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陈红燕脸上并没有任何失望的表情。

环顾一圈众人,女人微微一笑道,“放心,我有办法让他加入。”

从二教离开后,苏晴明直奔满月酒店。

等他赶到满月酒店时,已经是9点多,早就过了上班的点。、

不过他是总经理,整个酒店只有林满月有资格说他,其他员工就算看见他迟到,也只能当做没看见。

或许有例外。

姚太红就是那个例外。

上次苏晴明那么不给她面子后,姚太红虽然没说什么,但背地里打过不止一次小报告。

或许也不能算打小报告,因为有些报告是当着他面打的。

对此,苏晴明只是冷笑,并不作任何回应。

林满月也只是等姚太红离开办公室后提醒他两句,并不多说什么,对他可谓是十分纵容。

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后,苏晴明快马加鞭处理事务。

现在的他担任酒店经理也有不短的时间,可以说酒店大大小小的事务,他已经十分了解,处理起来驾轻就熟,顺手拈来。

原先一晚上才能处理完的事务,现在只需要两三个小时就可以解决。

剩下的时间,苏晴明只抽出一小部分用玉酒店巡视,大部分时间都用于休息补觉。

苏晴明睡觉的地方是总经理办公室的沙发。

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苏晴明也考虑过回宿舍休息,但是只要住过一天金大宿舍的学生都知道,金大宿舍每天晚上10点关门。

苏晴明如果7点到酒店,等他处理完酒店一切事务后,至少也是12点了,偶尔事情多甚至要到一两点。

你说晚归几分钟或十几分钟,宿管大叔还没睡觉,那的确有机会进宿舍。

可12点以后,宿管大叔们都睡了。

谁还让你进宿舍?

所以苏晴明陷入了两难局面。

苏晴明经过了几天的深思熟虑后,他决定在学校附近租一间房。

金大位于金戌市古楼区汉口路,单看这个地名并不算什么。

但了解金戌的都知道,古楼区相当于海尚的浦洞,是金戌市非常繁华的地段。

这里的一间房子房租肯定不便宜。

可对苏晴明而言,并不算什么,他已经决定将这笔费用记到酒店账上。

而在租房前,还有一件事需要苏晴明去解决。

那就是去辅导员那里申请校外租房。

金大和一般的野鸡大学可不一样。

一般的野鸡大学学校才不管你住哪。

可金大不是。

金大的学生如果想校外租房必须打申请。

只有申请通过,得到辅导员的准许后方可租房。

否则一旦被学校发现私自校外租房,就会落得开除学籍的下场。

没错,金大的管理就是如此严格。

当然,学生总有遇到各种状况。

如果学生偶尔夜不归宿,学校不会追究,这是金大人情的一面。

苏晴明开学来多次夜不归宿,一方面是因为刚开学,军训尚未结束,很多规定还没通知到位。

另一方面,暂时也没人举报他。

否则的话,辅导员早该找他谈话了。

第二天,苏晴明趁着午休的时间来到辅导员的办公室。

园艺系的老师和辅导员的办公室都在二教。

苏晴明来到二教二楼的204房间门口。

站在门口,他敲了敲门,然后不等回复轻轻推门而入。

进入房间后,一目扫去。

房间里摆着六张桌子,这也就意味着这间办公室里一共有六个人办公。

其中最靠里的办公桌前,辅导员罗馨正坐在那里低头看着文件。

罗馨忽的抬头看见苏晴明后,脸上并没有闪过太多惊讶,微笑着问道,“有事吗?”

苏晴明阐明来意后。

罗馨并没有立刻回答,告诉他行或者不行。

罗馨只是微笑的看着他,眼神十分暧昧。

对视了几秒后,罗馨终于开口了。

“苏晴明,你这个要求让我很难办啊。你说你父母把你送到学校,这刚开学不到一个月,你就要搬出去住,这万一要是发生点意外,你的父母怎么办?学院怎么办?学校怎么办?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苏晴明并没有因为听到这番话而失望。

因为从罗馨的眼神中他感受到了什么。

果然,下一刻。

罗馨突然话锋一转,“哎,学校的确不鼓励也不支持新生去校外租房子住,但是吧,遇到特殊情况也不是不行。”

苏晴明还是不接话。

罗馨见他不搭腔,主动问了一句,“苏晴明,你能不能说一下,你为什么要去校外租房子?”

苏晴明不能装作听不见,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

“我和其他人住一间房住不习惯。”

苏晴明是随便找的理由,可罗馨似乎一点也没怀疑,甚至还点了点头说道,“是不是你和室友关系不太好。难怪有人告诉我说你天天夜不归宿。”

罗馨的前半段话不重要,可后半段话让苏晴明瞬间睁大了眼睛。

有人告诉辅导员自己天天夜不归宿?

谁告诉她的?

自己夜不归宿的事情除了几位室友,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

别的宿舍的人暂时还不熟,应该也不会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和辅导员打小报告。

所以说,打小报告的人一定就是441寝室的人。

苏晴明不知道是哪一个,甚至可能不是一个人。

现在的重点已经不是哪一个人打小报告,而是有人打小报告。

苏晴明暗暗冷笑。

如果不是辅导员说漏嘴,他甚至不会知道有人在背后打小报告。

苏晴明突然问道,“辅导员,蔡博厚除了告诉你我夜不归宿外,还和你说了什么?”

这里苏晴明耍了个小心机。

他没有问是不是,而是先给蔡博厚背上锅。

如果他说对了,罗馨不管怎么说有或没有,他都知道是谁了。

可辅导员的话叫苏晴明十分意外。

罗馨轻轻摇头道,“不是他,你不要猜了。你的室友和我反馈这件事也是为你好,担心你夜不归宿遇到危险。你应该先回答我,为什么你经常夜不归宿,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适的解释,我想我有必要联系你的父母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愤怒的奥利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的奥利奥并收藏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