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一脸迷茫,但还是立刻跟上来。

来到卫生间后,三人都进入卫生间里。

苏晴明指着面前的尸体道,“又死人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一天之内麻烦张海做两次尸检,说出这话前,苏晴明自己都有点难为情。

而张海倒是毫不在意。

苏晴明说完后,他立刻就带上手套,开始第二次尸检。

张海全身上下血肉模糊,一般人都像童发一这样,多看两眼都想吐。

苏晴明的忍耐力稍微好点,也仅仅是好点。

而张海,完全就像猫看见鱼,狗看见翔,眼神中都透着兴奋。

医生真是个变态职业啊!

苏晴明忍不住在心底吐槽了一句。

苏晴明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忽然指着尸体胸部问道,“张海,你看他胸口这一下,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致命伤?”

张海暂停手中的动作,看着面前的尸体说道,“死者身上一共有二十三处刀伤,心脏位置这一刀,是致命伤。

凶手先是在其他地方刺了二十多刀,但只是割伤了肌肉层,并没有割伤重要的血管,出血量也不大。但是凶手最后一刀,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

血从心脏流出,迅速形成心包压塞和失血性休克,他在短时间内快速死亡。”

“你的意思是,凶手先将他捆绑起来,然后一刀一刀的割他的肉,折磨他。

等到折磨够了以后,他才最后一刀精准的刺穿心脏,杀掉他!是这样吗?”

“你说的很对,”

张海指着大腿上的一处刀伤,“你看这里,这一刀割得很浅,没有伤及动脉,他只会承受痛苦,绝对不会有生命威胁,凶手捅了二十多刀,刀刀避开要害,显然不打算直接杀死他,但是在折磨够以后,凶手直接一刀致命,干脆利落。”

听了张海的话,苏晴明想起曾经看过的新闻。

新闻讲的是一个医学院的女学生因为受不了男友劈腿,拿刀连捅了男朋友二十多刀,刀刀避开要害。

男的饱受折磨,但最后却只是判了轻伤。

那个男生的情况就和夏强辉相似,前面的二十多刀,凶手的目的只是为了折磨他,而不是杀他。

能够做到这点,凶手不但要有耐心,细心,还要对人体构造十分了解,比如医生或者医学院的学生。

而凑巧的是,8号车厢既有医生,又有医学院的学生。

一想到这,苏晴明忍不住偷看了张海一眼。

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但很快苏晴明就将这个念头丢掉,张海帮了他两次,他竟然还怀疑别人,不太合适。

苏晴明暂时将张海的嫌疑排除。

而除了张海,还有人走进了苏晴明的视线。

是马玉和关文慧。

这些念头在苏晴明脑海中一闪而过。

“你看这里。”

张海指着夏强辉的脸继续说道,“尸体的脸部肿胀明显,脸上还有指印,很显然凶手在杀死他之前,曾经用手掌打过他耳光。通常女性更喜欢打人耳光,男性更喜欢用拳头解决,当然也不排除有些男的喜欢打人耳光。”

张海的话,让苏晴明越发怀疑马玉和关文慧。

张海继续说道,“死者的下体被人切掉,这是一种报复性行为,从这点来看,凶手是女性的可能性很大。”

张海继续说,“死者的手脚曾被捆绑过,留下的勒痕发青,初步猜测是一种纤细,柔韧的绳子,而且应该捆绑了一个小时以上。”

张海又检查起死者的口腔,很快他便从口腔里取出一根白色的纤维。

“这是什么?”苏晴明惊讶的问道。

“应该是某种布料上的纤维,我猜测是毛巾上的,凶手很可能利用毛巾堵住了死者的嘴巴,让他无法求救。”

“如果凶手是女性,那么她是如何瞬间制服夏强辉这样的成年男性?夏强辉甚至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张海突然用手指了指洗手池下面,苏晴明蹲下后,立刻看到在洗手池下面的地面上有一团白色液体,“这是什么?”

张海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他连这个都认不出来而感到意外。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茎叶。”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童发一突然插了一句。

“没错,应该就是那东西。”张海继续说,“也许我们都猜错了,张海并不是被强制捆绑,堵住嘴巴。有可能,他是和一个认识的女子,一起进入卫生间,然后心甘情愿的让对方将他捆绑。”

“还有这样的人?”苏晴明愣了一下。

“不仅有,还不少呢。你知道ms吗?”

苏晴明摇头。

“ms也叫施虐与受虐,是一种将快感与痛感联系在一起的活动。一般有这种癖好的人,会非常喜欢被人捆绑束缚。”

张海的猜测很合理,否则的话,夏强辉这样的成年男性,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够制服他,并且连求救的机会都不给他。

要知道卫生间和最后一排乘客并不远,只要他发出稍微大点的声音,立刻就可以引起别人的注意。

除非,这一切都是夏强辉自愿配合。

他自愿让对方捆绑,让对方将嘴巴塞住,以此满足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

苏晴明忍不住看了一眼血泊中的夏强辉。

心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好端端的玩什么ms!

夏强辉看上去衣冠楚楚,文质彬彬,竟然有这种奇怪的癖好,真是叫人难以置信。

正应了那句老话,知人知面不知心。

苏晴明想了想,说道,“我们先假设猜测是对的,从我们现在得到的信息是,凶手是一个女人,对人体结构十分了解,和夏强辉认识,并且两人可能发生过关系。

苏晴明第一个想到马玉,他完全符合,而且作为夏强辉的女朋友,她肯定知道夏强辉的这种特殊癖好。

然后她利用了夏强辉的这个癖好,在卫生间里杀了他!

她唯一可能不是凶手的点在于,不知道她的杀人动机。

苏晴明还想到一个细节。

当时关文慧因为没买卧铺票和张明杰争吵,夏强辉劝架时,喊关文慧,“慧慧”。

作为张明杰的室友,这样称呼室友的女朋友是不是太亲密了点?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愤怒的奥利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的奥利奥并收藏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