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雯今天来到演出场地走了走位,找了找感觉,为还没有几天就要开始的现场直播做准备。

上周末。

王谦的那一首无地自容,震惊华语乐坛,惊艳所有观众。

同时,也给了后来者,所有的好声音选手莫大的压力。

观众们会不自觉地拿着后面的选手去和王谦做比较。

有了比较,那么必然就会有人受到伤害!

谁的演唱能让王谦和无地自容受到伤害?

说实话!

暂时整个华语乐坛内,有一个算一个,所有新生代的歌手,估计都没人能做到。

王谦当时击败的郭晓,其当时演唱的新歌已经在腾飞上线了两天,两天也取得了六百多万的下载成绩,排在腾飞新歌榜第三!

这个成绩,对现在的摇滚音乐来说,也是绝对惊艳的成绩了,并且在歌迷当中获得了相当好的口碑。

这说明了一点……

那就是,郭晓的实力很强。

郭晓参与创作的新歌,也是一首难得的好歌!

所以,郭晓发表的这首歌才能拿到这么好的数据。

可越是如此,越是能证明郭晓的对手,王谦是多么强大的存在!

如此珠玉在前。

第二期即将直播演出的选手们,会有多大的压力?

非常大。

尤其是,作为主打的央音天才选手陈晓雯,面临的压力尤其巨大。

陈晓雯天天都会来好好在现场场地感受一下,彩排一下,走走位,增加自己的信心。

但是,陈晓雯依旧心里没底。

不是面对同组的对手没底。

而是想到王谦就心里没底气。

孙晶开车过来,亲自接陈晓雯,对陈晓雯低声说道:“你在这里听说王谦的事情了吗?”

陈晓雯正在喝水,跟着孙晶一起离开场地,听到这话楞了一下,奇怪地问道:“我下午都在练习,王谦怎么了?”

孙晶赞叹道:“今天王谦去浙大讲课了。”

陈晓雯满脑袋地问号:“浙大,讲课?他?”

孙晶:“呵呵,是不是很奇怪?他就是去讲上次他发布的文学作品。浙大邀请他去的,公开交流课!他讲了两个小时,在课堂上又发表了几首很好的古诗词作品,把浙大整个文学系都打服了。”

“现在,微博上都在说这事儿,热度很惊人,可能晚上就要超过你和好声音,登上热门第一!”

陈晓雯立马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没一会儿!

她看到了王谦发布的四首作品,仔细看完之后,只感觉身体都在颤抖。

“这都是他写的?”

陈晓雯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他前段时间不是才发表了几首好作品吗?这才多久?”

以她的眼光和鉴赏水准,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这几首作品,无一不是佳作。

这家伙!

把古诗词佳作当白菜一样批发吗?

难怪……

难怪他的音乐那么棒。

难怪,他能创作出震惊华语乐坛的无地自容!

这种才华。

谁人能比?

陈晓雯发现,很多人把自己拿去和王谦做比较,让她竟然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无地自容!

陈晓雯点开自己关注的王谦的微博。

发现王谦的微博突然更新了?

“才华就是天生的,不信?你看!”

陈晓雯看到,这条信息是王谦回复一个名叫马周的作家。

马周,她没听过的一个小众作家!

但是,其认证信息却显示,马周毕业于水木大学,获得过国内几个文学大奖。

在文学圈子内的地位不低。

马周的质疑,就代表了文学圈内很多传统作家对王谦的质疑!

只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提出这份质疑,毕竟这是没有任何证据的猜测。

只有马周公开提了出来。

陈晓雯轻轻皱眉,替王谦担心。

而这时。

王谦很快又发布了一条微博信息。

丑奴儿。

年少不知愁滋味。

爱上层楼,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

欲语还休,欲语还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

陈晓雯轻轻地读了出来,感觉自己的心中微微发颤!

却道天凉好个秋……

这不就是她现在的心里写照。

好愁!

……

薛振国放下电话,对雪漫遗憾地说道:“北影的黄俊教授打来的,王谦那边果然拒绝了!”

雪漫点头:“不出我所料,他最近这么忙,哪有时间跑这边来。浙大能邀请到他,还是占了地利的因素!王谦正好就在西湖市走不开,顺便有时间就去了一趟,这是我们谁都没想到,他会留下几首佳作在浙大课堂。”

薛振国有些不服气和后悔:“这次让浙大捡了个便宜呀!虽然,课堂上,浙大有些丢面子,那个楹联是课堂结束之后刘胜男才对上来的。他们故意刁难都没有为难住王谦,王谦的才华让老曹,老方他们都不得不服。”

“但是,这几首佳作出自浙大课堂,这件事以后大家都会记得。浙大也会因此而得名!尤其是浙大文学系,可能会借此抬高他们的地位。”

京大,水木,浙大之间的竞争,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不管是在文学学术领域,还是立刻学术领域。

浙大是南方文学的核心区域之一。

京大和水木是北方文学的代表之二。

所以,三者之间是互相看不顺眼,明争暗斗层出不穷。

这次。

浙大邀请王谦讲课,王谦在浙大课堂上一下子发表这么多佳作,流传开来,绝对会抬高浙大文学系的名声,绝对会是一段文坛佳话,或许以后会名留青史。

同时,水木和京大文学系就会被压制一些。

雪漫问道:“那王谦有没有说以后?我们可以等他有时间了再继续邀请。”

薛振国:“黄教授说,王谦没有拒绝以后的邀请。但是,说要等好声音国际赛结束以后再说。我估计,就算他答应,可能也要下学期了。”

雪漫眼睛一亮。

下学期,她的博士论文差不多准备到最关键部分了,到时候正好可以向王谦请教一下关于三国的历史,做最后的准备:“下学期来也可以呀。”

薛振国点头:“嗯,下学期来也可以。就是,和浙大这边相隔的时间有些长了!”

雪漫笑道:“老爸,你不会也想让王谦来咱们京大发表几首上佳的古诗词作品,以此来压过浙大那边吧?你也被王谦的讲课给带偏了?”

很多人看了王谦的讲课视频,都被忽悠的以为创作古诗词作品是很简单的事情,以为自己也可以!

结果就是,大家都学废了!

薛振国:“无所谓,不写作品也可以。以他现在发布的这些作品,年底可能会拿不少的文学奖项,到时候他再来,在圈内的身份地位也不一样了。”

雪漫摇头!

她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

对那些奖项不太看重。

她觉得。

人家王谦都已经有这么多好作品了。

还需要奖项来证明什么吗?

没看到现在反驳唐河鹏的声音都少了许多吗?

那些有名有号,有地位的文坛人物,都沉默了,还在反驳叫嚣的都是一些没什么名声,刻意找存在感的。

当代国内古诗词第一人的名号,似乎就要真的落在王谦头上了!

不然……

你就拿出几首能和王谦这些作品相比的古诗词作品来……

很显然!

大家都拿不出这样的作品。

这时。

雪漫看到了王谦微博上发布了最新的消息,稍微惊喜:“王谦发消息了!”

点开一看!

雪漫稍显失望:“他回复了马周?水木的那个马周?这家伙没什么真本事,就会整天到处找茬喷人找存在感。”

薛振国也摇头:“小马……”

他没有多说。

因为,他作为圈内人,知道这个马周才华很一般,能拿到奖项也是靠着有人推!

不然,马周也就是个很普通的作家,可能靠着写作还没办法生活,需要去工作!

但是,这样的事情很常见!

所以,薛振国不能说透,只是摇头。

下一刻!

雪漫突然一声惊叫:“啊……王谦又发了一首作品,古词,词牌,丑奴儿!”

薛振国一惊,急忙将脑袋凑过去仔细看起来:“丑奴儿?这词牌,太偏门了。古代文人留下来的作品都很少。现在知道这个词牌的人可能都不多了……”

雪漫低声念了出来。

“少年不知愁滋味。”

“爱上层楼,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

“欲语还休,欲语还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

念完一遍。

雪漫再次瞪大了眼睛:“他,他在给马周证明他的才华?发了这首作品?他,真的刻意这样?”

才华,真的可以多到这样肆意挥霍?

雪漫震惊!

因为。

这首词,读完,她就知道也是一首佳作呀!

短小精悍,寓意也很深刻,读起来朗朗上口。

薛振国读完之后,语气坚定无比地说道:“我们京大一定要邀请王谦来一次,而且,必须比水木先邀请到。”

……

王谦将这首刚刚写给姜煜和慕容月的小词在微博上发布了出去!

几乎是一秒钟内。

就有了上万的点赞转发。

不到一分钟,就有几乎达到十万的点赞转发,留言人数也达到了数万!

可见此刻王谦的人气,以及关注度!

大量的歌迷粉丝,以及路人都时刻关注着他的微博,想第一时间看到他说的话,发的消息,想看他是不是还会发表新的作品。

所以。

这条消息,才会瞬间得到如此高的数据。

王谦也没有让大家失望。

“这就是天生的才华吗?爱了爱了!”

“这就是王教授的才华吗?溜了溜了。”

“那个什么马周听都没听过,也来质疑王教授?先拿出你的作品来再说话吧!”

“还质疑王教授的作品是不是自己写的?那你倒是说说,教授抄了谁的作品?还说什么没被发现的古籍,你咋不说是外星人给的呢?”

“马周是找不到理由了,故意说出一个这么可笑的理由暴露了自己的智商?”

“支持王教授。”

“却道天凉好个秋,感觉好惆怅呀。”

“又是一首古词?啥也不说了,我跪下看……”

……

王谦继续打字对大家说道:“这首丑奴儿是我刚才回来,和姜姜,小月聊天的时候写的。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其实写作很简单,大家只要多多看书积累,再多多思考平时生活中的经历想法,可能就会有所感悟,灵感自然而然地就来了。”

“看到浙大很多朋友都对我的讲课表示很满意,我很开心。这次交流课算是我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课,说实话,当时压力很大。还好,最终我让大家都满意了,总算是没搞砸。”

“在课堂上发表的作品,基本上都是我之前就有了灵感,和比较散的词句,在课堂上加以整理出来的。所以,算不得是纯粹现场创作,在这里给大家说一声,还请大家不要神化我。创作这种东西,看似偶然,实际上也是必然,当你积累和思考的足够多,自然而然就会想写点什么,其实这就是创作。”

“我的一个长辈问我,说有些学校想要在课堂上讲解我的作品。我在这里公开对所有有这个想法的老师教授们回复一下。”

“只要是用于教学和公益,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大家可以随意使用。”

“但是,如果是用于商业活动,那么还请走正常程序。”

“就是这些!谢谢所有喜欢我作品的朋友,谢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们。”

点击,发送!

发送出去之后,也是立马得到了大量的转发点赞和留言。

同时,因为王谦的发言和互动,让他的热度也迅速提升,很快就登顶了。

在没有任何背后宣传资源推动之下。

他凭借着一己之力,登顶了热度第一!

超过了砸了大量宣传资源的好声音和陈晓雯。

更是超过了好几部国庆档电影的大量宣传资源。

这几方都对此表示无奈!

感觉遭受了无妄之灾。

你没唱歌,没发歌,也没上节目直播演出,更没有借助好声音的资源。

发了几首文学作品!

也登顶超过了他们?

这几方背后的宣传人员都感觉有一种无力感。

束手无策,无从下手!

带节奏黑王谦?

怎么黑?

人家浙大都全员称赞了。

大半个文坛都对这些作品高度赞扬了,甚至默认了王谦古诗词领域第一人的地位。

如马周那种强行带节奏找存在感提出质疑的获奖作家,在王谦反驳之后,也迅速销声匿迹了。

他们娱乐圈的人,怎么去黑?哪有资格去黑?

所以!

他们只能任由王谦现在占据庞大的流量。

他们只希望,王谦这一波热度能迅速过去。

……

王谦洗了澡,下楼和秦雪荣,姜煜,慕容月一起吃饭。

秦雪荣终究心软,还是给慕容月做了一盘回锅肉,就是故意弄的瘦肉多,没有如了慕容月的意。

慕容月和姜煜对此都不在乎。

她们刚才一起研究了王谦的这首作品。

然后,她们又发现王谦在微博上发表了这首作品。

接着,就有各路作家评论家们,对这首作品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结论都很一致!

和王谦之前发表的作品一样。

这是一首上佳的古词作品!

表达的意思,就是其中出现最多的字!

愁!

读起来就很发愁。

慕容月一边吃饭,一边说道:“王谦,你在古诗词方面造诣这么强。有没有想过,把这些文化元素加入到你的音乐里?”

姜煜眼睛一亮,看着王谦。

王谦轻轻点头:“我正在想,刘胜男和我聊的时候,也说了她也在想这方面的创作。”

慕容月惊喜道:“那你们正面这是要对决了?”

刘胜男,是过去口碑最好,销量数据最好的中生代歌手,出道十几年,粉丝无数。

王谦,是现在口碑最好,销量数据最好的新生代歌手!

两人都是实力派加上创作型的歌手。

这种对决。

是个对音乐有点爱好的人都乐于见到。

只要想想,就知道这将或许是改变华语乐坛的一次对撞。

姜煜低声说道:“你发表的文学作品不算少了,有没有想过整理一下,再过段时间,如果还能再积累一点,就可以发表作品集了。”

说实话,姜煜想买一本王谦的诗歌作品集。

因为,王谦的每一首文学作品,她都非常喜欢。

但是,王谦没有作品集。

所以,她只能自己誊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整理起来。

这也是很多喜欢王谦作品的文学爱好者的苦恼。

甚至,要收集都比较麻烦,需要在网络上搜索。

秦雪荣说道:“现在作品还少,不着急吧。要不,我找许中飞,让他们给你做一个个人网站,专门发表你的文学作品。这样大家想看你的作品,就可以去你的个人网站,怎么样?不用在网络上到处寻找了。”

秦雪荣马上兴奋的提议说道。

王谦:“这样会不会增加公司负担?”

秦雪荣摇头:“一个个人网站而已,不会增加多少负担,开发维护也都很方便简单。再说了,公司就是为你服务的,你有什么需要,他们就做什么。”

王谦想了想,随口答应下来:“那好!”

秦雪荣:“那我等会儿就给许中飞说一声,让他尽快安排人搞定网站,应该一两天就能上线了。名字叫什么?”

王谦:“就叫千千文集吧。”

千千文集?

可以!

秦雪荣记下了。

吃了饭。

姜煜和慕容月收拾碗筷。

秦雪荣去打电话给许中飞。

王谦上楼休息,刚坐下,就接到了彭东湖的电话!

心中真的发愁了……

他知道彭东湖的来意。

接通了电话。

彭东湖爽朗的笑道:“王教授,恭喜你在浙大的公开课顺利圆满结束。我一秒没少的看完了你讲课的全过程视频,让我大开眼界。我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在浙大压住他们所有人……哈哈哈,有才华,就是可以这么为所欲为!”

王谦:“彭主任过奖了,偶然,侥幸!”

这是王谦的实话。

到现在,王谦还是觉得侥幸。

如果那些浙大的师生们,降低一下标准,拿着大学课本挨个提问,王谦就要投降。

彭东湖迅速说道:“那我直说了,王教授。您最近有时间吧?我想邀请您来我们浙音讲一堂课,也讲讲您的这几首曲子,如何?”

彭东湖打听过了。

王谦距离下一次的好声音直播演出,还有三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这时候不赶紧近水楼台先得月,还等什么?

浙大这次是名利双收,在华夏文坛也随着王谦而名声大噪!

虽然被王谦折损了一点颜面。

但是,和收获的名声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而且。

也没有人觉得,浙大输给王谦是丢人的事情!

现在……

是该轮到浙音来一波了吧。

章节目录

穿越八年才出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茗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茗夜并收藏穿越八年才出道最新章节