喜欢,现在我都带习惯了。”

毕竟这天珠是他好不容易才竞拍下来了的,而且他又不缺钱,这天珠过了他的手就没打算再流传出去了。

看见何凡摇头拒绝,餐馆老板顿时有些失望。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说道:“老弟,这珠子你入手多少,老哥我多给你一半的价。”

说完餐馆老板就直勾勾的盯着何凡,他知道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这串天珠的人,那绝对拒绝不了他开出来的价格。

听到餐馆老板的话,何凡先是诧异了一会,毕竟这串天珠可不便宜,这是他用七千万竞拍下来的。

要是按照餐馆老板的说法,那他就得那一亿五百万来购买这串天珠了。

这一个多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想到这眼前的餐馆老板身家竟然这么丰厚。

不过就算餐馆老板开出再多的价格,何凡还是不打算出手这串天珠的,毕竟钱这玩意对现在他来说真不重要。

何凡依旧摇摇头:“老哥,我真没打算出手,这珠子我很喜欢,现在我都带习惯了。”

毕竟这天珠是他好不容易才竞拍下来了的,而且他又不缺钱,这天珠过了他的手就没打算再流传出去了。

看见何凡摇头拒绝,餐馆老板顿时有些失望。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的说道:“老弟,这珠子你入手多少,老哥我多给你一半的价。”

说完餐馆老板就直勾勾的盯着何凡,他知道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这串天珠的人,那绝对拒绝不了他开出来的价格。

听到餐馆老板的话,何凡先是诧异了一会,毕竟这串天珠可不便宜,这是他用七千万竞拍下来的。

要是按照餐馆老板的说法,那他就得那一亿五百万来购买这串天珠了。

这一个多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想到这眼前的餐馆老板身家竟然这么丰厚。

不过就算餐馆老板开出再多的价格,何凡还是不打算出手这串天珠的,毕竟钱这玩意对现在他来说真不重要。

何凡依旧摇摇头:“老哥,我真没打算出手,这珠子我很喜欢,现在我都带习惯了。”

章节目录

神豪从十倍增益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汐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汐豪并收藏神豪从十倍增益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