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林平之并没有坐着等死,他想起大哥林平锐,也许他有办法也说不定。

于是立刻去找林平锐。

不知为何,他有种预感,大哥林平锐会在后院那间房里。

结果,当他找来这里时,果然发现林平锐躲在房间里。

除了他以外,还有他的妻子,林平之的大嫂李怀玉和他们的孩子,一家三口全都躲在这间房中。

林平锐看见门开时,一脸惊慌,等房间门开后,林平之从门外走进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开始惊讶。

等林平之将房门关上,林平锐忍不住问道,“你怎么来了?”

林平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想回答。

视线落在林平锐胸口,注意到他怀里抱着那尊雕像。

兄弟二人见面,没有寒暄与亲近,反而透着提防和警惕。

安静一会儿,林平之主动开口询问,“整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父亲已经死了,你可以说了吧!还有你怀里的雕像,宋家的事情也和你们脱不了干系吧!”

“你怎么知道……?”林平锐怔了一下,旋即沉默下去,似乎在犹豫是否要将事情真相说出。

林晓兰忍不住开口,“哥,究竟怎么回事?你不要在瞒着我们了。”

听见林晓兰的话,林平锐缓缓抬头,似乎作出了决定,慢慢将一切真相道来。

原来,林家祖先曾被恶鬼缠上,后来与恶鬼约法三章,每隔十年将一名族中直系血亲作为祭品献祭,以此换来林家十年的风平浪静。

这个传统已经持续了近百年,直到林平之身上被打破了。

李慧芝在祭典前将林平之偷偷送走。

而十年前的祭典因为没有祭品,恶鬼也像今日般到处屠杀活人。

后来不知林兴宅用何办法与恶鬼商量,让恶鬼平息愤怒,条件是十年后的今日,将贡品补上。

而林平之和郑秀秀腹中的孩子便是这次的祭品。

原本只要将他们献祭,这次祭典就可以结束,又可以换来林家十年的太平。

只是被林平之和郑秀秀逃掉,才导致恶鬼发怒,到处杀人。

当知道事情真相后,林平之一时无语。

此时,他依旧愤怒父亲和大哥的做法,却也稍微理解。

大哥是早就钦定的家族继承人,所以自己顺理成章成为献祭对象。

至于小妹林晓兰,父亲林兴宅一直比较喜欢她,可能因为这样才没有将她选做祭品。

但无论如何,林平之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被选做祭品。

他斥责道,“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别的办法吗?既然是恶鬼,总有办法对付。”

林平锐看了他一眼,嘲讽道,“你以为父亲没有尝试过吗?那恶鬼和林家因缘甚深,外人根本插不了手。就算是清心寺的主持,也对此束手无策。”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

林平之的声音渐渐低落,耳边依稀能听见外面传来仆人们的惨叫声。

难道是自己害死了他们吗?

他忽然想到什么,说道,“既然对付不了恶鬼,那我们离开这里不就好了。”

林平锐冷笑道,“这里有我林家祖辈积累的家业,岂是可以轻易离开?更何况,你以为祖辈没有尝试过吗?无论逃到哪,躲到哪,只要你身上流淌着林家的血,就会被恶鬼找上。”

“可是我躲在外面十年,恶鬼并没有找上我。”

林平锐闻言,摇头,“这点我也不太清楚,原来你被选做祭品,就算逃走也会被恶鬼追上杀掉,可不知为何恶鬼没有那么做。这也是为什么父亲这次一定要你回来的原因。”

林平之沉默了会儿,又问,“那宋家呢,你们为什么要害死宋伯父一家?”

他看着林平锐怀中的雕像,仿佛看见了宋青青死在自己面前的画面,心中一阵悲伤。

提起宋家,林平锐再度沉默,片刻后方才开口,“我不是说过,想要对付恶鬼,外人是无法帮忙的,只能指望我们自己。

父亲前几年打听来一个秘术,可以培养出非常厉害的鬼,我和父亲商量后,决定按照秘术上面做,培养一只厉害的鬼对抗恶鬼。

但这个秘术实在太过歹毒,所以我们才欺骗宋伯父,让他替我们培养。

还好,虽然过程中几次差点出问题,但总算成功了。”

说着,他看着怀中的雕像。

林平之也看着他怀里的雕像,此刻才总算明白一切的真相。

他不得不感叹父亲和大哥的歹毒,竟然想到这种方法。

可现在不是悲伤和愤怒的时候,现在应该想办法先活下去。

于是,林平之问道,“你怀里的雕像里应该就藏着那只鬼吧。它真的能对付那只恶鬼吗?”

说起这点,林平锐也开始迟疑,“应该能吧,但不管怎样,都只剩下这一个办法。其实如果不是你们逃出来,根本不会是现在这种局面。”

“难道要我们在那里等死吗!”林平之立刻大声斥责。

李怀玉适时站出来说道,“好了好了,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我们现在应该团结起来,想办法对付外面的恶鬼。”

有李怀玉打和气,林平之和林平锐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同时安静下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六个人躲在房间里。耳边不时听见外面传来仆人们的惨叫声,但随着时间推移,惨叫声慢慢减少,直到完全消失。

“恶鬼不会把人都杀光了吧!”

“谁知道呢。也许还有和我们一样躲着的活人吧。”

“你说恶鬼会不会找到这里来……”

林平之伸手将郑秀秀搂在怀里,安抚道,“别担心了,不会的,就算它真的找来,不是还有那雕像吗?”

一旁的林晓兰看见他的动作,也小声道,“哥哥,我也害怕。”

林平之闻言,也将她搂在怀里,两女一左一右,手掌轻轻拍着他们肩膀,聊作安抚。

但不知是不是林平之话起了反效果,很快,房间里的人便感觉房间里温度迅速降低。

同时门外传来沉重而拖沓的脚步声。

脚步声每一次落下都像是在众人心房上重重敲下去一样。

很快脚步声在房间门口外停下,与此同时,房门上映出一道黑影。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愤怒的奥利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的奥利奥并收藏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