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鬼婴虽属于恶鬼,却是鬼中实力比较弱的,面对柳枝毫无还手之力。

事实也的确如此。

当柳枝第一下抽在鬼婴身上时,后者的身形立刻薄了三分。

鬼婴被柳枝抽打,口中发出尖锐无比的惨叫声,但苏晴明却是毫不怜惜,柳枝一下又一下,不断的抽下去。

转眼间,气势汹汹的鬼婴便被打的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翻滚。

苏晴明足足抽了二十下,鬼婴一身阴气几乎被全部打散,身形也已经暗淡到快看不见的地步。

苏晴明知道如果继续抽下去,等待鬼婴的结局将会是灰飞烟灭。

苏晴明有点不忍心,于是停下抽打,冷着脸的对鬼婴道,“你还敢不敢作恶,伤害活人!”

身形暗淡的鬼婴连忙摇头。

苏晴明冷哼一声,“如果不想现在就被我打的灰飞烟灭,赶紧钻进这里!”

苏晴明说着将身后的油纸伞抽出,‘噌’的一下,在屋内撑开了油纸伞,然后指着油纸伞的人骨伞柄。

鬼婴看着人骨伞柄,知道自己一旦进去就再无翻身之地,但是对柳枝的惧怕,它没敢耍花样,化为一道鬼气钻进伞柄中去。

没错,苏晴明刚才去折柳枝时,顺道去了趟李邦业家,将油纸伞带在身上。

多亏了油纸伞替他挡住了鬼婴的偷袭,否则刚才猝不及防,说不定就中了它的阴招。

此时,瞧见鬼婴钻进人骨伞柄中,苏晴明总算放心了。

‘啪。’

苏晴明将油纸伞收起合拢,用手抹了抹额头并不存在的汗珠,对外面叫道,“好了,一切都解决了,可以进来了。”

话音落地,李邦正便迅速冲进了屋内来。

来到床边,李邦正看着躺在床上没有动静的何翠莲,焦急的问道,“翠莲怎么了?”

他很快注意到何翠莲身下快凝固的血迹,转头瞪着苏晴明怒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姑父,姑姑和李倩倩也来到屋内,看见何翠莲的状况,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苏晴明丝毫不慌,一脸平静的解释,“翠莲阿姨只是昏过去了,你不要担心,等她醒来就没事了。对了,我要提醒你,翠莲阿姨肚子里的死婴必须尽快打掉,否则的话今天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李邦正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最后不知道是相信他的话,还是担心何翠莲,转头重新看向后者。

“你家前屋有穿堂风,阴气很重,我劝你最好不要住在这里了,那间屋子也最好推掉!”

说完这些,苏晴明朝屋外走去。

李倩倩见状忙问,“晴明哥哥,你要去哪儿?”

“前屋的穿堂风还是翠莲阿姨腹中的死婴,一切都指向那个叫张婶的女人!我要去见见她!”

“可是哥哥你也不认识她啊?你怎么找到她家?”

闻言,苏晴明愣了一下。

这时,一直昏迷的何翠莲醒了过来。

第一时间关注的不是下体的撕裂痛疼,而是腹中孩子。

俗话说母子连心,苏晴明将鬼婴从她腹中赶走,那种婴儿长得很好的错觉消失,何翠莲瞬间察觉到腹中的孩子的情况,怔了一下,旋即张着嘴巴大哭起来!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没了……”

何翠莲捂着肚子哭着。

“哎!”苏丹叹了一声,同样是做母亲的,她能够理解对方的心情。

哭了一会,何翠莲的情绪在李邦正的安慰下慢慢恢复了些,她仰头看着苏晴明说,“都是张婶对不对,是她害我的孩子没了对不对?”

苏晴明闻言点头。

“邦正,你带他们去张婶家,问她为什么这么对我的孩子!”何翠莲咬牙切齿道。

“可是你……”

苏丹说,“你放心,我在这里照顾她,不用担心。”

李邦正闻言从床边站起,走到苏晴明身边道,“我带你们去找她!”

孩子突然没了,前屋还被弄成什么穿堂风,李邦正对张婶一家又何尝不怨恨。

跟随李邦正来到张婶家,张婶作为村里的大夫,平常给村里人看病,经济条件不错,村里唯一的二层小楼就是她家。

来到张婶家,大门紧闭。

李邦正在外面叫了两声,始终不见有人开门。

李邦正愤怒之下,一脚踹开了张婶家的大门。

进到张婶家里,苏晴明随着李邦正一起找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张婶和她丈夫。

找了一遍,最后苏晴明站在张婶夫妻俩的卧室里,看着卧室衣柜门大开,里面的衣服空了一大片。

苏晴明立刻反应过来,两人不知道怎么知道消息,竟然提前逃走了。

张婶夫妻俩逃走,这种心虚的举动已经说明一切。

李邦正没能见到他们,气得火冒三丈,最后在她家里一通摔打砸发泄后才离开。

回到李邦正家里,刚进后屋就听到何翠莲问,“见到她了吗?她怎么说?”

苏晴明看了她一眼,顺便注意床单被子都换成干净的,何翠莲现在下体受创肯定无法做到,不用问一定是姑姑苏丹趁他们出去时候做的。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鬼婴还在她腹中时,每时每刻吸收阴气,那些阴气会逐渐侵蚀她本身的元气,让她整个人虚弱又颓靡。

而现在虽然下体受伤,但毕竟是物理伤害,当初破瓜时应该就有过差不多的经验,所以反倒看起来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不少。

李邦正骂道,“给她跑了!不要被我看见,否则我一定弄死她!”

害人的张婶夫妻俩逃跑,这种地方又没办法报警,而且即便报警,又没有任何证据,所以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

何翠莲身上的鬼婴也被苏晴明收入纸伞当中。

她身上还孕育的死胎,需要尽快将其打掉。

而那有穿堂风的前屋,苏晴明怕他们不重视,又强调了数次,这座屋子一定不能住人!

如果真的要住,前屋必须拆了重建。

李邦国夫妻俩对之前对他的怀疑和不信任表示抱歉,同时再三表达了感谢。

李邦国说,他打算和何翠莲先搬去李和远的屋子去。

那里虽然条件差了点,但是在自家前屋拆掉前,两人是不会也不敢继续住在这里了。

苏丹和李邦国看了眼时间,今天的最后一班回去的长途汽车也快来了,便提出告辞。

李邦正想要挽留几人留下来住一晚,被李邦国用工作为由拒绝。

李邦正和李邦国这队同父异母的兄弟感情实在并不深厚,李邦正便没有强行挽留,将四人送到村口,便急匆匆回去照顾何翠莲去了。

姑父一家连同苏晴明则朝着长途汽车上车站点赶去。

长途汽车稍微延迟了十几分才到达,车上没有并多少乘客。

苏晴明上车后坐在车边,隔着车窗玻璃望着通往李家村的小路尽头,心中隐隐有个声音告诉他,他还会再回到这里!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愤怒的奥利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的奥利奥并收藏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