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满月得意的晃了晃脑袋,“谁叫你没问。而且,我的酒店规则我来定。”

瞧着她那副得意的样子,苏晴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反而,有一点想笑。

当然他没有真的笑出来。

车子开出酒店后,苏晴明忽然探身过来问道,“哎,老板,我们来讨论正事吧。”

林满月开着车子,却还是转头瞥了他一眼,“什么?”

“你还没说给我多少工资呢?据我所知,那些知名酒店的总经理,年薪都是几十万起步。”

苏晴明嘿嘿笑着。他仿佛已经看见自己领着几十万的年薪的日子,简直不要太开心。

林满月望着他脸上的笑,虽然不知道他的想法,但大致猜得到。

女人嘴角悄悄上扬,笑着道,“嗯,放心,我对待员工还是很大方的,不用担心,你的工资会非常非常多的。”

“真的?”苏晴明惊讶不已,她竟然真的这么大方?这么看来,同意来酒店上班果然没错,高中生有几个可以拿这么高的工资呢。

林满月笑着,一双美目里也全是笑意,“嗯,工资肯定不会少的,等着吧。”

“不过,你一定要好好工作,如果让我不满意,我就扣你工资。”

最后突然威胁了一句。

“啊!”苏晴明哭丧脸,“你认真的?不要了吧。我们都这么熟了,别扣工资啊。”

“那就要看你表现了。”

“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让老板你满意的。”

“啧啧,现在总算有点员工的样子了,我对你是越来越满意了。”

“既然满意,刚才扣工资的事情就算了吧。”

“不行,不会开车的员工当然要扣工资。”

苏晴明瘪瘪嘴,也没说什么。

他心道,还不都是借口,他就不信酒店的其他员工都还会开车,那个死了九百年的姚太红和死了五百年的范进,他们俩也会开车吗?

分明就是看他好欺负!

偷偷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林满月,苏晴明心想,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才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不过,真漂亮啊!

只是一个侧脸而已,但是鼻梁挺翘,下巴曲线简直完美,她怎么就怎么好看呢。

苏晴明很快想起另一个问题,她和陈青雅谁更好看。

比较半天,也没有个结论。

简直比皇帝选妃还难。

因为实在都太漂亮了。

不知不觉,车子开到了金戌一中附近。苏晴明认出来这条路,惊讶道,“怎么来我学校了?”

林满月没好气道,“少啰嗦,不知道开车时候要集中注意力吗?出了车祸你负责吗?”

苏晴明撇撇嘴,之前也没见你说开车不能说话。

不过,他不禁好奇起来,林满月来这里是为什么呢?

很快,汽车从金戌一中门口经过。

经过时,林满月突然开口说,“如果你会开车的话,你不就可以开跑车在学校门口炫耀了吗?”

苏晴明一翻白眼,“我干嘛要炫耀,我不是那样的人好吗?”

林满月哼了一声,冷笑道,“你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虚荣心最强了。”

“你可别一棒子敲死一群人,我再次强调,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在学校一直都很低调的好么!”

苏晴明说着,忽然想起他和叶子甜的恋爱传闻。

可那件事并不是他本意,不能算数。

很快,林满月将车子开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里。

在其中一栋楼下停好车,坐在车里,林满月给不知道什么人发了一条短信。

这期间,苏晴明无聊的观察周围情况,这个小区他虽然没来过,但也知道。

因为距离学校非常近,所以有不少农村或者家远的父母会在这里租房子,陪孩子上学。

因为租的人多,需求量大,这个小区的房子很抢手,而且租金也很高。

苏晴明他们班就有好几个同学都在这个小区租了房子。

没过多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远处颠簸颠簸的跑到车前。

林满月这才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下车后也不说话,随意的看了看周围,面无表情,一副高冷的样子。

苏晴明看见她这副样子就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后,也是给他这种感觉,但是接触了这么多次,他发现林满月其实并不是真的高冷,只是习惯性用高冷来回避一些麻烦。

其实她挺善良温暖的,苏晴明想。

中年男人瞧见林满月后,立刻躬了躬身,无比热情道,“您就是林满月小姐吧?”

林满月瞥了他一眼,声音冷淡,“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一个朋友告诉我你可以帮我。”

“是谁!”林满月继续冷冰冰的问,一副质问口气。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正在犹豫是否要将那人说出来,这时旁边苏晴明忽然开口,“大叔,你别在意,我们老板就是这个性格,她其实人很好的。”

闻言,中年男人对他笑了笑,表情轻松了不少。

林满月则很不高兴的瞪了苏晴明一眼,可后者看着中年男人,完全没有看她。

这让她更生气了。

苏晴明还不知道林满月已经生气,继续道,“大叔,你说你有事情需要我们帮助,是什么事情?”

中年男人诧异的看着他,似乎好奇他的身份,

苏晴明连忙自我介绍,“我是酒店的总经理苏晴明。”

“哦,原来是苏经理,久闻大名。”

中年男人客套了一句,“我是这栋楼的主人,周大仓。这次打电话给你们老板,是我遇到了没法解决的困难,我需要你们帮助。”

“您请细说。”听到周大仓介绍自己是身后这栋楼的主人,苏晴明吓一跳。

周大仓看上去其貌不扬,竟然有一栋楼?

苏晴明悄悄看了一眼身后的这栋高楼,一共十八层,就算每层只有两户,这得值多少钱啊!

周大仓看了一下林满月,后者并不看他,而且已经自作主张朝着大楼入口走去。

周大仓赶紧跟上,边走边说,“是这样的,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这栋楼每层四户,全都是租给高三学生的家长,让他们陪读。一般都是一签一年的合约。但是三个月前,602的租户突然解除了合约。我寻思房子不能浪费啊,就重新把房子租出去,然后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

“新的602租户,和我反应,晚上睡觉总是听到楼上有人玩弹珠,可楼上是一对母子,孩子正在上高三,母亲白天在周围打零工,两人晚上回家都是倒床就睡,根本不可能半夜在地板上玩弹珠。”周大仓一脸无奈。

“然后呢?”

“我也没太当回事,以为是她自己听错了,然后三天后,我再次过来的时候,602的新租户突然不见了。”

“不见了?”

周大仓点头,“就像凭空蒸发一样,人看不见,电话也打不通。”

“也许是有什么事情外出了呢,电话打不通,也可能是换电话号码了。”说着,电梯下来,三人走进电梯,苏晴明按下6层的按钮。

“你说的没错,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有天晚上我再次打电话给她,电话竟然接通了,但是没人说话,我只从话筒里听见弹珠在地板上跳动发出的声音。然后没听两声,电话就突然挂断了,再打过去的时候,电话就打不通了。”

“第二天,我准备去见她,问她昨天的电话什么意思,但是却发现她已经从602搬走。”

“搬走了?”

“嗯,而且是连夜搬走,连租房押金都没要。我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垃圾桶里是撕碎的租房合同。”

“那不说明她没事嘛,估计有什么事情,才突然搬走了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也没在意,就重新把租房信息挂到同城上。很快又有一女住户搬进来,然后怪事又发生了。这名女租客有点晚上突然打电话给我,和我说感觉晚上睡觉有人在看她。”

“你是说房间里有人?”苏晴明一愣。

“不是,女租客把房子上上下下找了个遍,连个人影都没有,而且她醒着的时候,并没有感觉有人看她,只有睡觉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感觉,她还问我是不是在房间里装了什么摄像头,让我尽快拆掉,否则就告我非法偷窥她人隐私。”

周大仓苦笑道,“我就是个正经的房东,怎么可能会干那种事情,就告诉她没有。再然后不久,那名女租客也消失了,和之前租户一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过了几天,一天晚上我正在睡觉,突然接到视频电话,是那名女租客打来的,视频里一片漆黑,既没有人说话,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不过我感觉黑暗中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这时,林满月忽然说话,“这电梯这么慢,上六层要这么长时间!”皱着眉头,不太高兴的样子。

故事背景还没交代完,电梯怎么可能到呢。

周大仓继续说,“后来又过几天,女租客也再次出现,然后迅速搬离了这里。当然,我知道这两件事也许只是凑巧,直到我再一次把房子租出去。第三次的租客是一对祖孙俩,孙子也是高三的学生。”

“这一次又发生什么怪事情了?”

“这一次……”周大仓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这一次,那个上了年纪的奶奶突然离奇死在了602房间里。警察还上来调查过,最后以老人家身体不好,正常死亡定案。再然后,那位孙子也很快被父母接走。所以现在房子是空着的。”

“接连发生这么多奇怪的事情,我怀疑房子里有脏东西,所以不敢再把房子租出去,到处找人解决,在朋友的推荐下,联系上林满月小姐。”周大仓转头看向林满月,祈求道,“林满月小姐,希望你能帮帮我。”

恰好电梯到了6层,门开了。

林满月直接走了出去。

周大仓看着她的背影,表情有些失望。

苏晴明赶紧说道,“你放心,如果真有什么问题,她会帮你解决的。”说完,也赶紧跟上林满月。

走到她身边,小声提醒道,“你也不用这么冷淡吧。”

林满月扫了他一眼,眼神中是淡淡的嘲讽,却没说话。

6楼一共四户,602房间就在电梯出来左手边,很好找。

三人站在602房间门口,周大仓掏出钥匙开门。

门缓缓打开,一股扑面而来的阴冷气息,就连苏晴明也看出来房子的不对劲,看来周大仓说的没错,这个房子的确有问题。

门开后,林满月直接走了进去,一点顾虑也没有。

看见她一点也不担心,苏晴明也跟着松了口气。

有林满月在身边,就算房子里有鬼,也不可能伤害他。

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信任林满月。

602是一栋很普通的房子,两室一厅,大概90平左右,小巧而温馨。

玄关进来后,客厅右边是厨房,左边是两个卧室,中间夹着一个卫生间。

客厅里,沙发,餐桌,茶几,电视机……基本上所有家具都有。

进入602后,和平常的房间没有任何区别,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任何奇怪的东西。

倒是天花板比较矮,给人一种被挤压,不太舒服的感觉。

苏晴明没看出来什么异常,于是走到林满月身边问,“你看出来哪里不对劲吗?”

林满月摇摇头,不动声色望了望某处,旋即向着大门外走去。

苏晴明在后面喊,“喂?林满月?老板?你怎么走了?不帮忙了吗?”

林满月回头看了他一眼,表情古怪,“你想帮它?你不是害怕鬼么?”

苏晴明一听就不高兴了,立刻叫道,“谁怕了,我才不会怕!”

“是吗。”林满月瞥了他一眼,眼神中似乎有笑,却不知是嘲笑还是好笑。

她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直接离开了。

刚才的话是一时激动下说的,其实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但是林满月已经离开,而周大仓又在一旁看着他,一脸期待,他实在不好意思改口。

犹豫了一会,苏晴明最终作出了决定。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愤怒的奥利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的奥利奥并收藏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