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谦用过的黑板被摆放在了第一排座位前面的台阶上。

此时,很多人才仔细地审视王谦写下的每一个字!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不多的字当中,已经有了大家之风,以及自己独特的风格韵味!

陈向东,唐河鹏,蒋兴,曹文芳,方国书等前排的人,都是纷纷将目光注视在那黑板上。

那一个个瘦金体粉笔字,每一笔每一划,都仿佛透露着一种苍劲锋芒,真正的如同银钩铁画一样,还有一种瘦而丰韵的矛盾感。

蒋兴略带震惊地低声说道:“真是好字!”

曹文芳:“有大家之风,这是我没见过的一种书法。”

吕春湖更是直接,亲自走上前去,将黑板拿起来,再次向前挪动,几乎要到他跟前了,双眼凝视着上面的每一个字!

曹文芳不满地说道:“吕教授,你这样我们看不到了。”

吕春湖笑道:“你们又不练书法,看了也白看!”

曹文芳怒视:“那你看出什么了?”

吕春湖的视线依旧盯着黑板上的字,轻声说道:“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书法领域。”

周围几人都不说话了。

都从吕春湖的话语当中感受到了其内心的激动和热爱!

吕春湖最爱书法,大家都是知道的,到现在每天都会坚持至少两三小时的书法练习,有时候还会一写就是半天。

这也证明了。

王谦的书法,可能真的不简单。

所以,不少对书法比较爱好的人都侧着视线看向吕春湖面前的那块黑板!

而同时!

更多的人则是注视着讲台上的王谦。

因为,王谦正在写字呢。

从王谦写字的动作上,能看到更多关于其书法的东西。

不过……

此刻全场都出现了一道道惊呼声。

盯着黑板的唐河鹏激动的双拳紧握,双眼瞪的大大的:“好诗,好诗呀!”

吕春湖,蒋兴,陈向东几个关注黑板上书法的人这才抬头看向讲台上的黑板。

这才发现……

王谦已经在黑板上书写了一行行文字。

而现场。

惊呼声,议论声此起彼伏!

显然。

大家的情绪都有些激动。

吕春湖也是立刻跟着黑板上的文字低声念了起来。

“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蒙雨亦奇。”

“若把西湖比西子,”

“浓妆淡抹总相宜。”

吕春湖也是立刻瞪大了眼睛,再次轻声念了一遍!

周围,念着这四句诗的声音不断响起。

大家都是内行人,念诵了几遍之后,都已经将这几句诗算是吃透了,看懂了里面所表达的意思。

曹文芳激动地说道:“好诗,的确是好诗!这首诗,在我见过的历代描写西湖的上佳古诗当中,也算得上是佳作,最后两句更是点睛之笔,把西湖和四大美人的西子相比。这小子,太让人惊喜了。”

唐河鹏也激动地说道:“王谦在古文学作品上的造诣,我觉得在我们现代可能是独树一帜的。现代谁能在古文学作品领域上和他相提并论?这首诗一出,更加奠定了他在古文学领域的地位。”

周围几人听了,虽然脸上淡定的没有表态,想让他们这些圈内前辈推崇一个年轻人,那是不可能的。

文学领域,是论资排辈最严重的,哪怕你发表再多好作品,但是年纪不到,在圈内的地位也不会太高,上面会有一大把没什么作品,但是年纪很大的各种老压着你,言语间各种倚老卖老的压在你头上,你还没法反驳,除非你不想得到圈子内的认可了,不然你就得忍着,还得恭敬的供着。

但是,他们心中对唐河鹏的这番话,却都是表示认可的。

毕竟!

近几十年来,华夏文坛在大力推动现代诗,现代散文等等现代文学作品形式,以便普及教育。

古文化作品,几乎已经沦为了失传的研究类型。

很久没有再出现过让人眼前一亮的古文学作品了。

直到最近王谦的出现。

啪啪啪……

唐河鹏当先鼓起掌来。

然后,吕春湖,陈向东,蒋兴等人也都跟着一起拍手鼓掌。

后面的人自然都是一样,跟着一起鼓掌。

徐笑笑和秦雪荣更是使足了劲拍手,掌声很大。

徐笑笑对身边的徐文文说道:“王教授这首诗对西湖的描写太好了,姐,你上次尝试写的那首诗呢?”

徐文文脸色不自然地红了一下,然后摇头:“没有,我嫌写的不好,扔掉了。”

徐笑笑没有去纠结姐姐之前的作品,看着黑板上的两首作品说道:“郭壮壮的这首现代诗勉强算可以,但是和王教授这首古诗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了。就和王教授说的,现在看他这首现代诗,真的太啰嗦了,全都是无意义的废话。”

徐文文点头:“我也觉得!”

现场,很多人此刻都是如此觉得。

郭壮壮的作品和王谦的这首诗一对比,说直白点,简直就是垃圾,连打油诗都算不上。

好坏,是需要对比的。

有了对比,就有了伤害。

就连站在讲台上的郭壮壮此刻都站不住了,脸上的平静自信有些保持不住了,变得有些僵硬,眼神看着王谦,震惊已经写在瞳孔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你这家伙……

我就是写了一首普通的现代诗而已。

你想赢我,写个比我好一点的就可以了呀……

你不用写出一首,可以和那些录入课本的古代文豪流传下来的经典相比的作品,来打我的脸吧!

打的太狠了。

郭壮壮感觉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王谦则是依旧没有说话,面对全场的掌声,依旧只是温文尔雅地笑了笑,然后再次对着郭壮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了!

又该你继续表演了。

你还有什么准备!

继续拿出来吧……

郭壮壮的额头上已经渗透出了一层汗珠。

全场的掌声也逐渐停歇下来。

此刻。

大家看向郭壮壮的眼神也都有些同情了。

如果是旗鼓相当的话,大家都不会滋生出同情来,反而觉得兴奋开心,这样可以显得两人都很有才华。

但是,现在差距大的无法计算。

那就只有对郭壮壮的同情了。

想上讲台装个逼,证明自己。

结果……

现在貌似要想沙逼的方向发展了。

而且,郭壮壮说到底是他们的校友,算是自己人,自然就会有同情。

如果换个社会人士,或者是其他学校的,可能现在就会有一些鄙视和嘲讽出现了。

郭壮壮现在不敢再勇敢地去和全场目光对视了,而是看了看王谦,又看了看王谦的这首作品,依旧无力。

他心中的确准备了一首古诗作品,可如果现在拿出来的话,那就是丢人现眼了!

在已经有佳作在前的情况下,还拿出来,不是强行丢人现眼是什么?

郭壮壮笑了笑,掩饰自己的尴尬:“哈哈……今天见识了王教授你的文采,果然厉害,冠绝当代。楹联,古诗水准,都是我见过的最强一个,厉害。”

郭壮壮把称呼从直呼其名叫王谦,变成了王教授,而且说王谦的文采冠绝当代,刻意抬高了王谦,这样显得自己输的也不是那么难看,同时也想以此来给王谦吸引更多的敌对。

当然,这也是变相的认输服软,承认了王谦的才华和地位。

说着,郭壮壮感觉浑身难受,转身就想下台去换个座位,不好意思站在这里了,也不好意思继续坐在刘胜男身边了。

王谦却是首次开口了,朗声说道:“等等!”

郭壮壮一惊,心中一突,知道王谦的反击可能要来了,当下停下了脚步,看向王谦:“王教授,还有什么指教?”

全场所有人也都纷纷看向王谦。

郭壮壮已经认输了,说起来算是丢了在场许多浙大师生的颜面。

毕竟,郭壮壮是这里毕业走出去的。

而王谦,和这里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来交流讲课的校外人士。

很多人都觉得,郭壮壮认输了,此事就这么算了,这是将郭壮壮当做了自己人,还有些同情。

大家心里对王谦多少还是有些排斥心理!

现在看到王谦似乎还要咄咄逼人的样子。

现场都安静了下来。

有些老一辈浙大毕业的人看向王谦的目光都稍微有些不善。

不管郭壮壮怎么样,都是他们的人……

王谦没有管这些。

他只认为,不能只你出题吧?

所以。

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继续写了起来,同时说道:“前段时间,我在西湖去玩儿的时候,丢了个东西。刚好就想起了一个上联,就和你,还有在场的大家分享一下。”

郭壮壮站在王谦身后,凝视着王谦的字。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紧紧看着王谦在黑板上写下的每一个字。

不少人都憋着一股劲。

如果郭壮壮对不上来……

那么,他们来对!

郭壮壮可以输。

但是,他们浙大不能输。

陈向东,唐河鹏,蒋兴,吕春湖,曹文芳等人的神色都变得极其认真起来,没有再仔细研究王谦的书法,而是真正关注王谦的这个上联本身。

一行工整的瘦金体文字在黑板上出现。

“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呼锡壶。”

王谦放下粉笔,面带微笑地看了看郭壮壮,也看向在场的所有人,说道:“这是我偶然想出的一个上联。在场的如果有谁能对出一个工整的下联,还请指教!”

郭壮壮仔细凝视着每一个字,心中依旧感到震惊。

这么多同音字,还有同音词!

他在现代,第一次见到这么难的上联。

之前,他都是在一些古代古诗里见过这种难度的楹联。

现场其他人也都纷纷沉默。

全场一下子变得安静无比。

每一个浙大的在读学生,以及已经毕业的诸多校友们,都在注视着每一个字,想靠着自己想出来一个工整的下联出来,为校争光,也为自己漏一把脸。

足足过了几分钟。

依旧安静!

郭壮壮也看了几分钟之后,脑海里想了很多字,很多词组,都是同音的,但是要组成一个连贯有表达含义的工整下联,都不可能!

郭壮壮面色不好看,低声说道:“王教授,请问你自己有工整的下联吗?如果是一个绝对,那我们对不上来也很正常吧?”

后面很多学生都是纷纷点头。

的确。

如果你拿一个你自己都没有下联的绝对出来,那就是为难大家了。

王谦摇头,自信地说道:“不是绝对,我自己已经想出来好几个工整的下联。怎么,你想我写出来看看吗?”

王谦看着郭壮壮。

郭壮壮一下子心虚了,急忙摇头:“不用王教授写,我可以自己想想,不过还请王教授给我一点时间!”

如果让王谦写出来,那不就等于是认输了?

他输了事小,学校的面子事大。

郭壮壮当着这么多乡亲父老的面,不敢丢这个人。

先拖着,后面再慢慢想,找人请教,总能想出来的——吧……

反正……

必须得对出来。

不然,郭壮壮以后都不敢再回学校了,也不敢再参加校友聚会了。

台下。

陈向东身为文学系副主任,最是着急。

今天的交流公开课,是他和唐河鹏一手促成。

如果,到最后浙大这边丢了颜面,他这个系主任也会有责任!

虽然,根本原因是技不如人,但是很多人可不管这么多,反正就是你把学校的面子丢了。

所以,陈向东急忙问年纪较小的蒋兴:“蒋兴,怎么样?有想法没有?”

蒋兴轻轻摇头:“暂时没有,这样的上联,算是千古奇对级别的,要对出下联也需要特殊的机遇和灵感。想短时间内对上来,根本不可能。我怀疑,王谦是骗郭壮壮的,可能他自己也没有工整的下联。”

吕春湖摇头:“王谦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他应该真的有工整的下联,我老了,思维跟不上了,一下子想不出来。”

唐河鹏也摇头:“我现在也没有思路,需要时间。”

曹文芳苦笑:“这种难度的对联,的确不是短时间内能对上来的。等等吧,这交流课不是刚开始嘛,咱们只要在他离开之前对上来,不就行了?”

陈向东点头,马上对后面周围的诸多浙大的教授老师以及校友们说道:“那你们快想想,一定要在王谦离开之前对上来,不然我们浙大的面子今天就丢在这里了!”

大家都面色严肃凝重,迅速开动脑筋思考起来。

在国内的名校当中,校友文化已经逐渐形成,大家都比较看重自己毕业母校的颜面,因为母校的颜面就是自己的颜面。

他们以后面对其他学校的校友会的时候,就会被对方拿这件事嘲讽,而且还没办法反驳!

对对联不像是写诗写文章,对不上就是对不上。

写诗写文章,可以牵强附会的强行抬高自己进行狡辩。

而对对联,对不上,就是真输了,没有啥可狡辩的。

但是……

现代文人们,有几个平时会注意楹联?

此刻临阵磨枪,大家一下子都有些无从下手的尴尬。

……

讲台上,郭壮壮已经略显尴尬和落寞地走下台去了,端起了小板凳坐在了偏僻的角落里,没有再回刘胜男身边坐下。

郭壮壮看向刘胜男那边,看到刘胜男完全没关注自己,和身边刚坐下的一个女生聊了几句,随后就看向王谦,完全没有看他一眼,对他没有回去坐下没有一点在意!

郭壮壮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今天失败的太难看了。

收拾心情,他继续凝视着王谦专门写在黑板最边上的那个上联,脑海里在迅速思考,同时拿出手机将这个上联发给了自己几个文学圈子的好友,让他们帮忙想想。

靠自己?

抄袭都能狡辩!

对个对子而已,找人帮忙对郭壮壮来说,完全是最基本的操作。

反正,脸都不要了还怕什么,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心理负担。

……

刚开场,就有这么一个插曲!

王谦心中的压力反而轻松了许多。

因为,他发现,自己貌似能应对。

所以,接下来,他的神态更加轻松自如,随心而发,骨子里散发出一种知识和才华的自信。

演技!

登峰造极!

王谦继续刚才写下的那首七言绝句古诗,开始讲解了起来。

这首古诗在网络上已经有数以千计的各种解析文章,逐字逐句的已经分析的极其透彻了,所以其实根本不需要王谦来单独讲解什么。

只是,他作为原作者,亲自的讲解具有一些特殊意义,而且也更加具有权威性,所以才会讲一讲。

现场掌声经常响起。

经过王谦这个原作者的讲解。

他发表过的一首首作品,似乎都活了过来,其中所代表的各种意义,都显得极其清晰,并且近在眼前。

在场几乎所有人,对他的作品理解都更加深入,更上了一个台阶。

正儿八经的讲课。

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加上刚刚那首写西湖的古诗,以及其他每一首作品,都王谦都讲解的极其详细。

黑板,写满了一个又一个!

陈向东和蒋兴两人充当起了劳力,亲自不断的给王谦更换黑板,不让王谦擦掉每一个字,每一个他写满的黑板都全部保留了下来,堆叠在第一排前面的台阶下面。

吕春湖一直不断地看着黑板上的字,同时和王谦写字的时候做对比,右手还模仿拿着毛笔的动作,缓缓模仿王谦写字的手法。

周围认识熟悉吕春湖的人都知道,这老头子又要着魔了。

反倒是,郭壮壮写的字,早就被擦的没有痕迹了。

王谦喝了一口水,看向安静的大课堂,身上那种气势和从容自信,丝毫不输在讲台上讲课几十年的权威老教授,说道:“好了,我的这几首作品,都讲解的差不多了。大家还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现在提出来,我们再交流交流!如果没有的话,今天的交流课,就可以到此为止了,大家应该也累了。”

终于到了交流提问的环节了。

坐在角落的郭壮壮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立刻站起来举手:“王教授,我有一个疑问!”

大家都看向郭壮壮,看郭壮壮还能继续说什么,眼神都有些期待,期待浙大的学生校友们,能让王谦在这里留下一些下不了台的尴尬,这样他们出去就有吹嘘的资本了,可以显得自己学校很强大。

王谦没有任何嫌弃的表情,依旧面带微笑,仿佛面对着自己的学生一样,对着郭壮壮伸手道:“请说。”

郭壮壮就如同课堂上提问的学生一样,站起来大声说道:“王教授,请问,您平时是怎么学习积累的?尤其是在古文学作品这方面,你的作品让我们惊艳。但是,我们都知道,这需要极其深厚的积累才能做到。”

“而你的年纪也不大,比我还小一些。毕业院校也不是文学系,学习的是表演系,我想请教一下你,你是如何学习积累这些知识,然后转化成为作品的?我想,这对我们在场的每一个学生,都会有帮助。”

郭壮壮比较委婉地提出了这个文学圈子里最大的质疑!

你丫这么年轻!

读的又不是文学系!

你凭什么写这么多好作品出来?

也就是,王谦在来的车上,那位张博恒同学所提出的疑问。

如果说。

见到王谦之前,大家对王谦的质疑还比较坚定的话。

现在,大家的质疑就没那么重了。

因为,王谦这一个多小时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才华,以及文学底蕴!

不是谁都能把这些作品讲的如此透彻的。

起码,徐文文知道,她上课讲解王谦作品的时候,就远远不如刚才王谦讲解的透彻明白。

再加上,王谦刚才和郭壮壮的哑剧对决,几乎以碾压性质的胜出了。

所以!

王谦的才华,他们是认可了。

那么,依旧有问题!

你怎么做到的?

分享一下,让大家一起提高一下?

或者……

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谦面对一双双或是好奇,或是质疑,或是疑问的目光,没有丝毫怯场,依旧坦然。

站在讲桌跟前,手中自然拿捏着一根粉笔。

对郭壮壮挥挥手,王谦笑道:“好,这位同学可以坐下了。”

郭壮壮笑了笑,很听话的坐了下来。

后面的学生当中传出一声声轻笑。

王谦继续说道:“怎么做的?其实,很简单。多看,多想,多写。这没什么可隐瞒,也没什么捷径。我很爱看书,也很爱思考,有了新的思考,我会写下来。这些思考,有可能是几句诗词,也有可能是一些音乐片段,也有可能是几句歌词!”

“不管是一句,或者是几句,不管有没有什么意义,只要是我想到的,我都会记录下来。然后等后面有想法了,再拿出来自己慢慢看,再继续从中发现深入的灵感!”

“就这样,我写了一些歌,写了一些曲子,也写了一些文学作品。”

“其实,你们也可以做到,有眼睛,有脑子,有手,就足够了!”

现场一片寂静!

一双双眼睛依旧盯着王谦。

因为。

很多人觉得王谦这话有些耳熟……

尤其是后面许多年轻学生们,更是很快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网络上流行的。

有手就行……

看一眼就会……

有脑子就足够了……

然而!

大家都是一学就废!

后面一个大胆的男生站起来大声问道:“王教授,你能现场示范一下吗?比如,王教授您写的江城子,是如何能在完全表达清晰意思的情况下,还能保持这么完美的押韵的呢?”

一首诗或者是一首词,亦或者是一首古文!

好不好!

对普通人来说,或许都不需要去理解其意思。

就读一遍,亲身体验一下,就能有直观的感受!

古代作品,尤其讲究行文工整,平仄押韵!

好的作品,读下来,其工整的行文和独特整齐的押韵,会让人感觉非常爽快。

很多经典的文章和诗词作品读下来,哪怕是一点意思都不懂,读下来也会有一种畅快淋漓的爽快感,让人有还想再读几次的冲动。

这,就是好作品。

王谦发表的那首江城子,也具有这样的特点!

哪怕不懂,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读起来就很爽。

这是现代从小就习惯了普通话和白话文的文人很难做到的一点。

大家都看向王谦,看王谦怎么回答。

但是,王谦没有说话!

他拿着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再次写下了三个字。

江城子!

章节目录

穿越八年才出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茗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茗夜并收藏穿越八年才出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