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之看见这个办法不行,一时间没了头绪,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到什么好理由。

这时,她注意到红姨拿着一条白色丝巾刺绣。

从他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侧脸和她低眉颔首的模样,眼神也分外温柔。

林平之犹豫了下问,“红姨,你是在刺绣吗?”

红姨闻言轻轻点头。

“你在刺什么?”

红姨将白色丝巾正面拿给他看,是一个没刺完的鸳鸯图,上面只有鸳没有鸯。

鸳鸯刺绣是非常常见的刺绣,鸳鸯也很好区分,雄鸟嘴是红色,而雌鸟嘴是黑色。红姨刺的这副就是一只红嘴的鸳。

林平之还注意到白色丝巾上还有一块空出来的区域,可是红姨并没有刺上鸯,而是在补充其他背景。

林平之心里一动,忽然问,“红姨,你和宋伯父是什么关系?”

他注意到自己说完,红姨的手顿了一下。

紧接着就听到红姨轻嘶了一声,好像是扎到手了,不过没出多少血。

红姨放下刺绣,低头看着林平之。

似乎在疑惑他为何这么问。

不过林平之目不斜视,倒是红姨率先移开了视线,像是心虚似的。

红姨望着一旁的鸳鸯刺绣,低语道,“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了。”

林平之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

他不曾在宋家见过这个自称红姨的女人,而宋父却把自己交给她看管,足以说明两人之间的关系很亲密。

联系到宋父这些年一直独身,红姨的身份已然明朗。

红姨就是宋父的情人。

不过看上去,宋父并没有将她们俩的关系告知家人的意思,否则红姨也不会一个人刺着独鸳而没有鸯。

知道两人的关系后,林平之又问,“你知道宋伯父最近在做什么事请吗?”

红姨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看来她知道些什么。林平之连忙说道,“红姨,宋伯父做的事情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你难道也希望看着他完蛋吗?”

红姨一听就慌了,连忙辩解道,“伏崖他也不想的,那些人不是他杀的。”

林平之一愣。

从红姨的话他很快明白过来,宋父似乎还杀了人,或者说他和杀人的有某种关系。

红姨话一出口便后悔了,看见林平之发愣的表情后,更是瞬间明白被他骗了。

她立刻低下头去,慌张的捡起刺绣,想要逃离这里。

但是林平之此时已经反应过来,用抬不起来的手抓住了她的衣角,柔声道,“红姨,究竟怎么回事?你放心,我只想帮宋伯父和你。”

红姨被他拽着衣角,没有强行挣脱,听见他的话后站在床边不动。

半晌,红姨转过身低下头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愧。

似乎难以启齿,半天没有开口。

林平之耐心的等着。

红姨终于还是说了。

一年前,宋父知道了一个‘野方子’,可以‘复活’亡者。

宋父一直对自己逝世多年的妻子念念不忘,在犹豫很久终于心动了,决定试一试这个‘野方子’。

开始很顺利,过程也很顺利,宋父的确见到了亡妻的鬼魂。

只不过这个‘野方子’也不那么完美,亡妻的鬼魂需要一直有活物的血肉献祭。

刚开始是家里的牲畜,随着‘复活’继续,牲畜慢慢无法满足亡妻鬼魂的需要,她将目标放在了活人身上。

终于在一天晚上,对宋家的仆人动了手。

而宋父在知道真相后,第一反应是封住家里的人的嘴,将此事掩盖过去。

而后一直默默纵容着亡妻鬼魂杀人。

而且‘复活’的亡妻和想象中不太一样,亡魂已经对生前的绝大部分事情没有印象,她甚至认不出自己的亲人,也无法开口说话。

但是看着和亡妻一模一样的容貌,宋父还是义无反顾的坚持下去。

为了不被仆人们发现亡魂,宋父特地找人挖了地道,开辟地下室,将其隐藏其中。过去三个月,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

直到林平之闯入地下室。

说到这里时,红姨便说不下去了,低着头一副失落的表情。

林平之完全能够理解她,深爱的男人却一直对亡妻念念不忘,甚至为了复活亡妻,还纵容鬼魂杀人。

而她自己,只能继续扮演着见不得人的情人角色。

“红姨,你真的相信可以复活亡魂吗?”林平之低声问。

红姨低着头没有说话。

“已经死掉的人强行挽留,甚至为此牺牲别人的性命,宋伯父已经鬼迷心窍了,如果继续放纵下去,只会害了更多的人。你难道希望看见他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死路吗?”

“不是……”

“现在,必须要阻止宋伯父继续一错再错下去。继续拖下去,只会制造更多的悲剧。”

“我该怎么做……”

林平之挣扎了下,“松开我,让我去阻止他。”

被林平之骗话后,红姨已经没了主意,闻言便开始替他解绳子。

期间,林平之又问,“镇上很多人家办白事,那些人都是亡魂杀得吗?”

红姨连忙摇头否认,“不是,亡魂献祭从上个月才开始,一共好像就献祭了七八次。”

“是吗?”林平之应道,“那你知道下一次献祭什么时候?”

红姨摇头,“不清楚,不过最近献祭的频率似乎变快了。”

说话间,红姨已经解开绳子。

林平之从束缚状态下脱困,立刻从床上爬起。

下了床,林平之对红姨说道,“你放心,我现在就去找宋伯父,一定会阻止他继续犯错下去。”

红姨欲言又止。

林平之也没有多想,立刻出了房间,准备再去躺宋家。

从红姨的房子出来,林平之看了下周围地形,认出这里是镇上青楼后面的一条小巷,没有多加停留,低着头匆匆朝着宋家大宅赶去。

不过在离开小巷时,偶然一撇,看见青楼后门有一女子身影一闪而过。

只是一个背影,有点眼熟,但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来像谁。

也没多想,林平之很快来到宋家大宅正门前。

宅子大门紧闭,只有一个宋家仆人守着大门,神情严肃……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愤怒的奥利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的奥利奥并收藏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