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手字,可是王谦前世练习了好几年才慢慢掌握的。

到了这个世界之后。

王谦的心思变得更容易沉静下来了,天赋也远比前世好很多,练习了几年之后,已经可以拿得出手了,不说登峰造极,也可以说是登堂入室了。

这一手瘦金体!

让现场前几排有眼光的人,都在这一瞬间,双眼绽放出了光芒。

徐笑笑和徐文文,秦雪荣坐在一起,立刻就略显激动地说道:“上次王教授给我签字的时候,我就说他的字很不一般。”

徐文文双眼盯着黑板上的字体,低声道:“我看过你说的签名,我也以为他只是专门练了签名字体,显得和别人不一样。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写出了这样一手好字。这样的书法,我目前还没见过,如果是他自创的话,那就厉害了,可以说是自成一家了!”

对三四十年前的老一辈文学工作者来说,写一手好字,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也是必备的技能,所以那时候就有字如其人的说法。

可是,对现在的年轻一辈来说。

就不是这样了!

因为,很多人已经不经常写字了,自然就练不出一手好字出来。

很多人出了学校之后,一年也写不了几个字,最多签名的时候写一下,其他时候基本上都是键盘和打印机搭配,所以经常出现提笔忘字的情况,突然想写字的时候,一下子想不起来怎么写了。

有些人专门练习书法,字还不错,但是也就是不错,距离好还有一段距离。

如王谦这个年纪,能有一手好字就已经算是非常难得了,或许会被书法圈子称为年轻书法家。

而现在,王谦不只是有一手好字,更是自成一家!

这,就很惊人了。

秦雪荣眼睛眨了眨,虽然对文学圈子的事情不那么了解,但是对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两的话是能听懂的。

反正就是,王谦这一手字很厉害!

而坐在前排的几个中老年人,拿起双手轻轻的拍了拍手掌。

这一下,周围其他人也都纷纷跟着一起鼓掌了。

然后,后面的所有人也都不得不跟着一起鼓掌了!

啪啪啪啪啪……

掌声如潮一般的响起。

后面很多年轻学生不知道为啥鼓掌,只是跟着前面的人一起鼓掌。

一个学生低声赞叹:“今天来的大佬好给王谦面子,就写出一首他的作品而已,大家就鼓掌了。”

前面一个年级稍大的学生回头鄙视了一下,说道:“不懂就别说话,别丢了我们学校的人!仔细看看王教授的字。”

后面的学生不服:“字怎么了?不就是好看点?”

前面的学生呵呵笑了笑:“不就是好看点?看样子你是不懂书法。”

周围几个学生都好奇地看向两人。

有人好奇:“什么书法?王谦写的是什么书法?”

前面的学生略带佩服地说道:“我练过书法,所以我知道这一手字有多厉害。这种字体我没见过,如果是王教授自创,那他的书法就已经自成一派了!你们懂吗?”

自成一派?

周围几个学生虽然对书法不是很懂,但是也知道自成一派的意思是什么!

在书法领域自成一派,自古以来无一不是青史留名的存在,而且只有寥寥几人有此殊荣。

这个王谦这么厉害?

难怪鼓掌呢!

几个学生都有些脸红。

尤其是后面的那个刚入学的学生,立马低下头。

如此画面,在后面的学生里面发生了很多次。

大家一开始的确是不太懂,怎么就鼓掌了?

现在……

懂了……

刚刚熄灭的掌声,竟然再次响起了一茬。

走上讲台的郭壮壮稍微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后面黑压压的人们,他也疑惑大家怎么鼓掌了,而且还鼓掌两次?

也不像是给自己的样子?

郭壮壮对几位学校的领导们微笑点头,又对几个文学圈子里的前辈笑了笑,这才看向王谦:“王谦,今天这么多前辈和后辈在场,都是我们学校的,我们就先说点轻松简单的,也就是对对子。”

郭壮壮刻意不叫王谦教授,直呼其名,就是不想让大家觉得自己矮了王谦一头。

坐在第一排的一个老者轻声说道:“小郭还是太浮躁!”

这位老者是郭壮壮当年在浙大上学时候的教授,吕春湖,已经退休几年了,写了不少评论文章,在南方文坛颇有地位,是著名文学评论家。

旁边的唐河鹏轻微摇头:“这不就是年轻人吗?在名利圈子打滚,改不掉了!小郭急于想证明自己。”

一个中年男子笑道:“如果真有才华和本事,不需要证明!他上次的抄袭官司输了,一直就想急于证明自己,太着急了反而容易出错!”

这位中年男子是浙大毕业出去的著名作家,蒋兴,写的几本小说都很畅销,有两本已经改编成电视剧上映了,收视率还不错,另外还有两本正在改编当中,是浙大出去的中生代作家代表人物之一。

陈向东:“看他今天可能是有备而来呢!”

蒋兴点头:“那我看看他准备了什么,楹联虽然是小道,但是想玩儿出花来,也有难度!”

楹联,是古人用来锻炼学生的方式,为写诗和做文章锻炼底蕴和文字灵感。

现代人自从普及白话文之火,楹联也就慢慢没人去研究了,最多就是大致知道一点规则而已。

所以,最近也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足以流传下去的名联!

……

王谦面对郭壮壮,没有说话,只是对着旁边的另一块黑板,伸出手掌做邀请姿态!

请!

开始你的表演!

王谦神色微笑而淡定地看着郭壮壮。

这让郭壮壮有些心里没底,因为王谦看起来太自信淡定了点。

但是他也很自信平静地走到旁边的黑板跟前,拿起粉笔就在上面写了起来。

“昨夜敲旗寻子路!”

郭壮壮见王谦淡定的不说话,当下也不说话,只是将这个上联写了出来,然后也对着王谦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我好了!

该你了!

王谦也有一米八左右的个头,但是没有郭壮壮壮实,显得纤细儒雅一些,在个头气势上不输对方。

他本来心中有些担心的。

毕竟,对联。

他知道的不多……

要真的凭硬本事去对楹联的话。

他心里对自己的硬本事还是有点数的,不说也罢!

现在……

看到郭壮壮的上联,嘴角溢出一丝自信的笑意,当下迅速就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场下几乎所有人都还在琢磨郭壮壮上联的时候,就看到王谦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写起了下联!

这下……

全场所有人,包括站在王谦旁边的郭壮壮,都有些不淡定了。

你这……

反应太快了点吧?

这才过了几秒钟而已!

你读懂这个上联了吗?就开始写?

郭壮壮也露出一丝自信的笑意。

这个上联,他很有信心。

这是他最近偶然看论语的时候,灵感偶然一显想起来的!

他自己想了很久,也没想到对仗工整的下联来。

王谦这么快就开始写……

肯定没看懂!

赢定了!

郭壮壮眼神看向坐在前面比较显眼的刘胜男。

但是,刘胜男根本没看他,而是面带思索和疑惑地看着王谦!

刘胜男也在思索这个上联的玄机,同时好奇和疑惑王谦这么快就开始写了。

坐在第一排的陈向东低声说道:“王谦反应好快!”

唐河鹏:“郭壮壮的上联,出现了子路!”

蒋兴立刻说道:“不错,子路!论语里的子路,孔子门下弟子之一。王谦的下联要对仗工整的话,也要出现类似的人名,有点难!不知道他看出来了没有。”

刷刷刷……

此时。

王谦已经在黑板上迅速写下了自己的文字。

粉笔在其手中一笔一划的在黑板上留下了一个个文字!

每一笔,每一划,都灵动快捷,笔迹瘦细却很有劲力,写下的文字看起来显瘦却又独有韵味!

吕春湖眼神有一丝赞叹地低声说道:“好字,真是好字!这真的是自成一家的字体。我练书法五十年,没见过这种书法。和其他所有书法字体都不一样,很独特,但是也很好看,很有气势!笔法和字体都自成一派,年纪轻轻就做到如此地步,厉害,厉害!”

吕春湖的话,让周围前后几个人听到了都是一惊。

吕春湖这话的分量可不轻。

因为,吕春湖不是作家,是文学评论家,早年经常自己写文章发表,书法是其最拿得出手的,一手行书被誉为江浙沪三大行书之一,真迹墨宝在外面已经被炒作出价值了,一个字价值数百,虽然价格不算很高,但是对还活着的书法家来说,已经不低了,写几副对联就能卖上万了!

所以,吕春湖在书法领域的地位不低,此刻对王谦的评价就显得很高了。

蒋兴好奇地问道:“吕教授,王谦的书法真的这么厉害?”

自成一家,独具一格,这是对书法大家的评价!

而现代,能被称作书法大家的。

几乎没有!

因为,本身就已经很少有人去练习书法了,自然难出大家。

周围几人都好奇地看向吕春湖。

吕春湖肯定地说道:“我看的时间还短,王谦刚写了一首诗和几个字,还看不出太深刻的东西。等会儿再说吧!”

大家稍微淡定了一些。

不过,吕春湖突然又对陈向东说道:“小陈,等会儿结束了,王谦用过的黑板别擦,换下来,我带回家。”

陈向东一惊:“吕教授,您这是?”

吕春湖轻声说道:“没什么,我研究研究他的字。”

这一下!

周围几人的脸上都是慎重认真仔细的样子了,仔细看着王谦的每一个字,以及写每一个字的笔画动作。

后面的徐笑笑轻声说道:“看王教授写字真是一种享受,能向他学习书法就好了。”

徐文文:“你还是先练好你的钢琴吧,等结束了,我找王教授问问,有没有机会向他请教书法。”

秦雪荣看了两人一眼,没说话!

……

前排许多懂行的人都比较关注王谦的字,这种自成一家的新书法字体,在他们看来是宝贵的。

而后排许多对书法不是很懂的学生们,关注的点还是在对联上。

只见。

王谦的下联已经写了出来。

“今朝对镜见颜回!”

很工整。

能来名校的,毕竟都是学霸。

有些已经想出来了上联的玄机,有些没想出来的,现在看到了下联,也瞬间明白了过来。

毕竟,子路和颜回,对他们文学系的学生来说,实在是太过熟悉了,一下子就看出这两个名字就是其中的玄机。

啪啪啪啪……

掌声响了起来。

“好像有一种看古代文人对决的感觉!”

一个学生低声说道。

……

王谦迅速写完,就对有些发蒙的郭壮壮再次伸手,做邀请姿势。

请,又该你表演了!

还是没说话。

就这么轻松淡然地看着郭壮壮。

郭壮壮看到王谦对的如此工整,心中的确是有些震惊的,但是面上依旧显得平静。

拿着粉笔,再次迅速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显然。

他的确是有备而来。

只是!

这一次。

即便是后面对书法不懂的学生,此刻也看出来,郭壮壮的字和王谦的字差的太远了。

郭壮壮的字只能算是看的入眼。

和王谦这种有着特殊美感的瘦金体书法,差别巨大。

看的越久,就越能看出其中的巨大差距。

“水中冻冰冰种雪雪上加霜。”

郭壮壮迅速写完,然后再次看向王谦,也回应了一个请的姿势,也学着王谦不说话。

两人仿佛在讲台上演哑剧一样。

但是,气氛却不是那么和谐,有些凝重。

这个上联的确很不一般。

王谦乍一看,心中就稍微紧张了一些。

但是,随后记忆中就想起来了下联!

这对联,他也见过。

而现场却是再次响起了掌声!

因为,郭壮壮写的这个上联,的确很难,很不一般。

能体现出郭壮壮的一些才华。

大家对郭壮壮这位自己学校的校友,送上了掌声。

吕春湖低声夸赞了一句,说道:“小郭才思还是有的,如果能沉下心来好好做学问,将来也会有一些成就。”

蒋兴点头赞同:“吕教授说的不错,我和他聊过几次,才华和想法都是有的,就是不够稳,沉不下心来好好思考。”

唐河鹏:“问题就是他的心思可能收不回来了!这个上联水准还不错,我一时间想不出下联。”

陈向东:“这种上联,要对出工整的下联,不是靠马上想就能做到的,需要一时的灵感和机遇!小郭应该也是偶然所得,他自己可能都没有工整的下联。”

这话说对了……

郭壮壮的确自己也没有下联,眼神略带得意地看着王谦。

然后,郭壮壮就是神色一惊!

因为,他看到王谦已经拿起粉笔开始写了。

全场也出现了一丝惊叹声!

显然。

大家都没有想到,王谦竟然这么快又开始写下联了。

他们很多人还在研究上联的各种玄机呢!

大多数人都还没看透彻。

这怎么又开始写了?

一双双眼睛仔细看着王谦,看着王谦写字的手和写出来的字!

“空中腾雾雾成云云开见日。”

一行工整的瘦金体文字,迅速出现。

稍微安静了片刻。

然后,全场掌声响起。

后面的学生里面还出现了赞叹声。

“这么快就对出来了,还这么工整,太厉害了吧。”

“看了下联,我才知道原来要这么对。”

“这个王教授,真的好厉害,我还没看明白,这么难的对联,他一下子就对出来了。”

“如果不是我知道他们不认识的话,我都怀疑他们在演戏提前串通约好的,这太快了。”

……

郭壮壮也有些傻眼,一时间楞在了那里,看着王谦写出的下联,被震惊的没反应过来。

这个上联,不是他想自己一个人出来的,而是他有一次和一个作家朋友聊天的时候,看着冬天的水,来了灵感,两人一起想出来的,然后两人又想了两年,都没有想出工整的下联!

他们都以为,这个上联,可能暂时就是一个绝对了……

没想到……

在这里!

有人不到一分钟就给对出来了。

还是一个很工整的下联。

啪啪啪啪……

掌声让郭壮壮清醒了过来。

他看向王谦的眼睛,已经没有任何轻视和骄傲了。

心中因为刘胜男而给他带来的负面情绪,也迅速一扫而空!

因为王谦毕业于北影表演系而带来的轻视也消失不见。

他被王谦的才华震撼到了。

楹联,虽然是文学小道。

但是,也非常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文学底蕴和敏捷的才思。

王谦看着郭壮壮,再次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继续你的表演!

郭壮壮心里还存着的几个楹联都很普通,都不如这两个,拿出来为难普通人或许可以,但是要难住这么快对上两个高难度楹联的王谦,他觉得是不可能了!

那么……

不玩儿对对子了。

郭壮壮脸上红了一下,然后说道:“雪漫说你楹联造诣不凡,看来的确如此。不过,楹联毕竟是文学小道,我前几天在西湖游玩,写了一首诗,还请王谦你指点一下。”

王谦笑了笑,依旧神了伸手,表示请你表演!

郭壮壮压力又大了一些,王谦刚才表现出来的文学底蕴和实力,真的大大超出他的预料。

但是这是他自己要出来装的,那无论如何都要继续装下去。

所以。

他迅速在黑板上写下了一首现代诗。

梦里西湖

梦里的西湖

是淡黄色的老相片。

……

一片怀旧和赞美西湖美景的现代诗在黑板上出现。

洋洋洒洒,写了一个半黑板。

郭壮壮写完,神色带着一丝满意,看向王谦,略带得意地说道:“请指点,或者,你也写一首大作让我们看看。”

带有一丝激将。

全场都安静无比,所有眼睛都看着黑板上,以及王谦身上。

大多数人都在仔细看郭壮壮的这首现代诗。

然后,就是期待王谦会怎么回应。

王谦仔细看了看郭壮壮的这首现代诗,自认为,这首诗比较一般,勉强算得上是一首成品现代诗!

这在现在这种大作佳作很难出现的时代里,的确算得上是好作品了。

因为,好坏,是需要对比的。

没有更好的来做对比。

自然,稍微差一筹的就能算是好作品了。

现在能写出一首意思表达清晰的完整作品,就算难得了。

王谦微微一笑,说道:“不愧是作家,这首诗还算可以。”

就还算可以?

郭壮壮瞪大眼睛盯着王谦,一副你懂不懂的样子。

王谦继续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太啰嗦了!”

太啰嗦?

你在教我?

郭壮壮眼神再次出敌意,呵呵一笑:“何以见得?”

王谦拿起粉笔,看到黑板就快写满了,当下就拿起黑板擦要擦掉自己刚才写的两个楹联。

台下突然响起一道急切的声音:“王教授,等等!”

大家都是一惊。

纷纷看向发声的人。

这种场合,大家都尽量保持安静的,不去打扰讲台上的人。

王谦和郭壮壮也都被吓了一跳,一起看向第一排说话的人。

只见是陈向东,抱歉的笑了笑,然后迅速跑了上来,亲自给王谦更换了黑板,将刚才王谦写字的黑板拿了下来,放在第一排的前面!

哗……

这下。

大家都惊了。

不知道陈向东这是在干什么。

而王谦,也没多管这个,拿起粉笔,继续在刚更换的黑板上写了起来。

章节目录

穿越八年才出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茗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茗夜并收藏穿越八年才出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