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艾玛?

我这不是正骑着吗?!

低头看了看“沃特森”号,是“艾玛牌”的没错啊?

挂断电话之后,楚昊整个人精神抖擞起来,探头看去,铁柱大厦的外头,停着一辆明显改装过的“鬼火”。

还喷了漆,上面有个“芭比娃娃”的涂装,违和感犹如暴击。

而“鬼火”上坐着的,却是个染了一头金毛,梳着双马尾的小姑娘。

这姑娘不但戴着美瞳,口红还是深紫色,涂得跟中了毒一样。

更离谱的是,衣服是露脐装小马甲,牛仔短裤的翻毛都快跟狮子鬃毛一样了,黑色的网袜还有破损的地方,脚上的高脚靴子,各种奇奇怪怪的坠饰看着就觉得重。

“还纹了身?”

定眼一看,楚昊以为是纹身,仔细看了,才发现不是纹身,只是贴花。

乍一看还以为是花臂纹身,瞧着就特别社会特别土炮。

“这不会就是艾玛吧?”

啪!

楚昊真喃喃自语呢,却见这小姑娘嘴里冒出来一个泡泡,啪的一声炸裂。

小姑娘在吃泡泡糖呢。

“战斗力十六,那也是相当的不简单了,我以前曾经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一拳打死一条狗,那也才战斗力八,她相当于两个以前的我,那岂不是干翻两个壮汉不成问题?”

一时间,楚昊对这个艾家的“五路功法”,竟是有了点儿兴趣。

毕竟,能够使这样一个小姑娘,变得这么强,绝对有点儿东西啊。

说不定可以拿来教王约翰、李汉斯、刘托尼他们。

而且既然这个艾玛能练,刘冰冰指定也能练。

很合理。

啪!

又吹了一个泡泡,艾玛唇舌翻滚,唇齿交叠,将那一团泡泡糖,弄成了各种形状,然后眼神极为不耐烦地低头看手机,看样子是打了个电话,说了一通什么。

楚昊现在能看懂她的嘴唇活动,等于说就懂唇语。

“居然是跟艾守金打电话?”

楚昊有点儿惊讶,他本以为艾家的兄弟们,应该都是艾守银、艾守铜那样的呢,万万没想到,还有跟艾守金亲近的?

“思维惯性要不得啊。”

说罢,楚昊大摇大摆地骑着“沃特森”号上前,假装不认识,缓缓地飘过。

“站住!”

就听艾玛一声娇叱,从“鬼火”上跳了下来,踩着高脚靴子,居然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楚昊。

“嘿!喊你呐!”

拍了一下楚昊的肩膀,这小姑娘上上下下打量着楚昊,“你是那个网红‘搬砖天王’吧?”

“你是我粉丝?”

“嘁!我能是你粉丝?!”

双手交叠在胸前,横了一眼楚昊,艾玛继续嚼着泡泡糖,然后道,“是你把我哥给打了的?”

“你哥?”

“艾守金!”

“是有这么回事儿,不过我那是正当防卫。”

“咱们练练?”

不当一回事儿的艾玛抖着腿,“只要能打赢我……”

“你多了?”

“你管我多大了?”

“我觉得你还是个初中生。”

“我十五了都!”

“连十六都没有,你这出去打工都没人要啊。”

“……”

“你现在应该好好读书,争取考上重点高中,就算重点高中考不上,像三十三中那样的,至少也能混一个吧?”

“……”

艾玛直接懵了,“你谁啊你,说话这么……”

“还有啊,你们学校指定学风不行。奇装异服就应该严抓,你看你,这毛染成了金的,嘴唇涂得跟屁股一样,这哪里还像个学生,夜总会上班的都没你穿得这么暴露。”

“你去过夜总会?”

“去过啊,很多夜总会装修的时候,我都过去做小工,一天能挣两百多。”

“……”

艾玛整个人都不好了,喝道,“你别跟我废话,你把我哥打伤了,他现在上不了班,就没人给他开工资,我生活费说不定就没着落了,你得负责!咱们练练,你赢了,我走人;我赢了,你多少得表示表示吧?”

“你跟艾守金,谁厉害?”

“我哥。”

“你哥都被我打进医院了,你还不如你哥呢,你过来找虐?”

“……”

“你看,这就是没有读书的坏处,好好读书。听话,啊。”

说着,楚昊将“沃特森”号停好,然后道,“这要是没有生活费呢,可以申请一下补助,有困难就要寻求帮助,我人道主义上会资助个一两百,一个月伙食费,也就够了。”

“我出去吃顿饭都不止一百啊!”

“你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小姑娘,要节约,不要浪费。”

“……”

“还有啊,你二哥现在跟我搬砖,三哥在我这里做正式的助教,都是正当职业、正经事业,你好意思找我麻烦?”

“什、什么?!”

啪!

一个泡泡吹出来没注意,直接炸了一脸。

艾玛赶紧扒拉着脸上的泡泡糖,白白的黏黏的,满脸都是。

“我二哥三哥怎么会在你这里上班?!”

“这有什么奇怪的?正常的择业需求啊,再说了,我这里五险一金,正规企业,比市面上大多数单位都要好。”

“……”

脸上白白的黏黏的泡泡糖残渣很难清理干净,这一块那一块的,看上去十分恶心。

手指甲上镶嵌着大量的水钻,摘那些泡泡糖残渣的时候,竟然还掉了一片美甲,这美甲可能质量不太好,剥离之后,竟然有一股胶水的味道,淡淡的,很像石楠花。

“我打个电话!你别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你又打不过我。”

“放屁!我练的可是艾家‘五路功法’中防御力最强的‘暴力金刚体’!打人可能不怎么样,挨打是一流的!”

“……”

楚昊愣了一下,心中暗忖:感情这是一只非主流暴力金刚芭比?!

因为水钻美甲太修长的缘故,艾玛掏出手机点屏幕,简直就像是在敲键盘。

哒哒哒哒作响。

拨通了通讯录中的“二哥”,艾玛刚一开口,就听到对面艾守银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个疯丫头可别他娘的去找楚哥麻烦!听到没有?!他现在是我老板!”

“……”

“你可省点心吧,成天扮得跟个鬼一样,你要不是个妹妹,我一准儿把你打残!”

“二、二哥,你真给这个网红……”

“什么网红?!什么网红?!楚哥是‘搬砖天王’!你懂个屁!见了楚哥放尊重点!别天天把你在大哥那里学来的那一套乱用!我可告诉你!你要是被楚哥削了,你就是活该!啐!”

“……”

艾玛一脸懵,悻悻然地抬头看着楚昊,“你真是我哥老板啊?”

“那不然呢。”

“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啊?”

“这个不一定,我主要是论天的,一晚上四五千吧,看情况。”

“那一个月不得好几万?!”

艾玛眼睛一亮,美瞳都快闪了出来,兴奋地冲楚昊喊道,“楚哥!我跟我二哥关系最亲了!”

“……”

章节目录

我真是武道天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杀鱼禅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鱼禅师并收藏我真是武道天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